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四十二章 ‘大错’

    五百四十二章 ‘大错’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闯进巫黎神祗眼中的是一个身穿棕红sè西装,脸庞粉妆玉砌的青年,看起来最多不过二十岁左右的年纪,如果出现在某所高中,被认为是学生都合情合理。

        这青年人本来面带微笑的在和洪领事聊天,那彬彬有礼的从容神态给人一种和外表截然相反的成熟感觉,可谓颇有风度,但当他谈笑中好像有所感应的扭头和张黎生目光一对,面目却突然间扭曲起来,整个人竟仿佛瞬间化为了亟待噬人的怪兽。

        “张黎生、张黎生、张黎生…”青年人盯着张黎生看了一会,嘴巴神经质的抽搐着,开始一声比一声响亮、狂暴的喊叫着他的名字。

        随着那人怒吼声响彻天地,一尊端坐在蒲团之上,身穿灰青sè的粗麻太极道衣,留三缕长髯,头上系着一根细细的麻绳发簪的清瘦老道虚影,在他背后越来越清晰的浮现出来。

        那老道的轮廓显示清楚后竟然好像一下有了生命,本来闭目养神的姿态突然一变,眼睛睁开望向了张黎生。

        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张黎生早已伸进背包的手掌用力握紧一块信仰宝石,冷冷一笑说道:“我记得你叫段莲宝,是道门jīng英弟子。

        你该知道我和道门已经和解,以前的恩恩怨怨早就一笔勾销,你要是现在向我动手的话,最好先想清楚自己能不能承担得起因此产生的严重后果。

        还有这里可是米国纽约不是你道家山门之内;

        你身边站着的是华国司局级的高级官员,不是同门的兄弟姐妹,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在身后凝聚出那个老道投影,却知道你的‘杂?!丫鹆苏雎俚闹饕?,产生的威压也快让华国驻纽约总领事jīng神崩溃,我要是你的话就赶紧冷静下来。

        “你让我师兄尸骨无存,将我师叔、师伯形神俱灭,我在山门中‘丹炉炼身,魔域锻神’时,每当觉得生不如死无法坚持,只要想象一下你的样子,所有的痛苦就都一扫而光。

        比起对你的仇恨来,那痛苦根本就不算什么”段莲宝咬牙切齿的说道,但眼角瞥见已经失态的瘫坐在地上,像是离开水面的游鱼似的张大嘴巴,大口喘息的洪领事,他身后的老道虚影却缓缓消失。

        压力洪水般的退去,但张黎生并没有松开信仰宝石,耸耸肩笑着说:“无论你有多恨我,现在都选择了以大局为重。

        恭喜你战胜自己,年轻人?!?,话里那不是讥讽却胜似讥讽的赞美,令段莲宝愤怒的全身都颤抖起来。

        正所谓一鼓作气,二则衰,三则竭,张黎生打的主意就是以势欺人,反复激怒段莲宝,最后等其气竭动手,再一举铲除强敌。

        眼看场面即将失控,他正想鼓动巧舌让道门弟子再次压下火气,突然看见一个身穿黑sè洋装,却有着超凡脱俗气质的中年男子推开领事馆侧房木门,快步走了出来,巧合的是另一个房间同时也人打开,走出一个黑发佳人,

        那气质脱俗的中年男人出现后径直走到洪领事面前,捏了个法诀,就见洪领事身体显然借助着外力,像面条一样摇摇摆摆的站了起来。

        “清心还神?!笨诖角岫?,念出四字真言,中年男人弹指散开诀法,一阵清风以他为中心吹拂四散后,所有被段莲宝威势压迫心神失守之人都觉得心头一松,恢复了正常。

        “洪领事感觉如何,如果还是觉得心慌发闷,不妨去休息一下,醒来自然就会好的,”中年男人见洪领事腿脚有力的立住了身体,脸上露出歉意笑容,随后环顾四周道:“大家也是如此?!?br />
        “李,李主任,这是怎么了,段科长,段科长他,他…”洪领事彻底清醒过来后,手指段莲宝脸孔涨的通红的说道。

        “洪领事,这次确是我师侄鲁莽,还望您能海涵?!敝心昴腥丝嘈ψ潘?,见他并不愿意解释,出了个大丑的洪领事皱着眉头,“这,这…”了好一会,最后冷着脸说道,“原谅是能原谅,我洪光明还不至于和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一般见识。

