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六百零九章 神祗的

    六百零九章 神祗的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被俘虏的北疆蛮人中最多的就是成年男女,人人带伤,数量约占总数七成以上,样子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男人肌肉高高隆起,厚实之极的双肩距离足有一米多宽,站立时的体态和一头凶悍巨熊相差无几;

        女人稍矮一些,但身量也在两百三十公分以上,身体亦是肌肉扎实,唯有胸前悬着的被兽皮布条缠紧,木瓜一样的巨乳,让她们有着几分女性的特征。

        而占被俘人数三成的未成年蛮人,同样身材魁梧,孩童的身高也和普通壮年陆地人相差无几,诡异的是数量仅有三、四个的蛮族老人却非常消瘦,佝偻着身子,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隐藏在破旧肮脏兽皮下的肋骨隐约可见。

        作为一名兼职生物学家的神灵,张黎生自然明白这种不正常的年龄结构对于一个生物种群来说意味着什么。

        他目光饶有兴趣的划过那些对自己怒目而视,还不忘挣扎的青年蛮人,最后朝蛮族老人中显得最沉着、睿智的一个,突然用北疆蛮语说道:“老者,看来你们部族的生计并不怎么富庶啊?!?br />
        “尊敬的陛下,在顽石高地,族民超过十万人的大部落都不能自称富庶,冬季常常要饿肚皮何况像我们这种人口不过数百的小小部族。

        您的大军一至便夷平了我们的家园…”说到这里,老人目光中隐隐闪过一丝恨意,随后却像个谦卑的陆地人一样弯下了腰肢,“我看到您麾下亦有着和‘平地人’样子完全不同,身穿兽皮,头插鸟羽的矮个子蛮人,一定是位开明的君主。

        格骨打部落愿意为您这样睿智的王者效力,请收下我们的忠诚?!?br />
        对于蛮族来说,火狱人称呼在绿叶大陆生息的人类为‘陆地人’,顽石人称呼大陆文明国度的人类为‘平地人’,两种称呼不同,但所指的对象却是一样。

        而对于大陆‘文明人’来说,火狱人和顽石人虽然都是蛮族,意味却完全不同。

        被浩瀚大海隔离、圈禁的火狱蛮族就像是火山一般,平静时可能持续上千年都对大陆毫无害处,反而能为陆地人提供许多功用独道的奢侈特产。

        可一旦火狱群岛出现强大的精怪、头人统一多座岛屿,将矛头指向大陆,那爆发的火山却会在极短时间内给‘文明世界’造成惨烈无比的损失。

        而生活在贫瘠高原地带的顽石人就像洪水,每遇灾年无法生存时便必然会组成部落联军入侵大陆腹地抢夺物质,平常年境也每每有蛮人部族或单独,或少量联合掠夺内陆诸国边疆村镇,其危害可以说是细水长流,防不胜防。

        因为这两种蛮族的不同特性,历史上无论多么强盛的大陆文明国家,都没有收编过成建制的火狱人军队,而顽石人却有不少因为种种理由整个部族为内陆强大君主效力的传说,可惜结局都以背叛告终。

        “难怪大陆边塞人都说,北疆蛮人,大部族是狂暴,不畏死亡的獠狼;

        小部族是狡猾、隐忍的高原黄狐?!毕氲秸庖坏?,张黎生哑然失笑道:“你们愿意为我效力,是打算在战场上反戈一击砍下我的脑袋吗?”

        “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部族的传承不断,先祖的供奉不绝,自然不会冒着灭族的危险背叛您,何况真正留名史册的伟大的王者从不畏惧背叛,不是吗,陛下?”蛮族老人一愣,紧接着狡黠的说道。

        “这话倒是不错,但可惜我不是位国王?!闭爬枭ψ乓∫⊥匪?。

        “您何必欺骗一个老朽的就快死掉的蛮人呢,陛下,如果您不是国王,这里的将军和士兵的神态绝不会如此恭敬?!甭謇险咦孕诺乃档?。

        “我没骗你,”张黎生朝老人微微一笑,幽幽说道:“他们会这么恭敬对待我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是国王,而是因为我是神灵,所以我不需要你们的忠诚,只需要你们献出自己虔诚的信仰?!?br />
        “神灵…”蛮族老人身体一僵,抬头仔仔细细的瞧了青年几眼,神情渐渐平复下来,笑着说道:“您真是个大胆的‘无信者’,神祗们虽然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向凡间降下神谕,但谁知道他们何时会复生…”

        “有我在,他们永远都不可能复生了,永远都不可能…”张黎生打断了老者的话,精壮的身体缓缓拔高,周身长出黄、蓝、红三色夹杂的鳞片,双脚肿胀着融合在一起化为一条巨大蛇尾,俯瞰着身前惊骇的几乎昏厥过去的蛮族俘虏,声音苍凉、冷酷的说道。

