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一十四章 ‘商人’

    五百一十四章 ‘商人’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命悬一线,空壳商人急忙把事情的原委完完整整的说了出来,原来最近一段时间,大陆与火狱海域本就异常脆弱的贸易线莫名其妙的中断了接近三分之一。

        无论是与土人部落有交情的豪商;

        还是仗着武力强横,遇到大部族就尝试着联系进行贸易,碰到小部族就干脆掠夺一番的领主船队,很多都冒险出海后便从此渺无音讯。

        货源减少,大陆上的火狱海域的种种特产本来就昂贵的价格开始持续攀升,受到巨额利润的驱使,一些商人变得比边戎的战士还要勇敢,削尖脑袋也要找到去火狱群岛‘送死’的门路,也正是基于这个原因,卢奇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就组织起了一支交易数万奴隶的船队。

        按照这种情形持续下去,空壳商人掌握了和巫黎的贸易权,可以说就如同养了一只能下金丹的母鸡,成为卡塔曼城邦国真正的贵族豪商只是个时间问题而已。

        可人的贪婪总是没有止境,临出海前,他无意间从一位地位极高的合作者代理人口中得知了个让人心动的消息,来自火狱群岛最强盛区域‘怒涛海域’的一个强大部落的掌权者出现在海茵海曼城,想要了解火狱海域其他区域的情报,并愿意为此付出高昂的代价。

        这个传言让卢奇怦然心动,与巫黎部落的贸易虽然很赚钱,但有很多‘商品’却交易不到,比如一场表演就能卖到数万金币的门票,如果可以操纵赌局更是获利让常人难以想象的土人角斗士;

        专供皇室或大领主们娱乐和彰显身份所用的折断手脚,只能在地上爬行的火狱孩童;

        以及被土人们称为‘伙伴’的驯兽等等。

        如果能再和‘怒涛海域’的强大部落攀上交情,得到那些缺失‘商品’的贸易权,那自然是锦上添花的好事,于是船队刚刚靠岸,空壳商人便心急火燎的忙着让土著仆役去请张黎生,这才有了刚才那一幕闹剧。

        听完卢奇的讲述,青年觉得他的话里虽然有一些让人无法理解的地方,但看样子却不像撒谎,尤其火狱海域和陆地人贸易锐减的原因其实便是因为巫黎部落的极速扩张,而那些失踪的陆地人豪商、战士不是死了,就是被囚禁在巫黎人专门为他们建造的陆地人城镇中。

        要说以空壳商人的贪婪和冒险精神因为这件事带来的影响‘宁信其有,不信其无’的挖空心思想占到便宜,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想到这巫黎神灵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他挥手让土人武士们退下后欲擒故纵的笑了笑说:“一个来自‘怒涛海域’强大部落的首领却到卡塔曼城邦国去打探火狱群岛其他区域的情报,这可真是件奇闻,不过看你的样子倒不像说谎。

        算了卢奇先生,就当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好了,请原谅我的鲁莽,让你受惊了,我看你还是休息一下安安神好了?!?br />
        “等,等等黎生先生,您会奇怪‘怒涛海域’的土著部落首领到卡塔曼城邦国去打听别的海域火狱岛屿的消息是因为您在用看待咱们脚下这座海岛上土人的目光,去看待‘怒涛海域’的火狱人。

        请恕我直言,那可不对,‘怒涛海域’土著部落里的首领虽然我没见过,但据说穿戴的全都是七彩丝绸,穿着身上像水一样的柔滑,就算进献给国王都很体面。

        还有对那些土著贵人来说,站在地上都是一种亵渎,所过之处必须要洒满花瓣…”眼见顶在喉咙上的矛尖远去,卢奇煞白的面庞总算有了一丝血色,危险过后他那贪婪的本能又蠢蠢欲动起来,看到黑发青年与自己告别犹豫了一下,声音有点发颤的解释了起来。

        听到空壳商人对‘怒涛海域’土人部落首领的描述,张黎生心里暗暗发笑,作为火狱古老的纸皮书文献、民间传说中都绝无仅有的,将半数群岛征服的庞大部落唯一神灵,他都没有这样的做派,实在无法想象一个普通火狱首领会有这么夸张的浮靡排场。

        不过虽然觉得是以讹传讹,但青年并没有质疑卢奇的说法,他耐心听完后开口问道:“卢奇先生,你确定在海茵海曼城有一位来自‘怒涛海域’的土人部落首领吗?”

