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六百零七章 胜与负(上)

    六百零七章 胜与负(上)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张黎生承秉地球华夏古神血脉,自幼通读华国典籍,受其文明烙印,深信“事出反常必有妖”这句古语,一见那些样子和周围厮杀的陆地人战士显得格格不入的重甲步兵、火炮,心中就升起了不祥的预感。

        而随后水幕中显现的情景果然就像青年预料的那样,那一队队盔甲光华流溢的步兵赤手空拳护卫着火炮不断向前,在战场上颇为引人注意,很快便有在反击中零星刺穿大陆联军冲锋战阵的巫黎战士,不约而同的向其发动了进攻。

        能够破阵而出者当然都是土人武士中最豪勇、精锐之辈,他们人数虽然不多,但一聚集起来怒吼着浴血冲锋便自然而然的透露出一股滔天而起的凶厉杀气。

        回身阻拦的陆地人骑士与他们稍稍交战,便血肉横飞的溃败散去,而那些巫黎战士则催动胯下满是血污的狰狞坐骑,面容扭曲嘶吼着加速向联军炮阵冲去。

        百米距离转瞬即至,在接战的一刹那,他们举起长矛,借着冲击之势就是一个直刺,正中守卫火炮的那些显得毫不防备的重甲步兵前胸。

        接下来的画面按照常理来讲应该是质地精良的刺矛穿透胸脯,凄惨的联军步卒被巫黎战士高高挑起,摔死在坡地上。

        可出人意料的是当长矛和步兵战甲接触的一瞬间,铠甲上突兀涌现出一股股海螺样的气旋,将矛尖整个裹住,向内猛然一缩便撕扯成了金属碎屑。

        全力出手的武器受损,失力之下,少数土人战士直接跌下了骑兽,被重甲步兵挥手挤压虚空形成的气刃剖成了两截;

        多数巫黎武士却在这生死关头展现出了惊人战技,虽然也是踉跄了一下但稳住了身形。并借着前倾之力抽出战刀,顺势向敌人头颅砍去,可惜一个错身后。仍然被气刃生生斩成两半。

        “这是什么,掌握神秘气压武器的魔幻版变形金刚吗…”在水幕中眼睁睁看着信徒中的强者毫无还手之力的被联军火炮步兵反击致死。张黎生瞪大眼睛脱口而出道。

        他话音未落,杀死来犯之敌后,将火炮押至阵前合适距离的重甲步兵们缓缓停住了脚步,将炮筒搬向天空,五人一组的把手用力按在了炮身之上。

        在步卒护手上的阵法和炮筒外刻的法阵两两结合的一瞬间,火炮周身冒出青色光芒,炮口开始响起‘滋滋滋…’的刺耳鸣叫。紧接着,炮口上空海量空气开始相互摩擦,自燃起火红色的光华,形成直上云霄的气柱。被吸入了炮管。

        十几秒钟之后,气柱缓缓消失,重甲步兵又搬动着将火炮放低,朝向了远处的蛮族工事。

        之后他们的手掌猛的离开炮身,顿时一声尖锐的仿佛能穿透耳膜的炮击声轰然响起。一团团内里由海量空气压缩而成,外表因为破空摩擦好似被岩浆包裹的无形弹丸,划着长长的抛物线,落向了沦陷地的防御城墙。

        两三秒钟后,离地面还有二、三十米时。直径过米的弹丸一颗颗在半空突然爆裂开来,横溢的火焰形成一个个魔法符文,将大片空气燃烧殆尽。

        片片真空地带在火狱工事上空接连形成,融为一体,扯动的四周的空气形成强度足以撕毁一切的旋流,粉碎了沦陷地城墙和防御的蛮族军队后,将合着无数残骸的废墟吸向空中,形成了一场血肉与土石的暴雨。

        高顿丘陵地下,张黎生下意识的平移着水幕视角,望着始终不变的漫天瓦砾尸骸,有些呆滞的第二次喃喃说出,“火炮步兵方阵…”六个字,语气中再没有了丝毫轻蔑。

        愣神许久,青年牙齿咬得滋滋作响的苦涩说道:“这根本就是成规模的气象兵器,不,不,这应该说是,是…见鬼,不管这是什么武器,都不该被叫做火炮步兵方阵,虽然它的确是由步兵和能喷火的大炮组成…”

        “祢下,亚森步兵炮阵的确强大的出乎意料,但区区几万人的部队终究难以改变什么,胜利依然是属于您的?!蓖康煽诖舻木扔凇鹋诓奖秸蟆搅Φ耐及不毓窭?,望着水幕里防御工事被毁之后不仅没有畏惧,反而不再顾及防守,全力展开进攻的巫黎大军沉声道。

        听到这句话,张黎生想着自己的宏伟抱负,下意识脱口而出说:“可我在巫黎三亿四千万信徒中,通过千百场实战遴选出的这三千余万精锐战士还有大用。

        单单只是一场战役就死伤如此惨重…”,猛然间他想到一些秘密现在还不到暴露的时候,便叹息着闭上了嘴巴。

        “祢下,赢得这场决战之后,绿叶大陆已经没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拦您传播信仰的脚步,而将盖亚世界最强盛的大陆征服之后,整个世界也必然会被您收入囊中。