        将绿叶大陆八成土地吞并之后,巫黎神祗的信徒数量已经激增至大约二十四亿,此刻现出真身,方圆百里自然异像迭出,地上泥土翻滚,植被扭曲生长,最平凡的绿草都在短短几秒钟内长到一人多高;

        天空中云雾涌现,一望无垠的幻化成山峦、江河、狰狞巨兽的样子,似乎要将人间一切碾碎、吞噬。

        “您,您,您真是一位神祗…”蛮族老人仰望着面前上身为人,下身是蛇的魔神,语气中再也没有油滑狡诈,浑身颤抖的说道,他并不畏惧死亡,却无法抹去凡人对于超凡生物那种源自灵魂的敬畏。

        见老者果然因为自己出其不意的现出真身,一下被震慑住了心神,张黎生声音一变,柔声说道:“凡人,我不仅仅是位神灵,而且信仰已经遍及整个绿叶大陆。

        我在此允诺,信奉我,显出你的虔诚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一切,富饶的生活、崇高的地位、强大的力量、漫长的生命、永恒的青春…”

        他为这么一个幸存人数不过百人,微不足道的北疆蛮人部落准备如此丰厚的诱饵,自然是存了‘千金买马骨’的打算。

        在青年所展现出的神祗威能和温和姿态的双层蛊惑下,态度一直谦恭的蛮族老人并未露出被诱惑的表情,反倒是几名刚才显得最倔强,不断反抗的北疆蛮族少年一下瞪大了眼睛,显出些微憧憬的神色。

        看到这一幕张黎生心中不由一喜,正要继续自己的诱惑,突然就见蛮族老者嚼烂舌尖,一下回复了神志,喷出一口鲜血,嘴巴里‘阿笃笃噢撒…’的含糊念出一句咒文,召唤出一个头戴鹿角,身披花斑鹿皮,手持巨大石斧的老人身影,‘翁喔’的暴喝一声,缓缓散去。

        随着那声怒吼响起,城墙上所有的北疆蛮人都浑身一振清醒了过来。

        蛮族老人立稳脚跟,深深呼吸了一口夜晚仍有些温热的空气,脸上再没有一丝卑微表情,与巫黎神祗对视着说道:“祢下,数万年来生活在顽石高原之人就只信奉自己的祖先,就算百神临世的‘黄金时代’都不例外。

        请原谅我们不能向您献上信仰?!?br />
        听到部族长者说出这样的话语,蛮人虽然被捆绑的结结实实却还是一个个挺直了脊梁,就连本来被巫黎神祗蛊惑动心的那五、六个少年都不例外。

        在他们想象中拒绝了一位神灵的要求,接下来必然是酷刑拷打,甚至被直接砍掉脑壳,却没想到眼前人首蛇尾的魔神并未动怒,而是用一种听不懂的古怪语言呆呆的喃喃自语起来。

        足足过了几分钟,张黎生才终于回过神来,恢复成了人类的样子,将脚下的沙土化为长袍遮住身体后,表情古怪了挥挥手吩咐道:“把这些北疆蛮人关进地牢,嗯,饮食给足,不要苛待?!?br />
        “遵命,祢下?!弊源忧嗄晗月墩嫔砭鸵恢惫蛟诘厣系纳习倜磐街杏形涫客沉炀次肺薇鹊幕卮鹨簧?,指挥着军士们将蛮人带下了城墙。

        望着那些高大的骇人的背影缓缓消失,明亮的月光下,张黎生看了看仍然跪在脚下的土撒拉城塞统军将军刚开口喊出,“基蒂穆…”这个名字,突然就见一个身穿生物躯壳,化身人形巨鸟的武士拍打着翅膀疾速飞上了城墙。

        “伟大的祢下,有图安大祭司长传来的密信?!惫虻亟桓霭氤叱さ木碇崴址畹秸爬枭媲?,巨鸟武士禀报道。

        “图安的密信,难道是有了‘那人’的消息…”青年沉吟着抓起卷轴打开,见上面只写着一个地址再没有其他文字,脸上露出了欣喜的表情。

        之后他收起卷轴,沉思片刻,最终还是把刚才被堵住的话讲了出来,“基蒂穆,传令斥候重新整装,带我去他们抓获俘虏的蛮人部落?!?br />
        “遵命,祢下?!被婆壑心耆似鹕硗讼?,与此同时张黎生纵身跃下了城墙,落到了城外野地之上。

        右手在胸前轻轻一划,青年脚下缓缓浮现出一个长宽超过三米,厚底却不足半尺的土台,随后土台四角又各有一个面孔平坦,只有双眼、双耳的泥土巨人诞生出来,奋力将其担在了肩膀上。

        在土台上盘腿坐了下来,张黎生仰头望着明月盘算着等待了一会,土撒拉城塞坚固的厚石城门便无声滑开,上千精锐斥候驱使着坐骑疾驰而出,簇拥在了土台周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