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六百一十五章 ‘风’与‘火’的力量(下)

    六百一十五章 ‘风’与‘火’的力量(下)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随着坦多利的疯狂嘶吼,蓝戈城上空本来悄然流转的风云突然变得狂暴起来,飓风咆哮着粉碎了云层,席卷漫天尘?;没梢蛔路鹂梢越鎏斓匕萜渲械姆ㄕ?,之后在一缕缕青色风息的流动中显现出一座被湖海包围的巨大城市。

        那云中之城的样子和蓝戈城一模一样,内里却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死寂味道,从天空中缓缓下降,好像要将地上的城市碾碎一般。

        与此同时,与天空之城互为倒影的蓝戈城街市上也隐隐显现出无数繁杂符文,应和着从天而降的巨城,闪烁着浅淡的光华。

        透过书房的水晶天花板仰望苍穹,本来一副胸有成竹模样的张黎生脸上不觉勃然变色。

        “没想到我最后会打出这张‘好牌’吧,巫黎祢下?!笨醋徘嗄暝嚼丛侥氐谋砬?,坦多利狂笑着吼叫道:“在亚森凭着‘火炮步兵方阵’赢得与法兰的百年战争之后,我在国民心中的地位便已不次于那伟大的尊严王。

        一次灵感迸发之下,凭着亿万人的崇敬之心,我在蓝戈城画下了一笔饱含神力的符文,以此为开端,最终靠着炼金法阵为媒介创造出了一生中最辉煌的作品,我的神国雏形,‘云端之城’。

        当它出现时,蓝戈城的天地将化为我的神国领域,对了,它由无形之质显现人间需要一点点的准备时间,说起来我还要多谢您问了我那么多的问题,留给了我拼死一搏的机会,…”

        “坦多利阁下,你竟然现在就成功创造出了神国的雏形,的确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张黎生预感到炼金士发泄完心中的愤怒之后就会决然发动与自己同归于尽的一击,开口打断了他的话,“看来你说自己才智平庸。

        仅靠着多思多想和艰辛努力才成为半神,完全是一种谦虚了。

        不过我实在不能理解,像你这样的聪明人为什么性格会这样的偏激。我只是来…”

        “不管你最初的目的是什么,祢下,听到我拥有的神力威能之后都升起了褫夺我能力的主意,”坦多利面孔血红的阴森说道:“否则你刚才绝不会那么激动,从你的神情、言语看,我想操控火元素的能力对你一定有着特殊意义吧?!?br />
        “坦多利,你猜的不错,操纵火焰的确是我最渴望得到的神力属性,但我不一定要靠强盗的手段,杀死你。夺走…”

        “别侮辱我的智慧了。巫黎。神力操控的优先等级我也已经有了感悟,你绝不会留下我的性命,绝不会…”坦多利绝望的嘶吼着鼓动起全身神力,血红的面庞转为淡青。身形仿佛被烈风吹拂的水幕投影渐渐变得虚幻、模糊。

        见炼金士根本不为自己的谎言所动,张黎生一边无奈的从腰间取下鳞片腰带展开;

        一边做着最后的努力,“坦多利阁下,既然你已经预测到了自己的命运,我也不再骗你,我的确不会容忍盖亚世界有除我自己之外的任何‘神性生物’存在,你的死亡不可避免,但如果不那么偏激的话,却可以换取我的很多恩典。

        对了。你不是很疼爱你的女儿吗,难道现在要亲手夺去她的生命吗,冷静下来,我会给你一个痛快的死亡,并保证她以后的生活会比大陆上任何一个公主都幸福、尊贵…”

        青年蛊惑的话还未讲完。书房的门咔嚓一声被人从外面用钥匙打开,茉莎惊慌的跑了进来,“爸爸,快,外面刮起从未有过的暴风,大家都在往地窖”,却被父亲狰狞、诡异的形象一下哽住。

        “瞧,在这么危险的时候,你的女儿仍然想着要和你一起避险,这么乖巧、孝顺的孩子,难道你真要亲手把她撕成碎片吗?”张黎生借机指着女孩说道。

        此刻飓风化成的云端之城已离地面只还有几十米的距离,开始将街头不及躲闪的行人一个个哀嚎的抓向空中,化为鲜红、粉白相间的肉泥。

        咆哮的风声中,坦多利回望门口脸色苍白的女儿湛青的脸孔上露出凄凉、疼惜的表情,伸出一只手来似乎想把茉莎搂入怀中,却在女儿仓皇、恐惧的面容渐渐褪去,就要向他怀抱中走来之前的一刹那猛然转回了头。

