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四百四十二章 ‘舰队’

    四百四十二章 ‘舰队’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张黎生的理解让丽莉打消了最后的顾虑,之后母子两人沐浴在寒冬难得的灿烂阳光中,妈妈充满慈爱的煎制着牛肉煎饼,孩子耐心等待着自己最爱的焦黄、酥脆的煎饼出锅,舒心谈笑起来。

        这样与母亲尽享天伦之乐的温馨时刻在张黎生的记忆中还从未有过,令青年不禁倍感珍惜,一边说话,一边望向窗外雨后如同特意清洗过的干净街道;

        喝足雨水显得充满生机的路旁树木;

        一朵云彩都没有,呈现出透澈的蔚蓝颜色的天空的面庞,始终充满着笑容,却没有想到沿着自己的目光无限拉伸,穿透云层、星辰在茫茫宇宙中,一支由闪烁着润泽光芒的奇异金属构造而成的庞大舰队,即将改变包括他在内的所有地球人本就茫然、惶恐的命运。

        “陶丽斯,你在想什么?”数以百计发散着炫目光线的巨大不规则梭形飞船组成的舰队侧列一艘毫不起眼的战舰里,一个修长、曼妙的身体被严严实实的包裹在柔软的银色宇航衣中的女人,正在瞭望窗前望着茫茫宇宙露出茫然神色,突然就听身后传来一声轻柔的声音。

        有些慌张的转身看到背后发问者是个头上长着稀疏、干枯的赤红色短发,穿着绣满点点星光的纯黑色长袍,五官充满仁慈气质的老者,女人僵硬的身躯放松了一些,低下头结巴的回答说:“没,没想什么,魁沃思智者?!?br />
        “是吗,可我看到了你慌乱的心,孩子?!崩险咝α诵η崆嵋×艘⊥?,不疾不徐的说道。

        “我,我慌乱是因为呆在飞船上太久了魁沃思智者,可能是‘宇宙盲感综合症’的初期症状吧,我,我会去找医疗士处理的?!迸私岚偷慕馐偷?。

        这时宽阔的半圆形飞船甬道弧形天花板上传来一个机械的女声:“陶丽斯管理士,陶丽斯管理士,请到IT0981舱室待命,请到…待命?!?br />
        听到呼唤,陶丽斯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朝老人说声:“魁沃思智者,长官在叫我了,我,我该走了?!?,全身透出一股淡淡的白色光芒,身体悬浮了起来。

        “去吧孩子,迷茫时你只需记住,你生于这个宇宙,又是个有智慧的人类便是宇宙关爱你的明证?!庇么劝哪抗饪醋排怂爬肟孛?,老人张开怀抱做出一个像是要拥抱窗外浩荡宇宙的动作,转身脚步缓慢沉稳的向远处走去。

        才前进了几步,突然他身后响起一个迟疑、犹豫的声音:“魁沃思智者,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既然我生于这个宇宙,又是个有智慧的人类是宇宙关爱的明证,那同样生于这个宇宙,同样也是有智慧人类的‘塔特图图人’也是被宇宙关爱的吗?”

        “是的陶丽斯,他们也是被宇宙关爱的,否则就不会诞生出来,”老人转身面色充满慈祥的说道:“但就像是人体的器官、肢体会发生病变一样,宇宙中的星辰也会‘生病’。

        在这种星球上诞生出来的人类,就如同在病变器官上诞生出来的细胞一样,天生就是有害的,他们因为受到这个‘宇宙’的关爱而诞生,却不自觉的在威胁着自己至为伟大的‘母亲’!

        我们远古的先祖曾经用‘铁’和‘血’以及温暖的心去纠正过他们的错误,拯救了我们共同的‘母亲’,现在我们去做的是同样的事,你明白吗陶丽斯?”

        虽然眼睛看到的魁沃思和刚才丝毫没有改变,但陶丽斯却隐隐感觉到面前的老人散发出一种说不出的阴测味道。

        本就绷紧心弦的女人不敢再多说什么,结结巴巴的回答了一句,“明,明白了魁沃思智者,我,我明白了?!?,逃跑似的转身沿着飞船甬道急速悬浮飞行着,转眼间便不见的踪影。

        看着陶丽斯在甬道中拉出的一道一闪即逝的黯淡光线,老人瞳孔一缩喃喃说道:“又是一颗迷茫而不坚定的心灵。

        如果是在‘辉煌时代’这种容易变异的‘细胞’早就应该被清除处理了,现在却可以堂而皇之的出现在圣战军队中,这真是种可耻的退化…”

        他正低声叨念着,突然就见一位本来急速在甬道中飞翔着路过的‘光人’猛然悬停,朝自己尊重的问候道:“魁沃思智者,向您致敬?!?br />
        “你好,宇宙的孩子?!鼻昕碳淅先艘鸦指戳巳蚀鹊纳裉?,慈爱的一笑,朝那光人张开双臂回答了一句,低头慢慢走向了甬道幽暗的深处,而在这时,刚刚吃完母亲精心烹制的牛肉煎饼后的张黎生正在一边洗手,一边赞美着煎饼的美味。

