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四百五十七 光墙又现

    四百五十七 光墙又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别担心黎生,只要一层薄薄的粉底和唇蜜,你就能变得容光焕发起来,现在的化妆术可是能让人完全改头换面.”听到张黎生自言自语的小声抱怨,麦蒂从手包里摸出一盒蜜色粉饼和毛刷,一边开始在青年脸上左涂右抹,一边说道。

        本来想要阻止女孩的青年听到这话不由一愣,脑海中突然浮现出一个老年白人的严肃形象,耸耸肩,不再阻止的随口说道:“现在普通女人使用的化妆术就这么厉害了吗,这让我突然想到了我的导师。

        他和艾芬妮教授隐居的时间可够久的了,真不知道为什么一直没再来找我?!?br />
        “你说的导师是你在‘斯坦?!牟┦康际Π?,他为什么要隐居?”女孩说着在张黎生脸上均匀的涂好粉底,顿时青年惨白黯淡的脸色变得神采飞扬了许多。

        “史提芬导师的妹妹艾芬妮教授被歹徒袭击姓命垂危,为了救她的命导师用自己做试验品,移植了一?!O憾攀澜纭值摹鸬に槠?,所谓‘金丹碎片’呢就相当于,相当于一种微缩的内脏系统…”

        “黎生,不用给我解释什么是‘金丹碎片’你所有的论文、新闻、讯息我都非常关注,知道那是什么,所有直接告诉我结果就可以了,移植之后史提芬教授怎么样了?”

        “他获得了变成‘火人’的能力和艾芬妮教授一起制造了纽约历史上最严重的火灾惨案,除此之后还返老还童变成了二十几岁年轻人样子?!?br />
        “噢,按照你的理论他获得了‘永生’对吗?”麦蒂手一抖,指端的唇蜜在张黎生脸上斜斜画了一道,惊讶的问道。

        “当然不是,一颗‘金丹碎片’不可能为人体永久姓的提供生命力,我推测导师和艾芬妮教授最多能比普通人多活五百到七百年?!闭爬枭底耪樟苏掌嫡谘舭迳系木底?,皱了皱眉头,“男人脸上就不应该有任何化妆品,可现在为了避免麻烦也只能这样了。

        把我脸上的唇膏抹掉麦蒂,我们下车?!?br />
        “噢,噢,当然黎生,当然…”麦蒂有些魂不守舍的在手包里翻出卸妆棉在张黎生的面颊上擦了起来,看到她欲言又止的样子,青年想了想突然说道:“史提芬导师和他妹妹当初成功移植‘金丹碎片’纯粹是侥幸。

        我之后用了数万‘异世界’土著做[***]实验,也不过把移植成功率提升到了38%,而且想要达到这样的成功率,受体还要有奥运金牌选手的体魄,越战伤残老兵的求生欲望,所有现在这种移植手术还不适合在人体进行?!?br />
        “那如果未来成功率提高到80%、90%,你会愿意帮我做这种手术吗?”

        “我会找到100%成功的办法的……

        你既然已经弄好了我的脸,我们就赶快下车吧?!闭爬枭聊艘换?,避开了麦蒂的眼光,若无其事的打开车门走出了汽车。

        听到青年说出的这个不是答案的答案,女孩脸上露出了异常欣喜的表情,自言自语的喃喃说了一句,“我看你能逃避到几时…”,镇静了一下情绪,也下了车。

        风沙中两人走进‘辣香雞大餐廳’,餐厅里的布置和张黎生几年前来时一模一样,进门就是一个油漆成棕红色的木质门厅。

        向前几步走下台阶则是摆放着圆桌方凳的用餐区,餐桌上的桌布绣着硕大的牡丹花,天花板的吊灯一盏盏都是华国灯笼的模样,地上铺着仿照城砖头的地板,收银台也是木头制成的老式华国柜台。

        “欢迎光临辣香鸡餐厅,”见有客人上门,一名穿着白色华式大褂,黑裤子,黑布鞋,长着讨喜的元脸庞的年轻亚裔服务生马上招呼道,等到看清麦蒂的样子,他笑容更加热情的又说道:“啊,原来是麦蒂小姐,欢迎光临?!?br />
        “晚上好,Li(李),宋医师在吗?”麦蒂走下台阶朝服务生微笑的问道。

        “老板出去了,但老板娘在,招牌菜一样道地,”服务生笑嘻嘻的说着,突然压低声音很熟络的开玩笑道:“只要你不点招牌中的招牌辣香鸡就好?!?br />
        “噢‘李’,田婶的辣香鸡也做的很‘入味’,不过的确比宋医师做的差一点‘火候’,算了那我今天就点水煮鱼、毛血旺…外带好了?!?br />
        “噢,麦蒂小姐,每次听你谈起华国菜我都觉得你像是个化妆成白人女孩的华国姑娘,真是太‘内行’了。

        今天要水煮鱼、毛血旺…”服务生重复了一遍女孩点的菜,指着不远处的一张空位,“请稍等,你要的菜马上就准备好?!?br />
        “谢谢?!甭蟮俚佬灰簧?,很自然的挽起一直跟在身边的张黎生的手臂走到空桌前坐下,青年环顾四周,发现餐厅的上座率竟然相当不错,十二三张木桌有一大半都坐着客人不由诧异的说道:“麦蒂,我记得以前这家餐厅的生意可不是这么火爆的,很多时候一桌客人都没有。

        现在难道是因为‘异世界’的不断出现让纽约唐人街的住户都想开了,不再辛苦储蓄了吗?”

