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四百八十七章 ‘突破’

    四百八十七章 ‘突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百度搜索 本书名 + 看书啦 看最快更新

        ‘红山港’中成千上万的土人涌上了海港中飘荡的百艘粗糙木制渔船,茫然的沿着蝎岛海岸线往二百公里外的‘黑礁港’赶去。

        待到船队消失的不见了踪影,突然间天空中一片黑压压的鸟群拱卫着一艘巨大飞艇从远处飞来。

        不一会,龙鹰忽闪翅膀的‘呼哧呼哧…’声响越来越大,最后竟响彻整个天空,几秒钟后,数以千计头插翎羽的战士首领驾驭着猛禽从天而降,落地便争先恐后的跳下龙鹰宽大的背脊,跪倒在地上,将头颅深深的埋在砂砾之中。

        跪在张黎生脚边的杂役听到身后传来的异响,忍不住悄悄向后眺望,只一眼便被满目在阳光下发出温润光泽的翎羽晃得头晕目眩,错愕之后心脏猛然一揪,几乎停止了跳动。

        匍匐在地上的巫黎人脑袋上插的翎羽没有一个少于三根,就算再没见识,土人杂役也明白在整个巫黎部落可能被如此之多的首领膜拜者只有一人。

        “伟大的海岛神灵,您是‘巫黎’活生生的传奇,荣耀的源头,唯一的信仰…”他那像喝醉酒一样脑袋昏昏沉沉眩晕了一会,慢慢回过神来,激动的浑身颤抖的调整了一下姿态,用和昨天完全不同的恭敬语调,随着在海滩上缓缓飘荡的祈愿声,说出了自己的赞美。

        海滩上,张黎生心情惬意的听着信徒们的歌颂,脸上露出喜悦的笑容。

        知道亚特兰蒂斯人今天就将离开蝎岛,他昨天深夜便悄悄传令将巫黎远征军残存的九十万战士中所有指挥千人的武士首领通通调到了自己身边,以便将军队重新编列。

        这件事涉及到无数利益纠葛,就算是巫黎头人图格拉去做,也需要费劲脑筋冥思苦想出方案后再困难重重的去实施,但以青年此时此刻在巫黎部落的威望却只是几声命令而已。

        轻而易举的将巫黎远征军重整。又休整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张黎生见时机成熟,悍然兴兵远渡,开始继续蝎岛海域的征服之战。

        有了首尾六千里的‘巨蝎’为踏板,对周围海岛的征战进行的异常顺利。

        九十万jīng锐军队在张黎生神力护佑之下所展现出的惊人战斗力,根本就不是一般火狱部落所能想象、抵抗的,除了两座面积超过四万平方公里,被名叫塞鲁阿司、齐亚钠的两个部落统治的海岛外,但凡异族部落势力分裂的岛屿。没有一座能稍稍延误一下巫黎大军的步伐。

        不过即便战局再顺利,想要征服数量多达六十余座,总面积超过一百二十万平方公里的群岛也绝非一件容事,单单在行军航程中消耗的时间就要以月来计算。

        最终花费了半年多的时间,被战争、海难折损了四十二万英勇的信徒。青年才终于得偿心愿,将蝎岛附近千里之内的所有海岛全部征服,至此火狱海域四分之一的岛屿都已经落入他的手中,同时他的‘巫’道死门修为也终于突破到了拾壹巫的境界。

        千万‘异世界’土著的死亡,亿万被征服的火狱人哀嚎才终于将张黎生推进到了成就‘大巫’的最后关卡,回首往事,心脏完全停止了跳动。肌肤干瘪的丝毫都没有了弹xìng,甚至连呼吸都断绝的青年不由感叹着自己修行之路的艰难。

        由巫黎在蝎岛树立起图腾柱的第一个临海部落,达达尼亚栖息地改建而成的海岛最繁华、巨大的港口城市‘巫黎鲁’,张黎生独自一人盘坐在图腾柱附近巨大的漆黑树皮屋中。眼睛昏暗无光的大睁着,喃喃说道:“就算是修行上古‘巫’道,这难度也太夸张了。

        突破拾壹巫竟然是成就壹巫到拾巫所需所有‘负面情绪’的几倍,要不是恰好在‘海虾二号世界’的火狱海域装神弄鬼的走了政权宗教合二为一的扩张之路。我就算在地球就算发动世界大战,恐怕也满足不了需要。

        远古时代整个世界也没有一亿人。那时候的‘大巫’再嗜战如命,也不可能收集象我这么多的负面情绪,他们是怎么突破的呢,难道单单靠自己修炼…”

        自言自语到着,青年突然想到上古巫族和自己与远古大神浓度迥然而已的血脉关系,恍然大悟的哑然一笑,“他们是女娲、伏羲始祖相隔几代的亲族,怎么是我能比的,胡思乱想这些有什么用,还是赶快决定要不要化生‘万象’要紧”

