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七十一章 ‘不自知’

    五百七十一章 ‘不自知’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在一间狭小到只能容纳四张桌子,塑料桌椅都已经陈旧的泛黄,却十分干净的小小米线店吃了一碗分量十足,有滋有味的过桥米线后沿着北平三环的胡同、街道兜着大圈,张黎生、陶露露说说笑笑谈论着分别后生活中那些能讲的趣事,不知不觉竟然聊到了傍晚时分。

        天色转暗才惊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闪着莹莹黄光的路灯下青年说道:“天黑的好快,陶家阿妹,我听人说北平城的簋街晚上很热闹有名,你带我去那逛逛,随便吃晚饭好吗?!?br />
        “不行啊黎生,导师布置给我的‘课题’虽然侥幸完成了,但是收尾工作还没做好,晚上八点钟以前我要回学校?!迸⒁藕兜囊∫⊥匪?。

        这样的理由太过牵强,张黎生一愣,脱口而出道:“今天是周六,白天出来,晚上反而要回学校加班,这太奇怪了吧?”

        陶露露欲言又止的张张嘴巴,强辩道:“我导师天黑才有工作的灵感,我也养成了‘夜猫子’的习惯,晚上加班效率才高?!?br />
        “我记得你是学历史的,研究历史也需要灵感吗…”青年皱皱眉头,“算了,我对人文科学也不是很懂,那我帮你打辆车送你回学校吧?!?br />
        “不用,我坐公交回去?!迸⒓爬枭袂椴挥?,脸色阴晴不定的犹豫了一会,吞吞吐吐的说道:“黎生,我,我真的是有事必须回学校,其实咱们这么久没见,我也很想一起多呆一会,但真的,真的是没有办法。

        我,我上研究生的这几年遇到了一些事,现在因为某些特殊原因很难和你解释,不过我相信通过努力,再过一段时间,应该就可以很坦诚的告诉你一切…”

        “噢,别说了,历史、考古、文明遗?!业哪宰诱媸翘俣哿?,既然米国政府都利用大学的科研力量研究‘异世界’和超自然力量,华国政府又怎么可能不这么做呢、

        既然这样我还是帮你打辆出租车,千万不要迟到了?!闭爬枭腥淮笪虻拇蚨狭伺⒌幕?,最后还特意压低声音说道:“为政府做这种‘活’一定要特别小心,我现在毕竟是米国企业家的身份,如果不方便见我的话,千万不要勉强?!?br />
        “不是你想的那样黎生,我和导师的确为政府…”陶露露一愣,说了半句话后闭上了嘴巴,想了想苦笑着道:“其实你这么想也不错,好了,过一段时间,希望过一段时间我能坦诚的和你解释。

        对了黎生,你要在华国呆多久,既然米国局面很不稳定,有没有把事业重心迁回华国的打算,这里毕竟是你的祖国,不受歧视…”

        “歧视,现在我不歧视别人就不错了,”张黎生在路边一面伸手拦车,一面低声说道:“华国现在是比米国政局稳定的多,但这里的执政者权力实在太大,不容有任何反对的声音,我恐怕不能适应这样的生活,

        不过这里毕竟是地球上被外星人渗透最少的两个超级大国之一,我以后应该会常?;乩??!?br />
        说话间,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青年的身边,张黎生很绅士的打开后车门,扭头望着女孩斜斜头说道:“请上车吧陶家阿妹,再见了?!?br />
        陶露露一声不响的坐进了出租车,临走时前突然说道:“黎生,下次见面我希望你叫我露露,或者喜欢的话,直接喊‘阿妹’也行?!?br />
        张黎生一愣,笑着点点头,这时他突然听女孩声音微微发颤的又说道:“还有,我问你个问题,你仔细想想,下次见面时再回答我,你以前是‘老汉’,那相信世界上有神仙吗,想做神仙吗?”

        听到这句话,青年莫名其妙就觉得心脏一揪,全身僵硬,脑海中灵光闪现,猛然间陶露露微黑的面孔之后,水中倒影般的浮现出了一处碧波荡漾于山奚之间的壮丽画卷。

        不知过了多久,恍惚回过神来,张黎生发现眼前的出租车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脸色惊疑的喃喃说道:“陶家阿妹怎么会问这么古怪的问题,在我直觉中她为什么会和山水画联系在一起…