        “当然不是,生意变好的原因是因为宋医师在两年前赤手空拳打倒了两名经常在唐人街附近持枪作案的抢劫犯。

        他成了纽约华裔中的英雄,自然就有越来越多人知道了他的餐厅和好手艺?!?br />
        “原来是这样,”张黎生仔细打量了一会四周的食客,看他们在公共场合彼此低声细语,大快朵颐的满足样子,不由喃喃说道:“看起来进入‘大千世界’的时代,对普罗大众生活的改变,真比我想象中要低的多?!?br />
        “这是当然的黎生,无论如何生活总要继续,那些动不动就抗议、罢工、街头搔动的人在任何一个‘成熟社会’中都是少数中的少数,”麦蒂望着青年低声说:“这是我在纽约大学的‘政治学’课堂里学到的最重要的一点?!?br />
        “是吗,大学教会你这样的知识,好让你帮助我这样的资本家压榨产业工人的剩余价值对吗,这真让人欣慰?!闭爬枭烁鐾嫘?,耸耸肩叹了口气说:“其实对地球不断出现‘异世界通道’这件事对普通民众的影响,我以前也一直都抱着乐观的态度。

        你说的那些话,我不仅理解而且曾经亲口说过,但随着对‘异世界’的了解不断增多,经历过不同的‘异世界’之旅,甚至和其他‘世界’的神灵打过交道后,我越来越难用客观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了。

        尤其是今天突然之间我发现自己预想中的‘步骤’被打乱了…噢,这么讲也许你听不懂我在说些什么,算了…”

        “我听得懂宝贝,我听得懂,”麦蒂伸出手轻轻握住了张黎生的手掌,“这个世界上并不是只有蒂娜.道格林亚和她那两个喜欢装腔作势的‘姐妹’才了解你,欣赏你,听得懂你说的话。

        我同样知道你是个怎样的男人…”

        女孩话音刚落,刚才那个圆脸的服务生提着满满两大袋打包好的华国菜快步走到了她的餐桌前,笑容可掬的说道:“总共四百七十五米元,这些菜足够你开一场极具异国风情的小派对了麦蒂小姐?!?br />
        四百多米元吃米式快餐足够二十几个壮汉填饱肚子,但买价格相对要昂贵的多的华国料理,这种份量已经算是颇为物美价廉。

        “谢谢你,李?!闭爬枭颐Τ没咽执勇蟮偈掷锍榱顺隼?,抢先从口袋里摸出了几张百元大钞丢给了服务生,站起身接过食品打包袋说道:“我们该走了,麦蒂?!?br />
        “谢谢你,李?!甭蟮傩闹杏行┯裘频牡愕阃反幼簧险玖似鹄?,情不自禁的瞪了服务生一眼,却还是道谢一声,挽起了青年的手臂走出了餐厅。

        临上车前,她突然站住笑着柔声说道:“黎生,你知道吗,你办公室衣橱里的所有衣服一直以来都是我亲自准备的,口袋里的信用卡和钱也都是我亲手放进去的。

        我现在突然有点后悔每次都塞进去那么多的现金,刚才的气氛真好…”

        女孩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间整个侧身都被一片突然涌现的红色光芒笼罩。

        看到那熟悉的红光,张黎生瞳孔一缩,大吼一声,“在这里等我…”,朝着附近最高的一座楼房冲去。

        由于保持着古色古香的异国风情,唐人街街区没有大多高楼大厦存在,而且建筑物外雕梁画栋很好攀爬,因此青年根本没有躲进暗处运用化生之力化身,而是直接冲刺着如同猿猴一般跳跃攀爬,很快便爬上了选定的那座楼的五层楼顶。

        站在高处向光线传来的方向望去,不出所料,极目远处浩荡的海洋上,一道似乎连绵到天地尽头,高耸直入苍穹的红色光墙出现在了张黎生的眼眶之中。

        凭借着惊人的目力,青年穿透荡漾在天空中的沙尘迷雾,远眺着纽约新港对面的大海,清晰的看到一道露出明显皎洁月光的缝隙在红色光墙上不断龟裂崩溃,那速度令他后背上的寒毛都自禁竖了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