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六十三章 ‘离去’

    五百六十三章 ‘离去’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看似蛮横实际却步步为营的谨慎小心与隐藏在淡淡微笑下的狰狞残忍,望着眼前说到血腥杀戮,就像谈起郊外露营烤肉拍死了一只苍蝇般轻松自然的黑发青年,想到他身上种种矛盾对立却又完美统一的特质,几周来一直浑浑噩噩的翠茜终于完全清醒了过来。

        沉默良久,女孩苦涩的一笑说道:“你总是对的黎生,虽然你有时邪恶的像撒旦的信徒,不,应该说邪恶的像撒旦的化身,但‘主’却似乎永远在宽恕,护佑着你,所有你做什么都是对的。

        而我现在却成了应该被诅咒的人,真不希望让你看到我这么狼狈的摸样,真的…”

        听翠茜这么说,张黎生这才回忆起她当初接受亚特兰蒂斯人以‘光石’激活血脉,一是因为家庭因素;

        二是想要拥有超自然的力量,努力争取到和自己对等的地位。

        想到这些,再看女孩憔悴的摸样,青年心里不由莫名其妙的感到一痛。

        “翠茜,现在看也许你觉得身体里外星人的显性血脉摧毁了你的整个生活,但这段难捱的日子过去之后你就会发现,这其实只是人生一次小小的坎坷…”张黎生低声劝说道,但话还没讲完就被女孩哽住,“你是说以后我还会变得更惨是吗,黎生?”

        “当然不是,我是说,是说你会变得坚强,以后会拥有更成功的事业。

        你不是很爱帮助那些普通人吗,我可以成立一个‘慈善基金会’让你打理,去帮助别人,相信你一定会成为最”张黎生一愣急忙解释道,.嘴巴却突然被一个冰冷、柔嫩的嘴唇堵住。

        前所未有的激情拥吻着,翠茜喘息着呢喃道:“我不需要你为我成立什么。什么基金会黎生,这不是我要的爱情。

        我在乎的不是你用金钱、财富、权势、地位让我继续高高在上的生活下去,而是当我最痛苦迷茫,整个人生,整个人生都失去方向的时候,能陪在我的身边。就像今天这样,来到我的身边…

        我其实一整天都在幻想,都在幻想着你能找到我,但没想到,你竟然真的,真的会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爱你黎生,爱你,我爱你…”

        在女孩近乎失态的抚摸、摩挲下,本来心里觉得事情发生的地点非常不妥却又无法拒绝的张黎生也渐渐**升腾起来,但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惊骇叫嚷声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翠茜,黎生,你们,你们在干什么,见鬼,噢,真是,真是活见鬼了。

        翠茜.斯特格你还记得你抱着舌吻的人,是你。是你最好的姐妹爱着的男人吗?”

        青年怀抱里火热柔软的**一下变得僵硬,紧接着微微颤抖起来,从情迷中清醒过来,浑身发抖的翠茜轻轻推开爱人,鼓起勇气望向露出难以置信表情的谢莉娅,声音飘忽的艰难说道:“抱歉谢莉,我,我知道自己做了一件难以被宽恕的事,但我真的,真的不能控制自己。

        我爱黎生。我爱他,从几年前在亚马逊丛林被他救下之后就爱上了他…”

        “可他是蒂娜的男朋友,翠茜.斯特格,一直都是,”谢莉娅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也喜欢这个男人,非常非常喜欢,每次见面都忍不住想开玩笑挑逗他,但我真的从来没有想过,从来没想过真和他发生点什么,因为他是我最好的‘姐妹’的爱人。

        你真是个,真是个,真是个bitch(贱人)翠茜,我们和蒂娜是从小认识的最要好的朋友,是姐妹,可你竟然抢走了她最爱的人,你真是个贱人…”

        说到这里谢莉娅,已经激动的无法继续出声,她之所以会产生如此激烈的情绪,其实一半原因是因为自己最亲密的两个朋友之间竟然发生了最严重的背叛;

        另一半却是谢莉娅虽然多情,几乎每过几个月就会换次男友,但张黎生在其内心深处却有着非常特殊的地位。

        女人的天性其实就是倾心折服于她永远无法征服、得到的优秀男人,当谢莉娅看到自己最欣赏却不敢奢望的男人,竟已被翠茜通过卑鄙的背叛得到,她的心中自然而然就产生了一种剧烈的被伤害的痛楚。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谢莉娅恼怒到无法讲话,翠茜这时也变得像是傻子一样,只会不断的木然道歉,一旁的张黎生就算马上进步到古神在世,面对这种场景也是无计可施,心情五味杂陈的发了会呆,最后只能横抱起翠茜,逃也似的扬长而去。

        身形灵活的在帐篷间不断穿梭,一口气跑到‘国会山‘下,看到公路已经近在眼前,青年放缓了脚步,看了看怀中的女孩,见翠茜像是已经恢复了神志,松了口气,小心的问道:“翠茜,你还好吗?”