        面目重新变得狰狞、疯狂,炼金士朝张黎生发出最后的决然怒吼,“半神亦是超凡脱俗之存在,凡间一切又有什么不能舍弃。

        你要夺去我的生命,那就在我的神国中一起灭亡吧…”,以生命和身躯为祭品灌入进自己神国雏形之中,狠狠撞向地面。

        一刹间,云端巨城呼啸的风息全部静止凝聚,从天而降和地上的蓝戈城重叠之后才‘啪’的响起一声悠扬轻响,重新流动、扩散。

        虚空之城缓缓碎裂,化为一缕缕看似柔和的青色气流刮过大街小巷,将遇到的一切撕裂的粉碎,短短几分钟的时间便将周围数百公里的城市、矿区连同百万人类全部抹去,形成了一个直径几十公里的大坑。

        当尘埃落地,粉碎的云端之城所化的青风扩展到极致之时,巨坑中一块广袤无垠的皮革自尘土中突然升起,卷动着将一切包裹了起来。

        与此同时,整个绿叶大陆上万座城市巫黎庙宇中的神像,连同火狱群岛数百根高耸入云的石柱齐齐燃起黄、红、蓝三色光华冲向天空,发散开来相互交融,勾勒出一个庞大无匹的人首蛇尾图腾。

        图腾下,化为乌有的蓝戈城原址巨坑中一个血肉模糊的踉跄人影站起身来,在虚空凝聚的澎湃水流和上涌的泥土滋润下缓缓复原,显现出张黎生的样子。

        “神国的碎裂真是可怕。区区一个半神的自杀攻击竟然能让我身受重伤,”泥水在身体上化为衣裳,巫黎神祗心有余悸的用地球华语喃喃自语道:“如果收获不大,就不如直接把他碾死了?!?br />
        说话间,凌空卷成一团的鳞皮极速缩小,飘飘荡荡落了下来,青年伸手接住,顿时就觉得身体一僵,一强一弱,一个清凉、一个微微温热的力量由皮革传进了他的身体。

        随着两股力量游走在巫黎神祗血肉之中,他的身形不自觉的越变越大,双脚黏成一体化为蛇尾,身上冒出红、蓝、黄三色鳞片,之后周身鳞片又泛起湛青颜色和浅浅火光。

        同时间绿叶大陆上万庙宇神像与火狱群岛图腾柱上散发的光芒中,也增添了浓浓的青色和浅浅的火红。

        许久过后,张黎生身体一颤,脸上显露出狂喜的表情,轻轻摩挲着手中的鳞皮,越说越得意的大笑着道:“坦多利果然靠着炼金法阵追溯到了远古风神血脉,掌握了风之古神的传承,还借此获得了一些操控火焰的力量。

        真是个天才,他可真是个天才,可惜生不逢时遇到了我,现在拥有的一切都随着生命流逝、神国破碎被‘皮革世界’所掠夺,反而使敌人的‘世界’变得完善,还得到了操纵‘风’与‘火’的威能,哈哈哈哈…”

        恋恋不舍的感觉着皮革世界内的变化,新增添的火、风两种元素让时而酷热、时而寒冷的温度变得可控起来;

        蒸腾的水汽不再莫名消散而是形成湿润的气流升上天空凝成云朵化为雨水滴落,使大片陆地不再干涸,自然循环的形成,让整个‘世界’的环境以比之前快上无数倍的持续改良,张黎生直愣愣的站到有周围城市的宗教骑士成批来到蓝戈城遗址时才收起鳞皮系在腰间。

        之后他挥手召唤出飓风,带着自己冲上青天,鸟瞰地面,一边感受着围绕在身体周围的风息,低声叨念道:“比较操纵‘土’和‘水’的能力,我对风元素的控制简直就一塌糊涂,想来火元素更是应该差到极点。

        希望以后靠着吸纳信仰之力,对这两种力量的掌控可以大幅提升…”;

        一边凭着敏锐至极的目力找到了距离最近的飞艇驿站,不一会身形便消失在了遥远的天边…

        以后的三个月时间,青年在亲身率领巫黎大军击溃阿坦丁人的王朝,扫除自己吞并绿叶大陆最后一个障碍的同时靠着信仰力量的滋养,不断提升着自己对‘风’与‘火’的操控能力。

        可惜火元素操纵之力的提升在短短几十天之内便达到了顶峰,再也无法提升分毫,估计也就是和死去的炼金士相若。

        好在对风元素的掌控他进展神速而且似乎永无止境,很快就为巫黎祭司增添了一种新的施法力量,可即便如此要取得与‘水’、‘土’神力的平衡,耗费的时间也要在十年以上。

        发现神力均衡不可能一蹴而后,张黎生开始往自己的神国里填塞生物,短短十几天的时间便走遍大陆各处,用皮革世界吸取了无数物种,而建立自然循环体系之后的神国也没有让他失望,最终存活下来的动植物种类比以前多了千倍不止。

        至此掠夺自炼金士的战果终于消化完毕,而笼罩整个绿叶大陆的宗教统治已经建立起来,凭着远超时代的兵器和神术力量,对其他大陆的征服在神权稳固后,信徒们完全可以自己进行,有些无所事事的张黎生不觉将目光转向了地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