•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六百二十三章 灭杀与蛊惑

    六百二十三章 灭杀与蛊惑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张黎生的话令凯瑟琳脸上的疑惑表情变得更加浓重,她正想开口再问,就见身旁的黑发男子将右手伸起,轻轻放在了木窗玻璃之上。

        就在青年手指和玻璃接触的那一刹那,’呯呯…’急促洒落在旧木窗上的雨点似乎被某种神秘的波动微微一震,荡漾开来。

        不过紧接着一切便恢复了原状,刚才的异样就好像是幻觉一般,只是街道血红色的积水中开始缓缓涌动起一朵朵的涟漪。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片片的水纹波动变得越来越湍急起来,竟将厚实的水泥地面搅碎,合着沙石化为一个个的涌泉。

        又过了几秒钟,越来越汹涌喷向天空的泥泉猛然爆发,几十个样貌好似西方神话故事里独眼巨人的狰狞生物从中诞生出来。

        “那,那是什么?”敏锐的感觉到那些淡红色的泥土巨人的出现应该和身边自称‘神使’的黑发青年有着某种联系,凯瑟琳声音微微发颤的问道。

        张黎生没有马上回答女郎的话,而是凝视窗外,看着自己创造出的泥水造物凶狠的扑向摇摆疾行的亡灵僵尸,把他们几拳砸成肉酱或者直接撕裂成两半,灭杀干净后开始肆意攻击独目注视下的所有生物,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

        “杀了这么多人,这么久了都没人干预,好,很好…”他喃喃自语着扭头望向紧靠在身边的女郎开口说道:“凯瑟琳,刚才那些独眼泥土巨人是我用巫黎鉨下赐予的神术召唤来的,那些伪神都能够恩赐信徒邪术,真神又怎么可能没有这种能力。

        要知道传播信仰不仅仅要掌握仁慈的恩典,手中更要攥紧锋利的‘战刀’,现在我就把你的‘战刀’送上?!?br />
        说着青年动作神圣而缓慢的将流转着土黄、水蓝、污红、淡青四色光华的双手放在目瞪口呆的女郎头顶,摩挲着她的秀发,高声吟唱道:“凯瑟琳.潘納,神灵巫黎在凡间的牧者,吾因汝的虔诚而来,为汝送上神祗的恩宠。

        神允汝,从此之后水流将由汝之心愿涌动…”

        随着张黎生的舒缓吟诵声飘扬在屋中,广袤的大地、汹涌的海洋、样貌不断变换的怪兽、风起云涌的天空种种虚影开始在凯瑟琳四周缓缓展现出来。

        恩赐一个祭司施展神术的力量会出现如此气势磅礴的异象,一小部分原因是青年耍的小花招,打算坚定一下数量少的可怜的地球信徒们的信仰。

        可更大的成因却是跨越世界藩篱赐予信徒施法之力不可能时时借助‘海虾二号世界’的信仰力量,只能靠地球这寥寥一百信徒贡献的信仰和张黎生本身的神力。

        而在?;姆牡厍?,青年不想分裂太多的自身力量赋予信徒,而且他又已经打算离开地球前往‘诺亚世界’,所以考虑再三决定不呆板的按照‘海虾二号世界’的祭司等级赋予凯瑟琳施法力量,而是在不动用自身神力的情况下,赐予她自己可能赐予的最强神术。

        本来一百名信徒提供的信仰力量就算张黎生毫不克扣也不可能造就出太强大的祭司,可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当他赐予凯瑟琳施法力量时突然发现自己能够动用的信仰之力竟然超出预料千万倍以上,以至于刻意制造的异象也随之放大许多。

        “这,这怎么可能,明明没有撕裂虚空,我为什么可以动用到绿洲大陆累积的信仰之力…”在满屋子信徒惊骇、敬畏的注视下,张黎生强压住自己惊喜的心情,很快便注意到,多出来的信仰力量竟来自于腰间系着的‘皮革世界’。

        冥冥中契机已至,在青年目光落在皮革世界的瞬间,头脑灵光一闪,想起了那些不依靠信徒膜拜,天生便超凡脱俗的古老神祗,在任何‘世界’力量都不会被削弱的传说。

        猛然间张黎生意识到已经算是继承三位古神传承的自己,和腰间与普通神灵只能接纳死去虔诚信徒灵魂的神国大相径庭,勉强凑齐土、水、风、火四元素后构成了完整的自然空间,可以容纳生命顽强的普通生物生存的‘皮革世界’,是多么的与众不同。

        “可能这根本就不算是‘神国’,而真的像它的名字一样是个‘世界’。

        一个从无到有,由我孕育而出可以充当‘中转站’把我所有的信仰笼罩之地融为一体的‘世界’…”张黎生解下皮革世界展开,望着鳞皮上越来越栩栩如生的微缩地图图案,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狂喜,低声嘶吼道。

