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四百七十一章 ‘秩序’

    四百七十一章 ‘秩序’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即便是在一天光照最为充足的正午时分,巫黎岛密林中仍然显得极为昏暗,但仗着对地形的熟悉,借助树冠间隙透下的点点光亮,陆地人少男少女们尽情展现着年轻人特有的活力,在林地上欢声笑语的奔跑着。

        张黎生跟在一旁看到这一幕脸上不禁流露出了满意的笑意,孩童、少年的心思是最难掩藏的,对他来说这些陆地人少年能适应火狱岛上的生活,而且曰子看起来还过的颇为不错,并没有因为被蛮族俘虏寻死觅活,可是一件很值得祝贺的好兆头。

        青年正得意洋洋的想着,突然耳边响起了一个关切的声音,“先生,你能跟的上吗,大伙放慢些脚步,别忘了我们还有位‘客人’在?”

        “没关系的小姐,我走惯了林地,无论你们走的多块,我都能跟上,”张黎生回过神来,看了看身旁关切的望着自己的银发少女不笑了笑说道:“看来你们在火狱岛上的生活过的很不错啊,都显得朝气勃勃?!?br />
        “在这里的生活其实和在维尼斯城里差不多,”女孩因为被触动心怀,没有注意到身旁这个‘海难者’问题的奇怪,沉默了一会,露出坚强的笑容,指着四周的伙伴说道:“对了,还没有告诉你,我们都是维尼斯城人。

        每天敲响晨钟我们就到夏洛德大人那里去上课,学习算数、自然和历史,之后中午吃过饭就到林子里,海滩上玩耍,这里的丛林看起来阴森恐怖,但实际上什么危险都没有,不过据说只所以会这样,都是因为城镇附近的丛林每天都会被火狱人清理,所有千万不要走远。

        说到火狱人,这座岛上的火狱人由一个强大的魔神统治着,说起来你可能不信,他们驾驶着不用风帆,不用摇橹,就能自动在海里飞速行驶的铁船捕鱼、作战;

        还有能在天上飞的气球船…”

        在银发女孩滔滔不绝的讲述中,绕过一片面积可观长满苔藓的水塘,一座可以容纳上万人居住的林中城镇出现在了张黎生的眼前。

        镇子由土石和树木搭建的建筑物联合造成,粗粗一看颇有些卡塔曼城邦国的建筑风格,可仔细打量,无论是房屋外粘贴的打磨抛光成石块模样的用以防潮的树皮,还是街道上用细土加海水夯实后的地面,都有着无法掩饰的火狱部落的影子。

        “这可真是个不伦不,噢,应该说是‘融会贯通’的小城…”还是第一次来到在这座因自己的命令才出现在巫黎岛上的陆地人城镇,张黎生站在镇子外面左右环顾喃喃说道。

        “苏菲尼亚,你们带了谁回来,”青年观察城镇时,一个穿着素雅长袍,长相异常美丽的年轻女人,手拿陶罐来镇外水潭打水时看到了少男少女们带着一个面容枯萎,看起来奄奄一息,用树叶遮住下体的青年男子走向镇子,惊讶的问道:“难道是个海难者?”

        “不是海难者还能是什么呢阿梅纳斯姐姐,我正要带他去见夏洛德先生,找件衣服穿上,填饱肚子…”银发女孩回答说。

        “噢苏菲尼亚,这位先生需要的是医生而不是衣服和食物…”年轻女人仔细看看张黎生的脸色,将陶罐丢到水潭边,走到他面前焦急的说道:“应该快带他去找阿莫雷医生?!?br />
        “谢谢你的好意,阿梅纳斯小姐,我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并不需要医生…”和女人对视着,巫黎的主宰笑了笑说。

        “先生,现在可不是耍男子气概的时候,你需要帮助,”阿梅纳斯却不由分说的拉起张黎生的手臂,拽着他向镇子里快步走去,踏上镇子的平坦的土路,她突然疑惑的扭头又看了青年一眼,脚步不停的说道:“先生我们以前见过面吗,为什么我觉得你有点眼熟?”

        “我不知道我们是否见过面,不过我看你也有些眼熟,”张黎生随口说道:“阿梅纳斯小姐,我真的不需要去看医生。

        你还是先带我去见你们的夏洛德大人吧,我有…”,他的话才刚说到一半,一群高大强壮的年轻男人背着黑铁制成的斧头长锯开着腥膻的玩笑,从他身后赶了过来。

        远远望见风姿卓越的阿梅纳斯,这伙由水手转为伐木工的家伙眼睛一亮,吹起了响亮的口哨,其中还有人大嚷着:“阿梅纳斯,康斯坦斯老爹帮火狱人干活回来了吗,要是回来了告诉我一声,我去你家求他把你嫁给我…”

        年轻女人听到这样的调笑,脸色一变显得苍白了起来,却倔强的摇了摇嘴唇,转身朝那些男人做出了一个粗鲁的手势吼道:“托纳雷、阿布斯诺你们这几个狗杂碎,想求婚就去镇上的牲口圈里去找那些猪猡吧!”

