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六百零二章 大战开端

    六百零二章 大战开端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贪婪和虚荣能让最聪慧的智者变成鲁夫,赛里昂故作镇静的重复着巫黎神祗的话,“一切条件,伟大祢下,这可真是个慷慨至极的承诺?!?br />
        “赛里昂先生,我会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慷慨,而是凡世间的一切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的意义,”张黎生脸上露出不似凡人的苍茫表情,抛出了自己最大的诱饵,自问自答道:“其实杀戮太重导致潜在信徒的减少,对我来说是一种巨大损失。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却要选择用最暴烈的手段,假火狱信徒之手在绿叶大陆灭国十七,建立起一个庞大的‘宗教国’吗?

        就是想要以此为‘饵’,诱使大陆强国国王们投入我的怀抱,并永远不会悔改。

        凡是愿意对我顶礼膜拜的王者就有机会统治我们脚下这片广袤土地,当然这并非世袭,但也终身享有可以和教廷分庭抗礼的征税、招募军队、任命官员的权力…”

        巫黎神祗的话意犹未尽,但险恶用心却已经昭然若揭,那就是在大陆诸王的头顶上悬挂一支鲜美的‘胡萝卜’让他们彼此争抢,最终将其信仰自然而然,毫不费力的扩散开来。

        这样的阴谋傻瓜都能看穿,但占据大陆五分之一面积的一个强盛国家的统治权,单单只是税赋一年就是亿万金钱,更不要说其他种种隐形收益,其中包含的利益却让任何王者都无法抗拒。

        “祢下,在神灵中恐怕您的智慧也堪称卓绝,”想清楚一切赛里昂近乎呻吟的脱口而出道:“只要您能够在大陆立足。那么信仰笼罩整片陆地恐怕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已?!?br />
        “这就是一位神祗生在唯一神灵时代的妙处了,不过就像你刚才说的,我必须先在绿叶大陆立住脚跟才能再谈其它?!?br />
        “祢下,我会将您的意愿以最快的速度传达给欧多陛下,相信他必然会给予您正面的回应?!狈ɡ继厥寡挂植蛔⌒闹械恼鸷?,声音微微颤抖的说道。

        “赛里昂先生,我需要的是行动而不是空洞的回应?!闭爬枭∫⊥?,解下了腰间布满繁杂花纹的皮带。展开后竟然变成了一幅山?;?,“只差大约两千万信徒,我的‘神国’就可以由图画变为现实,隐居其中,不朽便不再是梦想。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我希望太阳王可以表现出自己的诚意,将他的力量奉献在我面前。越快越好?!?br />
        “这就是,这就是神灵国度的雏形吗,真是,真是无以伦比,无以伦比的壮丽…”望着眼前犹如将一个‘世界’凝缩于一卷的皮革画,赛里昂脑海在一刹那闪现出无数巍峨山峦,浩瀚江河。失态的伸出了双手。

        “赛里昂先生,神物虽然好但凡人多看却是无益?!痹诜ɡ继厥辜唇プ∑じ锘硎?,张黎生将画卷重新卷成了皮带的模样,绑在了腰间,扭头望望车窗外飞逝的景色说道:“金花梗庄园就要到了。

        自从海茵海曼城被我的火狱信徒攻陷后,艾多王子和瑟林雅公主便一直都和我一起住在这里,一会你就能见到他们了?!?br />
        “祢下,我刚才失态了,请您原谅?!本酶褐钦咧娜锇河诹榛甑某撩灾星逍压?,低头无言许久。渐渐恢复了冷静,“我这次奉太阳王之命来觐见您除了向您表达欧多陛下的善意外,还想要迎回两位殿下…”

        “这只是小事,”听出法兰密使话里暗藏的请求,张黎生不在意的说道:“你随时可以带着艾多、瑟林雅一起离开?!?br />
        “万分感谢您的大度。

        事情紧急,大陆联军现在恐怕已经成形,千万骑士辅以亚森‘火炮步兵方阵’的战斗力可绝不简单,所有我打算今天就返回法兰可以吗?”赛里昂问话时马车在庄园府邸西侧几间坐落于茂密绿荫前。周围护卫着两队来回巡弋的巫黎战士的木制典雅小别墅前缓缓停下。

        “当然可以?!闭爬枭辉谝獾某ɡ继厥剐π?,迈步走出了马车,挥手召唤来一名巫黎武士首领低声吩咐道:“传令给图安祭司长,让他为法兰密使安排好最快、最隐秘安全的回程路线。立即送我们的客人离开?!?br />
        “遵命伟大的神灵?!蓖寥苏绞抗Ь吹幕卮鹨痪?,起身离开,这时不远处一位在一颗粗大的树根突出地面,遒劲的深深扎入泥土的巨木下悠闲的摆着小餐桌,享用早餐的美丽女孩不顾身旁面色如土同伴的阻止,挥手大声喊到:“黎生祢下,您怎么会来看我们。

        是终于想到相比‘黄金家族’女商人,我和哥哥作为太阳王的后裔,更有价值了吗,可惜我们背负的责任是绝不允许自己向您低头的?!?br />
        “瑟林雅公主,我不得不说你的确是个聪明有趣的女孩,”张黎生微微一愣笑着摇摇头,指着身后的马车说道:“不过这次你猜错我的用意了,瞧,我带了谁来?!?br />
        青年说话间,法兰密使恰好走出车厢,和他一个对视,女孩露出惊喜的笑容,“亚诺顿伯爵,您怎么来了?”

