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四百六十一章 ‘谜团’

    四百六十一章 ‘谜团’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屏幕上镜头闪动几下,定格在了一个眼眶深邃,鼻梁高挺;

        清瘦的五官极富雕塑感;

        黑sè的披肩卷发被白sè头巾紧紧裹??;

        下巴上留着能盖住整个脖颈的络腮胡子的阿拉伯中年男人脸上。

        只见他神情肃穆的跪在一块羊毛毡毯上,虔诚的跪拜几次之后站起身,起初十分平静,随后越来越激动、疯狂的呼喊道:“这是我们这些真主的信徒给全世界人民的jǐng示。

        数十年以来,西方的异教徒们凶残的侵略我们的家园,烧毁我们的房屋,杀死我们的儿童,掠夺真主赋予我们深埋在地下的财富!

        今天他们又在天空中布下了魔鬼的眼睛,意图监视真主的儿女,这绝不被允许,绝不被允许,此刻我们就将动用裁决之剑,刺瞎魔鬼的眼珠!”

        那中年阿拉伯男人呼喊完,四周‘乒乓乒…’的响起接连不断的鸣枪声响,紧接着镜头在许多身穿黑sè长袍,遮住面貌持枪高呼的男子身上一转,落到了藏在绿洲中的两枚看上去不低于三米高的粗大导弹身上。

        “这导弹看去来很先进的样子,真不知道这些恐怖分子是从哪搞到的…”张黎生看到手机屏幕显示出的树立在高大的发shè架上,蓄势待发的地对空中程导弹,露出惊讶的表情喃喃说道。

        “这导弹是苏俄的‘卡利萨3号’,上世纪末苏俄‘铁幕’降下后被很多小加盟国的政客卖到了市面上,当时据说两吨牙膏就能换到一枚,”一旁的蒂娜解释道:“在国际黑市上武器其实并不难找,难的是武器运输?!?br />
        “你竟然懂这些?”青年错愕的看了身边的女孩一眼,就在他扭头之间。手机屏幕上的两枚导弹尾端同时点火,喷出熊熊火柱急速升空,朝悬浮在天空中的一艘梭型飞船冲去。

        数万米的距离十几秒钟便转瞬即至,就在导弹在空中拖着长长的白sè尾线,划出一道浅浅的弧度即将击中飞船之时,一道强光在梭型飞船外闪现出来,将镜头照的一片模糊。

        紧接着天空传来一声巨响,过了一会镜头重新变得清晰,盘旋在飞船周围的硝烟散尽后。那梭型飞船仍然毫发无损的悬浮在高空,在阳光照耀下,一闪闪的发散出rǔ白sè的光芒。

        “这就结束了,”早已将注意力重新转移会视频的张黎生看到镜头定格,诧异的说道:“那梭型飞船看起来一丁点都没受损?!氯儆帷募一锩欠⒉颊庋挠捌康氖鞘裁??”

        “他们在视频后的留言中说自己震慑了魔鬼,受到攻击后,那梭型飞船没有还击?!甭蟮僭俅谓馐偷?。

        “噢,这真是太可笑了,这些极端宗教分子是活在自己的幻觉中吗,这么荒诞的结论都能得出来…”张黎生充满讥讽的说道。

        但话讲到一半,他突然想起那些为了让征服整个‘海虾b1号岛’的图德南部落更名为‘巫黎’。在图腾柱下亲手砍断自己脖颈的上百土人武士,心脏猛然一缩,语气不由转变的凝重起来,“但这种盲信、盲目的力量一旦爆发??膳鲁潭纫餐谌魏问芾碇强刂频牧α恐?!”

        “是啊黎生,这些梭型飞船使用的科技明显十分先进,我不信没有任何的防卫系统,可它受到攻击后却没有还击。这说明飞船的主人对地球文明是保持着善意态度的,但是如果那些中东没理智的疯子再多几次袭击。就不知道会怎么样了?!?br />
        “别担心麦蒂,如果那些梭型飞船的主人真的对地球抱有善意,就绝不会因为受到几次无伤大雅的导弹袭击而‘翻脸’?!闭爬枭底虐咽只莼垢伺?。

        “为什么你这么想?”麦蒂接过手机不解的望着青年问道。

        “很简单,这些飞船停在地球大气圈内,悬浮在我们的头顶上,就相当于一个人无声无sè的潜入了别人家的庭院,站在家人屋子窗口向里张望一样,做出这样的举动怎么可能没做好‘挨揍’的准备呢。

        现在令我感到奇怪的反而是,揍它们的为什么是‘屋子’里最矮小、无力的一个,那些‘大个子’们在做什么?”

