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三百七十章 “优待”

    三百七十章 “优待”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凌晨五点四十码完一章,用时接近十小时,真疯了,苦笑啊,苦笑

        眼睛的余光看着巫门弟子脚步踉跄着消失不见,张黎生禁不住冷冷一笑。

        巫门不同等级弟子间虽有尊卑之分,但在现在这样的特殊时刻拿受辱于低等弟子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去惊扰长老、执事,却绝对是自讨没趣。

        何况这种事一旦公开,那名巫门弟子自己也是颜面无存,所有悲愤一阵后,九成九会默默吞下苦果,装作什么事都没发生。

        早已想明白这一切,青年心平气和的冲凉之后又搓洗干净了衣服,用蛟龙之力化生将湿漉漉衣服中饱含的水分化为升腾的蒸汽,把变得清洁干爽的牛仔服套在身上,施施然的走出了浴室。

        果然,被张黎生整治折磨的吓破了胆子的那个巫门弟子此时还在帐篷里,看到他的身影出现,那人哆嗦了一下,恭恭敬敬的拱拱手,讨好的说道:“师弟,您您看您睡那张床铺,我,我帮您铺好?!?. .

        “我睡外面这张床好哩,”张黎生笑笑,走到靠近营帐帘帐的钢丝床前,把床上的褥子摊开,铺上凉席,“我有手有脚就不用师兄你代劳铺床咧?!?br />
        看到青年态度平和,那巫门弟子心中暗暗松了口气,低眉顺目的又拱手行了个古礼,“是,师弟,那我去洗漱了。

        对了,小兄我叫裴友亮。你私下唤我友亮九成?!?,转身溜进了浴室。

        张黎生哑然失笑的摇了摇头,想了想觉得既然已经显露了实力,便也不用再有什么顾忌,便盘坐在铁床上近两个月来第一次以秘法修行起来。

        刹那间,团团黑雾在青年身后缓缓凝现出来,在帐篷里无声的缭绕不息。

        过了一阵子,冲洗完的裴友亮低着头,满脸堆笑的走出浴室来到营帐靠里的铁丝床旁弯腰铺开床铺,叨念着?!笆Φ?。那我就睡这张床…”,抬起了头,猛的就看到了青年背后伸缩蔓延的黑雾。

        瞬息之间,裴友亮瞳孔缩成针尖大小。血肉中的巫力竟一时失控。将体内的鲜血从毛孔中挤压了出来。他窒息一般面孔通红的长大嘴巴,竭力想要把目光移开,却发现自己身体完全僵住。根本无法动弹。

        皮肤的触觉清晰的感觉到血水越渗越多,耳边慢慢传来水珠滴落在地上的‘滴答…’声响,变成血人一样的裴友亮渐渐绝望,正在这时,突然间,张黎生睁开了眼睛,背后黑雾一下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几秒钟后营帐的帘子被人‘哗’的掀开,那个将张黎生、裴友亮两人送进这顶帐篷勤务兵摇摆着手臂走了进来,立正后一个敬礼说道:“报告首长,刘营长给你们安排了一顿加餐,您和同屋的那位首长是去食堂吃,还是我给你们打到宿舍里吃?!?br />
        “加餐,还能帮着打到帐篷里吃,”张黎生愣了一下,“那麻烦你给我们打来吧,阿哥谢谢你咧?!?br />
        “不,不,首长我叫王连生,您叫我小王就可以了。

        以后在营地就由我负责两位首长的伙食勤务,首长们有换洗的衣服啥的,交给我洗就可以了,”勤务兵露出满口白牙,“那我先去打饭了,首长再见?!?,之后又是一个敬礼,转身习惯xìng的摇摆手臂离开了帐篷。

        看着士兵背影消失,突然受到优待的张黎生沉思一会,脸上露出古怪的表情喃喃说道:“昨天伙食还清汤寡水,连个人问都没有;

        刚才还都是‘同志’、‘同志’地喊着;

        现在却一下变成了‘首长’,这是‘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呐,没想到这些当兵地这样现实,大事不妙,大事不妙哩…”

        他说着说着缓缓摇头,无意间眼睛的余光扫到裴友亮血流满面的从帐篷靠里铁丝床边浑浑噩噩的爬了起来。

        “裴师兄你这是咋地啦,怎么摔得满脸是血?!鼻嗄晔ξ实?。

        “是,是,我,我这不是绊倒了一下,一不小心,一不小心摔了跟头,破了鼻子,流了一头,一头一脸的血。

        我,我去洗洗,我,我再去洗洗…”侥幸逃过一劫的裴友亮清醒过来,回想起刚才恐怖的经历,再也不敢多看张黎生一眼,牙齿打颤、全身颤抖着结结巴巴回答了一句,连滚带爬的冲进了浴室。

