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九十六章 秩序与自负

    五百九十六章 秩序与自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熙攘的喧哗声中,阿凡迪拉犹如得到新玩具的孩童一般,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一边不断尝试着施展各种术法,一边脚踩白云,在巫黎武士的簇拥下离开了神庙。

        “祢下,恭喜您,终于收获到了最有价值的第一颗‘种子’,”夏洛德望着仿佛重获新生的老人消失的背影,表情复杂的朝一旁的张黎生低声说道:“有了他,您在大陆的信仰就能真正扎根了?!?br />
        “这的确是件喜事,夏洛德,”张黎生笑了笑,“不过居住在巫黎群岛上的陆地人奴隶里早已有了祭司的存在…”

        “那是不同的,祢下,”夏洛德罕见的打断了青年的话,“你以前的陆地人追随者掌握再强大的施法力量,有再高的社会地位,对海茵海曼人的内心都造不成太大的冲击力。

        但一个几十年来一直生活在海茵海曼城,地位低**的贫民,仅仅因为虔诚的信仰就突然奇迹般获得施法力量,成为尊贵祭司这样近乎奇迹的故事却截然不同,这是一种颠覆!”

        “希望如此吧,夏洛德?!闭爬枭秸庑┗?,脸上露出了愉快的笑容,透过庙宇巨大的方门眺望着远天,近乎呢喃的轻声说道

        凡世最难的就是第一次的突破,接下来的事实验证了夏洛德的推测。

        当一个生活贫寒的疯癫老人因为虔诚信奉巫黎神祗,神迹般的获得了施法力量,一步登天变成了连蛮族武士首领都敬畏几分的神灵祭司的消息,在张黎生刻意**纵下口口相传扩散开来开来之后,海茵海曼城连同附近城邦在极短时间内便出现了第二、第三名…的陆地人祭司。

        而随着出现祭司的城市不断扩张,蛮族之神乃是可以赐予信徒强大力量的真实神灵渐渐被越来越多的陆地人所信服,本来在巫黎战士刀剑威胁下不得不每天清晨赶往神庙膜拜的亿万普罗大众慢慢变成了自觉,脸上也不再隐藏憎恨,而是多了几分敬畏与顺从。

        当信仰的种子播种在心田之后,很快便开花发芽,逐渐的,人们惊呼、起誓、诅咒时脱口而出的口头禅由‘上天啊’变成了‘巫黎在上’,短短几十天的时间,张黎生在五分之一大陆的统治竟然真的有了扎下根基的迹象。

        新的秩序初初成形,张黎生抓住时机连下几项重要命令,划定沦陷地行政区域,抹除以前的国家概念,简明扼要的以大、小两级城市体系分割领地;

        向农人均分土地,并解除强制劳役、宵禁,确定各项税收比例;

        强令沦陷地六至十五岁孩童全部入学识字,学校需与神庙连为一体;

        在大陆新统治地大肆修建宽敞道路,设立通航各处乃至于巫黎群岛的民间航线,将整个领地联为一体,一时间引动的整个‘绿叶大陆’风云变sè…

        瑞罗公国,碧波荡漾的绿茵湖中,一群水鸟扑腾着翅膀冲进水面,捕获几条小鱼后湿漉漉的冲向蔚蓝的天空。

        湖畔一座造型别致,连绵数百米的圆顶府邸议事厅里,一名眉角上挑,方鼻大口,脸型宛如雄狮一般充满威严气息的壮硕中年人暴躁的站在镶嵌着剔透水晶的落地窗前,远望飞鸟,语带讥讽的怒声说道:“连鸬鹰都懂得趁着湖鱼刚刚浮上水面,还未撒欢游动的时候出击。

        我们却已经白白虚耗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眼睁睁看着火狱蛮族攻陷卡塔曼、瓦纳苏诸国后慢慢建立起统治。

        难道绿叶大陆的国王、首相们还没有几只鸟有智慧和勇气吗?”

        议事厅中,众多在大陆最有权势的上位者面对整个‘文明世界’无冕之王的强势,大都只能露出讪讪的笑容,或面无表情的斜视某处,只有一个坐在yīn暗角落的沙发上,整个身体隐藏在yīn影中的老者饱含恨意的说道:“尊贵的霍夫陛下,我并不缺乏智慧和勇气。

        不过法兰二十个军团刚刚在战场上被您的独角兽、黑龙爪两支禁卫军击溃,已经没有了进行大规模战役的力量,除非‘亚森’免除战争赔款,让我的国库留下招募新军…”

        “曾经自诩和照耀盖亚世界的太阳一样伟大的法兰之王,如今只会躲在yīn暗的角落里撕毁诺言了吗,”那强悍的中年人猛的转身,目光锐利的望向屋角冷笑着说道:“这真是可悲?!?br />
        “霍夫.雷曼.唐.埃罗…”老人暴怒的从角落中站起身,咬紧牙关,气息粗重的回望着中年人几秒,然后环视整间屋子。