        区区数百万土著战士的性命又何必放在心上?!甭降厝思浪境ぴ兕V且膊豢赡苤涝谧约盒欧畹纳窳樾哪恐姓嬲牡腥耸且桓鲆丫剂?、殖民数十个‘世界’的强大光能文明,恭恭敬敬的说道。

        “你这么说也对,图安?!毙耐酚裘频恼爬枭卮鹨痪浜蟛辉俣嘟?,头朝水幕,沉下心来,静静看着继续发展的战势…

        辎重补给无力支撑僵持局面的大陆联军,战前便已决定要一战击溃蛮族大军,而巫黎地面军士得到的唯一命令就是决战到底,因此交战双方从清晨厮杀到正午时分都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竟还是彼此胶着冲锋,强度不减。

        这种不带任何追击游斗,歇阵谋划的*裸死战虽然只是几个小时,但惨烈程度却超乎常人想象,激战双方都已是底牌尽出,竟将高顿丘陵的地貌全然改变。

        大陆联军一方,禁咒已经接二连三的释放殆尽,火炮步兵方阵的步卒至少有三分之一被巫黎武士围攻杀死,剩余的火炮也因为长时间接连击发,阴刻法阵有了些微破损,必须修复之后才能继续使用。

        巫黎大军一方,数百万军士只还幸存不到三成,几百艘生物战舰在强大炮阵和联军禁咒攻击之下还能飞在空中的已不到百艘,而且这些舰只虽然伤痕累累仍拼死不退,但明显已是强弩之末。

        战局到了这时已经慢慢明朗,虽然大陆联军的损失也是异常惨重,但比起蛮族的垂死挣扎却要好上许多。

        在千百名强大狮鹫骑士和施法者的护卫下翱翔空中,观看完最后的战势,尊严王驱使着胯下金冠巨鹰降落回联军阵地中枢久久无语。

        “陛下,恭喜您赢得了这场必将永垂史册的辉煌胜利,成就‘圣王’之名?!鄙砦巧跬⒅悄抑椎陌仔氤ふ咄抛鹧贤跫帕鹊谋秤?,上前几步,仰望着自己的国王高声恭贺道。

        “克莱蒙特,他们虽是蛮族,却是我在战场上见过最顽强、凶悍的战士,”亚森国王嗅着鼻端浓郁的血腥气味,嘴角扯出一丝微笑,伸手在高地之上划过战场说道:“击败了他们恐怕我以后再也找不到这么强悍的对手了。

        但愿攻入沦陷地后,那位新生神祗还能给我更大的‘惊喜’?!?br />
        “陛下,如果您这么想恐怕必定会失望了,”克莱蒙特声音高亢的说道:“神灵因凡人的信奉而强大。

        遭遇了这样的惨败,一位信仰动摇的新生神祗能保住‘神位’不失已是侥幸,聪明的话他一定会带着蛮族残兵自觉退回火狱群岛?!?br />
        听到他的话,周围因为惨烈战况和军队惨重损失而面色如土的上百名大陆显赫领主贵族表情终于有了点血色,而尊严王却沉闷的说道:“这么说你觉得现在就是我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了吗,克莱蒙特?”

        望着沐浴在灿烂阳光中,宛如黄金铸成的亚森之王,克莱蒙特苦笑着,婉转的压低声音说道:“尊贵的陛下,像您这样凡间千年才会出现一次的伟大王者当然会希望攀登一座又一座看起来无法征服的高峰,击败一个又一个强大的敌手。

        可对于像我这样的普通人来说,平安的生活才是生活的真谛。

        而且我王,请恕我之言,大陆恐怕已经经不起您想要的‘惊喜’了…”

        “好了克莱蒙特,我明白你的意思,即便击败了火狱神祗,绿叶大陆仍然算是经历了一场惨烈的浩劫,我不会强令联军跨海报复的?!弊鹧贤醺╊艘谎圩约旱闹悄?,无趣的说道,样子就像是个费尽心思终于得到一件极为心仪的玩具,却一下玩腻的孩童。

        听到他的这个承诺,克莱蒙特如释重负的轻松一笑,拉开手中的单筒望远镜,站在山坡上来回眺望着远方说道:“陛下,蛮族的军队已经被完全分割,连千人战阵都无法组织了。

        最多再有一次冲锋,您就能吹响胜利的号角?!?br />
        “是吗,欧多那个老家伙所在的西部战场怎么样了?”法兰王随口问道。

        克莱蒙特从怀中取出一面水晶镜子,口中念念有词的施法注视一会,笑着回答道:“法兰军队丝毫都未懈怠,现在还在浴血战斗,看来欧多陛下并没有耍什么诡计,他话音刚落,突然觉得脚下坚实的泥土变得柔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