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八十一章 ‘立誓’

    五百八十一章 ‘立誓’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道人自以为得计,却没想到女孩听着他的讲述,看着水幕中立于云端之上,不断咆哮、挣扎的人首蛇尾魔怪,脸色越发惨白、憔悴,最后双眼竟沁出一滴滴泪珠,随着面颊滑落下来。

        这时她再也无力保持端坐的姿态,掐着道诀的双手不由松开,瘫倒在了蒲团上。

        “师侄,你,你怎么了,静心宁气,这时候你可千万不能出什么差错…”见此情形,老道再也顾不得会干扰女孩使用‘空间法宝’时的心境,慌忙掐诀念咒,接连施展出十几个增益心神的法术,却毫无效果,最后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女孩昏厥过去。

        而在‘瀛洲仙境’道主失去神智的一刹那,本来被星辰光链锁住,已被诸多‘有道之士’的冒死攻击逼入绝境的张黎生,突然感到禁锢莫名一松。

        惊吓之下他本能的奋起余力,‘啊啊…’嚎叫着再不顾防御敌人的道术、法宝进攻,伸长布满暗红鳞片的两只手,抓住了不远处那个篮球大小的虚空孔洞。

        “诸位师弟、师妹,我那弟子有了意外,仙境的法阵怕是再也困不住这‘巫’道余孽。

        看来我等殉道之日就应在此时了…”同样感觉到仙境中的异样,陆天道直觉得遍体冰冷,脸上露出决绝之色,双手食指同时竖起,用力插进了自己的太阳穴中。

        顿时,一股令常人一望就觉得眼睛刺痛,心头战栗的浓郁青色光芒从她周身数百万个毛孔中升腾出来,随手一击。青光乍现。便将巨蛇的一块鳞片掀翻,露出了赤红血肉。

        “师姐,你,你何至于此…”一旁飞在空中的胖大道人见陆天道大发神威。却声音颤抖的说道。

        他话音还未落地,幸存的道士里唯一穿着已经破烂不堪的休闲装,激战至此仍然显得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哈哈一笑,绕口令似的说了一句,“宋师兄,此时不至于此,那何时止于此啊…”,竖起双手食指,也深深插进了自己太阳穴中。顿时周身泛起淡淡青光。

        “宋师弟,你又来与我为难,我刚才那么说只是痛惜道门未来少了一位‘人仙’,否则凭陆师姐的天资,锐气,便是舍过一次‘人仙之基’也不过就是耽误十年修行。

        至于自己的性命,我平常虽然懦弱,但卫道除魔之时却还是有牺牲的勇气,”胖大道人恼怒的说着,亦用食指破开头顶左右太阳穴。身放青光之后他突然收敛了脸上的怒气,笑嘻嘻的说道:“痛快,痛快。

        原来燃烧元神还真能让人实力大增,尝过这畅快滋味便是死了也值了?!?br />
        潇洒中年男子一改嬉笑神色,肃然看着身旁被自己调侃了几十年,从未还嘴的师兄那前所未有的从容神态,凌空深深稽首行礼道:“师兄自称懦弱,实际却是雅量宏大,此时见了‘真颜色’。小弟心服口服?!?br />
        “哈哈。真没想到我这辈子有让宋师弟你服气的一天,”胖大道人大笑道:“既然如此你我兄弟一同去闯闯那鬼门关如何?”

        “正合我意?!彼底胖心昴凶诱评玫囊铝?。朝胖道士洒然一笑,两人齐齐向已将虚空裂痕奋力撕开有一人多高的巨蛇冲去。

        就这样,一道道青光亮起。一个个踏破‘天门’的道家高人选择激发元神,放弃性命,以死相逼,唯求将强敌性命留下。

        几分钟后,在数十道或强或弱的湛青光芒围绕下,云端那人首蛇尾的魔神即便不断得到扩大的虚空孔洞中照射进来的白光滋养,伤势还是越来越重。

        强敌的缠斗终于把张黎生天性中的凶残之气彻底激起,他谨慎的心思完全褪去,放弃了撕裂虚空穿越世界藩篱,逃回‘海虾二号世界’的念头,咆哮道:“我张黎生出身荒蛮之地千年‘老汉’门户,又得上古巫神传承,论起拼命怯过哪个。

        既然你们一心求死,那就给我死来,死来,死来…”青年怒吼着尾抽,爪抓,头撞,齿咬以伤换伤,以命搏命的与道门中人竭力周旋,那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凶厉之气竟然让很多激发元神后已经必死无疑的道士都感到胆寒畏惧。

        搏杀之中,巫神血肉和道人尸骸漫天横飞,竟染得瀛洲上空本来雪白如烟的云彩变成赤红颜色。

        经过一番苦斗,张黎生已是濒临死亡,而道门伏杀者也只剩下了陆天道一人。

        同门尽数惨死,右臂已被蛇尾绞断,胸膛也撕开一尺长伤口的陆天道,望着浑身上下布满拳头粗细的伤痕,红肉白筋纠结着从伤口向外翻出来,天灵盖都被劈开一半的古‘巫’传人,宛如厉鬼的嘶吼着,“杀,杀,杀,杀‘巫’卫道,天伦剑来…”。