        “亚诺顿伯爵,”张黎生诧异的看了看身旁苦笑着的赛里昂,“你还有着伯爵的爵位,亚诺顿是你的姓吗?”

        在一个封建制领主国家,伯爵作为高级领主贵族在国王亲征时可能会跟随着亲临前线,却不太可能作为密使冒险出访敌国,这无关忠诚,而是制度的不允许。

        “祢下,我的爵位是只有两座庄园作为象征性领地的宫廷伯爵,”法兰密使丝毫没有掩饰的回答道:“我是法兰王的国务顾问之一,并统领着所有的‘黑衣使者’, 赛里昂只是我临时杜撰的一个化名,亚诺顿才是我的真名,这件事还没来得及向您解释…”

        “谨慎行事是好的,这种事无需解释?!备芯踝约旱挠掌丫械那〉胶么?,深知言多必失这一道理的张黎生挥挥手打断了赛里昂的话,“好了密使先生,我就不陪你们了,一会自然会有祭司带你们离开?!?。

        之后他自顾自的凝现出遮天蔽日的片片水雾,在法兰使者面前施展出了一个强力神术,消失了身形。

        回到庄园府邸,得知大陆联军很可能即将兵临沦陷地的张黎生马上传见了野心勃勃的宗教骑士译刚,嘉勉一番后答应了沙民王子的借兵条件,紧接着便登上了专用飞艇,赶往亚森边境和自己信仰笼罩之地接壤的高顿丘陵。

        途中有电报传来消息,赛里昂已经携太阳王之子及护卫王子游历的骑士返回了法兰,但瑟林雅却莫名其妙的留了下来。

        就算以绿叶大陆近似地球中世纪欧罗巴洲的开放风俗,一位公主被敌国俘虏也是一种极不体面的遭遇,也不知出于何种考量,法兰特使和艾多王子竟同意了这种荒诞的行为。

        而自认为一切已经尽在掌握的张黎生自然也没有在意这种小事,而是将全部精神都放在了整备军队,伺机战胜大陆联军上,打定主意一战便奠定征服整个大陆的胜局。

        时光之河缓缓流逝,转眼间五、六天过去了,这天高顿丘陵深藏地下数十米的庞大如城市的地穴中,张黎生正呆在十几条纵横交错犹如地铁的轨道旁边,看着一条条长的如同放大成千上万倍蚯蚓的巨大生化机械挖掘地道时,突然听到震耳欲聋的钟声接连响起了六声。

        “终于来了…”青年一愣之后脸上露出一丝狰狞的笑意环顾四周陪在身边的土著军团长沉默片刻冷冷的土著一句话来,“备战,等待陆地人联军吞下诱饵后杀光所有的顽抗者!”

        “遵命,伟大的祢下?!辟橘朐诘厣系奈桌栉涫科肷鸾械?,而与此同时他们头顶高低起伏坡度却很缓和,四处都是矮小山峦的丘陵上,黑压压一片身穿半身甲,排着松散的阵势的骑士正慢跑着向巫黎人的地面防御工事。

        这些战士骑乘着样子类似地球体格高大的良种佩尔赛马,浑身上下却错落密布着点点鳞片,脑袋上还顶着一支尖锐圆角的异种猛兽,唯一的武器就是一把朴实无华的双手巨剑和背后插着的五个标枪。

        他们每百人组成的小方队中便有一人高撑着一面描绘着破开雷光闪电,狂奔而出的独角兽图案的燕尾旗。

        在成百上千个方队正中央,一面三人多高,旗面展开来足有六米多长,在旷野大风中猎猎作响的军旗,靠着微妙的晃动指挥着整个战阵的行动。

        这面大旗下一个只穿皮甲的瘦小青年男子胯下竟真的骑着一只头尾之间不时有一道道电弧划过的独角兽,躲着寒风,那人用一根仿制的单筒水晶望远镜眺望着蛮族营地,计算着全军的步伐。

        “杜宾大人,我们是先锋部队,不是送死的炮灰,距离这些吃人的矮蛮子太近可不是个好主意?!奔俪俨幌铝钔V剐芯?,一旁有个满脸络腮胡的大汉突然声音低沉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