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四百七十九章 诡异的上古奇虫

    四百七十九章 诡异的上古奇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突袭变成了攻坚,可以想象‘巫黎’在蝎岛的战况必将变得越来越艰难。

        好在这一切都早已在张黎生的预料之中,青年嘴角泛起一丝狰狞的微笑说道:“就是因为蝎岛剩余的异族部落已经形成合力,突袭的战术行不通,我才会悄悄下令休整三天,只有让战士们恢复到最好的状态,以后的战役才可能一鼓作气征服全岛。

        至于现在就把时间留给那些异族部族惶惶不可终rì的继续结盟,不能一点一点的蚕食,我们就一口鲸吞掉它们。

        好了,我虔诚的信徒们,你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休息,去旁边的泉水‘汤’,放松自己的身体和jīng神?!?br />
        “遵命,伟大的祢下?!蔽桌璨柯涞匚蛔钗鸸蟮奈涫渴琢烀琴橘朐诘厣瞎Ь吹幕卮鹱?,站起身退出了热气升腾的山洞。

        望着他们消失的背影,青年吃了几口野果,正想要从池水里出来,突然看见一名头插两根翎羽的巫黎杂役首领匆匆忙忙的跑进了洞中。

        “伟大的‘海岛之神’您吩咐以兽血喂养的虫卵已经孵化出来了,”在火狱土著中可以称得上高瘦的杂役跪在地上禀告道。

        张黎生丢在巫黎部落中,下令以兽血孵化的虫卵只有一枚,就是从华国道门弟子手中抢到的上古奇虫‘万象石卵’。

        他盘算着这次‘巫黎’的扩张之战自己一定能借着吸纳海量的灭族土人们的负面情绪把‘巫’道死门突破到壹拾壹巫,所有虽然觉得孵化希望渺茫,还是悄悄下令信徒们带上了石卵和一切应用之物,没想到竟真的有了好的结果。

        “很好,很好,终于不用随便选只虫子应付着化生了?!鼻嗄晷老驳拇游氯姓玖似鹄?,用兽皮裹住了身体,脱口而出说:“快带我去看看?!?br />
        “遵命祢下?!痹右凼琢煲槐咭甲挪柯洹辽瘛叱錾蕉?,一边恭敬的继续说道:“另外还有‘红山港’传来了消息,有陆地人的船队靠岸。

        因为您的命令守卫‘分居地’的武士没有攻击那些陆地人,还允许他们的船只停进了泊位?!?br />
        “蝎岛果然有部落和陆地人存在着贸易,”张黎生一愣,自言自语的叨念着,“这件事到底要不要现在就告诉索梅丽尔她们呢…”

        心里默默盘算着。青年呼吸着清冷的空气,沿着林中山丘的山脚一路直行,来到一间依山而建的崭新树屋里。

        树皮屋内部的空间巨大,摆设却很简单,除了一张兽皮毯外。就只有一个表面凹陷的原木树墩。

        那树墩表面凹槽中放置着一个以兽筋、蛛丝、树木枝蔓编织的浑圆大球,几个土人仆役正用陶罐将刚刚狩猎收集到的新鲜兽血浇在大球上。

        鲜红的血水透过大球外壳千百个细密小孔点点滴滴的渗下时,仿佛淋浴一般的浇在一只外形像是圆形无sè宝石的虫豸身上,将其本来透明的身躯染成了赤红的颜sè。

        “这就是万象吗,”盯着被困在‘大球’中的怪虫,张黎生忍不住大笑出声的说道:“《物华经》中‘体态浑圆,视之无形。实则有形,绝喜腥膻’的记载果然不错,快,把墨盒给我?!?br />
        “是?!碧角嗄甑姆愿涝右凼琢焓纸徘峥斓慕臼鞫罩锌盏陌蹈翊蚩?。从里面捧出了一只散发出淡淡香气的黑sè木盒,双手献到了他的面前。

        张黎生接过木盒打开,取出了两只死掉的有翼飞虫,顺着牢笼的缝隙用力塞进了‘大球’中。

        这虫尸并不普通是很久以前得自一个能变幻脸孔、身高。天衣无缝的伪装成西方人的巫门弟子手中,含有上古奇珍‘变形虫’的血脉。和万象一脉两支,据上古传闻可以互为补益。

        两具有翼飞虫的尸体合着血水落到万象身旁,一直一动不动的虫子一下便有了反应,僵硬的震颤了几下,突然滚动起来,碾向了虫尸。

        青年对万象的了解其实也仅限于知道它的一点点样子特征以及珍贵罕见的特xìng,这时见虫子滚来滚去动个不停,不禁睁大了眼睛好奇的观察起来。

        不一会张黎生发现随着万象的碾压,有翼飞虫的尸体开始渐渐变小,而随着虫尸的一点点的莫名缺失,万象开始不成比例的慢慢变大。

        “没有嘴巴进食,全靠外壳吸收吗,可是也看不到变形虫的尸体孵化成汁液的痕迹啊…”看着看着青年不禁喃喃说道。

        几分钟后,变形虫的尸体最终消失的无影无踪,万象则由原来的弹珠大小变成了鸡蛋的模样,在吞噬掉有翼飞虫后,它便也不滚动,恢复了没有生命般的顽石模样。

        等了许久时间见‘大球’里的万象还是沐浴着兽血不再动弹一下,张黎生想了想,脸上露出凝重的神sè,嘴巴里,“嘶嘶窸窸嘶嘶窣窣…”的念起了‘巫’道咒法。

        从成‘巫’开始,青年巫咒出口,实力比他弱的虫豸便自然而然的逃窜辟易;