        说着她催动密法,凝聚绽放全身上下最后的元神法力,整个身体碎为肉泥、骨渣,幻化出一把百丈长的巨剑,朝张黎生斩杀过去。

        那巨剑剑尖描绘有正方形的石头城池,两边剑刃雕刻着巍峨山峦,剑脊生有海涛般的纹路,?;废袷腔朐驳脑贫?,剑柄乃是一男一女交合之形,样子看起来古拙,迟钝。

        但当它飞翔着狠狠砍在无力躲藏,只能歪头闪避的青年头顶,竟锐利的将其天灵盖半边整个破开,斜斜削去头骨,露出了微微跳动的脑髓。

        这时陆天道那怕还有一丝法力御剑一旋,仇敌就算再强也是必死无疑,可惜她燃烧元神以尸骨无存为代价发出至强一剑后,全凭惊人意志力留下的那一缕残魂再没有了施展法术的能力,只能绝望的看着巨剑消失于天地之间。

        “你若砍碎我的脑髓,我神力就算有着修补一切的属性,也必然会因为丧失意识而死,可惜天不予你,”云端,血肉模糊的张黎生感受着重伤的身体里传来的那仿佛能撕裂灵魂的疼痛,心头却觉得无比痛快,望着陆天道残魂虚影他声音渐高,响彻云霄的咆哮道:“天不予你!

        既然上苍让我今日逃过此劫,那就是给你道家留下倾覆之祸,我在此以神名‘巫黎’起誓,来日必灭你传承,平你山门,屠你根苗,若违此言,天地厌之!”

        伴随着这声嘶吼和翻滚红云中的阵阵怒雷,陆天道的残魂模糊不清的脸上露出懊悔、仇恨、愤怒的复杂神情,最后绝望的扭曲着消散于飓风之中。

        灭尽仇敌,发泄完满腔恨意之后,张黎生重新冷静下来。

        凝神沉思片刻,他直觉感到身处之境不可多留,又想到在钓鳌山庄中被伏击所代表的意义,最后只能选择面沉似水的飞到虚空孔洞旁,一点点的奋力撕开孔洞,甘冒生命危险的钻了进去。

        就在青年摇晃着身躯飞入空间裂痕的一刹那,无意间瞥见脚下的山峦上突?;没鍪赖娜擞?,随后他便觉得眼前一黑,极端矛盾的感觉既像是千百年的漫长岁月已无声流逝,又好像是只过去了几秒钟的时间,恢复视力时已悬浮在巫黎祖地之上。

        张黎生重返信仰之地的一刹那,火狱群岛一千余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耸立的数百根图腾柱齐齐燃起浊红、土黄、湛蓝三色火焰。

        三亿信徒累积多日的信仰力量借由石柱的燃烧传达到巫黎神祗身上,打破了最后的限制,促使他迈出了由‘土神’向真正神灵转变的步伐。

        海量的海水、泥土以及无数生存栖息在海洋、岛屿中的生物体内蒸腾出的一丝丝进化力量掺杂在一起,在张黎生周围旋转着形成巨球,将他牢牢的包裹其中。

        仿佛身处圆卵中等待着破壳而出一般,张黎生重伤的身体渐渐痊愈,不断拉长、变大,体表那布满山川河岳图案的鳞皮却没有丝毫改变。

        最后胀大的身体撑破了皮肤,青年的鳞皮从脊柱骨处开始裂开,缓缓褪掉。

        这时察觉到图腾柱的异样,部落各个分居地中正在劳作的土著丢下手里的活计,原地跪倒,朝着石柱的方向膜拜起来。

        那祈祷、赞美的声音一个个听都很呱噪,但集合在一起飘荡上天空,却变的分外动听。

        在这宛如天籁的吟唱声中,一颗光秃秃的头颅突然用力一顶,破开了空中那颗水与泥土、进化力量混合而成的圆球露了出来。

        脑袋之后是手臂,顺着裂口,两只暗红色的的手掌伸出,在圆球两边用力撑住,不断向上蠕动,不一会半个身体就钻了出来。

        “这就是真真正正的神灵对这个世界的感受吗?”任由下半身留在圆球中,张黎生望着周围突然变得生动的阳光、密林、大洋、巨岛,喃喃说的。

        冥冥中的感悟让他知道了,从此之后一切都将和以前不同,生活在‘海虾二号世界’的所有智慧生物再提到他的名字时,都会自然而然的被他感觉;

        神力摆脱了图腾柱的束缚,能在这个‘世界’的任何地方补充到信仰之力;

        自己可以赐予信奉者由弱到强六个等级神术,不出意料的话,这将成为对抗亚特兰蒂斯文明的最强武器。

        ps:

        本来应该明天洗澡的,结果有寒流,有点感冒,今天洗了,和死党吃饭洗澡折腾了三、四个小时,码不完两更了,只能明天补上,抱歉,抱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