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一十六章 ‘遇难’

    五百一十六章 ‘遇难’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呼啸的信风中,一艘艘庞大如城堡的帆船航行在海上,甲板,水手长指挥着七八名水手用力转动着连接风帆的粗大木杆,靠滑轮组调节几面风帆,将南风巧妙的转变为船只向东航行的助力。

        这种航海技巧非常高明,除非逆风,否则木帆船时刻都能借风力行驶像正确的目的地,可惜如果风向不对,其中的动能耗损会让船只航行的速度大幅减慢。

        正午刚过,惨白的阳光慢慢西斜,在商队旗舰最宽敞舒适的的几间舱室之一里吃过午饭,张黎生惯例走出船舱,顶着劲风散起步来。

        在木质帆船时代,航海风险巨大,尤其是天气恶劣时,能有机会安全的躲在舱室却偏偏要毫无理由的冒险实在令人难以理解。

        不过青年扮演的角色本来就是个宁愿在蛮族部落解剖动物,也不愿在文明世界享受荣华富贵的古怪学者,有些怪癖倒也显的正常。

        在张黎生漫步甲板时,风向时刻都在产生着变化,影响着木船行进的方向,不一会船头又开始缓缓转动,仰头死死盯着桅杆上的风向标,身量不高,在怒风中却显得彪悍异常的水手长马上大声吼叫道:“左,向左转三度固定。

        快,快,快,没吃饭肚子吗,再这么手忙脚乱瞎使劲,我就把你们丢到海里喂鱼?!?br />
        在水手长的咆哮声中,水手们咬紧牙关,面庞涨的通红。将碗口粗的木杆从凹槽里推了出来,艰难推动着费劲全力终于把船头重新扳向正东。

        青年听到这声怒吼,感觉了一下木船乌龟般的航速,扭头看着桅杆下操劳的水手,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讥讽的笑容,喃喃说道:“身处野蛮时代可真是悲哀。

        不过没关系,很快我就会把‘文明’带到大陆…”,他居心叵测的话刚刚落地,突然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黎生阁下。没想到这样的天气您还会出来散步?!?br />
        “维塔斯先生。在我的家乡有一句谚语,‘饭后百步走,能活九十九 ’对我这种缺乏运动的人来说,饭后散步是唯一能做的长寿秘诀。当然要坚持。

        倒是我想不到会碰到你?!?br />
        “哦。您家乡的谚语可真多?!北环绱档拇兔弊佣疾畹惴傻舻闹心晟倘俗プ琶遍艽蟛阶叩秸爬枭纳肀?,眺望着远处被飓风不断吹散又重新聚集的云层不知不觉间忧心忡忡说道:“我出船舱倒不是为了长寿,而是伯奇先生派人找我到驾驶舱有事谈?!?br />
        “领航士突然找你?!闭爬枭醯奈实溃骸笆翘炱榭霾惶盥??”

        “嗯…哦不,不,不,不,谈不上不妙,只是可能有点隐患,”维塔斯像是觉得失言的勉强笑笑,摇了摇头不再和青年废话,“我先走了,别担心阁下,没什么大问题?!?,大步朝船头的驾驶室跑去。

        “风向这么混乱的信风怎么可能会没问题?!蓖派倭撕芏嘈槲?、矫揉造作神态的中年商人匆匆远去的背影,听到西北侧前方水手长又开始大声喊叫命令调整风帆,张黎生撇了撇嘴低声自言自语了一句。

        之后他对甲板上变得越来越紧张,没头苍蝇一样四处乱窜的水手视而不见,自顾自的走到了船舷边向下张望。

        船下,劲风吹的海波缓缓荡漾,却没有浪头涌动,这和平常风暴来临前必定波涛汹涌的情况并不一样,看似减少了风险,却给人一种先是积蓄,随后爆发的战栗感觉。

        不过对于掌握着操纵水之力量的巫黎神灵来说,永远都是其‘主场’的大海根本不可能令他感到恐惧,在甲板上探着身子轻轻挥手,脚下方圆上千米的波浪轻荡的海面顷刻间竟被他抹平,变成了能清晰照出人脸的镜面。

        “这才是力量,神灵的力量,也许没有我以前化生化形驱使大虫子时的诡奇;

        也许没有变身上古蛮兽时的威赫,但这才是真正无敌的力量…

        不过不到万不得已,这种力量还是不要显示出来的好,毕竟在神祗的道路上我才算刚刚起步,得意忘形很容易被人‘一脚踩死’?!弊彀屠镟洁熳派⑷ド窳?,青年朝着水中的自己低声提醒了一句,转身在甲板上散了会步,返回了舱室。

