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四百三十九章 ‘诺亚计划’

    四百三十九章 ‘诺亚计划’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对于纽约这样鱼龙混杂的大都会中着名餐厅的前台带位女侍应来说,认清大人物的面孔是一项最基本的技能,而全米最大的肉类供应商LS集团老板和蒂娜、翠茜、谢莉娅三个曼哈顿名媛自然在必须熟记的人物之列。

        因此青年刚刚进门,平常对人总是一脸严肃的OP—07餐厅带位女郎马上露出甜美笑容委婉的问候道:“中午好张先生,蒂娜小姐也在餐厅,您是…”

        “噢,我们仍是情侣,我就是来找她的?!闭爬枭汇端婧笠馐兜搅伺赏6俚囊馑?,失笑说道。

        “当然,你们是纽约最出色的一对,那请跟我来?!迸逃λ底乓甲徘嗄昀吹阶诹俅暗纳撤⒁紊?,望着窗外淅沥大雨,靠咖啡和甜点打发时间的三个女孩面前。

        “噢,宝贝你来了?!闭爬枭崭兆呓?,蒂娜像是有预感般突然转头,露出惊喜的笑容,站起身紧紧搂住青年,拥吻在了一起。

        良久过后女孩松开手臂,拉着男友坐在下来,对面的谢莉娅揶揄的说道:“你好亲爱的黎生,好久不见,还能说话吗,口水没有被我们的‘吸血女王’吸干吧?”

        “你好谢莉娅?!闭爬枭袷敲惶焕蜴牡髻┏柿怂始?,把目光转到翠茜身上,鹦鹉学舌的干巴巴说道:“你好翠茜,好久不见?!?br />
        “你好黎生,最近过的怎么样,”翠茜则很自然的微笑着问道:“有没有做什么有趣的事?”

        “这三个月有趣的事没做一件,残忍的事却做了不少?!闭爬枭仕始缢婵诨卮鹆艘痪?,拿起菜单对身边的服务生说道:“请给我一份法式烧鹅套餐,一份微灼的和牛牛扒套餐,一份焗烤龙虾套餐,半打冰可乐,谢谢?!?br />
        “请稍等张先生?!贝┳虐咨囊?,黑色西裤,系着领结的年轻侍者像是没有听出青年点单时表现出来的惊人食量和怪异品味,微微鞠躬,转身退走了。

        “你做了什么残忍的事,黎生?”见服务生走掉,谢莉娅压低声音兴奋的问道。

        “我做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们现在的精神状态怎么样了,”张黎生摊开手反问道:“刚才和蒂娜通电话时她说你们三个现在经?;嶙鲐??!?br />
        “做噩梦有什么了不起,我第一次把barbiedoll(芭比娃娃)的脑袋拧掉时,整整做了一个月的噩梦,那时我才八岁?!毙焕蜴锲缘寐辉诤醯乃档?。

        “听你这么说就知道你的精神状态的确不太好了,谢莉娅,”张黎生看了看对面丰满美丽的姓感女郎说,他话音刚落,翠茜突然说道:“黎生,你离开波士顿后,哈佛体育场那件事的确慢慢发酵,带给我们不少的麻烦,但这些我们完全能自己克服。

        别试图当我们的心理医生,其他任何方面我都承认你非常优秀,或者说卓越,但论起心理的成熟,你还是个boy(男孩)?!?br />
        “我,男孩…”张黎生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翠茜,我拥有百万信徒,曾经把进犯地球的‘异世界’的神灵逼退…

        就算不提这些,我也是白手起家短短几年之内就赚到百亿身家的工场主;

        是取得不菲科研成果的生物学家,哈,我敢说,这世界上除了你之外,没有第二个人会说出这么可笑的话?!?br />
        “黎生,我没有笑话你的意思。

        乔治.华盛顿缔造了米利坚合众国,但他临终前睡袍上仍然绣着小棕熊;

        温斯顿.丘吉尔在二次世界大战中战胜了德意志拯救了大半个世界,但当他患上感冒被女管家悄悄拿走香烟时,气的在谈判桌上脱掉鞋子敲木凳,真正成就非凡的男人私底下反而往往会显得有点不够成熟,。

        至于你是不是这种类型的男人,看看蒂娜和谢莉娅的表情就知道了?!贝滠缧α诵λ档?。

        青年一愣,紧接着扭头望向身旁的女友,露出赞同表情的蒂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下意识的闪避了男友的目光,对面的谢莉娅马上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笑声中张黎生张了张嘴巴,再也说不出话,这时餐厅几名服务生恰好把餐点送了上来,趁着他们摆盘的机会,蒂娜悄悄朝翠茜使了个眼色,等侍者们走后说道:“翠茜是在开玩笑的宝贝,我们都知道你是个成熟、睿智的男人?!?br />
        “真的吗,”张黎生‘啪’的打开一罐可乐,冷着脸说:“你刚才的样子可看不像是在这么想?!?br />
        “当然是真的,”蒂娜把头靠在男友的肩膀上,温柔的说道:“我刚才会露出那样的表情是因为你的体贴让人感动。

