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五百零四章 ‘发作’

    五百零四章 ‘发作’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上古‘巫’道传人虽然被困阵中无法脱逃,但眼前的战局却和道门尊者们的预料完全不同。

        按照之前曾经惨败在那古‘巫’传人手中的李香舟、段莲宝两个道门真传弟子的说法,敌人可御使千百只可怕巨虫,自己隐匿虫群之中如刺客般不时发出致命攻击,讲究的是一击见极,不中则遁。

        这种闻所未闻的诡异战术据道门内太上长老们讲,正合上古时‘巫’中佼佼者往往喜欢独创‘战法’的例子,因此来‘异世界’伏击的四个老道才布下了群攻凌厉,善于困敌致胜的‘四象化煞阵’,

        结果阵法启动之后,本来以为乃是克敌制敌的大杀器,可以将敌人遁藏的身形转移到‘阵眼’经受凛冽攻击,又能时时帮着布阵者移形换位,游击作战的‘阴阳两仪化位盘’,因为上古‘巫’道传人化身成的狰狞巨目由始自终根本就没动弹过,一次都没机会使用。

        而漫天遍地的法术又因为攻击目标只有一个,往往相互抵消,白白虚耗法力,这‘重拳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觉不免让人怒火中烧。

        布阵者中脾气最为暴躁的豹眼环目道士最先耐不住了性子,左手捏诀催动阵法,右手晃着罗盘,大声吼道:“陆师兄,这贼子简直是属‘乌龟’的,这样打下去,猴年马月能分出胜负。

        不如我近身给他一下子,破了他的龟壳你说如何?”

        “既然小贼已经陷入阵中,早晚都能了结了他,宋师弟又何必急于求成。

        事关重大,当稳中求胜?!崩渚系懒⒂谇嗔?,主控着全局,毫不犹豫的说道。

        大眼道士听了这话闷不做声的不在开口,发着狠劲直朝敌人猛攻,一番较量下来,他只觉得法力渐渐空虚,急忙将一点用处都没派上的罗盘别在腰里,从怀中摸出一只拇指大小,羊脂白玉雕成的桃瓶咬开口,将一线清香扑鼻的凝脂露水倒进了嘴巴。

        仙露入口法力自然弥补了上来,大眼道士松了口气再次嚷道:“陆师兄,我法力不及,用了瓶‘桃露’了,在这么打下去我瞧着不成啊。

        谁都没想到这小贼竟擅长一攻一守两种‘战法’,又如此的狡猾,窥破了‘四象化煞阵’的玄妙,一味防守,让咱们许多法力都白白耗费了。

        这么熬下去,咱们法力稍有不及,法阵懈怠,让他放出虫群,拼死一冲,保不齐就逃出升天了,还是让我早破了他的‘乌龟壳’?!?br />
        “宋师弟,这回复法力的丹药水露咱们都带了不少,还是以稳为重吧?!蓖挤没馗捶Φひ┑睦渚系缆砸怀烈?,摇头说道,不过他虽然还是拒绝了大眼道人的提议,但语气却已经不想说当初那么的果决。

        毕竟回复法力的丹药道士们虽然有备无患的准备了不少,但敌人的后手还根本没有显露,更重要的是他们说到底乃是‘客场’作战,能牢牢占住优势是因为设计引着上古‘巫’道传人入了埋伏,一旦时间拖的太久无法除去敌人,很可能会横生出许多变数。

        越想越觉得就这样僵持下去还真不是了局,渐渐的冷峻老道也心浮气躁起来。

        想了想,他双手虚空画符催动阵法毫不放松,嘴巴里向素来足智多谋的同门婉转的问道:“李师弟,你觉得此刻情形如何?”

        “师兄,若是咱们占了地利,不,不,哪怕是平分地利,也是大胜的局面,只要耐心磨下去,准能让这贼子魂飞魄散,”站在朱雀之位的斯文道士闻琴弦而知雅意,轻声叹了口气,实话实说道:“但现在却是糜烂之局,一时半会还没什么大碍,可要是拖降下去,就,就

        哎,按说咱们的准备已经是‘狮子搏兔亦用全力’,却没想到还是小看了天下英雄啊”

        “李师弟莫要‘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这贼子算的上什么英雄,要不是有个穿梭虚空的神通,我一个人只怕就能把他捏死,那用得上什么阵法?!北刍纺康牡朗拷腥碌溃骸奥绞π?,你就让我试试吧,我‘虚陀擎天功’可不是白饶?!?br />
        “嗯”冷峻老道沉默一会,盘算了一下时间,又仔细看了看‘阵眼’被无数术法、道兵包围,却什么攻击都不沾身的上古‘巫’道传人,重重点了点头,“既然宋师弟想要立下破敌之功,师兄我就成全你。

