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二十三章 ‘原始动物’

    五百二十三章 ‘原始动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尽管张黎生已经非常谨慎的尽力掩饰‘巫黎’崛起的痕迹,但从鲁莫鲁奇几天前问的那些问题来看,这件事还是已经引起了神秘、强盛的‘怒涛海域’土著部落的主意。

        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只在传说中留下‘神灵赐福之地’、‘无以伦比富饶与强大’之类的形容,其他都是一团迷雾的敌人的jǐng觉令青年感到十分不安,而和他们保持着密切联系的海茵海曼城邦的诸多豪商贵族所可能引起的陆地人联合攻伐,也让他暗自担忧。

        ‘绿叶大陆’诸国虽然彼此矛盾重重,但一个极具侵略xìng,马上就要统一整个火狱群岛土人部落的出现却足以吸引所有的‘火力’。

        再加上即便马上返回地球,此时此刻张黎生也根本没有对抗‘亚特兰蒂斯’的能力,除了观望他能做事微乎其微。

        许多念头在心里一闪而过,青年沉默了一会,艰难的打定了主意说道:“既然你也不了解局势,那我还是留在‘海虾二号世界’好了,索梅丽尔女士?!?br />
        “你说什么,留在这?”旁边一直没说话的波奇吃惊的说,好在这个看上去衣冠楚楚的联邦调查局探员还记得压低声音。

        “是的留在这,”已经做出了决定,张黎生态度变得坚定起来,“混乱的局势中,没人是安全的,我觉得等到局面稳定下来再回地球才是聪明人的做法。

        事实上,我不仅不打算回去,还想劝你们一起留在这?!?br />
        “混乱的局势里没人是安全的…”艾莉森重复了一遍青年的话,犹豫了一下,轻声叹了口气,“你说的不错黎生,但我们和你不同,是联邦雇员…”

        黑人女军官的话令众人一阵沉默,几秒钟之后,青年突然举起酒杯说道:“既然这样,敬你和你的责任心,艾莉森?!?br />
        张黎生举杯之时,在金碧辉煌的大厅舞池中翩翩起舞的雅姬一边身姿曼妙的旋转着,一边不时悄悄远望着青年挺拔的背影,疑惑的低声说道:“开曼罗,那位神秘的张黎生阁下正在和他同样神秘的同伴举杯庆祝呢。

        一群来自‘异大陆’的强大施法者、武士和学者的组合,他们到底在图谋什么呢,来历真的会那么单纯吗?”

        看着怀中舞伴在耀眼的火光下那令人眩目的美丽,与众不同的穿着一身戎装,长着坚毅、硬朗的国字脸,结实的胸膛像是要把合理的衬衣撑破的城防官恋恋不舍的回答说:“放心吧雅姬,无论他们图谋的是什么,我都绝不会允许任何人对你…不,对海茵海曼城不利。

        别再想胡思乱想了好吗,哪怕就今晚一夜,好好和我跳支舞,明天你就要走了?!?br />
        “噢,抱歉开曼罗,我不是故意的?!迸饲敢獾乃档?。

        “我不原谅你,除非下支舞你也和我跳?!背欠拦儆淘チ艘幌?,渐渐收紧拦在舞伴腰肢的手掌,紧张的说。

        第一次感受到开曼罗的热情,雅姬心跳加速,眼神j渐渐变得温柔起来,“当然开曼罗,我很愿意今晚和你一直跳下去…”,美妙的音乐中,同时感到一种异样的甜蜜在心中滋生的年轻男女,舞动的步伐,变得越加轻盈起来。

        舞会直到深夜才尽兴的结束,第二天一早,海茵海曼城外‘绿叶大陆’排名第二的海港上千帆涌动,由‘金绒花商行’二百四十余条货船为主干,超过五百艘海船乘风破浪缓缓离岗,在初升的阳光下排着长长的队伍,驶向茫茫大海。

        这次出航张黎生仍在船队旗舰得到一个不错的舱室,成为神祗掌握‘水’之cāo纵力后,不用刻意记忆他也能把商船行驶过的航线一丝不差的印在心里,再加上航程一直风平浪静,旅途倒是过的异常悠闲。

        转眼间二个月过去了,这天正午时分,青年正在船头无聊的用海钩垂钓,突然间海面上弥漫起了浓烈的大雾。

        由万里无云刹那间变成伸手不见五指,不由让人非常诧异,张黎生正觉得错愕,就听迷雾中响起船长声嘶力竭的大喊道:“遇到雾兽了,下帆,抛锚…”,紧接着就是‘呼呼…’风帆落下,噗通船锚落海的声音。

        巨大的木船应声在大洋中稳稳停住,紧张的侧耳倾听了一会,没有船舶撞击的声音传来,旗舰船长松了口气,大声说道:“干的好,这次遇到雾兽比以前早了整整三天,倒是罕见,幸好大家一路都没走神。

