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四百七十三章 离去之时

    四百七十三章 离去之时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酒吧里的其他人还流露着茫然的表情望着满身黑灰的小胡子时,张黎生和三个女孩已经悄然走出了酒吧。

        刚一出门,在明亮的路灯下,凛冽的寒风中青年便停住脚步,微笑着说道:“蒂娜,明天我就和老妈、拉文叔叔一起离开‘诺亚世界’回纽约了。

        这次回去过完新年,我会继续到‘海虾二号世界’玩‘土人争霸’的游戏,我们再见面恐怕要一年之后了?!?br />
        “无论多久我等你来找我宝贝?!钡倌韧拍杏?,硕大的眼睛里渐渐蒙上一层模糊的水雾,温柔的说道。

        “我一定尽力赶快?!碧脚训幕?,青年重重的点点头,之后看看一旁另两个女孩摆摆手说:“再见了翠茜、谢莉娅?!?br />
        “噢,宝贝我会想你的?!毙焕蜴孀判乜?,上前拥抱着张黎生亲吻着他的面颊,恋恋不舍的说道,等她放手,翠茜突然也上前一步抱住了青年,认真的耳语了一句,“不管别人或你自己怎么想,在我心里,你从来都是骑士而不是自私自利的恶棍?!?br />
        之后女孩咬了咬嘴唇,最后深深望了张黎生一眼,大声说道:“再见,黎生?!?br />
        就这样一一和青年道别完,三个女孩同时转身,仿佛再看一眼便忍不住泪水恣意流淌一般头也不回的在街边截了一辆出租车扬长而去。

        张黎生目送着女孩们远去,在街头怅然的站立了一会,深呼吸了一口冰冷的空气,正要伸手也截停辆出租车,突然一辆灰sè大型休旅车停在了他的身边。

        青年正觉得错愕,就见汽车玻璃落下,露出了一张美丽迷人的面庞,“上车吧黎生,我送你回家?!?br />
        “麦蒂,你,你怎么会在这,”张黎生愣了一下,皱了皱眉头,气恼的说道:“不要当我是白痴,告诉我这是巧合,你,你在跟踪我是吗?”

        “当然没有,”女孩摇摇头望着青年笑着说:“你通过公司为自己和丽莉女士、拉文先生订了三张明早十点钟的机票。

        我觉得这么早出发,你今天晚上可能会回家睡所以在城里一直兜圈,想试试能不能遇到你?!?br />
        “噢,原来是这样,那你的运气真是好到夸张,”张黎生又愣了一下,想到麦蒂的良苦用心,心中的怒火一下不翼而飞,喃喃说道:“可这样做值得吗?”

        “为了见你当然值得,”麦蒂微笑着说道:“最近几个月ls几十家的新工场在‘诺亚’启动,我这个圣诞节也没法回纽约,一定要和你告别一声。

        先上车好吗,开窗太冷了?!?br />
        “你想和我联络直接打电话就是了,你总不会不知道‘新华盛顿a’通电话了吧?”张黎生绕过汽车坐到副驾驶座,看了女孩一眼问道。

        “可我怕你不方便接我的电话,我不想让你为难…”麦蒂启动汽车,声音很轻的说道。

        “如果你真这么想的话,我就不会陷入这种困境了,”青年沉默一会冷冷说了一句,随后叹了口气低声道:“下次再有这种事不要这么白痴了,你不可能每次都有中‘弹力球’的好运,直接给我打电话就好了?!?br />
        “可,可我想亲眼看着你告别…”女孩小声说道,话音未落便被张黎生突然爆发的如同困兽一般的怒吼声打断:“那就约我出来见面,真是活见鬼了,你的脑筋不会转弯吗?!?br />
        “那我们见面了,还能干点别的吗?”麦蒂无惧青年的怒火,一只手右打方向盘把休旅车拐进暗巷,另一只手轻柔而迅速的滑进了张黎生的腰带下,轻轻抚弄着问道。

        青年突然就觉胯下一阵温热、滑腻,身体一僵,想要咒骂却不知道该骂些什么。

        这时汽车已经停下,女孩按下中控台的按键,放下了副驾驶座的靠背,柔软的探着身体,亲吻着张黎生的小腹,不断向下,向下,声音沙哑充满魅惑的说道:“你什么都不用做,什么都不用做,宝贝。

        你只需要慢慢享受,一切都交给我,我会让你永远都记得这一夜的美好…”,不一会休旅车便有节奏的慢慢晃动起来。

        一度chūn风之后,汽车重新启动已经是一个多小时之后,在空旷无人的城市道路上又行驶了二十几分钟,吉普开进一个白sè的单层独栋木房连绵不绝的建在街道两边的中产社区时,时间已经到了深夜十一点左右。

