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零六章 ‘造物’

    五百零六章 ‘造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这次张黎生在力量的低潮期,莫名其妙陷入道门长老布置的‘四象化煞阵’中,却于绝境中侥幸逆袭成功,一是因为埋伏者对他实力的评估过时而又错误,以为派出了必杀阵容,实际却力量不足又用错了法阵;

        二是道门中人施展的毕竟是龌龊伎俩,天时地利都不占据,还人心不齐,急于求成;

        三是青年化身目兽后使用的无形力矩竟奇迹般的具有强力抗衡道法的特性,令他硬生生扛过了四个‘有道之士’的漫长合击。

        可以说这三个原因任何一项不具备,青年都必然会灰飞烟灭,魂飞魄散,可三点齐聚结果却成了他不仅破阵后连杀数名道门精锐弟子夺路而逃,而且还生吞了两个真真正正苦修有成的道家长老元的神魂魄。

        其实要论这元神入腹后产生的凄苦、愤怒、懊悔、绝望等等负面情绪虽然非??晒?,但从数量上看,无论如何也无法和张黎生率领巫黎大军跨海征战,灭绝那些强大的火狱部落相比,毕竟‘猛虎’再大也只有两只,重量少于数十万只‘虫豸’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换个角度从质量上看的话,‘虫子’再多却也不如‘虎肉’滋补,只是张黎生一时忙于逃命还没有察觉,直到身体和精神呈现出诡异的反比状态的他艰难的走在沙漠中,突然被脚下的沙丘绊的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才发现了异样。

        “我配的防腐剂明明再体内都凝结的快变成果冻一样的半固态了。怎么会从伤口里渗出来这么多,难道是被道士们的法术溶解了…”吃力的从地爬起来,青年发现自己胸前竟然沾满了沙粒,两手颤颤巍巍的一抹觉得胶黏无比,不由看看手掌上一层厚厚的油污脱口而出道。

        嘟囔着他迈开沉重的步伐继续前进,突然灵光一闪惊呼起来,“不对,不对,是,这是…”。用手按住了自己的心脏。张大嘴巴脸上露出了狂喜的表情,语无伦次的说道:“跳了,跳了,竟然真是心脏开始造血。把那些防腐剂从血管里积压了出来。

        这。这分明就是身体重现生机了。这样的话成就大巫就只是时间问题了,怎么会这样,一下子莫名其妙的跨过了‘返生’的天堑…

        难道是。是,是,一定是因祸得福,吞掉那两个道士元神的结果,真不愧是‘有道之士’,哈哈哈…”

        青年畅快的大笑了一阵,宣泄过心中难耐的喜悦之情后,觉得自己有些得意忘形,矮下身子,回头手搭凉棚望了望远处沙海尽头,见并没有追兵赶来,松了口气,又开始了沙地慢行。

        走了几百米,他身上那数不清的伤口中渗出的粘液越来越多,与此同时张黎生发现自己已经不需要特意将手放在心口,心脏那渐渐蓬勃的跳动就清晰可鉴,等到夕阳西落,他一路跌跌撞撞的远远看见‘新华盛顿a’那庞大的轮廓时,心跳已经达到每分钟五百下以上。

        这样的心速放在普通人身上早已致命,可对青年来说却只是略微有些心慌而已。

        而产生胸闷感觉,本身就是一种身体‘活’着的表现,所以他根本没有在意自己心跳过快,还以为是正常反应,将注意力完全放在了该怎么进入绿洲城市中。

        “就这么走进去一定会被当成是怪物或疯子…”体内被血液积压出的防腐剂和沙?;煸谝黄?,风干后粘在**的身体上像是一层盔甲,张黎生嘴巴里喃喃自语着一边继续走向城市,一边将粘在身上凝结的泥污用力揭掉,露出了干瘪的肌肤。

        见到皮包骨头的景象,他吃了一惊,疑惑的将全身的泥块扒掉后,低头看着骷髅一样的身体在沙地上站住,愣了好一会,苦笑着说道:“我就知道不会这么幸运,让我舒舒服服的成就大巫…”

        说话间,青年突然觉得胸口一疼,随后耳边由无到有响起越来越急促的‘嘭嘭…’声。

        短短几秒钟之内,那声音随着渐渐剧烈的痛苦心悸达到张黎生难以忍受的极限,随后瞬间回落,等到青年觉得耳鸣消失,愣了一下,匆忙将手掌安在心口时发现刚刚还迅猛的像是跑车马达般跳动心脏,竟已经变得‘死去’一般的一动不动。

