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四百九十七章 ‘疯狂’

    四百九十七章 ‘疯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几个月前由于亚特兰蒂斯舰队的突然造访,地球上因为越来越严重的‘异世界’威胁变得动荡的人心渐渐恢复了稳定,自愿迁移向‘诺亚’的移民在极短的时间内一下少了六、七成。

        可现在形势似乎又有了改变,让这个没有主人和超自然危险生物‘世界’的价值再次变得异常珍贵起来,而且米国和华国将已经完全暴露在世人面前的上千个‘异世界’中唯一两个可以和平移民的‘世界’开放给地球上的所有国家,这本身代表的政治意义也非常值得深思。

        扑朔迷离的多变形势让张黎生眼前蒙上了一层浓浓的迷雾,他低头考虑了几秒钟觉得丝毫都摸不着头绪,暗暗叹口气,不再多想的说道:“看来米国和华国的政客们终于学会了慷慨的定义。

        不过这和我们没什么太大关系,现在重要的是翠茜我们去哪?”

        红发女孩微微一愣,盯着青年面庞看了好一会回答道:“蒂娜让我先带你去吃点东西,你先请司机把车停在路边好了?!?br />
        “餐厅就在这附近吗?”张黎生奇怪的问了一句,不等女孩回答就吩咐哈德把吉普从川流不息的车流中拐到了路旁。

        开门跳出了汽车,手搭凉棚眺望着已经完成建设的绿洲城市,青年正要随口发些感慨,突然被跟在身旁的翠茜抱住了腰肢。

        之后一片温暖的rǔ白sè光芒包围住了他的身体,在腋下冲力带动之下张黎生腾空而起,如同反向的流星一样划着漫长的光线,急速升上了天空。

        “哇偶,真是种有趣的能力,是模仿火箭的原理…”被女孩紧紧抱在怀里,飞翔在离地数百米的空中,觉得浑身都不不自在的张黎生故作轻松的说道,却被翠茜用一句冷冷的“为什么?”所打断。

        “什么为什么?”青年愣了一下,象说绕口令一样不解的反问道。

        “为什么你心里刚才明明很困惑,却不愿意在我面前表现出来?”

        听到女孩的话,张黎生尴尬的笑笑,想要否认,张张嘴巴却没有出声,沉默中听翠茜又说道:“你现在心里是不是觉得我激活了身体里的远祖基因,掌握的光与火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就代表着渐渐变成了一个亚特兰蒂斯人?”

        “你太敏感的翠茜,我从没这么想过,”青年想了想诚实的说道:“但是,嗯,现在我难免会觉得你无论看待什么食物,观点一定都会倾向于‘亚特兰蒂斯’,而我对那些表现的象圣贤一样无私的外星人一直都非常忌惮?!?br />
        “张黎生,你是真的不明白还是假的不明白,”翠茜眼眸中慢慢蒙上一层水雾,一眨不眨的注视着张黎生咬着牙齿说道:“无论我平常的观点倾向于谁,在你面前都一定是,一定是完完全全的站在你的立场?!?br />
        “噢,是吗,我,我觉得这种事不会发生在你这样有主见的米国姑娘身上…”认识了几年时间,还是第一次听到女孩说出如此直白的话,张黎生心里有点发慌的胡乱说的。

        “我也觉得把一个男人看的比一切都重要的蠢事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我也觉得自己绝不可能向最亲密的‘姐妹’的男友告白;

        我也觉得自己一定会信守‘主’的戒条,在婚前‘守洁’,抵挡住费洛蒙的**…”翠茜声音渐渐嘶哑的吼道:“但我现在就想把你身上的衣服烧光,和你做.爱,向全世界宣布你是我的爱人,你是属于我的…”

        就像被水坝挡住的河流堵塞的越久,一旦堤坝崩溃水流便会泛滥成灾变得澎湃湍急一般,几年的情感突然宣泄出来,令一向都善于克制情绪的天主教女孩变得十分疯狂,竟然一边嘶吼,一边真的用烈火焚尽了青年身上穿着的厚实牛仔服。

        如果巫虫化生之力还在的话,张黎生总有办法压制住翠茜,迫使她冷静下来,但这时只还剩巨猿、目兽两种变身力量的青年一时间竟无法可想。

        光天化rì之下在被地球和‘亚特兰蒂斯’都认为没有主人和超自热生物的‘异世界’绿洲城市上空变成巨兽,引起两个文明的密切关注,不到万不得已的绝境,他绝不可能去做。

        无奈之下张黎生只好语无伦次的大声喊叫道:“你疯了吗翠茜,你知道地面上有多少人能看见你发疯吗…”