        实力比他强的奇虫则会开始暴怒攻击,但这次他念的口干舌燥,‘大球’里的万象却还是石头一样动都不动一下。

        “难道死掉了…”张黎生心中生出不详预感,也顾不得缄默施法,直接张口喷出一团乌血,面无表情的吼出一个‘摄’字。

        巫诀出口整个树屋都明显晃动了一下,而囚笼中的万象却还是一动不动,直到血雾飘飘扬扬的落入囚笼中,粘到怪虫身上,它才摇摇晃晃的动弹了几下,却突然间‘啪’的一声脆响炸成了粉末。

        一只还活着的上古奇虫即便处于幼虫阶段,生命脆弱,一般情况下也绝不至于在‘炼化’时毫无征兆的爆裂开来,张黎生正觉的自己运气太糟,本来化为细小碎片飘飘荡荡散落而下的万象身躯却猛然向里凝聚,又化为了一只完成的虫豸。

        见到万象复原,张黎生眼睛一亮,沉思了一会,再次施展出了‘摄’字巫诀,换来的却还是万象第二次炸开后再次复原。

        就这样连续尝试着‘炼化’万象千次以上,从中午直到夜晚在锲而不舍的追求下,也不知是巧合还是冥冥中触动了什么蹊跷,月上树梢时,万象吸纳了青年的jīng血之后终于没有炸开,而是摇摇晃晃的胀大了一圈,随后恢复了一动不动的样子。

        崩、化、聚,如果不是望着‘大球’里的奇虫,脑海中浮现出了三个华国象形的远古文字,张黎生可能根本意识不到自己已经成功了将万象炼化成了巫虫。

        他长长松了口气,撕开牢笼后伸出了手掌,好奇的以心念驱使万象跳上自己的手心,结果发现巫虫只能在木墩上滚来滚去,竟连跳跃的能力都没有。

        “这算是什么上古奇虫…”青年错愕的用手拿起受到自己的jīng血滋养,膨胀到鸭蛋大小的巫虫,仔细看了看,咬牙接连九次施展出‘化’字巫诀,将万象滋养到了足球大小,再次放上木墩以心念驱动,结果却还是只能滚动。

        哭笑不得的叹了口气,气血大亏的张黎生将巫虫缩小到网球大小,握在掌心,化为豆粒一般塞进了绽开的皮肉中。

        之后他转身问道:“那些红发人在干什么?”

        “祢下,那个叫斯威特曼的红发人在看兽皮书,艾露丝和卡扎诺尔奇、卡扎诺娜去丛林里打猎还没回来,索梅丽尔从下午开始就和那八个‘异乡人’呆在了一起?!痹右凼琢旃虻厮档?。

        杂役口中的‘异乡人’就是‘海虾二号世界’的地球探索者,这一个多月他们中虽然只有诺德克带着手下的三名jīng锐战士上了战场,展现出了地球异能者的强大实力,艾莉森、波奇、哈曼三人一直都跟在巫黎远征军的身后,

        听到杂役的回答,张黎生又问道:“他们在哪个异乡人的树屋里交谈,有没有问起我在哪?”

        “他们在那个叫诺德克的异乡人的树屋中,一直都没有提到过您,伟大的祢下?!?br />
        “去那双鞋子来,我去见他们?!鼻嗄晁闪丝谄档?。

        “是?!痹右凼琢煨∨茏磐讼?,不一会便捧着两只jīng致的兽皮鞋,帮张黎生穿到了脚上,之后恭敬的目送着他走出依山而建的树屋,向‘分居地’深处走去。

        室外夜sè深沉,十几分钟后,沿着刚刚夯实的泥路,青年脚步轻快的来到一座从外面看显得非常气派的树屋前敲了敲门。

        不一会木门打开,露出了艾莉森带着深深倦意的面庞,看到张黎生她笑了笑说:“终于看到你了黎生先生,温泉浴那么舒服吗,您竟然洗了一整天?!?br />
        “单纯的温泉浴当然没有那么久,可我在水池边竟然睡着了,这一个多月真是累坏了?!鼻嗄曜呓痉?,笑着说道。

        “是啊,这一个月是我这辈子最疲劳的rì子了,”艾莉森深有同感的点点头,“如果不是学会了骑巨毫蛛我一定早就累死在丛林里了?!?,重新关上了树皮屋的大门。

        PS:终于码完了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