        想着想着,张黎生驱使浑圆大球一样的万象从绽开的皮肉中滚动出来,落到了地上,低头看到自己如同僵尸般的身体,他一时间忘记了巫虫,在胸膛四肢上用力按压、摩挲着露出了苦涩的笑容,“连‘巫’道突破之后长时间不化生的痛苦都感觉不到了。

        血液不流动、内脏不运行,除了能动弹简直就是一具尸体,古籍上‘由死还生’中记载的‘死’也不是这样的,最起码心脏总要跳跳,这副鬼样子,再化妆回地球也很难不被当成僵尸,被人遇到倒真成了‘活见鬼’了?!?br />
        越想越觉得烦躁,青年叹了口气,用力摇了摇脑袋,索xìng不再乱想,把目光转向了兽皮毯上的‘万象’。

        征服蝎岛海域最后一座海岛的第一战他的‘巫’道死门便突破到了拾壹巫之境,而现在回‘巫黎鲁’都已经整整三天,张黎生却还是没有化生这只巫虫。

        这是因为张黎生觉得自己培育出的‘万象’实在太怪,说不定因为虫卵曾经变成过化石,所有孵化出的奇虫是只残次品。

        贸然用掉,浪费最后一个化生机会后却只得到个变身成四处乱滚,受到攻击爆裂后可以复原的圆球的大石球,那就未免太得不偿失了。

        要知道虽然青年已经走上了‘成神’之路,但不要说声‘土神’,就算是强大的上古神灵也终有其能力所限,这点在许许多多的远古神话传说中都有体现,否则女娲也不会补天而死;

        奥林匹克众神也不会遭遇‘诸神黄昏’;

        奥丁不会被恶狼夺去右眼,漫天神佛也不会消失不见,所有任何一点强化都是构成更加‘强大’的基石,聪明人绝不会因为拥有了辉煌的前途,就忽视脚下路径的重要。

        “既然一时半会不能回地球,那我就有大把的时间炼化巫虫,说不定就能找到一只强悍的虫豸…

        不,不,在火狱群岛这种古怪地方,真正强大的虫子只能从jīng怪的后代中寻找,可由虫豸化为jīng怪的比例实在太低,除了那位逃走不知去向的‘远山之王’外,一个都没遇上…

        万象,万象,说起来它的样子倒是和《物华经》里记载的‘体态浑圆,视之无形,实则有形,绝喜腥膻’完全一样,也许不是残次品呢…”张黎生喃喃自语着,目光显得犹豫不定,相同的话他不知道给自己讲了多少遍,却总是无法抉择。

        眼看着今天又是没有决断,突然间青年心中灵光一闪,想到了自己那准确的直觉,仔细思考了一下,他突然站起身,大步走出了树屋,直接来到了图腾柱下。

        蓝如海水,黄如土壤双sè石柱高耸入云,张黎生仰头望了望,伸手轻轻按在了石柱之上,闭上眼睛,放空了心灵。

        渐渐的,在他手掌与巫黎图腾柱相接处的那一小块地方,一股闪现出淡淡光芒的火焰诞生出来,速度越来越快的向四周延伸,不一会便使整个石柱表面都布满了熊熊燃烧的烈焰。

        在同一时间,沦为巫黎猎场的百座火狱岛屿上的所有图腾柱都被冥冥中的一股无形力量一一点燃,八千万‘异世界’土著的虔诚信仰之力开始源源不断的凝聚到了张黎生的身边。

        得到海量信仰力量的滋养,巫黎主宰的灵魂之力开始不断提升,‘巫’道祭门的境界不间断的提升起来,柒巫、捌巫…天sè破晓,他的祭门竟突破到了拾壹巫之境。

        相比死门修行,张黎生修炼祭门简直简单迅速的像是儿戏一般,但仔细想想如果没有为了收集海量‘负面情绪’化身成为巫黎土神不断征战的积累,这种‘儿戏’也根本无法实现。

        海风吹拂,阳光从海岸线轻洒进海港城市之时,青年缓缓睁开了眼睛,将手从图腾柱上垂了下来。

        石柱上的火光很快散去,上面本来一半水蓝,一半土黄的颜sè变得混沌的交杂在了一起。

        再次仰起头看了看图腾柱后张黎生远望了一眼密密麻麻跪满整座巫黎鲁城的土人,无声的笑笑,快步走回了那座距离石柱最近的树屋。

        望着兽皮毯上的‘万象’凝视了一会,他缓缓闭上眼睛,打算吐出肚子里的空气,但张张嘴巴却发现自己那早已干瘪的肺脏里已经连一丝气息都不存在了。

        “忘了我已经‘死’掉了,这样倒是省事…”青年自嘲的一笑,嘟囔了一句,猛然深深吸气,顷刻间容纳着圆球一样巫虫的空间剧烈扭曲了一下,‘万象’整个化为一股无sè细沙,点滴不剩的被他吸入了口鼻之中。

        PS:因为一更猪猪已经很长时间没脸求票了,但现在更新无力真是因为工作忙啊,明天本来休息,结果星期一安委会要来检查,明天还要去写汇报材料,真是,唉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