        裴友亮的表现十分失态,但对他这样一个‘蝼蚁’般的人物此时心里满是盘算的张黎生也无心在意。

        等了一会,青年见那个名叫王连生的勤务兵提着两个铝制的圆桶饭盒又走进了帐篷,将饭盒小心的放到两张铁丝床的床头柜上,朝自己敬礼说道:“首长,你们的饭和汤打来了。

        吃完之后放到帐篷外面,我来刷了可以了?!?br />
        “谢谢你哩王家阿哥?!闭爬枭泵Φ愕阃?,匆匆打开了盒饭。

        一尺多高的铝制圆桶分为六层,卸开后六个平底碗里装着西红柿鸡蛋汤、辣椒烧肉丝、木须肉…总共四菜一汤和满满一碗香米饭。

        汤和菜都是普通的家常菜肴,但想到身处未开发的‘异世界’宿营地中,张黎生心中忍不住一揪。

        默默吃完饭菜后,他把饭盒丢在帐篷外,摸着肚子盘腿做回了钢丝床上,叹了口气,自言自语了一句,“在这个地界能吃上这伙食,怕是要去拼命咧,看来这个‘绿洲世界’远比我想象中要危险地多…”,闭上眼睛,鼓动血肉中的巫力澎湃涌动,以秘法修行起来。

        修炼中时间流逝无知无觉,张黎生心中再次生出jǐng觉清醒过来时天sè已经到了傍晚。

        他刚刚睁开眼睛,背后黑雾消失,就看见跟在苏德利身边的四名巫门jīng锐弟子中那个名叫邱健南的高胖男子大步闯进了帐篷,没头没脑的大声喊道,“裴师弟,张弟子,苏大佬和两位长老召集开会?!?br />
        “是,邱师兄?!鼻嗄晏麓部戳丝刺稍谂员叩奶看采?,用薄被蒙头,紧紧裹住身体的裴友亮,朝邱健南拱了拱手,快步离开了营帐。

        室外夕阳西下,天空中两轮明月正一左一右的在不同的空间轨道上缓缓升起,空气清新却微微带着些血腥气味,远处陷入幽暗的丛林传出窸窣的不明声响。

        宿营地中,深呼吸了几口,张黎生看到巫者们脚步轻快的向北面一顶帐篷汇聚,便也默默的赶了过去。

        进到帐篷,他发现里面的面积和自己的住处相差无几,却只有一张床铺,此刻正被苏德利霸占着,离床不远处还有两张折叠沙发椅,上面坐着两位大巫,而其他巫门弟子都和他一样是站着的。

        等了一会,巫者越聚越多却还差两三名未齐,突然就听苏德利脸sèyīn沉的望着两位大巫说道:“陈师、杜师,这样的时刻行动还如此缓慢的弟子,我们也不必再等,还是先说正事吧?!?br />
        “也好?!背鹿庑?、杜山茶面无表情的从嘴巴里蹦出了两个字,便不再说话。

        苏德利转头扫视了一遍眼前的巫门弟子开口说道:“我和陈师、杜师刚才已经和宿营地的刘少校照过面了。

        分给我们的任务是三天后开始当前锋,带着宿营地里的研究员们往北面扫荡?!?br />
        这任务听起来不难,‘绿洲世界’宿营地的生活环境又很舒适,还有三天的休息时间,大部分巫者都隐隐露出了欢喜的表情,只有少数几人显得神情凝重。

        “你们心里是不是都觉得美滋滋的,觉得呆在这A0001宿营地里吃的好,住的好,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还受人尊敬,所有非常惬意,”看到巫门弟子窃喜的样子,苏德利冷笑着说道:“那你们知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在甘南营地理都没人理,到了这里却被奉若贵宾?”

        众人听出苏德利语气中隐含无穷怒气,不敢回答的低下了脑袋,只有张黎生想了想突然说道:“执事,我猜是那个少校派给咱们地任务十分危险,所以先让我们吃好、喝好,然后去为他卖命?!?br />
        “张弟子,别抖你那点小机灵了,”苏德利看了青年一眼,摇摇头,声音低沉的恨恨回答道:“我们现在好吃好喝好住处,不是因为要去卖命,而是‘巫’道生、死、祭三门三百余名弟子已经卖掉了命。

        其中我们死门损失最为惨重,牺牲了整整一百三十七人,倒真是应了咱们这个‘死门’的名字…”

        巫门这次倾尽全力探索‘绿洲世界’总共也不过凑出了五千多人,三百余人已经等于半成多的力量,推人及己,想到自身处境,许多巫者惊呼一声,脸sè变得铁青。

        “现在看来这‘绿洲世界’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危险。

        现在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我巫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我和陈师、杜师商议之下,决定传下几种可以速成的‘巫术’,让大家遇危时能多点应变的法子。

        就算是‘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吧”苏德利皱眉止住惊呼,继续说道。

        能平白得到大巫传下的‘巫术’对于巫门乙等以下弟子来说真可谓是喜从天降,不过得到这个惊喜的原因,却让营帐中的巫者们笑不出声。

        只有张黎生心中一动,脱口而出问道:“执事。那陈师叔的‘虫巢术’会不会传下来?”(未完待续……)(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