        看到这个掌握着绿叶大陆领土最广袤国家整整五十年岁月的老者那好像流淌着yīn冷火焰的目光,曾经仅仅追随其后的盟友们张张嘴巴,最终却没人作声。

        在一片寂静中,老人脸上的皱纹仿佛深刻了许多,最后自己打破沉默,从牙齿缝里挤出了一句话:“战败者不值得同情和尊重,看来我只能吞下您给我的羞辱了,尊严王陛下,但只要我还是法兰的国王,就绝不会派出一名士兵在您的麾下征战?!?,慢慢走出了房间。

        光线黯淡的走廊上,身穿鲜红sè戎装的法兰宫廷侍卫见苍老的王者面sèyīn冷的踱步而出,无声的守护在周围。

        “西罗,传令给亚诺顿伯爵,就说我宁愿和地狱里的魔鬼做交易,也不愿选择和一只粗鲁的野猪一起冲锋陷阵?!苯挪锦珲堑拇┕さ幕乩壤吹揭簧瘸林?、古老的雕花木门前,老人脸sèyīn晴不定的犹豫许久,声音沙哑的决然吩咐道。

        虽然不明白这个命令包含的深意,但面庞刚毅的侍卫长听到太阳王的吩咐,丝毫没有停顿思考的说了一声,“遵命。我王?!?,转身大步离去。

        望着他匆然远去的背影,苍老的王者突然心头泛起深深的悔意,几次犹豫着想要张口撤回自己的令喻,但长久掌握绝对权力所滋生出来的那种平凡人无法想象的自负和狂妄却让他最终没有开口。

        “如果不是该死的坦多利研究出了‘火炮步兵方阵’我怎么可能输给霍夫那只猪猡。

        不过是一个靠着偷袭取胜的新生神灵而已,罗玛神圣大帝凯林能做到的事,我也能做到…”看着侍卫长消失在一片幽暗之中,太阳王心头火热,喃喃自语着推开了木门,身影同样消失在了走廊,而在这时,大陆的另一边,张黎生正在金花梗庄园的小花园里沐浴着阳光,一边喝茶,一边聆听几名头戴金箍的巫黎战士首领带来的前线消息。

        “见识过那些同乡的陆地人祭司的施法力量后,战俘老实了许多,干活越来越卖力,用来绞死逃亡者的木架,剩下的也越来越多,”一位粗壮的脖颈上青筋暴露,面容丑陋狰狞的巫黎军团长匍匐在地上说道:“这都是受您神力的感召,才会…”

        “好了阿鲁奇,赞美的话就不用说了,只要你们能记牢我的吩咐,所有皈依我信仰的陆地人都是你们的同胞,同样也是巫黎人,不可以对他们有任何歧视,就是对我的‘德行’最虔诚的赞美了?!闭爬枭粑疟嵌蒜说幕ㄏ?,打断了土人的话。

        “遵命,伟大的神灵,”阿鲁奇恭敬的说道:“任何向您献上虔诚的生灵都将是我亲昵的同族兄弟?!?br />
        对一个不是自己狂信徒的土人做出的夸张承诺青年自然不会认真,笑着说声,“希望如此?!焙缶筒辉俣嘟?,把目光转向另一个膜拜的土人身影,“牙错乍,进行下一场大战役的准备做的怎么样了?”

        “阿鲁巴大祭司长造出的百条‘蚯龙’已经把整个高顿丘陵挖空,‘地行车’正不断的运送着战士藏入地城…”土著军团长恭敬回答着,突然机jǐng的闭上了嘴巴。

        几秒钟后,一个上唇留着两撇小胡子,身材**,面目端正却眼圈乌黑,身穿黑sè礼服的男人穿过花丛来到青年身边,深深鞠躬,声音沙哑的说道:“伟大祢下,雅姬小姐求见?!?br />
        “萨克尼,我说过在我议事时除了夏洛德外谁都不能打扰,你难道忘记了吗?”

        “祢下,小姐看起来非常急切,我,所以我…”

        “算了,雅姬毕竟是你以前的主人,为了她你愿意选择xìng忘记我的话,我可以理解,”看到管家支吾的样子青年站起身,哑然失笑着说了一句,随后脸sè一本,“但记住别再有下次?!?br />
        “是,祢下?!比四嵯缘酶屑ぬ榱愕乃档?,快步带着张黎生走进了庄园府邸的客厅。

        时隔多rì再见到女商人,第一眼张黎生竟然一时间没能认出,雅姬那最多只有拇指长的油亮头发,因阳光暴晒变得黝黑的皮肤,补满补丁的麻衣的贫寒女劳工的样子实在是和以前大相径庭。

        “雅姬,看来生活已经磨平了你的棱角,急着来见我,是打算真正皈依我吗?”愣了一下,青年笑着问道。

        “黎,祢下,我的血统和先祖的光荣注定我只能暂时辜负您的好意,但我这次来见您却带来了一个无以伦比的好消息?!?未完待续。)

        \

        “梦”     “小”“说” “网”

        “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