        “我确定黎生先生,十分确定?!笨湛巧倘苏抖そ靥乃档?。

        一个身处卡塔曼城邦国的‘怒涛海域’土人首领无疑意味着一条由陆地城邦国直达火狱群岛最强盛区域的安全航道,只要掌握这条航道,从蝎岛到‘怒涛海域’不过就是在海上绕上一个大圈而已。

        “这件事无论真假都值得尝试一下…”听完卢奇的回答,张黎生沉默了一会,声音极低的喃喃说道。

        “您说什么,黎生先生?”空壳商人看到黑发青年嘴巴蠕动,不安的问道。

        “我说我打算和你一起去见见那位来自‘怒涛海域’的土人首领,如果他真能给我想要的东西,我就和他做这笔交易,当然顺便也会让你拿到你想要的东西?!?br />
        “噢,谢谢,谢谢您黎生先生,您真是位,真是位伟大而慷慨的学者,未来一定会像霍普金斯一样开创出自己的学科,嗯,生物学,对,您都已经为它命名好了,生物学,真是个形象的名字?!甭婢驳挠镂蘼状蔚乃档?。

        “好了卢奇先生,在我的家乡有一句谚语叫‘与人方便自己方便’,你带给我消息,我带给你实利?!闭爬枭⑽⒁恍λ担骸拔颐腔故蔷】焱瓿烧獯闻ソ灰装?,这笔金币进了你的口袋,你才好去赚下一笔?!?br />
        “您说的是财富的流通性吧,我从霍纳的《论资本》中读到过这个理论,真没想到您的学识竟然这么渊博,难怪被土人们称为‘智慧者’,”听到青年的话,卢奇连连点头正要转身,突然眼珠一转,奉承的张黎生一句,讪笑着说道:“我这就去让商队的伙计去把奴隶赶下船。

        不过,有件事我希望您能帮忙掩饰一下,这次组织商队我没提到您的名字,您知道,作为一个船队的首领我必须要有权威才能确保交易正常进行,而豪商的权威只来自于两个方面,一是雄厚的资金…”

        “好了卢奇先生,我明白你的意思,”张黎生无所谓的打断了空壳商人的话,“你和巫黎的贸易权来自于你自己的好运气,和我没有任何关系。

        我只是个你和土著进行贸易时无意认识的,来自其他大陆的学者而已?!?br />
        “啊,您真是太善解人意了,”卢奇笑逐颜开的点了点头,“那我现在就去把‘货物’卸下船,全都是些身体健康的壮劳力,老人和孩子很少?!?,说完之后转身大步跑出了树屋。

        空壳商人离去不久,停泊在港口的商船上开始放下一个个木制扶梯,与此同时甲板上盖住底层货仓的铁门也被打开,顺着光亮和船员的大声吆喝,一群群蓬头垢面的陆地人艰难的爬出了货仓。

        他们一上甲板,便被成百上千名专业运送奴隶的水手用搓的不过拇指粗细却异常坚润的麻绳连成串的绑住了双手,踉跄的侧着身体,单边扶着木梯,麻木的慢慢向船下走去。

        空壳商人这次带来红山港的船队的船只数量和他第一次和张黎生见面时相差无几,但质量却超过了不知多少,两万五千名奴隶在天然良港星罗密布的巨大木船上蹒跚而下的景象显得异常惨烈、悲壮。

        尤其当本来已经对一切凄惨遭遇都感到麻木的奴隶们下船之后,看到自己面对的竟不是奴隶市场的挑剔买家,而是上千骑乘在长着紫色漫长毫毛的巨大蜘蛛上,手持锐利长矛、战刀的火狱人时发出的惊恐叫喊,更是让人闻之心碎。

        恐慌在密集的人群中有着强大的感染力,为了防止发生暴*、骚动,千名巫黎战士们在巨毫蜘的背脊之上挥动长矛,驱使着坐骑在港口来回奔跑,从一个个陆地人张开嚎叫的嘴巴里值刺进出,用陆地人的语言生硬的高声呼喊着,“出声者死,出声者死…”

        在船队最大的一艘货船船舷,一个满脸憔悴的中年人看到土著肆意杀戮着发出惊骇叫嚷的奴隶,焦急的躲着脚说道:“卢奇先生,卢奇先生,您看,您看,那些野蛮人在屠杀奴隶,这真是太残忍了,您作为商队首领,应该去向他们抗议,抗议…”

        “抱歉维塔斯先生,按照我和那些土人的合约,奴隶一旦下船所有权就归他们了?!?br />
        “你是说那些被杀掉的奴隶都会按活着计数?”

        “是的,每具尸体都能换来同等体积的火狱木料,一半体积的普通矿石,宝石的话按价值另算?!?br />
        “噢,既然货物的所有权在不受大陆法律制约的土人海港发生了转移,您的确没有了抗议的立场。

        提出这样无理的要求,应该是我向您道歉才对,”听到空壳商人提到火狱木料、矿石、宝石,中年人因为奔波而异常憔悴的脸色一下回复了几分神采,从袖口抽出一条丝绢捂在鼻子上,望着船下一片片血泊,“不过这的确是太残忍了,太残忍了。

        可惜谁让我们是遵守契约的商人呢…”(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