        消化了神灵复生种子,继承了古神遗留之力后,‘巫’道修行密法对张黎生来说已经没有了太大意义,以后只需要通过他与信徒之间在冥冥中产生的一种无法言述,可以跨越一切障碍的‘通道’汲取信仰之力,力量便能不断提升。

        这种汲取根本不需要神灵主动进行,只要信徒数量足够一切就都发生的自然而然,而从数量的角度看,青年现在拥有的信徒早已远远超过了他的需求。

        以巫黎人那普遍侍神虔诚的态度,能凑到五、六万信徒其实就足够保证张黎生拥有的神力不会退散,而他能汲取力量的极限是十五到十八万信徒,再多所得的益处就会变得微乎其微。

        这就是除了信徒之外,成神的时间也是衡量神祗强大与否的最重要两个标尺之一的原因,没有时间的洗炼,神灵便无法绽放出威能无限的璀璨光芒,而没有足够多的信徒支撑的神灵则永远只能徘徊在神祗前进之路的启点。

        至于‘精怪’、半神之类的凡间生物没有跨出那至关紧要的一步,就算能以天赋或种种离奇方法利用信仰力量提升实力,也绝对没资格拥有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的‘信徒’,就更谈不上其他了。

        这些道理随着成神日久,自然而然的被张黎生慢慢掌握,对自己掌握的神灵之力的威能他还算满意,不过对于神祗那种‘懒汉’的力量提升方式却心焦不已。

        好在巫黎人提供的多余的信仰力量都被图腾柱储存了起来丝毫都没有浪费,而燃烧这些信仰之力足以让青年将神力威能提升百倍,小心谨慎些他倒也不怕那些强大存在与自己为敌,反而是空闲下来那种无所事事的感觉让他最为难受。

        万般无奈之下,张黎生只能躺在床上闭上眼睛靠胡思乱想消磨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突然间船舱剧烈摇晃起来,竟和海面形成了五六十度的夹角,来回摆动。

        在帆船为海上主要交通工具的时代,舱室中有一张木床而不是吊床代表着住客有着非常尊贵的身份,但当狂暴的风浪来临时,这种尊敬却显得多余起来,仿佛经受了强烈地震的船舱木虽然被固定在地板上没有翻滚,却还是一下将青年甩了出去。

        “好大的风浪…”修炼拳术有成的张黎生没用异能稳定身形,而是在半空中轻盈的一翻身便稳稳落在了地上,脚底像有磁铁一样走到舱壁旁的圆形窗口向外望去,退口而出道。

        此刻应该已经是傍晚时分,但笼罩海面的天空却呈现出一种异样的淡红颜色,明明太阳已经西落即将下山,可翻滚的云层还是闪着幽幽亮光。

        空中雨云密布却没有一颗雨水落下,无数云朵在狂风的驱赶下扭曲凝聚在了一起,形成种种狰狞形状,如同无数怪兽在空中张牙舞爪,盘算着要将下面的一切撕碎。

        那飓风除了驱逐乌云之外,还在海面上掀起惊涛骇浪,张黎生目光所及处处涌起浪涛,浪头距离海面少的都足有三四米高,像是要将船舶击成粉末一样不断涌动着拍打海船。

        率领巫黎远征军跨海征服火狱群岛时张黎生遇到过不少风暴、洋流,在最危急时刻他甚至曾经以青龙化生之力击破暴雨云层,才使舰队安然脱线,但以前遇到的恶劣天气和他现在看到的风暴比起来无论范围还是那种的压抑感觉都完全不同。

        “活见鬼了,今天要是没我的话这些陆地人百分之百死定了…”像坐过山车一样在船舱里摇晃了一会,见雨水终于随着漫天乱窜的银蛇,从云层倾盆滴落下来,随后在远处雷光闪动之中,竟有几股贯穿海天的龙卷风慢慢诞生出来,张黎生脸色阴沉的喃喃说道。

        惊涛骇浪青年倒不害怕,以他操水之力,就算大海整个翻转,救下一条木船还是能做到的,可真要是龙卷风来袭,他便没有了能在不露破绽的情况下救下船队旗舰的把握,木质帆船和铁船比起来实在是过于脆弱,守护起来难免会产生异像。

        不过目前这种情况下,张黎生却没有太多选择余地,为了通向‘怒涛海域’的航线他只能尽力尝试不动声色的救下商船。

        想到这青年不再耽搁,深深呼吸一口,伸手缓慢的做出一个按压的动作,顿时脚下木船摇摆的幅度便减少了很多。

        感觉到自己操纵水的力量在暴风雨中比预想的还要强力张黎生不由松了口气,刚才还沉重的心情变得乐观了一些,就在这时却突然间看到随着一股从海中突然涌现出来的滔天巨浪,远处一艘商船飞上半空,倾斜着落回海面时恰好和另一艘相邻的帆船撞在了一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