        不过宝贝,我和翠茜、谢莉娅都是读力的成熟女人,我们希望你让我们知道你很关心我们就好,心理调适这种事我们会自己解决的?!?br />
        “噢蒂娜,‘我们希望你让我们知道你很关心我们就好’这句话是绕口令吗,我还是第一次知道你有表演脱口秀的才能,”张黎生喝着冰凉的可乐,吃着美味的肉排耸耸肩说道:“不过随便了,你们既然想自己解决心理上的困扰,我当然会尊重你们的意见。

        我想告诉你们的是,我的确很关心你们?!?br />
        “噢,宝贝,我爱你?!钡倌嚷冻鲂淖淼谋砬楹敛幌悠松焱肺橇艘幌抡爬枭湍宓淖齑?。

        对面的两个女孩中翠茜不易察觉的握紧了拳头,平复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故作平静的说道:“你真是个让人觉得心里温暖的好朋友,黎生?!?;

        而谢莉娅则干脆的站起身用力亲吻着青年的面颊,大声说道:“小心点酷小子,下次你再表现的那么贴心,我就要亲你的嘴巴了?!?br />
        张黎生别扭的皱皱眉头却没有多说什么,这时就听谢莉娅得寸进尺的又说道:“你还没有给我们讲你做了什么残忍的事呢黎生,我想一定很刺激?!?br />
        “你都被刺激的快精神失常了还不够吗?!鼻嗄晖判焕蜴财沧?,用餐叉插起两个焗烤的略带焦黄颜色的虾肉放进嘴巴说道:“事情要从头讲起,我三个月前回‘海虾B1号岛’后,替我管理部落的土着头人抓住了一群遇难的陆地人…”

        就这样张黎生把自己怎么样伪装和海难者混在了一起;

        怎样偷袭了巧遇的陆地豪商的船队;

        怎么混进了维尼斯城;

        怎样在城里明里成为商行,暗里俘虏了几名资深航海家和他们的家人偷运回巫黎岛的事,一五一十的讲述了一遍,最后得意的说道:“迫于家人的威胁,那些领航士只能选择服从我,再过一个多月,我就能远征火狱海域的其他岛屿了?!?br />
        听到张黎生为达目的使用的种种手段,三个女孩虽然知道他一向手段残忍,但还是觉得汗毛都竖了起来,一时无语。

        沉默良久,翠茜低声说道:“上帝保佑,黎生你能开始征服火狱海域的确是件好事,可,可之前为了让那些海难者精神崩溃,你让土人们吃掉他们,是,是不是太过分了…”

        “过分,翠茜,说起来我的做法的确过分,”张黎生楞了一下,放下餐刀低下头颅,淡然说道:“但大千世界,大千世界…等到一千个‘世界’在地球上展开时,还不知道会有多少残暴,可怕、恐怖的存在会出现在我们面前。

        为了永远做那个命令别人吃人,而不是眼睁睁看着自己或自己在意的人被别人吃掉的可怜虫;

        为了永远做那个逼迫别人服从于我,而不是被别人强迫服从的倒霉蛋,我愿意做任何事!”

        青年话音落地,翠茜无言的沉默了一会突然道歉说:“对不起黎生,别人有资格说你过分,但被你冒着巨大的风险救了好几次的我却没有这个资格指责你,我知道你并不是为了自己…”

        “没关系的翠茜,不用道歉,反正我这个人自负惯了,对别人的指责很少放在心上?!闭爬枭鹜沸ψ糯蚨狭伺⒌幕?,“好了,我讲了自己这九十多天在‘海虾二号世界’都干了些什么,现在该你们告诉我这段时间地球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了?”

        “宝贝,地球上这三个月可以说是风平浪静,唯一可以称得上特别的就是‘诺亚计划’了?!钡倌认肓讼胨?。

        “诺亚计划,”张黎生露出惊讶的表情,“这真是活见鬼了,起这样的名字难道不怕引起恐慌吗?”

        “宝贝,诺亚计划是一项旨在吸引米国公民迁居‘诺亚世界’的计划,我觉得政斧恰恰就是想要适度引起恐慌,以便迫使更多人愿意加入这个大规模的移民计划?!?br />
        “政斧组织的移民计划,”张黎生瞪大了眼睛,“这些政客还没在‘海虾二号世界’吃够亏吗,再说还有‘海虾一号世界’,米[***]队在那里的侵略行径都已经引起神灵的报复了,我想一定占了很大一片地方,现在却要往‘诺亚世界’大规模移民,他们是疯了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