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一十七章 ‘回航’

    五百一十七章 ‘回航’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天空中,将整个苍穹密密麻麻全部笼罩的乌云在狂风的压迫下释放着暴雨缓缓下压,仿佛马上就会将大海碾碎。

        海面上,翻滚的巨浪则如同魔神的手掌一样,将重达千吨的货船玩具般的丢来抛去,许多因此不幸落海的船员那凄厉的叫喊声,在风雨中隐约可闻。

        当有闪电划破夜空,照亮落水者那一张张扭曲变形的面庞时,商队中的每个人都清晰的感受到了绝望的滋味。

        “抛下货物,必须抛下货物减轻船重,否则我们都得死…”最后关头,人类求生的**终于战胜了贪婪和社会尊卑的秩序,船队旗舰上几个把自己用缆绳系在桅杆年轻的水手按捺不住心中的恐慌,讲出了绝境中海船最直接、简单的保命方法。

        话刚港出口,冰冷的雨水便冲进这些水手的嘴巴,呛得他们撕心裂肺的咳嗽起来,不过有了‘挑头人’老水手们甚至包括那些有几年航海经验的资深船队侍卫马上高喊着,“说的不错,我们要想活着只有把货物抛进海里…”,砸开货舱门开始将价值连城的火狱特产丢进海中。

        从窗口看到水手、护卫疯狂的举动,维塔斯全身颤抖的打开房门,气急败坏的吼叫道:“不想活了,你们都不想活了,这可是‘金绒花商行’的货物,敢抛下海就试试…”,双手却在船舱内死死攥住门把手,根本不敢走上甲板。

        在这样的生死关头,中年商人这样怯懦、无力的阻止当然不可能产生任何效果,也不知是错觉还是真有作用,抛下一些货物后,商队旗舰的船员、护卫们感觉脚下的木船竟真的平稳了许多。

        于是他们越来越卖力的将货仓里所有能靠人力丢掉的东西,全部扔进了海里,如同减少一公斤分量就能多一分活着的希望一般。

        一夜使尽浑身解数只为争取那微不足道的一线生机,当雨云渐渐消散。海面慢慢恢复了平静的模样,温暖的阳光透过云层挥洒在甲板上时,所有人先是愣住,随后狂喜的瘫坐在地上声嘶力竭的叫嚷道:“胜利了,我们挺过去了,万岁,我们胜利了…”;

        “竟然活下来了,活下来了,哈哈…我在海上漂泊了二十年,听都没听过有这么大的暴风雨。结果竟然活下来了,哈哈…”;

        “这一定是海洋女神蒂纳络丝鉨下的护佑,如果不是靠神灵的帮助,昨天我们一定会葬身海底。伟大的蒂纳络丝鉨下,我以后一定会更虔诚的向您祈祷…”

        听到船舱外嘈杂的欢呼声,尤其是有人开始向信仰的神灵祷告,张黎生撇了撇嘴将一个结实朴实的兽皮袋系好封口,挂到了腰间,转身大步走出了房门。

        天空还有湿乎乎的毛毛细雨下个不停。海风却早已不复风暴发作时那种令人窒息的狂乱,变得清爽宜人起来。

        在甲板上走了一圈远眺海面,本来上百艘货船的商队只还剩下了破破烂烂的不到二十艘,而这些幸存者之所以没有被昨夜那场可怕的海啸摧毁。唯一的原因就是青年消耗了三枚信仰宝石,悄无声息的把它们救了下来。

        其实本来不用燃烧信仰之石的力量,张黎生也能救下船队旗舰,甚至为了掩人耳目再多救两三艘货船也不是不可以,但那样的话却太容易让人看出破绽。

        谨慎起见,思来想去最终他还是动用了信仰宝石这种‘战略储备’,而一想到平白无故用掉了三枚信仰之石,青年不自觉的摸了摸腰间兽皮袋。暗暗叹了口气。

        好在对于释放信仰宝石所取得的效果。张黎生感到十分满意,那种天地尽在掌握感觉可以说确定了他第一步努力的目标,正回味时。青年突然听到一个沙哑、尖锐的喊叫声,“没了,全没了。

        除了压舱的木料,其他所有货物竟然都被你们丢光了,你们知道那值多少金币吗,一座城市,能买下一座小城的财富就这么被丢进了海里,根据《海商法》你们要赔偿,赔偿…”

        “维塔斯先生,是阿诺齐和桑德拉他们先提起丢货保命的办法,我们只是照做而已,而且我看到商队其他货船也都把货物丢进了海里,恐怕那些逃过海啸的商船都和咱们一样,货船里只剩下了木料,大家都一样的。

        再说昨晚海啸中您可没有上甲板阻止我们把货物丢进海里啊,现在脱险了,全靠这法子大家保住小命了您却让我们赔偿,虽然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老水手,不懂什么《海商法》,但您要拿这个罪名告我们,水手公会恐怕也不会答应吧。