        “妈妈如果你的理想不是成为伟大的教育家,而是开煎饼连锁快餐店的话,一定早就能赚到比我更多的钱了,这牛肉煎饼真是太好吃了?!?br />
        “噢宝贝,看来你的事业真是越来越成功,平常听别人的恭维也越来越多了,否则怎么会那么会奉承人?!崩隼虬巡途叻沤赐牖?,笑着走到儿子身边吻了他一下,“中午好好休息一下,晚上我给你做海鲜粥?!?br />
        张黎生洗干净手点点头,突然就听裤兜里的传来‘啾啾啾…’的铃声。

        摸出手机一看屏幕上显示出的是女友温柔微笑的照片,青年朝母亲笑笑说声,“是蒂娜的电话妈妈,我听一下?!?,绕过餐桌接通了电话,顷刻间耳边便响起女友悦耳的声音,“宝贝,起床了吗,我们一起去‘鹅塘’吃早餐吧?”

        “蒂娜,现在的时间是…”张黎生看看墙壁上的电子钟,苦笑着说:“十一点五分,我连午餐都吃过了?!?br />
        “我才刚从床上起来,还没拉开窗帘,已经这么晚了吗,”电话里传来女孩惊讶的声音,“可就算现在已经十一点了也不到吃午餐的时间啊,你今天怎么吃的这么早?”

        “噢,我今天一早回见见我老妈,她正给我做牛肉煎饼,所有就提早吃了午餐…”张黎生笑着回答道,他话音刚刚落地,厨房里就传来母亲善解人意的喊声,“宝贝,下午我去找你瑞金阿姨,你去和蒂娜玩吧?!?br />
        “知道了妈妈?!闭爬枭卮鹆艘痪?,对着话筒说道:“知道是你的电话,我妈妈要赶我出家门去陪你了?!?br />
        “真是位善良、可爱,能理解别人的母亲,我以后如果有机会成为她儿子的妻子,一定也会成为她的好朋友…”蒂娜在电话里脱口而出的玩笑道,但话刚讲了一半她突然住口,沉默了好一会才笑着小声说:“噢,我差点忘了你不会找个白种人做妻子…”

        “蒂娜,人的主意时时都在改变,你刚和我交往的时候不是也说过不到三十岁感情不会稳定下来吗,”听出女友的声音有些不对,张黎生莫名其妙的随口说道:“我的意思是,你想要的话,我可以马上就去买戒指…”

        交往这几年青年已经觉得自己不可能再找到比蒂娜更适合、理解、支持自己的女孩,在他想来订婚也没什么。

        “等等,等,等等宝贝,你,你,你刚才在说什么?”女孩干涩的笑声戛然而止,声音抖得厉害的问道。

        “我说你想要的话,我马上就去买戒指,怎么了?”张黎生漫步走出了屋子,在门外咬字清晰的说道。

        “噢,噢,见鬼,我,我觉得自己的心脏要爆炸了,你弄哭我了宝贝,你,你,我,我,我…”女孩在电话的另一端突然变得泣不成声。

        “你没事吧蒂娜?”张黎生听女友的哭声越来越大,总是止不住,不禁错愕的问道。

        “没事,没事亲爱的,我从来没想过人可以因为一句话,感受到这么巨大的幸福,谢谢,谢谢你宝贝,我爱你,永远爱你?!?br />
        “是吗,那我去买戒指,然后去见你好了?!?br />
        “不,不,不用宝贝,我爸爸妈妈知道我大学没毕业就要结婚的话一定会疯掉的,相信你的家人也会很不适应,而且我们两个的确都太年轻,还不到能负担起一个家庭的时候,我需要的只是你刚才的那句话,而不是一枚戒指?!?br />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很简单宝贝,我们以前关系的定义是一个没有女朋友的男孩和一个没有男朋友的女孩凑在一起成为情侣;

        而现在却是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以结婚为目的认真的交往,这真,这真让我觉得心醉…”

        “噢,我还是不太明白,但你高兴就好,”张黎生耸耸肩说:“所有不需要买戒指对吗?”

        “住嘴张黎生,别破坏我心里现在对你的完美憧憬?!?br />
        “啊,那我换句问法,我现在直接去找你就可以了对吗?”听到蒂娜罕见用凶狠口气直呼自己的姓名,张黎生吓了一跳,想了想了说道。

        “是的,直接来家里接我,你从布鲁克林开到上西区我应该已经做好出门的准备了,今天我们好好庆祝一下?!?br />
        “庆祝,噢对当然要庆祝,那你等我蒂娜,待会见?!闭爬枭底殴叶狭说缁?,回屋子向母亲告别一声,取车驶向曼哈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