        可有一点你需谨记,一切以小心为上,不求有功但求无过?!?br />
        “师兄放心就是”听到老道终于答应了自己的要求,那大眼道士嗤牙一笑,身体露在外面的手掌头颅上浮现出山峦纹路,身形吹起来似的慢慢增大,声音也变得悠古响亮起来。

        他回答一句之后,突然将变得笸箩般大小的掌心中的铜罗盘朝困在‘阵眼’的敌人一照,顷刻间身影一虚一闪,竟然一下便移动到了张黎生的身边。

        “破,破,破”移形换位之后感觉四周一股股无形压力仿佛要将自己撕碎,大眼道人好战之血不觉沸腾,于电闪雷鸣中挥拳顿足,竟一时兴起,咆哮做歌道:道士修道青山上,半日锄田半日闲,有朝一日得还真,挥拳便破天外天”

        这词做的粗俗不堪,但雷霆霹雳般的响于天地之间,却又说不出的蓬勃大气。

        “这歌做的却也直白,看来宋师弟当年在外门种田胸中块垒不得抒发,到现在还有怒气未散啊,”听大眼道士歌罢,冷峻老道看着他‘阵眼’中挥拳怒吼,犹如天神一般的身影突然摇头一笑说道:“不过虽有积怨,却也是‘真丈夫’!”

        “陆师兄说的是,正所谓‘唯大丈夫能本色,是真英雄自风流’,宋师兄确称的上是我道门承前启后的一位‘风流人物’?!彼刮牡廊说阃吩薜?。

        这阵中道门内的‘有道之士’都对那大眼道人做了如此评价,在阵外靠着一面背刻篆文的水银镜子看着‘四象化煞阵’内动静,见久攻不下早就焦躁不堪的道门精英弟子们,自然更是热血沸腾,纷纷赞叹说:“真没想到宋师伯平日里不显山露水,见了真章竟是如此豪杰”;

        “说宋师伯不显山露水那是你没赶上他露锋芒的时候,区区外门弟子一跃成为真传长老那是何等风光,当年‘掷山道人’的名号那可不是白叫的”;

        “好歌、好词、好气魄,要有酒真该浮一大白”,在他们说话时,阵中大眼道士突然‘嘿’的一声大吼,竟一下将周围无形巨力挣破,一步突破到了上古‘巫’道传人所化的狰狞巨目面前,挥拳就打,七八米高的身形举着铁拳咆哮着,“死来,死来”,拳拳击中。

        在大眼道士的锤打之下,那赤红巨目上本就浮现的裂痕道道相连,龟裂着不断后退,狼狈中,其施展的无形斥力似乎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地上被周围千百道兵近身团团围住,半空被道法频频击中,陷入刺眼的火光、雷电之中。

        万万没想局面一下变得好到不能再好,大眼道人自然乘胜追击,其他道门中人也是大喜过望,觉得破敌制胜已经近在眼前,只有那斯文道人和阵外观看的余隆玉隐隐察觉到事有蹊跷。

        但他们两人一个深知传承自远古道门三圣之一原始尊者的‘虚陀擎天功’的厉害,觉得近身之下这功法根本就无可匹敌,总不能因为自己的一点狐疑就葬送了大好局面;

        一个人微言轻,连说话的资格都没有,只能按住‘砰砰’直跳的心脏,伸长了脑袋就近死死盯着水银镜子,默默祈祷千万不要出现意外。

        余隆玉这一伸头,便有点挡住别人的视线,本来依照他在‘门’内的地位除了陆尚游、李香舟寥寥几人,也没人会因为这点小事和他计较。

        但此刻‘四象化煞阵’里的争斗进行的如火如荼,看的人是如痴如醉,心急难耐之下,被挡住的尖嘴猴腮青年犹豫了一下,开口说道:“隆玉师兄,您,您把头挪挪好吗?”

        “好,好,对不住师弟了”余隆玉一直是与人为善的性子,听到这话头也不回的回答了一句,正要挪动脑袋,突然就见水银镜面上显示的包围上古‘巫’道传人的烈焰雷光猛然散去。

        只剩下一只三头六臂,满口獠牙尽露,不带一丝一毫情绪的浑圆瞳孔中尽是冰冷的金毛巨猿出现在了‘阵眼’之上。

        那猿猴看起来和化为巨人的大眼道士差不多高,但比较之下其滔天凶焰却直欲将近在身前的道人生吞活剥,六条粗壮手臂中,两条擒住了大眼道士的拳头,两条死死捏住道士的肩膀,最后两条则锁住了道人的腰肢。

        眼见此景别人都是错愕,斯文道士却已面露惊骇之色,失态的大声吼道:“师兄快躲”,而余隆玉则面无人色的脱口而出低声说道:“先退后进,只为雷霆一击,发作之下只怕,只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