        不会的,她身体中一丁点的法力波动都没有,还和那么多世俗之人结交,怎么可能加入了道门,这根本就不可能,绝不可能…”,表情渐渐回复了平静。

        而在这时,出租车中,陶露露正一脸焦急的拿着手机,低声通话,“师傅,我刚刚心境不稳,法力交融出了差子,又露了‘仙境’气息?!?br />
        “怎会如此,”电话里传出冷肃声音,“你天资堪堪能够修行,只‘静气’一项还算上佳,又为磨练心性自觉结交了许多凡俗、市侩之辈,怎么会心境不稳。

        莫不是因为机缘巧合取得‘瀛洲’化为法宝,起了自满之心…”

        “不是,不是,师傅,不是我自骄自傲,实在是,是另有原因…”女孩急切却又吞吞吐吐说道。

        “且住,沉心静气,现在不要再提,一切都等回来见过后再讲不迟?!钡缁傲硪欢?,北平师范大学周六喧闹的校园内,隐藏在幽静树林的角落一栋古旧矮楼的办公室中,一个身穿古板的深蓝色工装的老太太沉声打断陶露露的话后,按死了手机。

        同室中一位穿着合身的皮质猎装,看起来风度翩翩的中年男子苦笑着说道:“师姐,你对寻常人都是和蔼可亲,不笑不开口,怎么就对你这个最最满意、关心的弟子一点都不加以颜色。

        天资堪堪能够修行,啧啧,她要是‘天资堪堪能够修行’的话,我是什么,茅厕里妄想得道成仙的臭石头。

        三大‘人仙’,上百‘有道之士’,数不清的修行了几十年的道门弟子去撞仙缘,偏偏就你一个只练了不到三年道法的弟子得了‘瀛洲’,这气运比传说中的大能、道祖们也不差了…”

        “所以她是真真正正有望修的‘道’之真髓的‘种子’,道门三支中除了莲宝和洪君生、赵吉庆之外,全都不足以论。

        我这样好好磨练她,不使其生骄纵之心的话,未来就算是莲宝等人说不定也比她逊色一筹,到那时看谁还不服我以‘天道’为名?!崩咸垡坏?,瞳孔中流光溢彩的说道。

        “可是师姐你都已堪堪将破‘仙门’,还不明白欲速则不达的道理吗,就因为香舟入了‘魔障’赌这口气…”

        “住嘴,我弟子虽不成器,但为替救她一命的同脉师兄报仇,怎么就算入了‘魔障’,这事你不提还罢了,既然提起就替我告诉门内各位执法长老一声,我陆天道踏破‘仙门’成就人仙之后,必要与他们理论理论?!?br />
        见引火上山,中年男人一时无言,苦笑着连连摇头,良久过后说道:“师姐,那远古‘巫’道传人说起从未主动与我道门为难过,虽然手段毒辣也都只是反击而已…”

        “宋师弟,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他不为难我们,我们就不除魔卫道了?”老太太怒目圆睁道。

        “我自然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咱们的‘算计’未成之前,那远古‘巫’道传人却是动不得的。

        不过师姐放心,那人已走上了取死之道而不自知,我估算着他若是不知好歹,在京城多呆着日子,说不定便不用走了…”中年男子说着说着,望着窗外深沉夜色,脸上露出一丝叵测笑意。

        而这时在同一片夜空之下,已经来到簋街,正四处乱转的张黎生接到了一个熟悉号码打来的电话。

        “学姐,你不是这两天没时间理我吗,怎么突然打电话来?”接通电话后,青年诧异的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刚加完班,问问你在干什么?”手机里传出郭采颖沙哑、低沉的声音。

        察觉女孩情绪似乎非常低落,张黎生关心的问道:“学姐,你怎么了,没什么事吧?”

        电话那头沉默一会,女孩低声回答道:“没事,可能有点伤风了,不过不严重,你在哪呢学弟?”

        饶有兴致的看着街道两边制服笔挺,五官端正的年轻小伙和衣着大红大紫,青春靓丽的女孩招呼客人,一旦顾客上门就用京味十足的口音高喊,“里面,给几位爷、姑娘看座…”;

        路上卖玫瑰花的小姑娘,卖烟卖光碟的小摊贩,还有沿街等候的出租汽车司机,张黎生笑着说道“学姐,我在簋街,不是你早上建议我晚上可以来这里消磨时间吗。

        这里餐厅门前的服务生简直就像是在演戏一样,真是很有趣,你吃饭了吗,要不要过来一起吃?”

        “不了学弟,我有点不舒服,还是回家休息吧,提前说一声晚安,再见?!?br />
        “再见,学姐?!鼻嗄昊卮鹨痪?,话筒里已经变成了忙音。

        这通电话来的有些莫名其妙,但想到女人有时无法揣摩的心理,张黎生也没太在意,选了一家看起来客人最多,规模最大的饭馆走了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