        雅姬小姐决定,水手长奖励一百金币,落帆和下锚的水手奖励三十金币,其他船员奖励十枚金币?!?br />
        人人有奖自然引动的贾半山一片欢呼,在这欢呼声中,一团明亮、柔和的橘sè光亮突然闪现出来,将五分之一个甲板照亮。

        所有人这时都不由顺着光亮的来源望去,就见雅姬怀抱着一只闪闪发光,如同身披黑甲,长着鱼鳍的巨型萤火虫般的海兽站在迷雾之中,被光芒映照的如同女神一般。

        这宛如梦幻的美景让人迷醉,但当别人都如痴如醉的将目光盯在雅姬身上时,张黎生却看着女人怀抱里的海兽目瞪口呆。

        令他错愕的不是那只海中奇兽的古怪样子,再奇怪百倍的生物青年也见过,而是甲壳上‘破雾者’三个火狱文字。

        凭着常人难以想象的目力,张黎生敢断定,那文字绝不是后天的镌刻,而是兽甲上的天然纹路,而作为一个卓越的生物学家,他自然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雅姬,能给我看看你怀里的‘光源’吗?”雅姬抱着海兽走到船头时,张黎生回过神来,声音充满渴望的问道。

        “你看起出这只海兽的不凡了吗,”女人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的将怀里的光源双手递给了青年,“小心,这可是原始‘破雾者’,价值无法估量?!?br />
        “我会小心的,雅姬,我会小心的…”张黎生喃喃的接过海兽,用手摩挲着外壳,终于百分之百的确定上面的文字完全是自然形成的,忍不住脱口而出道:“真是活见鬼了,这根本是只实验室里的‘合成生物’…”

        “实验室里的‘合成生物’,”从未见过青年如此失态的雅姬微微一笑说:“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黎生。

        不过‘怒涛海域’所有的‘原始动物’据说都是千万年前由统治火狱群岛的神灵亲手创造的,最大的甚至犹如山脉、海岛。

        可惜体积越大的动物死去的越早,有些甚至都已经变成了可以住人的化石岛,现在活着的只剩下了一些‘小不点’。

        好了,把‘破雾者’给我吧,时间宝贵,船队还要继续航行呢?!?br />
        海兽在张黎生的手里呆的越久,他就越冥冥中感觉到手中的‘光源’和自己有着某种联系,可这时却不是探究的时候,青年只能不舍的将海兽递还给了雅姬,任由女人将其用船首的锁链绑住,丢进了海洋中。

        落水之后,海兽身上的光芒扩散了两三倍,载浮载沉的缓慢向前游去。

        跟随着它的身影,商队旗舰升起半帆,瞭望塔上亮起刺眼的光亮,带领着船队在浓雾中继续起航。

        遮天蔽rì的大雾中只能辨识白天、黑夜,就连张黎生的目力都不能穿透雾气,但海中‘破雾者’散发的光亮却始终清晰可见,引导着船队行驶了一天又一天。

        整整一周后,终于破开迷雾,来到一座庞大无匹的岛屿近海

        迷雾的消散就像它的来临一般毫无预兆,当巨岛突兀的出现在水手们眼前时,自然引起了最热烈的欢呼。

        “到了,我们到了,一帆风顺,哈哈,一帆风顺…”;

        “纳铎部落,我哈瑞德又来了,不管是宝石、兽皮还是木料,统统拿出来吧,拿出来吧…”;

        “这就是‘怒涛海域’吗,真是太壮观了,这,这那里是海岛,根本就是座大陆…”,几个月海上旅程那紧绷的神经在一瞬间放松,就连最严肃的领航者脸上都露出舒心的笑容。

        被甲板上的喧闹惊醒,在舱室里入迷的用锋利的餐刀解剖一只在雾海中刚刚吊上来三尺无鳞白sè大鱼的张黎生大步走出了船舱。

        明媚的阳光下,那座左右两边在海面上仿佛无限延伸,直到天边的巨岛闯进眼帘后,他也不禁有些心cháo涌动。

        漫步走到船头远望海岛的雅姬身边,青年声音略微沙哑的说道:“这里就是‘怒涛海域’了吧,雅姬?”

        “是的?!迸艘残朔艿牧饺毯?,她指着前方几座暗礁小岛说道:“看到那五座礁岛了吗,传说中那就是远古时代统治火狱群岛的神灵亲手创造的原始巨兽死去后变成的化石,现在则是通往怒涛三岛中‘柔丸岛’的坐标之一。

        今天傍晚我们就能在柔丸岛势力最大的部落之一‘纳铎’的海港靠岸,到时你就能看到火狱人不输大陆的奇异文明…”

        雅姬说的这些重要信息以前从未跟张黎生讲过,但这时青年的注意力却丝毫都没有放在她讲的话上,越过女人的身影,巫黎神祗的目光紧紧盯在了远处海面那几座岛礁之上。(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