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六百二十二章 再不一样的都会

    六百二十二章 再不一样的都会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雨夜,不久前还空寂的街道此时已经被手持利刃,厮杀成一团的暴徒占满,把纽约都市的马路不可思议的化为了古代残酷的‘斗兽场’,更不可思议的是,仔细看交战双方看似无序,实际竟然还排列着粗糙的战阵。

        最前方是孔武有力的男人们,他们大都穿着厚牛仔布的衣服,头顶五花八门的钢盔甚至铁锅,彼此砍杀着让四溢的鲜血被雨水冲落在地上,将积水化为血红色的湖泊;

        稍后一点的是手拿长木棒或者举着垃圾桶盖、轻便木桌等等奇奇怪怪‘盾牌’的弱男壮女,这些人的作用有两种:一是以生命为赌注骚扰对方的砍杀者,方便自方强人能够一击毙敌;

        二是为队伍后方抛掷燃烧瓶的女人们提供?;?,而在他们的拼死守护下,一支支装满酒精或烈酒,瓶口缠着燃烧布条的玻璃瓶划着危险的弧线在雨幕下四处‘飞翔’,不时把人点燃成挣扎、嘶吼的火炬,徒劳的在血水中翻滚,却无法熄灭身上饱含着阻燃剂的烈焰…

        “这真的是在纽约吗…”从一扇不大的旧木窗向外凝望,即便心里已经有所准备,张黎生还是目瞪口呆的说道。

        “您以前生活在纽约吗?”青年的呢喃自语刚刚落地,一旁听力颇为惊人的高挑女郎便趁机问道。

        这女人在一年半以前还是位生活在大都会里的白领丽人和虔诚的基督教徒,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千百个直通异世界的空间之门和外星文明的出现对她来说,不过是新闻节目里不断出现的惊悚标题,和上班路上多的那些飞来飞去,皮肤白皙的俊男美女而已,影响微乎其微。

        直到有一天上班时,恐怖的事件突然发生,女郎工作的商务大厦内毫无征兆的隔层坍塌,头顶的天花板把她砸成重伤。

        在绝望中祈祷上帝的救赎却毫无效果,那时女郎本来已经在等死,却在濒临死亡前的最后一刻,因为善心被一位神秘、强大的‘存在’救下了性命。

        之后昏迷、抢救中不断出现的幻觉使她对‘主’的信仰一夜崩塌,并将虔诚转移到了拯救自己的魔神身上。

        伤愈后心理上的创伤让女郎无法继续从事以前的工作,好在丰厚的工伤保险金令她衣食无忧,无所事事中她开始寻求新的心灵寄托,创立了‘巫黎荣光教’。

        凭空创造一个教派在地球许多国家的人民看来是一件不可思议的麻烦事,可在米国各州只需要交上数量不等的少少注册金,成立一个宗教法人便万事大吉。

        当然接下来吸引捐款维系教派运作,吸引信徒加入那就看教派组织者的能力了,成功的教派接受的信徒供奉几乎可以比肩跨国企业,组织者的影响力在联邦强大到不可思议,赫然是上流社会的头面人物;

        失败的教派信徒寥寥无几,有的连最基本的固定传教地都没有,根本就是个笑话。

        虽然离职前女郎是一家颇具潜力的纽约地产经营公司人力资源部主管,对于人力组织极有经验,但她毕竟过于年轻,又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最初几个月加入‘巫黎荣光’的就只有三、四个和她一起经历过大厦坍塌事故的侥幸生还者。

        不过收获虽然不大,女郎自己的信仰却在不断的传教中变得越来越虔诚,慢慢走火入魔起来。

        当四大敌对世界开始入侵地球时,她偶然发现变成孤岛的纽约底层民众由于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信仰在剧变灾难下渐渐迷失,加入各种古怪宗教团体者极速增加,竟毅然决然的卖掉自己在高尚社区辛苦买下的住宅,脱离了虽然远比以前困顿,但还算安全的生活。

        主动混迹在社会底层传教。

        经过一番艰辛无比,九死一生的历程,竟真的让她勉强打开了局面,在张黎生赶回地球这天凑足了百名信徒,达到了被青年感应的底线。

        此刻听到这位地球教派开创者的问话,巫黎神祗微微一笑说道:“我以前就生活在布鲁克林区,比你早几年接触到了伟大的巫黎神的分身,可惜却没有你的能力,为祢下创立教派?!?br />
        “您是神灵的使者,更接近‘主’的荣光,噢,我可以称呼神灵为‘主’吗?”

        “只需虔诚信仰,巫黎祢下是不会在乎信徒们如何称呼他的?!闭爬枭嵘亓艘痪?,指着窗外人体蜡烛映照下的血腥场面,问道:“这样的屠杀每天都出现吗?

