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九十五章 ‘真神’

    五百九十五章 ‘真神’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晨曦中,张黎生看了看夏洛德隐藏在罩头帽阴影里的那张苍老侧脸,笑了笑说:“夏洛德,这是今天的第二个惊喜,你竟然主动向我献策。

        你放心吧,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些什么?!?br />
        “鉨下,绿叶大陆所有国家社会存在的根基都是贵族,就算是那些自称‘共和国’的国家也不例外,万千年来,诸多领主家族都是这片沃土上唯一盛产精英的土壤,学者、骑士、绝大多数施法者都根植于这个阶级。

        您现在掠夺贵族的土地、财富,分配给那些连文字都不认识的贫民,的确能很快获得他们的信奉,但一直这样做的话,就算您能够征服整个大陆最后也只是毁灭了陆地人的文明,得到了一个庞大无匹的,喂养牲畜的‘畜栏’…”夏洛德不依不饶的继续劝谏道。

        听到这些话,张黎生愉快的心情不知不觉变得烦躁起来,“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可直到现在被‘巫黎’征服的十几个国家里除了那些想要浑水摸鱼的骗子和无赖,真正的贵族竟没有一个愿意投入我的麾下。

        这些狡诈又顽固的家伙,让他们在街市上开口前划出简洁的‘l’形人身蛇尾之像,他们划;

        让他们每天清晨去庙宇祈祷,他们去,但就是宁愿在田地里出苦力,被以前的下等人欺辱也不愿意从我手中拿回自己的权利和财富,我又有什么办法?”

        “鉨下,您该知道一个贵族如果投降蛮族精怪,就意味着所有先祖所创造的辉煌功绩都毁于一旦,整个家族和后辈子孙将永远背上‘人类叛徒’的骂名…”

        “夏洛德,我是神灵,不是渺小的‘蛮族精怪’?!鼻嗄瓴宦木勒?。

        “这就是事情最关键的重点鉨下?!毕穆宓虏唤笊档溃骸熬土乙彩窃谧罱拥健桌琛忻孛芎?,才终于确信您是一名伟大的新生神灵。

        其他陆地人怎么可能马上就认识到您并非历史上那种自吹自擂为神灵的,入侵大陆的蛮族精怪。而是位真真正正的神祗呢…”

        老人颇高的音量回荡在只有脚步声响和悉悉索索的窃窃私语声的街头,一下就引来了不少关注的目光。

        “你声音太大了。夏洛德?!鼻嗄甑偷捅г挂簧?,加快了脚步,老人也只好闭上嘴巴,紧随其后,两人大步穿梭在人流中不断向前,不一会便来到了城市中心广场。

        远处,麦穗形状的富饶大厅已被巫黎匠人改筑成了圆拱形状。残存的立柱中间也填充上的墙壁,只在东南西北留有八座巨大的方门。

        沐浴在金色朝阳中,神庙显得恢弘、神圣,不过走进其中。脱离了温暖阳光的照耀,大厅四面墙壁上描绘的巨幅血腥征战图画;

        地面上铺着的闪着黝亮光泽的黑色粗粝石板;

        耸立在庙宇中央位置那数十米高,眼神苍凉、冷漠的昂首注视众生的人身蛇尾神像结合在一起,却又给人一种说不出的阴森、暴虐感觉。

        祭祀巫黎神祗的早礼拜毫不复杂,没有多余的仪式。更不需要祭司主持,只要信徒在庙宇中恭敬匍匐跪拜,高喊百句,“伟大的巫黎鉨下,您是我心中的唯一信仰。亦是护佑命运的唯一主宰与支撑?!?,就可以了。

        不过说是呐喊百句,但实际口干舌燥的叫嚷几十遍后,大部分礼拜的伪信徒便会迫不及待的站起身垂首退下,离开神庙开始一天的辛劳工作。

        踏进喧闹的庙宇,看看四周匆匆离去的陆地人,夏洛德朝身旁的张黎生叹息叨念着,“祢下,神灵的塑像应该给人以圣洁、仁慈、悲悯的感觉才更容易被信徒接受,您的庙宇实在是太阴森了?!?,缓缓跪倒。

        “夏洛德,我需要的可不是信徒的接受,而是他们全身心的服从和敬畏,何况你怎么能明白‘洗脑’二字的妙处?!鼻嗄晷ψ呕卮鹆艘痪?,正想要装模做样的同样跪倒突然身体一僵,脸上露出惊讶的神色,望向远处。

        百米以外,一个下巴上蓄着一尺多长脏兮兮的纠结在一起的胡须,身上罩着满是浮土,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破旧长袍,满是皱纹的脸庞神经质似的不断抽搐的苦寒老人,正朝着巫黎神像顶礼膜拜。

