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四百三十五章 火狱人来了

    四百三十五章 火狱人来了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海风将风帆吹鼓,商船借着风势极快的行驶在海面上。

        年轻的船长站在船头,露在船型船长帽外的几缕长发随风飘荡,显得意气风发之极,只觉得自己像是活在最最美好的梦境中一般,还在迟迟不敢相信这份好运临身。

        直到站在他身边的雇主开口讲话,他才清醒了过来,“费奇船长,把航线更改一下,全速向正西方方向航行,到了正午时分下锚把船停下来,我们在海里等几个‘客人’上船后再继续按原计划去‘苏西城’?!?br />
        “更,更改航线…”在航海途中不遇特殊情况改变航线可是大忌,尤其是船长乃是新手时更是如此,听到雇主很随意的说出这种话,费奇瞪大眼睛吃惊的说道:“先生,那可是,那可是很容易迷航的?!?br />
        “动动脑筋我的船长,用航海仪记好方向,时间,接了‘客人’之后我们原路返回然后继续航程,最多一天的时间,怎么可能会迷航呢?!闭爬枭ね烦恢痹诤胶Qг褐谐杉ǖ娴椎孽拷糯さ灰恍λ档?。

        船长,船长,在航海中乃是一船之‘长’,就算是雇主提出的要求,只要是不合理船长也完全能够当面拒绝。

        可是以费奇的资历、见识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魄力,只见他嘴巴张了张,低声说道:“您说的倒也不错,可,可咱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不是我要这么做,而是白翡丽家族和唐顿家族希望我这么做,也许他们是打算让我帮忙带些‘私货’吧。

        总之费奇船长,按我说的做你就前途无量,不照我说的做,今天恐怕就是你这一生最辉煌的曰子了,我现在回船舱休息,怎么选择随便你?!闭爬枭底抛硐蚣装迳献畲蟮哪羌帐易呷?。

        卡塔曼城邦国各个城邦有着统一的税法,对于诸如奴隶贸易,烟草贸易课以重税,因此兼具权利和势力的大商行偷偷进行走私贸易,赚取巨额利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

        虽然青年的话里充满了破绽,不过单单是那微乎其微的可能姓再加上‘白翡丽’、‘唐顿’这两个名字,就已经足以让费奇选择屈从了。

        “先生,我马上按你说的做,马上就做…”望着雇主的身影即将消失在船舱的木门之后,年轻的船长回过神来惊呼的喊道,之后他扭过脸朝水手大吼着,“向其他两条船发旗语,让他们跟着我们一起向西前进。

        调帆,满帆向西,全速航行!”

        在宽敞的舱室中听到费奇的喊叫,张黎生脸上不觉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转身将舱门锁死后,漫步走到靠窗的一张圆沙发前坐下,若有所思的望着窗外,静静等待着时间的流逝。

        等到太阳在天空中慢慢攀升,终于爬到他的头顶时,青年清晰的感觉到海船开始缓缓减速,最终在茫茫大海中停了下来,紧接着耳边就响起了船尾那个巨大海锚入水发出的‘噗通’声响。

        过了一会,船舱外响起了‘啪啪啪…’的敲门声,之后就听费奇在门外大声问道:“先生,我们已经停船了,您,您要吃午餐吗,我让水手给您送来?”

        “你做的很好费奇,做的很好,”时机已至,张黎生站起身一边脱掉衣服,一边回答道:“午餐不必送了,我还不饿,你和水手们先吃吧。

        耐心等着,我想最快几小时,最慢两三天,我们的‘客人’就会到了?!?br />
        “要等两三天,先,先生,我们做的是近海航行的准备,等两三天的话带的食物够吗?”听到雇主的说词又不一样,年轻的船长楞了一会,结结巴巴的问道。

        “货物和食物都是我亲自准备的,”张黎生赤裸着身体以蛟龙之力化生之后,感受着身体四周极为丰沛的水汽,开始凝聚云雾,“单单干肉和硬面包就装了将近个三百木箱,还准备了简单的渔具,你觉得需要担心吃的吗?”

        “你早有准备的话那当然不用担心,”听到雇主的反问,费奇刚刚在门外松了口气,突然见海面上升起一层浓浓大雾,不由高声叫嚷道:“不好了先生,海面杀个起雾了,而且还是大雾,我们,我们该这么办?”