        那不自觉间饱含莫测力量的声音震慑人心,令周围除了刚刚接受了祭司施法能力,神智还深陷迷茫的凯瑟琳外其他所有巫黎信徒都膝盖发软,跪倒在了地上。

        不汲取信仰之力时‘皮革世界’其实就像是一卷怪异皮画一样没有任何异常,不可能吸引已经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大悲大喜关头的张黎生心神太久。

        很快青年便回过神来,将它重新卷起,系到了腰上,与此同时,凯瑟琳也清醒了过来。

        瞧了一眼神情仍然恍惚的女郎,张黎生微笑着说道:“恭喜你凯瑟琳,成为了巫黎鉨下的祭司,由凡人变成了一个掌握超自然力量的‘超级英雄’?!?br />
        “我,我能感觉到身体里流动着强大的力量,可,可这也太不思议了,神使大人,这,这不可能,不,不科学…”凯瑟琳瞪大眼睛脱口而出道。

        由于皮革世界意外充当了巫黎神祗异世界信仰力量的中转站,女郎获得的乃是第六等级,也就是最高等的巫黎祭司施法能力,能与其比肩者在海虾二号世界绿洲大陆上百万祭司中也只有寥寥十几人而已。

        此刻她已经能够无比自如的操纵水、土、风和扭曲进化的力量;

        并能将水与土的力量混合使用,施法实力足可以左右一场万人规模的战争;

        全力以神术催生肥腻的蛋白质足以令几十万人填饱肚子,可惜却因为欠缺了真正的觉悟,所以看起来还像个普通女孩般的柔弱。

        这是因为,虽然地球陷入战乱之后凯瑟琳亲眼目睹过很多超自然力量的爆发,并且也幻想过未来有一天神灵会将这种力量赋予自己;

        虽然她以前局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其实上从小到大的系统科学教育却让其潜意识里排斥着乱力怪神,本能的不认可自己已经获得的超人能力。

        “不科学…”看出女郎眼神中的彷徨,张黎生沉吟片刻,脸上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说道:“凯瑟琳,你知道牛顿也是个虔诚的宗教教徒吗?”

        艾萨克?牛顿地球十七世纪英伦或者说全球最著名、伟大的物理学家,拥有着万有引力和三大运动定律的定义者,现代工程学的奠基人,微积分学的发现者等等名号,时至三百年后,名气仍然大过任何一位在世的名人。

        听青年提起这位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科学巨匠,女郎愣了一下,惊讶无比的说道:“像他这样的大科学家既然也信仰神灵,这怎么可能?!?br />
        “我给你讲过有趣的故事吧,凯瑟琳,”青年柔和的表情不变,循循善诱的滔滔不绝道:“和你有着同样疑问的人在牛顿生前就有许许多多。

        尤其是他的那些崇尚科学,唾弃神学的科学家朋友们,更是觉得像牛顿这样伟大的物理学巨人信教,对于整个‘学界’来说都是不可忽视的污点,所以一直都想要让他醒悟过来。

        有一天牛顿爵士最好的朋友之一,天文学家杜德利灵光迸发做出了一个精巧绝伦的宇宙模型。

        对这个生平杰作他感到万分满意,一次在参加晚宴时竟忍不住带了过去炫耀。

        晚宴上所有的来宾都对这个精妙无比的模型表示了赞叹,就连牛顿也不例外,于是当着众人的面杜德利劝牛顿说:‘艾萨克我的好朋友,瞧,这浩瀚的宇宙多么广大,地球在其中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个小点而已。

        别再迷信什么神灵了,你是个伟大的科学家应该知道只有科学才能解开宇宙的奥秘,不是吗?’,结果你猜牛顿怎么回答?”

        “我不知道?!迸刹恢痪跆萌肷竦囊×艘⊥?。

        “牛顿指着模型说:‘亲爱的艾萨克,我当然知道对于人类来说只有科学才能解释宇宙间的重重谜团。

        可就算是这个精巧的模型都是被你制造出来的,难道我们头顶那由亿亿万颗彼此牵引、作用,按照无穷无尽条复杂轨道运转的星辰组成的宇宙会是自然形成的吗?’…”

        凯瑟琳听到这个答案,浑身一震,陷入沉思之中久久无语。

        张黎生在一旁用充满蛊惑的声音继续说道:“一千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凯瑟琳,你能找出一千个理由信奉神,也能找出一千个理由不信,而所谓虔诚其实就是抛去一切外物的干扰,叩问自己的内心,你到底愿意不愿意永远真心为神祗所护佑,并为此献上自己的信仰?”

        凯瑟琳低头看不见表情的沉默了足有几分钟时间,终于缓缓开口说出,“愿意?!闭飧龃世?,话音落地,青年便感觉到她对自己的信仰已经变得再无瑕疵,无比纯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