        难道满城巡逻的警车和大兵们一点都不管,真是太不可思议了?!?br />
        “前几个月还有人阻止,可这些邪教的疯子疯狂起来谁都敢袭击,根本就不怕死,而且那时枪械店里还能买到足够的弹药,他们发起疯来就和军警对射,几次无谓的伤亡之后,就没人再来过问了。

        现在在警察和联邦军人眼里这样的屠杀就是‘人渣’间的互相攻击,死的人越多越能节约联邦珍贵的口粮。

        反正和平时期像这样的暴力横行的社区垃圾箱里也常常见到很多根本无法查明身份的尸骸,看开了多个几倍、十几倍也无所谓?!迸衫淇岬幕卮鸬?。

        “那这些邪教徒互相攻击是为了什么呢?”张黎生点点头,又问道。

        “有时为了争夺地盘,获得更多的信徒,或者是向他们信奉的邪神献祭,乞求得到某些诡异的超自然力量,”女郎望着窗外木然的耸耸肩说:“邪教徒有太多相互屠杀的古怪理由了。

        有时候他们甚至会在兴奋的杀死敌人之后,割断自己的脖子自杀,据说这样能取悦神灵,在末日之后得到永生,谁都不能真正理解疯子的想法?!?br />
        外面的‘战争’此刻已经接近尾声,自西向东砍杀的暴徒们占据了绝对的上风,不过忽然间局势突变,另一方战阵中响起了密集的乒乒枪声。

        “妈的,这些狡猾的魔鬼信徒竟然还藏着子弹,不要怕,鲁瓦神会保佑我们的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不过就是几个枪手而已…”;

        “我要和这群咋种同归于尽,哈哈哈…反正我们会升进神国天堂,他们会堕入地狱…”;

        “冲啊,冲啊,砍断他们的脖子,砍下他们的脑袋…”,雨幕里隐约传来嘈杂的怒吼,本来占据上风的一方顶着在黑暗中闪现出片片火光的枪弹,发动了冲锋。

        可惜再有勇气的狂人的肉体终究不能和子弹抗衡,不等他们接近不断后退的敌人,便已经死伤惨重。

        就在躲在旧木窗后观战的张黎生以为局面已经逆转之时,情况突然再次发生了变化。

        一阵肉眼可以察觉的远比黑夜还要漆黑的烟雾从一处暗巷里连绵不绝飘荡出来,在街上一晃而过后,先是中弹倒在血泊中的暴徒,然后是那些身受致命刀伤的邪教信徒,竟一个个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浑身湿淋淋的如同僵尸一般继续向前冲去。

        “瞧,那些邪神的神甫使用邪术了,原来今天厮杀的一方是‘永恒亡灵’,他们的势力很大,已经占据了附近五个街区了?!笨吹秸庖荒?,女郎语气习以为常的说。

        “果然到了‘力量大解放’的时代了吗…,”而明显感受到神力波动之后,脸上露出五味杂陈表情的张黎生则低声自语一句,开口问道:“信徒,这种超自然的邪神力量你经常见到吗?”

        “神,神使大人,我的名字是凯瑟琳.潘納,您可以叫我凯瑟琳,”相处久了见身旁的黑发男子的确没有恶意,女郎坎坷的心情渐渐放松的说道:“像这样的邪术以前非常罕见,但最近这两三个月,几乎每次屠杀都会出现?!?br />
        “联邦军警和亚特兰蒂斯人对这种邪术的出现不闻不问吗?”青年眼睛发亮的急切又问道。

        “绝大多数没有人管,不过也有教派因为信徒施展邪术而被清剿,”凯瑟琳说出了一个不令人满意的答案,“据说原因是那些邪教信奉的是‘异世界’神灵,参加者全都算背叛了地球?!?br />
        张黎生一听这话本来慢慢握紧的拳头一下放松,喃喃说道:“这么说联邦政府或亚特兰蒂斯人真的有了侦测神力的仪器,而且这机器还能区别神力的源头是否属于‘地球’了…”

        青年的超凡力量最初的源头是地球华夏古神女娲的血脉,成神后按说应该算是地球神祗,可同时他还继承了‘海虾二号世界’古神之力,并且助其蜕变为神的信徒绝大多数都是异世界人,地球信徒才刚刚过百,说他是异世界神灵也完全可以成立。

        思来想去无法认定自己的神力属性,张黎生眉头越皱越深,直到窗外雨地理几个僵直冲锋身影被燃烧瓶点着他才觉得眼前一亮,脱口而出道:“真是脑袋僵掉了,实验品不就在眼前吗…”

        “您说什么神使大人?”一旁的女郎一愣问道。

        “没什么凯瑟琳,我打算请你看场好戏?!鼻嗄晁仕始缥⑿ψ呕卮鸬?。(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