        “很简单,原地不动等大雾散去,对了,在船上点满火把,小心别让‘客人’来了,撞上我们的船?!北涞每诒峭怀?,双耳变成鹿角之相,周身浮现出无数青色鳞片,手掌干枯露骨如同鹰隼的张黎生狞笑着冷冷说道。

        就这样,三艘海船在浓雾中呆在原地整整三天,雾气反常的迟迟不散,船上的人心开始躁动起来。

        第四天中午,太阳透过浓浓云雾白蒙蒙的洒在大型商船上,费奇抬头望了望目光根本无法穿透的雾气,在甲板上四处巡看着对自己的身旁的二副说道:“阿普里拉已经四天三夜了,这股浓雾还没有散去,我觉得很不对劲,你听说过有持续这么久的海雾吗?”

        “从来没有大人,”身材矮小的二副叹了口气回答说:“现在可是冬天,按照常理海上根本就不可能起雾。

        您是不是再和老板沟通一下,我们先摸索着航行,看能不能驶出这片雾气之后再继续抛锚等待,在这样的大雾里,我们的船再大也不可能被人看见…”

        “没用的,这样的话我早就说过了,但我们的雇主说约定的地点就在这里,所有我们只能在这等,担心‘客人’看不见就把火把点的再多些?!狈哑嬉⊥诽鞠⒌拇蚨狭税⑵绽锢幕?。

        “这可真是,可真是…”二副楞了好一会,突然压低声音说道:“这可真是太不符合常理了大人,您瞧黎生先生整整四天都呆在船舱里不出来,深夜才让人送去肉干、面包,吩咐的事情又都这样莫名其妙。

        我们的计划本来是沿着海岸线航行到相邻的城邦,现在却停在海里上百个小时了,虽然这里还算是近海比较安全,可还是有很小的可能姓会遇到海怪,尤其最近那个闹的沸沸扬扬,让老板幸运的得到这三艘海船的火狱人劫船…”

        “别说了阿普里拉,在海上胡乱讲话可没什么好处…

        唉,黎生先生是我们的雇主,又是白翡丽家和唐顿家的贵宾,虽然事情很蹊跷,但不到万不得已,我们最好还是照他的命令做。

        现在食物充足,风平浪静,多等一段时间其实也没什么…”船长再次打断了阿普里拉的话说道,就在这时他突然听到瞭望塔里传来水手的大声喊叫:“船长,好像有东西从海里向我们靠近了…

        神灵在上,那,那东西的速度真是,真是太快了,绝不可能是船,戒备,大家戒备有海怪向我们游来了…”

        听到瞭望水手声嘶力竭的呐喊,甲板上的人顿时慌乱起来。

        费奇身体一僵,随后抛下二副手足无措的大步冲向船舷,脚步一个踉跄几乎摔倒在地,幸好一把抓住了船帮,手上擦出血来,却还是不管不管的努力向外望去,正紧张时他突然又听那瞭望水手喊道:“是船,看来是船,虽然没有风帆,速度很快,但那不是什么怪物而是船…

        大家不要慌,看起来应该是我们等的‘客人’来了?!?br />
        “今天是谁在瞭望塔上值守,”年轻船长的脸色一下变得铁青,怒吼道:“知不知道就凭着你胡言乱语带来的搔乱,我就能抽你十鞭子?!?br />
        “抱,抱歉船长,那,那船实在是太奇怪了,船身低矮,没有桅杆、风帆在海上跑的速度却很快…”站在高处的瞭望水手听到船长的话,竟忘记了自己的责任,慌忙爬下了瞭望塔解释道。

        “船身低矮,没有桅杆、风帆在海上跑的速度却很快,这世界上哪里有这样的海船,我看你是,你是…”听到水手的辩解,费奇窝火的提高声音,更加愤怒的斥责道。

        但说着说着他心中一动,隐约想起这样的形容在哪里听过,“低矮的船身,没有桅杆、风帆航速却很快,这不是,这,这不是,传闻里,火,火,火…”

        年轻船长结结巴巴的‘火’个不停时,突然惊骇的看见一只巨大无比,全身长满紫色长毛的蜘蛛带着一个矮小丑陋的侏儒翻过船舷,站到了自己身边,这让他浑身一个激灵,终于嘶喊出了一句完整的话,“火狱人来了,他们上船了,作战,准备,准备作战…””

        在费奇声嘶力竭的吼叫声中,海面上的浓雾慢慢散去,甲板上脸上毫无人色,身体僵硬的无法动弹的水手们望着海船中涌上来的越来越多胯下骑乘着巨大蜘蛛的蛮族武士,只有寥寥几人响应船长的话,狂奔向底舱去取武器。

        可惜这些勇敢的陆地人根本没机会走近通向底舱楼梯的木门,便被凶残的火狱人的投枪刺穿了身体,夺去了姓命。

        而他们身上被贯穿的巨大伤口中兹兹喷出的鲜血,也让其他水手完全失去了抵抗之心,绝大部分都脚软的瘫坐在了地上,只有费奇和少数几个人还勉强站立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