        因为他的肮脏,拥挤的神庙里在其周围竟空出了一片小小的空地。

        “看起来虽然落魄又神经兮兮,但眼神却丝毫都不愚昧,至少应该是通识文字的。

        算了,瘸子里面拔将军,一个发了疯了学者也比温顺的愚民要好的多,现在重要的是我需要一个榜样…”张黎生看了那肮脏老人一会,苦笑着喃喃自语了一句,手指轻轻一撮。

        随着他指间的摩擦,庙宇神像上突然自下而上慢慢燃起了红、蓝、黄三色的猎猎光焰,本就栩栩如生的虚像在更火光中,平添了一份灵动、威严后,竟变得仿佛像是神祗真实降临一般。

        正真真假假匍匐膜拜的成千上万陆地人看到如此奇景,都惊骇的长大了嘴巴,有些瘫倒在地上,有些敬畏的不断膜拜,更多的却是惊恐的向外逃去。

        拥挤异常的庙宇中骚乱一起便是相互踩踏而死的惨剧,但突然之间神庙地板像是有了吸力一般竟将所有人的双脚牢牢粘住。

        在一片惊呼声中,庙宇正中那巍峨塑像的头颅竟缓缓低下,将目光投向了仍然跪在地上,神情略显茫然失措的肮脏老人。

        瞬息之间,一道包含着猩红、土黄、蔚蓝三色的火线从神像眼眶中夺目而出,直直喷射到了那老人身上,引燃了他的整个身体。

        “我的上天啊,我的上天啊…”一旁有些软弱的妇孺看到这一幕不禁惊骇的叫喊半句之后,用力捂住自己的嘴巴,再不敢作声,显然认为老人是受到了神罚。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肮脏老者却没有化为灰烬,那深陷在烈焰中的面庞反而露出了极为享受的颜色,就连脸上深刻的皱纹都舒展开来。

        几分钟后,他布满灰尘的长袍渐渐风化;

        皱皮累累干瘦到只剩骨架的身体上的泥垢,点点滴滴滑落向地面;

        枯黄的头发被一股股从虚空中凝现出来的水流轻柔摩挲,变得柔顺的披在肩头,等到火焰散去,竟犹如重生一般变得一尘不染。

        “没死,那个盗墓贼阿凡迪拉竟然没被烧死,我还以为他被神灵天罚了呢…”;

        “这世上竟然有红黄蓝三种颜色的火焰,还对人没有伤害,真是太离奇了…”;

        “我觉得阿凡迪拉好像变得和以前不同了,竟然显得很有智慧,难道他以前真的是名学者…”,望着老者自火中生还,许多人熙攘发出低声的议论。

        这时突然间一队骑乘着凶恶地行龙的巫黎武士闯进了神庙,驱赶开了人群,来到了老人面前。

        在变得鸦雀无声的庙宇中,巫黎战士里头插两根翎羽的首领自龙背上一跃而下,仔细盯着老人看了一会,缓缓弯下了腰肢,生硬的用陆地人的语言说道:“尊敬的长者,您因对巫黎祢下虔诚的信仰得到了神灵的恩宠,成为了尊贵的祭司。

        请跟我来,我将带你去晋见米鲁斯祭司长,他会鉴定您的祭司等级,然后赐予您符合身份的所有一切?!?br />
        “我,我,我什么都不要,只想能吃饱肚子,然后,然后有‘素材’可以研究…”老人失神许久,结结巴巴、语无伦次的说道。

        “从今天起,您可以每天用龙肉填饱肚子,至于研究学问,那更是想要研究什么都能得到便利,请跟我来吧?!泵娑月降厝思浪镜娜砣跆?,巫黎武士首领眼中隐隐透露出一丝轻蔑,却没有过分失礼,草草回答着催促道。

        “是,能,能给我一件衣服遮体吗,我这样,这样实在…”

        “尊敬的长者,只要脚踩陆地,巫黎祢下的祭祀便不会失去‘庄严’,您想要的神灵已经早已赐下,只需要凝神思索就可得到?!?br />
        “我,我要的是衣服,怎么可能想想就,咦…”老人傻里傻气的愣了一下,低声叨念着,露出思考的神情,几秒钟后,他抬起双手,轻轻摇摆,竟扯动起湿润空气中的水分,使其凝聚成了一片深蓝纱布。

        “施法力量,能够无中生有一定是施法力量,阿凡迪拉竟然得到了施法力量…”;

        “不是幻术吗,天呐,难道那个盗墓贼竟然真的一下变成了神灵祭司,那,那也就是说,我们膜拜的,的真的是一名祢下…”;

        “那家伙就是有名的谁都知道在盗墓,却总是抓不住证据的阿凡迪拉吗。

        啊,他,他竟然飞起来了,噢,上天呐,一个卑鄙的盗墓贼竟然也能有今日…”,看到老人从虚空中莫名其妙抓出一块蓝布裹在了身上,随后脚底生出云雾,竟悬浮着飞行起来,人们不由忘记了对巫黎武士的畏惧,错愕的议论纷纷。

        经过长时间的相处沦陷之地的陆地人已经知道在他们愿意服从的情况下,蛮族战士并不会毫无理由的随意杀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