        “噢,我们亲爱的小美人生气了,瞧那小脸蛋红的多可爱…

        咦,你这么还拉着个没穿衣服的小矮子,是你的小情人吗?”伐木工又传出一声哄笑,阿梅纳斯咬紧牙关不在还嘴,继续向前走去。

        但这时她突然觉得刚才还随着自己的步伐被拽着不断向前的手臂莫名其妙变得山岳般的沉重,同时身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阿梅纳斯小姐,你是康斯坦斯领航士的女儿吗?”

        “我是,你,你,你认识我父亲…”年轻女人身体一僵,停下脚步,扭头看着身边遭遇海难的青年问道。

        “我当然认识你的父亲,而且我现在能确定我和你也是认识的,”张黎生叹了口气,歉意的答道:“你的父亲为了巫黎而死,按照我的命令,你在这座城镇中的地位应该是万人之上,没想到竟会遭人诘难。

        看来是我的信徒们理解错了我的意图,我所要的安宁可不是这种安宁,抱歉阿梅纳斯小姐,让你受委屈了…”

        听清了青年的话,女人楞了一下,突然睁大眼珠,张大嘴巴惊骇欲绝的语无伦次沙哑的说道:“噢,噢我的神灵啊,是你,是你,你,你,是你,是你,我怎么会,神灵在上,我,我这么会忘了你这样脸,怎么会,怎么…”,说着说着便再也无法出声。

        “正是我,阿梅纳斯小姐。

        在船上我们相见时,我穿着整齐,神态得意而现在应该非常憔悴,狼狈,所有你刚才没认出我很正常?!闭爬枭骄驳乃档?。

        在青年说话时,那群伐木工已经赶到了他的身边停了下来,其中一个身量略矮的男人用不善意的目光打量着张黎生生硬的问道:“生面孔,还是‘农奴种’,伙计,你从哪来?”

        “罗比特你脑子被树砸成浆糊了吗,这明显是个遇到海难飘到岛上的倒霉蛋?!卑じ瞿腥伺员咭桓鏊淙惶笞糯蠖瞧?,臂肌却异常发达的肥硕男人不屑的说道:“切西努、安乔治你们这群鬼精灵,这家伙是你们在海边捡回来的吧?”

        “是,是的普齐先生…”十几岁的少年虽然年龄不大但心智其实已经成熟,听到‘海难者’和阿梅纳斯的对话,切西努心里其实已经升起了非常不妙的预感,只是不愿往最坏处想的回答道。

        “阿梅纳斯你个小荡妇,抓住个男人就要望家里带,既然是海难者还是交给我们吧…”矮小男人被同伴讥笑,露出了恼怒的神色,但却不敢朝肥硕男人发作,只能把手抓向张黎生叫嚷道。

        别人都在笑嘻嘻的瞧着热闹,只有死死盯着张黎生面庞的阿梅纳斯在罗比特伸手的一刹那读出了巫黎主宰眼中的狰狞与残暴,突然之间全身被一种难以抑制的颤栗所笼罩,女人在瞬间恢复了说话的能力,情不自禁的大声吼道:“不,不要罗比特…”

        但她的这声警告出口却已经显得太迟,在矮小男人的手掌就要接触张黎生身体之时,他突然间像是被一辆急速奔驰的钢铁战车撞上一般,倒飞出十几米元,在空中身体断裂成了几截,落地后,只剩脑袋的躯壳挣扎着哀嚎了几声,便睁着空洞的眼睛仰望苍天,失去了生命。

        同伴莫名其妙的凄惨死法让伐木者们惊骇的面面相觑,一时无法反应,正在他们的心情被一种莫名恐惧占据之时,耳边突然想起一个平淡、冰冷的声音,“看来脱离陆地的秩序后,你们这些低贱的水手还没有意识到在‘巫黎岛’上有着更严酷的秩序在约束着你们。

        这秩序由我订立,想要践踏它的人或者有着超越我的力量,或者有让我顾忌的权势,或者便要有…死亡的觉悟!”

        随着声音想起,伐木工们就觉得身体突然被一种无形力量紧紧束缚,挤压扭曲的拉扯到了半空,伴随着一阵清脆的‘啪啪啪…’骨骼断裂声,他们声嘶力竭的痛苦哀嚎着,“啊,神灵啊,神灵啊,让我死吧…”;

        “救命,这是,这是这么了,救命,救命救救,救救我们,救救…”;

        “是那个海难者搞得鬼,你们看,你们看他的脸孔,他在笑,在笑,他一定,他一定是海中的魔鬼…”,惨叫声回荡在整座城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