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三百六十九章 ‘蝼蚁’

    三百六十九章 ‘蝼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下车后远眺‘绿洲世界’的壮美、瑰丽的景色,随行在苏德利身边的陈姓大巫心中也暗自惊叹‘异世界’中造物之巧,不过他心姓毕竟不同,很快便镇定下来,发现周围弟子迷茫的目光正要训斥,无意间却又看到了满脸带笑的张黎生蹦蹦跳跳的怪诞表现。

        心中一动,陈姓大巫悄然打量了青年几眼,随后声音不高却清晰送到四周每位巫者耳中的冷冷说道:“一个刚入门的戊等弟子都比你们镇静,还不沉下心来?!?br />
        巫者们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自知失态,低头不敢做声。

        这时营地帐篷里大步走出几个了人影,为首的是个肩膀上扛着两杠一星,精神抖擞、身材高大、长得浓眉大眼的年轻军人,看起来虽然军衔不高,但按年纪算却已经是破格无疑。

        他快步来到巫者们身边,朝陈姓大巫、苏德利以及在装甲车上止住苏德利怒火的那个老妇主动一一握手,热情的说道:“陈研究员、杜研究员、苏助理,我是A0001宿营地的指挥官刘家庆,热迎你们到宿营地来,你们来了,我们这个营地可就固若金汤了”

        “你太客气了刘,刘指挥官?!笨吹搅跫仪炷昙蜕?,又只是个少校,却硬生生顶着身后两个瞧着年近四旬的中校成了宿营地的指挥官,陈姓大巫以为其来历不凡,小心措辞的回答道。

        “我可真不是客气,陈研究员,这两周,咱们社科院的同志可真是颠覆了包括我在内很多的指战员,甚至一些科学家的老观念。

        这人体的潜能、潜力开发出来形成的特殊能力,真是深不可测,深不可测…”刘家庆用力摇着脑袋说道:“闲话不多说了,咱们要不先相互介绍一下。

        这是咱们宿营地的程茂国政委,这是…”

        A0001宿营地的指挥官指着身后营地里的要害角色一个个介绍着,巫门两个大巫、一个执事连同二十几个不同等级的弟子都露出专心聆听的摸样。

        只有张黎生此时却再没有了刚的从容态度,脸上露出不自在的表情,苦笑的看着不远处跟在一个鼻梁上架着轻巧的黑框眼镜,面孔清冷,年纪在三十岁左右高挑女子身边的清丽短发女孩,心中暗叫糟糕。

        正在青年心烦意乱时,他突然就见刘家庆指着那个高挑女子说道:“这是咱们整个‘绿洲世界’探索项目的副总工程许乃佳博士。

        许博士以‘行动职权’来说仅次于华司令、姚政委和刘总工程师,比我要高的多,应该说她才是咱们宿营地的最高领导?!?br />
        “许博士,您是宿营地的最高领导,也就是我们的最高领导,有什么吩咐,请尽管说?!彼盏吕隽伺拥姆至?,眼睛一亮,半真半假的笑着说道。

        “苏助理,你别听刘少校乱说?!毙砟思殉渍呙堑懔送?,看看刘家庆表情平淡却认真的说道:“刘少校,我是管科研的,你是管后勤保障和安全的,咱们的权限平时并不交叉?!?br />
        “可一旦交叉我不就得服从您的指挥了许博士,”似乎已经见惯了许乃佳对人冷淡的样子,刘家庆习以为常的笑了笑,把手指向她身边的短发女孩,“这是许博士的助手,也是咱们宿营地最好的研究人员之一,毕业于米国名?!固垢!墓捎彼妒俊?br />
        说着说着突然发现女孩呆滞的神情,刘家庆急忙问道:“郭硕士,郭硕士,你怎么了?”

        “噢,没什么,我,我就是头有点发晕,可能是,可能是昨天没睡好?!惫捎被毓窭?,脸色挣扎犹豫了一下,低下头捂着额头,声音发虚的说道。

        “没睡好你就先去休息吧,一会我让李医生去给你量量体温,再让炊事班给你送病号饭去?!绷跫仪煲斐9匦牡娜嵘?。

        “好?!惫捎钡妥拍源愕阃?,朝许乃佳小声说了句,“表姐那我先回帐篷了?!弊硐蛴首呷?,在她背后许乃佳若有所思的久久无语,而张黎生则悄悄松了口气。

        这时等到刘家庆终于将宿营地一方的要害角色一一介绍完毕后,陈姓大巫再没有了平常的木讷,很客气的笑着说道:“大家可能都知道我的名字了,我呢叫陈光兴应名是社科院的研究员。

        这次和杜山茶研究员、苏德利助理带着弟子们来咱们A0001宿营地是协助做好‘绿洲世界’的初期探索工作,希望能和大家合作愉快?!?br />
        “合作愉快那是一定的?!绷跫仪旃恼扑档溃骸霸勖撬抻匕淳梦镒使芾硖趵?,可以启用最新型的核能电池,所以生活环境比在甘南主营地要好一些,最起码冷气、热水澡都能保证,住的也宽敞一点。

        陈研究员、杜处长、苏助理你们先安顿下来,休息休息,晚上咱们再商量具体的工作安排怎么样?”