        但这时仿佛已经失去理智的女孩似乎也早就变成了个聋子,她驱使着光石之力在空中划过一道玄妙的弧线,疾速飞出了新华盛顿A的城市边缘,降落在旷野之中。

        黄沙之上,炙热阳光之下,借着下降时的冲击力将张黎生扑倒在地的翠茜身上燃起熊熊烈火,在短短的几秒钟之内,身上的一切便化为了乌有。

        jīng致如美神雕塑的五官;

        **柔嫩的像是棉花一般的**;

        虽不硕大但**美丽到让人觉得惊心动魄的**下是猛然收紧微微露出结实肌肉的腰肢和小腹,目瞪口呆的望着眼前赤露的完美**,张黎生本来以为已经‘死去’的身体竟本能的有了反应。

        此刻其实他已经完全可以变身巨兽摆脱女孩的束缚,但一时间恍惚的jīng神却让他头脑发空,之后就觉得要害被一只柔热的小手颤抖着握住,慢慢进入了一条湿润却狭窄的‘小道’中,至此一切变得再也无法收拾。

        荒漠中开始弥漫起**靡的气息。

        许久过后,激情的宣泄和长时间的痛苦与愉快夹杂的**缓缓散去,完成‘女孩’向‘女人’蜕变的翠茜终于冷静了下来。

        尘埃落定,从沙地上站起身,她任由身体上的砂砾顺着平滑的皮肤轻轻滑落,沉默了一会说道:“我们该去餐厅吃点东西了,补充完体力后我送你去见蒂娜?!?br />
        “翠茜,你,刚才是疯了吗?”错愕于女孩的平静,一时间觉得自己无话可说,可总该说点什么的张黎生张张嘴巴挤出了一句问话。

        “就当我疯了吧,以后你每次来‘诺亚世界’都要陪我疯狂两天,直到我找到另一个爱人或者你和蒂娜结婚?!贝滠缟駍è不变的平静说道,看起来像是恢复了那个聪明、内敛、有非凡的能力又dú lì的天主教女孩的面貌,但话里的意思却显得异?;奶?。

        “看来你直到现在也在发疯?!闭爬枭酒鹕砟ǖ羯砩系纳沉?,低声说道。

        “我发疯也是因为你,”女孩莫名笑了笑,眼睛里面渗出泪花,深深望着张黎生的面庞说道:“不过我不后悔,从有记忆的那天开始算起,我的心情从来没有象今天这么快乐过…”

        回望着翠茜如同宝石般明亮的眼眸,青年心里同样的莫名一揪,犹豫着伸出胳膊温柔的擦去了女孩的泪水,苦笑着说道:“翠茜,我们,我们不该这样的…

        噢,见鬼,你,你让我觉得自己简直像是个混蛋…”

        “你才知道这一点吗…”翠茜捉住了张黎生放在自己面庞上的手掌,笑中带泪的放到了自己的腰肢上,再次紧紧抱住他腾空而起。

        “我们就这么什么衣服都不穿的大模大样的飞回新华盛顿A吗?”半空中张黎生苦笑着问道。

        “我体内产生的光石已经达到了‘熔岩’等级,全力发散出来的话,除非用透视仪器特别观察,否则没人能看到我们在空中的样子?!?br />
        “噢,这是个好消息,那么我们是直接飞去城里的‘天体餐厅’吃午饭吗?”

        听到青年竟然开起了玩笑,表面平静,内心不停翻滚的翠茜悄然松了口气,回答道:“宝贝很遗憾,新华盛顿A建在‘异世界’的绿洲上,不是建在地中海的沙滩,这里既没有天体沙滩,也没有天体餐厅。

        我们只能先回家换衣服,然后去普通餐厅吃饭?!?br />
        说话间,飞行速度极快的女孩已经怀抱着张黎生冲进了城市上空,又飞行了一会穿越七八条街道后,两人来到了一座三十多层的高楼前。

        “你住在公寓楼里吗翠茜,我们怎么进去?”以为翠茜象蒂娜一样住在独栋别墅里的张黎生见女孩迟迟不再飞翔错愕的问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见高楼顶层一扇镜面的硬质玻璃缓缓升起,露出了一间宽敞的客厅。

        “我们就这么进去?!迸⒊嗄晡⑽⒁恍?,飞进了客厅中。

        “真是太方便了,以后如果地球上的人类都被亚特兰蒂斯人改造的能够掌握‘光火’力量,那摩天大楼都不用建电梯了?!?br />
        “别这么尖酸刻薄了宝贝,亚特兰蒂斯人没你想的那么居心叵测,”翠茜拉着张黎生的手从客厅走进卧房的洗手间,“我们先冲个澡,然后我去给你买件衣服…

        嗯,冲澡的时候如果你想的话,还可以再做点爱做的事,掌握光和火的力量后,我体能的恢复快到你想象不到,再强烈的需求都能满足,瞧,亚特兰蒂斯人也做了一点对你有益的事不是吗…”(未完待续。)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