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二十六章 复生的‘巨兽’

    五百二十六章 复生的‘巨兽’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深夜时分,海风渐渐变得凛冽,礁岛上空,团团雨云被飓风裹挟着汇集起来,一道闪电划破漆黑的夜空,‘隆隆…’雷声响过,随后便有豆大的雨滴哗啦哗啦的倾泻下来。

        “那么大的暴雨,小心不要被卷进海里,我们还是离岸边远点的好?!苯傅汉0杜?,守夜的三个狼头战士中最矮小的杜图拉见海中波浪渐大,站起身向同伴说道。

        肉体藏在‘躯壳’之中再恶劣的天气‘巨齿狼兵’们也不害怕,但凭着一副最低等级的‘神赐躯壳’去对抗大海的愤怒却是痴心妄想。

        “好,我们到宿营地旁边那块大礁石上坐?!碧蕉磐祭幕懊邮牡厣险玖似鹄?,走了几步突然顶着暴雨喊到:“这雨太大了,我先去看看那个还在刮礁石的陆地人学者,你们两个小心那些卑贱的渔夫借着风雨去割哈利沙他们的脑袋?!?br />
        “你管那个陆地人学者干什么,让他因为自己的莽撞死在海上不是件好事吗,”又一道霹雳划破天际,电闪雷鸣中一个狼头露出狰狞的神色,在同伴耳边说道:“这些天他折腾的我们还不够吗!”

        “他死自然是件好事,但图莫大人的怒火谁来承受?”

        “图莫大人怎么会真的在意一个卑微的陆地人?!?br />
        “他的确不会在意一个陆地人学者的生死,但却会在意自己的命令有没有被郑重的执行下去,别高看大人物的胸襟?!泵钦咭谎乃盗艘痪?,大步向礁岛的另一头走去。

        渗满雨水的礁石十分湿滑,但狼人士兵柔软而又韧性十足的脚掌踩在上面却异常平稳。

        迅速的穿越脚下的小小礁岛,谬赛在黑夜中变成鲜红色的眼睛穿透雨幕,远远看到一个身量中等的陆地人身影在狂风暴雨中默默发呆。

        “连躲雨都不会,这不是痴迷学问变傻了吗…”狼头战士暗暗松了口气,心里腹诽,嘴巴却喊道:“学者大人,雨下的太大了,您要研究什么,明天等雨停了再继续好吗。

        学者大人,学者大人…”,见人影丝毫没有反应,谬赛心里升起不妙的感觉,正要加快速度却突然间脚下一滑。

        踉跄着走了几步,谬赛低头向下望去,只见地上一片片黝黑的礁石在雨中龟裂开来,风吹雨打之下很快便消失的无影无踪,显露出底下一层像冰面一样冰凉、平坦的皮革。

        皮革柔滑细腻,渐渐散发出一种幽亮的光泽,那质地在谬赛的记忆中隐约记得,和他最初成为武士,在‘圣殿’第一次接触‘神赐躯壳’时十分相像。

        “海难,海难,礁岛要沉没了…”回忆在心中一闪而过,越来越强烈震动起来的地面让狼头战士清醒过来,声嘶力竭的大声喊叫着转身向木船冲去。

        就在这时,赤红、浓绿、乳白的巨大斑点在小岛皮革般的地面上显现了出来。

        狂奔几步,慌不择路的谬赛不慎踩中其中一个浑浊的绿斑,整个身体就是被投进‘王水’中一样,顷刻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只留下那戛然而止的惊恐叫嚷。

        “没有经历过血淋淋的肉搏战,单纯靠着生化兵器压迫同类,这些‘怒涛海域’强盛部落战士的意志力也太薄弱了。

        看来征服他们比我之前想像中要简单的多?!彼坪醣幻偎朗钡暮敖兴?,黑暗中传出一声喜滋滋的抱怨。

        之后礁岛四周汹涌的海浪中闪现出成千上万道柔和的光柱,裹挟着无数海水、泥沙弯曲着将小岛整个覆盖,渗透进了皮革一样的地面里。

        电闪雷鸣下,那拥有生命的巨型远古战争兵器在惊涛骇浪中因为巫黎神祗创造生命的超凡能力终于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褪完风化成岩石的死皮后,它摆脱了海底礁石的束缚,飘荡在风浪之中。

        储存的信仰宝石消耗的一干二净,榨干了身体里面最后一丝神力,站都站不起来的张黎生躺在复活的‘礁岛’上,任凭风吹雨打了好一会,终于攒起了一点力气,爬了起来跪在地上,将双手用力按住地面。