        不过按外事纪律,发生这种事我是必须要向外交部提交书面报告的,这一点也请你能体谅?!?,朝一旁的郭采颖点点头,勉强笑着招呼了一声,大步向书房走去。

        望着洪领事消失的背影,中年男人摇头叹了口气,朝惹出祸端的师门晚辈低声吩咐道:“你跟我来?!?,转身自顾自的快步走上了楼梯。

        在他身后,段莲宝最后狠狠盯着满脸遗憾的张黎生一眼,滋滋作响的咬了咬牙齿,猛然转身跟着跑上楼梯,几步追上中年男子低声叫了声:“李师叔…”

        “莲宝,我道门秉承‘天、地、人’中蕴含的至理修神通、法术,和世人口中的道家并不相同,但‘道可道,非常道’,我等大道却可包含小道。

        上古阐、道、截三教都是‘道’之分支…”中年男子头也不回,一边玄之又玄的鼓吹师门伟奇,一边走进了领事馆三楼一间客房中。

        见自己说了一大堆废话,段莲宝却丝毫都没有不耐烦的神sè,始终洗耳恭听他心里暗暗松了口气,“师侄你天生就是千年不遇的上上之才,又得段师兄全力栽培,本就不同凡响。

        经历磨难后又戒去了浮躁xìng子,竟被原始天尊、太上道君传承选中,想来异rì执道门牛耳者非你莫属…”

        “师叔过奖了,”段莲宝恭恭敬敬说道:“我道门中德行、才智胜过小侄者不计其数,将来能为拱卫师门出一份力,小侄就心满意足了?!?br />
        “你提道德行、才智,就是不说实力,可见也觉得再谦虚,道门年轻一辈的弟子里也找不到能和自己相提并论者了,”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摇头微笑道:“其实就算是我这一辈,甚至再上一辈师长之中也绝找不到你的对手。

        原始、太上的传承又岂可小觑。

        不过力量再大,不修心xìng那就是‘疯虎蛮?!?,只会造成灾祸,还不如无力的好,所以尊长们才会不让你闭关修行,而是入世磨砺。

        郑天亮师侄惨死之事我也知道,宋师兄和我,我兄长的死我更是铭记在心…”,说到这他脸上露出刻骨恨意,侍立在其身旁的段莲宝这时才恍然记了起来,自己最仇恨的那个远古巫道传人手刃的道门jīng英中,就包括了面前这位李师叔的同胞哥哥。

        “可铭记在心又能如何,现在局势混乱,从外太空到异位面无论什么样的神神鬼鬼通通都跑了出来。

        我道门想要在这种时刻自保甚至进取一番,‘玉饵’不必可少,”中年男人咀嚼完仇恨,最后说道:“所以在‘那件事’进行之前,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以轻举妄动,还望你能谨记?”

        “居安师叔放心,师侄刚才只是突然遇见那远古‘巫’道传人一时失措才铸成大错,以后绝不会再犯了?!倍瘟φ抖そ靥乃档?。

        “那就好,那就好?!鄙聿嗟哪昵岬茏铀淙豢雌鹄瓷邢郧嗌?,实际却是道门已成事实的唯一掌门继承人,李居安对他自然不敢过分逼迫,见他认错不由满意的点点头,反而劝慰道:“今晚这事你也不必太放在心上,大错是谈不上的。

        归根结底也就是招惹了一下那远古‘巫’道传人,造成了洋人的小小sāo动,惊吓了几名外事官员,现在zhōng yāngzhèng fǔ为了对付那些天外来客,时时都要用到我们,绝不会太过苛责的。

        哼,那‘巫’道传人再强,也不过是孤家寡人一个,就算颇有身价,在这乱世也是浮萍般的依仗说散就散,且耐心等着,早晚有他应劫的那天?!?br />
        话说到最后,中年男子眉宇间终于忍不住煞气凝现,而被他狠毒诅咒的张黎生此时却正走在夜晚喧闹的曼哈顿街头,刚巧也说到了这些道门中人,“学姐,怎么到处都少不了那些道门中人的影子。

        上次‘诺亚’商务考察团有他们,这次竟然又出现在纽约领事馆里,华国zhèng fǔ不会真把他们当成公职人士在用了吧?”

        “现在是特殊时期,亚特兰蒂斯人正千方百计想要了解关于米、华两国合作意向的详细情报,对付那些外星人的高科技手段,zhèng fǔ只能依赖于超自然的力量,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郭采颖叹了口气,意犹未尽的回答说。

        本来无论是道家jīng英还是‘巫’门强者,虽然能得到政治待遇的安抚,但从未有人在要害部门任职过,一般都是用社科院下属的科研所,国防大学下属的研究机构,国家宗教事物局下属各省市民族宗教管理局的闲职安置,但现在形势所迫却不得不让他们掌握一点实权。

        虽然只是外交部驻外武官,机密单位保安干部之类的职位,但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破例总是不好的。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

        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