        ‘异世界’绿洲毕竟可能和地球上的繁华城市相比,接近凌晨时分静寂的街上早已空无一人,只留风声呼啸。

        休旅车靠边停下,面庞上的桃红颜sè仍未散去的麦蒂轻声说了句,“到了黎生,按照华国礼仪替我问你妈妈和拉文先生问好?!北惴浅V腔鄣脑僖膊欢嘟彩裁?。

        女孩说话时,张黎生像是什么都没听见的面无表情跳出汽车,漫步走到路旁一栋木屋前,突然站住头也不回的大声说道:“天太晚了,你现在拨通我的电话,回去的路上把手机开着?!?br />
        “我,我知道了,”汽车上,麦蒂一愣,摸出手机播出了张黎生的号码,眼泪莫名其妙流出来的高声喊道:“回到住处我挂断电话就给你发短信报平安?!?br />
        青年无声的把手举过头顶挥了挥,接通电话,从衣兜取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木房面积不大,除了一间兼做客厅的厨房外,就只有一间杂物室,一间主卧室,一间客房和两间相连的车库。

        悄悄进门,张黎生发现母亲和拉文都还没有休息,正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一部不知名的纪录片,吓了一跳,错愕的说道:“妈妈,你和拉文叔叔还没睡吗,我们明天还要早起赶飞机呢?”

        “噢,宝贝过来,妈妈有话说?!碧秸饩浠?,丽莉关上电视,打开灯,歉意的迎向门口的儿子。

        “怎么了?”张黎生和母亲拥抱了一下,疑惑的问道。

        “抱歉宝贝,我不能和你回纽约了,”丽莉内疚的说道:“今天学校里转学来了七个孩子,他们的双亲都在两个月前的风灾中遇难了,作为校长我觉得圣诞节时不能丢下他们…”

        “噢,妈妈不用说了,我明白你的意思,”青年叹了口气点头打断了母亲了话,“可是不能带着那些孩子一起回纽约吗?”

        “不行宝贝,平安夜学校里的很多老师都打算在礼堂陪着那些可怜的孩子?!?br />
        “那可真有爱,拉文叔叔呢,他和你一起留在‘诺亚’吗?”

        “是的黎生,既然你妈妈不能离开‘新华盛顿a’,我也打算留下?!币慌钥橥肥愕睦牡愕阃匪?。

        “那就只有我自己回去了,”张黎生耸耸肩说:“一个人的圣诞节我还没过过,尝试一下也很不错?!?br />
        “也许你也该留下宝贝,”想象着儿子在平安夜的孤单,丽莉红了眼圈说道:“或者在纽约和你的兄弟姐妹们一起过节,圣诞夜不应该独自一人…”

        “噢,妈妈别担心了,我有我的计划,”青年笑着吻了吻母亲的面颊说道:“很晚了,我去睡了?!?br />
        望着早已**的儿子,丽莉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巴却只是无声的点了点,目送着儿子朝爱人说声,“晚安,拉文叔叔?!?,走进了客房。

        第二天清晨,张黎生早早的便走出了房间,见丽莉已经忙忙碌碌的准备好了丰盛的早餐,他嘴巴很甜的边赞美着馅饼的美味,边大快朵颐了一番后告别母亲,坐上等在街边的沙漠吉普,向‘诺亚’和地球连接的世界通道驶去。

        吉普车在沙漠中急速行驶着,两边扬起细细的沙粒,大约一小时后,当车子在古怪的白sè阳光沐浴下接近破裂的世界藩篱时,一片火红sè的光幕出现在了青年的眼前。

        “哈德,那就是亚特兰蒂斯人布置的防御‘异世界’生物入侵的装置吗?”望着远处内里仿佛流淌着熔岩的红sè光华,坐在副驾驶的张黎生向身旁身体壮硕,驾驶着九人座的特制吉普就像cāo控卡丁车一样灵活的中年司机问道。

        “是的先生,”司机误会的青年的意思,急忙笑着解释道:“我通行过很多次了,那光幕看起来恐怖,但实际只有薄薄一层,半步就能跨过去,只要随身没偷运‘诺亚世界’的动物,一点感觉都没有?!?br />
        “那如果偷运了呢?”

        张黎生的这个问题令哈德脸sè变得难看起来,咽了口吐沫说道:“化,化为飞灰,先生,我曾经亲眼看过,虽然对偷运者没有**伤害,但那场面非??植?,不得不说亚特兰蒂斯人还真是有点‘鬼门道’的?!?br />
        司机说话时吉普车速并未减慢,很快便来到了世界通道前。

        虽然‘诺亚’的新移民中有很多人都打算回地球过圣诞节,但鉴于费伦城的恶劣条件,没人愿意去那等飞机,都是算好时间出行,所以排队通行的人并不多,等了三五分钟,便轮到了张黎生坐在地这辆吉普。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