        “我没事的黎生,”女孩凄凉一笑,“只是觉得自己实在是更很糟糕的女人。

        我,我背叛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和姐妹,却一点都不后悔,谢莉说的对,我真是个贱人…”

        “噢,别这么说自己翠茜,其实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你,你没做错什么…

        嗯,或者说,错的没有自己想像中那么严重…”身为当事人之一,张黎生不知道该怎么劝说翠茜,同时他自己也非常担心谢莉娅一旦将自己和翠茜的私情告诉蒂娜,他的处境还不知道会多么的尴尬、难堪,只能语无伦次的随口说道。

        人的心理活动极为微妙,看到青年慌乱的样子,翠茜的心情却突然间变得前所未有的平静。

        这就像是一个整天在高空悬索上行走的人,看着地面会无比的紧张眩晕,唯恐掉下去,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呆在绳子上,但当最坏的结局来临,她真的坠落向地面时,却可能会抛去一切的重负,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几年来因为偷偷暗恋密友的挚爱产生的羞愧;

        潜意识里一定要变得比出类拔萃到极点的蒂娜更出色带来的压力;

        一步走错,在短短一两个月内变得几乎一无所有的惶恐和痛苦…翠茜心中累积的所有负面情绪都因为最坏的情况已经发生而莫名其妙的在一转念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放我下来吧黎生?!彼詈粑艘豢?,低声说道,张黎生闻言一愣,却没有放开手,“翠茜,你的样子不太对劲?!?br />
        “不是不大对劲,而是因为你已经看到了我最狼狈、可笑模样,让我反而整个人都轻松了。

        放我下来吧亲爱的,我没事了?!?br />
        “噢,我不得不说女人的想法可真奇怪。

        不过你绝不是一无所有,翠茜,”看到女孩是真的恢复了以往聪明恬淡的模样,青年把她放到了草地上,指了指远处长长的车灯说道:“车子就等在这串车灯的尽头。

        我们先去华盛顿最好的餐厅填饱肚子,然后去酒店休息,明天起来你就会又变成纽约最美丽、富有的淑女之一…”

        “别说了黎生,我现在不想听这些,只想好好和你呆在一起?!贝滠缒抗庵猩⒎⒊鑫氯岬墓饷?,捂住了张黎生的嘴巴。

        “好的我不说了,不说了…”青年含糊的答应着,拉起女孩温暖的小手向远处走去。

        十几分钟后,两人漫步来到那辆加长的黑色林肯房车前,一直呆在车外抽烟等待的肯特看到张黎生走近,马上熄灭烟头,殷勤的打开汽车后门,“您回来了,先生?!?br />
        “谢谢,肯特?!鼻嗄旰痛滠缱砍岛?,笑着说道:“去附口味最好的餐厅,我饿坏了?!?br />
        看清翠茜那和亚特兰蒂斯人近乎完全相同的长相,司机微微一愣,显然对自己的‘大老板’竟然在米国历史上最大的反亚特兰蒂斯示威集会上,带走一个亚特兰蒂斯女孩感到非常错愕,听到吩咐才回过神来,“噢,是先生?!?,匆忙启动汽车向繁华的市区驶去。

        作为‘在地人’肯特的介绍相当不错,一餐丰盛又美味的海鲜大餐只花了张黎生不到两百米元,吃饱喝足后,他和翠茜住进了‘希尔顿花园酒店’。

        是夜,就别重逢的一对秘密情人暂时抛去了一切烦恼忧愁,在**中狂欢整晚。

        拂晓时分,酒店卧房舒适柔软的大床上,张黎生终于沉沉睡去。

        黑暗中,翠茜眼睛一眨不眨的望着青年生机勃勃的阳光面庞,脸上露出无限留恋、喜爱的表情,似乎忍不住想要悄然一吻,头低到一半却生生停住,最后贪婪的看了几眼,轻手轻脚的爬下了床,捡起地毯上的衣服,无声的离开了卧房。

        女孩刚刚轻轻掩上房门,张黎生突然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一丝伤感的表情,叹息一声,下床走到了窗前。

        拉开窗帘一角,他静静等待着,不一会就见一个闪烁着淡淡光芒的纤细人影闯进了眼帘,渐渐加速的飞向了远方。

        “我虽然不理解为什么留在我身边,依靠着我,不是你想要的爱情,但我尊重你的选择…”望着在眼中渐渐消散的光影,张黎生喃喃说道:“自在,大自在,哈,原来这种东西根本就和力量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