        宿营地指挥官的话合情合理,自然不会遭到反对,于是巫者们很快便在勤务兵的带领下,分散到了十几个帐篷里。

        二位大巫和执事都是独居,重要些的巫门弟子则是两人一顶营帐,其余弟子住的也是四人一间,而且所有帐篷都装有冷气,隔出了洗浴间,简直和普通酒店客房相差无几,环境和甘南营地比起来好的真不是一星半点。

        张黎生因为是跟苏德利同车而来,被误认为是重要弟子,便和一个年纪不大,相貌英俊的丙等弟子被勤务兵领进了一间两人帐篷。

        “多谢你哩阿哥?!币蛭吹焦捎本谷荒涿钜渤鱿衷凇讨奘澜纭乃抻刂?,感到忧心忡忡的张黎生礼貌的朝那皮肤黝黑,一笑露出满口白牙勤务兵道了声谢,快步走进营帐隔间,脱光衣服,先用冷水洗了把脸。

        “这真是‘上的山多终遇鬼’,一个还没上研究所地大学生来‘异世界’做啥子科考,还是大干部家庭地出身,这不是活见鬼吗…”他嘴巴里嘟囔着,越想越觉得烦闷,突然听到背后响起帘帐掀开的声音,紧接着就听到有人呵斥道:“还不滚出去!

        你个戊等弟子怎么一点尊鄙规矩都不…”

        心眼一动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张黎生皱了皱眉头也不回,手臂猛然间爬满无色鳞片,化为干枯利爪鬼魅的向后一抓,就把那个不久前在外面还一副恭顺摸样站在苏德利身后,此时却趾高气扬的丙等巫门弟子头颅捏住,攥的颅骨吱吱作响,眼鼻口耳七孔渗出了黑色乌血。

        突然受袭,巫门弟子嘴巴想要嘶吼却无法张开,只能妄想以自己最强的巫虫化生拼死挣扎,却绝望的看到那个不被自己放在眼里的戊等弟子背脊两侧裂开,长出几根蝎尾般的细长骨刺,狠狠插进了他的身体。

        骨刺沿血管蔓延,搅动筋肉,令那巫门弟子感受到了抽筋剥皮般的苦痛,他全身血管凸起,痛苦的昏厥过去,却又被冰冷的凉水泡醒,耳边就听有人淡淡问道:“师兄,你不是想要赶我出去好洗涮、洗刷吗,现在可如意咧?”

        “师弟,师弟,我再不敢了,再不敢了…”觉得捏住脑袋的枯抓放松了一些,巫门弟子倒也聪明,并不高声叫嚷,只是悲苦的哀求道。

        “辛苦练到陆巫,结果就化生了只‘蝼蚁’一样地巫虫,你也敢自称为‘巫’,也敢人前张狂,真是让人无话可说。

        还不快滚?!碧娇嗲?,望着完成化生后身体生出黑红硬壳,脑袋变的扁平,唇边咧出两颗獠牙的巫门弟子,张黎生讥笑的说了一句,松开了利爪,将背锥的蝎尾从其血肉中收了回去,把他垃圾一般的丢到一边,自顾自的一边淋浴,一边搓洗着自己的衣服。

        巫门弟子受的折磨看起来痛不欲生,其实却不会造成太大伤害,喘息一阵便缓过劲来,从水渍中咬牙切齿的默默爬起,身体颤抖的望着不远处满身皂沫的戊等弟子,眼中露出恨之入骨的目光。

        正他脸色阴晴不定的盘算刚才自己被一招制住是措不及防,还是那戊等弟子真有着骇人听闻的实力时,那巫门弟子就觉得眼前一花,本来被自己死死盯住的人影竟然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正错愕时,身后却响起一个冰冷声音,“师兄,我让你快滚,你还留在这里做什么。

        是以为我不敢下辣手不成?”

        “那,那能,师弟,不,不,‘大能’,‘大能’,大能您巫力通玄,捏死我如同拍死一只苍蝇一样,我,我哪敢那么想。

        我是,是看到大能您在,在搓洗衣服,想效劳,效劳,这才,这才留下,想,想…”身体巨震一下,几乎又瘫倒在地上,终于确定张黎生有着自己难以企及的莫测力量后,巫门弟子语无伦次的哆嗦着说道。

        “那倒不用劳烦师兄咧。

        我不是什么巫力通玄的大能,只是冒些风险化生了只强大些的巫虫而已,‘巫’道修行便是这样有得有失,师兄你安安全全化生只‘蝼蚁’以后便只能是只‘蝼蚁’,不是我强,而是你弱。

        多说无益,滚出去吧?!闭爬枭底呕槲?,重新回到莲蓬头下,畅快的继续冲洗着身体。

        那巫门弟子呆如木鸡的楞了许久,不知回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难以抑制的悔恨表情,喃喃自语着,“蝼蚁、蝼蚁…”,面如死灰的蹒跚离开了浴室。(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