        心中一凉,张黎生觉得全身的力气一下被抽光一般,如果不是精神亢奋异常,几乎瘫坐在了地上。

        就在他咬牙切齿生出无名愤怒时,猛然间觉得手心感受到了一下轻微至极的跳动。

        怒火一下散去,青年瞪大眼睛,手掌更用力的按在胸口,直到又一下微弱的心跳传来,僵硬的身体才放松了下来。

        情况不像最初预料的那样好,可也并非一无所获,他冷静下来想了想,谨慎的钻进沙地中,在一片漆黑中默默思索,过了很久才终于厘清头绪,想清楚了事情的原委。

        按照张黎生的推断,最初自己的心脏开始跳动,是因为那两个被自己吞进肚子的道门尊者元神在被‘消化’时,鼓动起了他‘死去’身体的生机。

        之后随着元神抵抗之力慢慢变弱,他‘消化’的速度渐渐加快,身上各个脏器,尤其是五脏之首的心脏说表现出来的生命迹象变得越来越强烈,以至于超出了常规水平。

        这种超常来自于对道门长老元神的消化,自然不能持久,等到魂魄被吸纳完,便立时被打回了原形,复苏的生机只残留下了不足百分之一。

        本来以为收获了一只强壮的鹰隼,结果却只得到了一过干瘦的麻雀,想明白这一切,巨大的落差让青年不免有点失望,可他虽然沮丧却知道一和一百相比固然相差百倍,可零和一百相比却是无数倍的差别。

        自己得到的东西看似微不足道,实际却已经是本质上的改变,无论如何,‘返生’的天堑他真真实实的跨了过去。

        “巫黎部落的扩张已经近在眼前,只要不是‘由无到有’,剩下的无非就是水磨功夫…”从黄沙中爬出来,张黎生安慰了自己一句,不再多想得失。

        这时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本来热气腾腾的沙漠开始刮起清冷的大风,感觉到经过绿洲的风息中带有一丝丝的水分,青年嘴角浮现出笑意,喃喃说道:“也许不用走路了,希望能成功?!?,舒展开身体,让自己最大面积的接触着冷风。

        带着刺耳的‘呜呜…’声响,卷着无数黄沙的大风从张黎生身边穿过,继续咆哮向前,唯一的不同是风沙中多了许多微小而湿润的沙团。

        那些沙团轻盈的在空中飞舞,沾染的湿气越来越重,粘住的沙粒也越来越多,最终再也不能被冷风带动,落在了沙地上。

        之后,在月光下诡异的滚动着,它们一颗颗凝结在了一起,形成一堆湿沙,竟生长出粗壮的四肢和只有眼睛、耳朵的头颅。

        那‘沙人’诞生后,呆滞的站在原处一动不动如同塑像一般,直到青年开口轻声说道:“过来?!?,他才灵动的一颤,从远处狂奔到了张黎生的身边。

        在散发出幽光的明月下,那沙人由湿润沙粒塑造成的身体看起来异常脆弱,又无法用信念指挥,看起来比张黎生以前炼化的任何一只毒虫都无用的多。

        但事实上,被青年夺去生命,只剩下无限放大的本能力量的巫虫,和截然相反的被赋予短暂生命的沙人,从本质来说根本无法同日而语。

        夺去一个活着生物的性命只需一把匕首,而赋予一个没有生物的物体以生命,哪怕是近乎没有智慧,只能听懂最简单命令的生命,其涉及到的力量层次都已经是神灵之秘。

        不过就如同深陷棋局的国手有时还不如旁观的普通人清醒一样,张黎生没有意识到自己刚刚第一次在‘异世界’展现出了神灵之力。

        望着比自己要矮小一般,却粗壮几倍的湿沙造物,他只是心中突有感触,满是哲理的说了一句,“竟然成功了!

        从感受到包裹在风中的一丝丝水汽到创造出一只‘沙人’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可如果没有那一点水汽,一万年我也造不出沙人,其实这就是一和零的差别?!?,指了指远处灯火辉煌的城市,“先跪下,然后站起来朝着光亮走?!?br />
        说话间青年一屁股做到了跪在地上的沙人那宽大的肩膀上,把脚翘了起来,下一刻,似乎感受到了肩膀上的重量,沙人平稳的站起身,迈步向‘新华盛顿a’走去。

        腿脚虽然短,但不知疲倦的神术造物步幅却很快,十几分钟后就带着自己的‘造物主’来到了绿洲城市的边缘。

        眼看明亮的街灯已经触手可及,青年指挥着沙人停下脚步,按照早已想好的计划,双手在虚空中比划着,将自己矮壮的造物重塑成了普通人类的轮廓。

        “这样应该差不多了?!蓖瓿晒ぷ骱?,张黎生后退了几步眯起眼睛看去,见沙人在暗处已经勉强可以混淆视听说声,“放慢速度,向前走?!?,跟在自己的造物身后,走上了城市冰凉的水泥路。(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