        “也许那些‘大个子’个子太大考虑的自然就多,所以更能沉得住气?!?br />
        “这的确是个合理的原因,但总不可能连一次试探都没有,装作完全没有这回事,”张黎生耸耸肩,心中突然灵光一闪,“除非,除非…”

        “除非各国zhèng fǔ已经和梭型飞船的主人取得了联系,双方有了某种默契,而这种默契是中东的宗教极端分子所不了解的,因为他们没有和飞船主人联系的资格?!甭蟮傺劬σ涣?,接口滔滔不绝的说道。

        “我也是这么想的,噢,如果真是这样,那谜图就变得更多了,一个外来文明为什么可以在短短一晚上的时间就和地球上所有的强国zhèng fǔ达成默契;

        他们从哪来,达成这种默契的目的是什么;

        他们想要从地球人手里拿到什么,又想付出怎样的代价…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迷?”张黎生说着叹息一声,靠在飞机座椅上,扭头望向了窗外。

        一旁的女孩见青年沉默不语,也不再开口讲话,从自己的座椅底下拿出飞机提供的薄毯轻轻披在了他的身上。

        “我在北冰洋里游一年的冬泳也用不到这种东西?!备芯醯缴硖逋蝗慌土诵矶?,张黎生低头看看身上的毛毯哑然失笑的摇摇头,把毯子反手盖到了麦蒂的身上。

        “不需要是不需要,但裹着毯子总是舒服一些,”女孩弯下腰,费力的从青年座位底下也拽出了一条薄毛毯,披在了他的身上,“你不想盖我的那就一人一条好了?!?br />
        张黎生这次没在坚持,耸耸肩用薄毯裹住了身体,女孩借机把头靠在了他的肩膀上,像是开玩笑一般的说道:“我帮你两次盖毛毯,作为回报,你可以把肩膀借给我当枕头吗,黎生?”

        青年一愣,什么话都没有说,将头重新转向窗外,却任由麦蒂把脑地抵在了自己的肩头。

        飞机平稳的翱翔在天空,从白天飞行到黑夜,女孩和青年保持着这种亲密的姿势沉沉睡去,竟然直到航班即将降落,空服员开始站在机场走道礼貌的告诫乘客系好安全带时,才睡眼惺忪的被张黎生摇醒。

        “这么晚了,已经到新墨西哥州了吗黎生?”麦蒂低头揉揉眼睛,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哈欠,望着漆黑一片窗外惊讶的问道。

        “是的,飞机马上就要降落了,赶紧把安全带系好,”张黎生伸长脑袋紧贴着机舱窗户,开始俯瞰地面:“下面看起来除了机场之外几乎没有灯光,新墨西哥的州府santa fe(圣达菲)比我想象中还要荒凉的多?!?br />
        ‘新墨西哥’地处米国西南荒漠地区,超过三十万平方公里的面积,人口却只有两百余万,比起纽约城的布鲁克林区都不如。

        不过这里虽然人口稀少,经济在全米五十一个州中也谈不上发达,但境内有着红岩峭壁、浩荡沙漠、高山峻岭等等瑰丽的自然景观,一年四季游人络绎不绝,所以地面上稀疏的光亮实在出乎了张黎生的预料。

        没想到的是他话音刚落,麦蒂便一边用手梳理头发,一边说道:“黎生我们不是降落在圣达菲市的机场,而是直接在费伦城着陆?!?br />
        “费伦城不是说只是米墨边境的一个小镇吗,这么也修了民航机???”

        “本来当然是没有的,但费伦是通往‘诺亚世界’的最后一站,联邦zhèng fǔ出于交通方面的考虑特意修建了座机场,已经通航二个多月了。

        我们如果先飞‘圣达菲’明天至少要再在洲际公路上跑上一天,才能到‘诺亚’的入口,远不如这样直飞费伦城方便?!甭蟮俳馐偷?、

        在她说话时,客机开始缓缓降低,小角度的向机场跑道俯冲下去,起落架降下,颠簸了一下安全着地后,在平坦的跑道上滑行了几百米,慢慢停了下来。

        之后机舱广播里传出一个响亮的男声,“各位先生、女士,我是机长麦伦.卡沃斯,米国联合航空ast0906 号班机已平安抵达新墨西哥州费伦城诺亚机场,很荣幸为各位服务,祝大家顺利开始新的生活,再见?!?br />
        “看来给我们开飞机的是个是个爱出风头的家伙?!闭爬枭瓴ケ?,随着众人鼓了下掌,站起身和麦蒂一起排队走下了飞机。

        新墨西哥洲荒野上的夜风比纽约城里要凛冽的多,青年顶着寒风环顾了一下自己站立的这座面积颇大,足有七八个登机闸口,但除了跑道完全是国际通用标准,其他建筑都显得较为简陋的机场,深呼吸了几口,脱下外套,很绅士的披在了站在身边的麦蒂身上。

        “谢谢?!迸⒁汇?,马上笑容异常灿烂的朝张黎生道谢说,就在这时,一辆黑sè休旅车在?;褐屑彼俦汲圩畔扔诨“褪坷吹椒苫员咄W?。

        两名身穿笔挺的深sè西装,系着同sè领带的高大男子跳出汽车,朝青年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