        就怕到时候白白损害了您和商行的名誉呀?!?br />
        “就是维塔斯先生,一百零九艘货船只剩下了十几艘,任谁都知道昨晚的风暴有多危险,那样的情况下我们丢货保命我就不信法官会判罪?!?br />
        “对,对,平时公会不替我们出面,但这种事我就不信没人会管…”

        水手们你一言我一语顶的中年商人哑口无言,尤其听到‘信誉’这个词,他就觉得身上的力气像是慢慢被人抽离一样很快就消失的无影无踪,烂泥一样缓缓瘫倒在了甲板上。

        维塔斯知道如果面对的是一个水手,自己可以轻而易举的将其碾碎,但当这个数字变成百上千时,他的地位却还不够颠倒黑白。

        想着这次航海的损失,中年商人感到有些绝望,冷静下来仔细盘算,其实货物他倒损失的起,毕竟那些火狱特产价值虽高,却是用奴隶换来的,运气好的话,也许用剩下货船上的木料就能抵消,最多算是白白冒了次险。

        可商队中那些属于自己代理的强大家族的大型货船加在一起,价值简直难以计算,现在毁掉了那么多,即便遭遇海啸属于不可抗拒的天灾,自己又怎么可能逃过惩罚。

        中年商人正为自己莫测的前途担忧不已时,一旁的水手有人无意东望,突然目瞪口呆的嚷道:“那,那是我的错觉还是真的有海港出现了,或者是海市蜃楼,难道是海市蜃楼吗?”

        和惊呼的水手肩靠肩坐在一起的一个满脸胡须的大汉听到他说的话,惊讶的站起身,冲到船头手搭凉棚仔细看了一会,转头狂喜的喊道:“那是海茵海曼的城墙,不是魔鬼在天上描绘的‘画卷’,我们的船返回海茵海曼城了?!?br />
        遇到海啸一夜之间被风暴和海浪裹挟着漂泊上千公里这样的传说在卡塔曼城邦国倒是有过不少,但一直保持着正东方向最后竟然直接回航的却是闻所未闻。

        这下就算不信鬼神的水手也都心里暗暗嘀咕起来,等到船队在城外海港靠岸时几乎所有人都在嘴巴里低声感谢着海洋女神蒂纳络丝的恩典。

        由十几艘大型、巨型货船组成的商队在号称卡塔曼城邦国‘副都’的海茵海曼港并不惹眼,但所有船只都残破不堪,像是随时都要散板一样却十分引人注意。

        岸边很快便聚起了一堆堆闲人站在巨大的帆船下低声议论着仰头观看,这些人绝大部分是在港口等待装卸货物的强壮劳工,剩下的则是恰好来港,围着看热闹的商行伙计和老板。

        “维,维塔斯先生这,这是您的‘金海鸥号’吗,”在众人的注视下,侥幸逃过一劫的幸运儿们顺着悬梯,悬梯断裂的则靠缆绳,强打精神的一个个下船,轮到维塔斯时,人群中突然传来一声惊呼:“您,您遇到海啸了?”

        “是的萨维奇先生,”扭头看了看身后面目全非的巨船,维塔斯悄悄深呼吸了一口,恢复了那做作的姿态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朝一个穿着明快的丝绸华服,头发稀疏的矮小老人笑笑说道:“一场可怕几百年都难于异常的风暴,一百多艘大船只剩下这几首回航,

        全靠蒂纳络丝鉨下的护佑我现在才能和您说话?!?br />
        “噢我的天呐,一百多艘大货船只回来十六艘,‘金绒花商行’真是损失惨重??!”

        “损失的货船并不都是我们商行的,而且回航的船里还装满了产自狱海域的木料,损失还是可以接受的?!蔽构首黢娉值乃?。

        “火狱海域的木料,那可是抢手货,您总是能找到‘好东西’,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可以预定两船,价钱随便您开?!碧接欣赏及±先搜劬σ涣?,再也顾不得安慰自己倒霉的同行,笑嘻嘻的说道。

        “一方二十五个金币,您可以先验货就付钱,我新发掘了一条商路,得到了一个火狱人大部落的交易权,以后这种木料要多少有多少?!敝心晟倘撕浪乃档溃骸昂昧巳嫦壬驼庋?,我要先回商行了。

        这次贸易的损失很大,我要尽快向东家禀报一声?!?,大步离开了港口。

        海港占地面积庞大,一路上维塔斯不时向相熟的商人脱帽致敬,丝毫都没有显露出在船上那气急败坏的样子,但出了港口拐到偏僻小巷,中年商人的精神却一下垮了下来,朝一直跟在身边的黑发青年露出了比哭还难看的苦涩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