        一阵荡漾的波动以青年的手掌为中心扩散开来,他身下本来是固体的皮革奇妙的化为了浓稠的液体,缓缓将其吞没。

        穿透了厚度足有十米的皮肤,进入‘巨兽’体内,张黎生发现自己掉进了一条曲折蔓延的浅红色的甬道之中。

        深呼吸了一口,丝毫都没有气闷的感觉,他摩挲着甬道两边极富弹性的墙壁闭上了眼睛,顿时一副巨大的结构图出现在了青年的脑海中。

        蜘蛛网一样的甬道是海岛般庞大的远古生化兵器的血管,那血管连接着‘巨兽’各个重要脏器。

        鲜红色缓缓跳动的是相当于心脏的活力供给器官;

        位于表皮下层一个个如同放大了千万倍的珍珠是激光、强酸、冷冻光束…等等远程武器发射系统的控制器官;

        而所有血管的起端,一团血白色豆腐一样的物质则是‘巨兽’所有行动的控制中枢…战争兵器内部各部分的作用自然而然出现在青年的心里,仿佛这只没有自我意识的恐怖魔兽是他亲手制成的‘造物’一般。

        “这真是笔丰厚的遗产…”花费了十几分钟才能‘巨兽’的身体结构分毫不差的记忆了下来,张黎生赞叹的喃喃说道:“用生物器官制造强酸**液还能理解,毕竟动物的胃酸就是一种强腐蚀剂,可能发射出‘死光’的器官就太难以想象了…”

        说话间,他沿着甬道快步走到了‘巨兽’中枢前轻轻一跃,投身进那一大团豆腐般的基质里,接驳了远古生化兵器的控制系统。

        几秒钟后,一阵黯淡的光亮在夜雨中闪过,礁岛所化的‘巨兽’在海面上随波逐流的缓缓下沉,消失在了浩瀚的海洋之中。

        一座最大的作用就是被柔丸岛上‘奴隶部落’的渔夫当作临时栖身地的礁岛因为天灾而沉没,一位性格古怪的陆地人学者、几个纳铎部落的低等战士和一群土著船夫随之殉葬的消息并没有引起太大的关注。

        雅姬心中莫名其妙泛起一阵酸楚后带领着海茵海曼城的船队一刻都没耽误的照常起航;

        图莫心里为损失了一队‘巨齿狼兵’暗自咒骂了几声,很快便将这件小事抛到了脑后;

        鲁莫鲁奇由回航的商人口中无意间得知那个用情报换得自己信物,踏上怒涛海域的学者竟然死于海难,不由露出了一个讥笑的表情。

        没人能想象,这场看似普通的意外到底意味着什么,直到巫黎人远征的舰队在三个月后的破晓时分,出现在‘纳铎’的海港…

        一艘艘好像能排到天尽头的钢铁战舰列在横阵破开浓雾出现在身着‘躯壳’,四处巡弋的纳铎战士眼中,马上引发了阵阵骚乱,“那是,是什么,铁船,能浮在海面上的铁船,几百、几千艘的大铁船…”;

        “别管是铁船还是木船了,那些船正用陆地人的火炮对着我们…”;

        “巡海者们现在都没出现,一定是被人杀光了,这是战争信物,是对‘纳铎’宣战,快去向狮王陛下禀告,召集军队…”,

        远征军旗舰的驾驶舱内,巫黎部落的天才舰长班萨鲁用望远镜眺望着海港上的敌人,不屑的说了一句,“在神灵传授的智慧之下就算是传说中的‘怒涛海域’的战士也像是待宰的猪猡般惊恐?!?br />
        随后向身旁的传令官吩咐道:“以伟大神灵赋予的权力,我下令,阵前战舰齐射开火?!?br />
        “遵命,班萨鲁舰长,阵前战舰齐射开火?!贝罟僦馗戳艘槐槊?,大步走出了舱室。

        其实纳铎战士的表现并不像巫黎舰长说的那般懦弱,面对从未见过的钢铁战舰,最初的惊慌过后在首领的指挥下他们迅速列出战阵,少部分‘躯壳’拥有飞翔力量的战士已经煽动着蝙蝠肉翅一样的翅膀,面目狰狞的高声嘶吼着,飞向海中巨船。

        就在这时,巫黎舰队甲板上成千上万门火炮**出刺眼的火光,一阵令人心悸的轰然巨响后,整个纳铎海港化作了一片火海。

        “死吧,你们这些触怒神灵的臭鱼?!蓖毒抵锌吹胶0墩霰涣已婧拖跹趟?,班萨鲁兴奋的握紧了拳头。

        这种用舰载火炮直接毁灭异族部落的命令他还是第一次下达,如果不是张黎生觉得怒涛三岛那些强盛部落的社会结构已经蜕变的完全不像是火狱部族,没有了征服的价值,巫黎舰长也许一辈子都无法享受到这种尽情屠杀的乐趣。

        可当硝烟缓缓散去后,班萨鲁却吃惊的发现,海港并没有像他想象中那样化为一片血肉横飞的废墟,虽然地面被炸出一个个大坑,可港口的地基并未崩塌,反而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愈合’。

        纳铎战士也没有死伤殆尽,虽然人人受创,但真正被炮火杀死的却寥寥无几,绝大部分武士都还保持着战斗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