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三百六十七章 ‘智慧分析’

    三百六十七章 ‘智慧分析’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九月的最后一天了,有票的大大,再不投就浪费了,喜欢本书就投给猪猪鼓励一下吧,累的吐血感谢中啊!!!

        听了营地后勤部长的报告,姚必武连连点头,“好好,你这个大管家呀,就该查缺补漏,想到我们前边?!?br />
        说着,他把目光转到了巫门来人中几个拥有中科院正厅级巡视员职务的大巫身上,“李巡视员、王巡视员…环境艰苦,除了全力保证那些用脑费神的研究人员的生活质量外,就连我和华司令现在都是半个月洗一次澡。

        生活环境都不理想,希望你们多多理解?!?br />
        在山门中时执事地位隐然比长老要高上一筹,但在巫门之外,却还是那些在华国zhèng fǔ科研机构担任闲职的长老里的佼佼者更有话语权。

        听了姚必武的话,穿着一件灰sè中山装,一副退休老干部摸样的祭门长老李汉泉拍着胸脯大声说道:“姚政委,我们是来支援部队的,不是来帮倒忙的. .

        咱们七八七五军指战员是什么生活条件,我们就是什么生活条件,一点特殊都不要搞。

        您也知道我们应名是社科院的专家,实际都是些山野粗人,什么样的苦没吃过,再恶劣的环境都受的住,坚决不给咱部队上添麻烦?!?br />
        其余长老、执事平时在门里再骄横,也知道此时不是耍横的时候,纷纷点头称是。

        “这,这。你们都是客人,不好吧?”姚必武连连摆手说道。

        郭淮海在一旁笑着说:“姚政委,李巡视员他们也是受了zhōng yāng领导的委托,来为探索这个‘绿洲世界’出一份力,可不是来南大荒旅游的。

        这样吧,我提个建议您看成不成,李巡视员他们今天刚来,这远来是客,条件不妨舒服一点,明天。从明天开始。大家就是并将作战的‘战友’,一视同仁怎么样?”

        “好,这个提议好?!崩詈喝老人档?,“姚政委。咱就这么办?!?br />
        姚必武想了想。叹了口气?!鞍?,条件实在有限,那就对不住社科院的同志们了。

        南星。你赶快先带李巡视员、王巡视员他们去洗漱一下,换身干净衣服,再安排厨房弄几个好菜,给社科院的领导送去。

        李巡视员、王巡视员…陈处,你们今天旅途劳顿,先养jīng蓄锐,明天咱们再具体谈工作,好不好?”

        这种情况下,巫门长老们又怎么能说不好,只能感谢的点点头,跟着宋南星和郭淮海离开了司令部。

        目送这群看上去就显得不伦不类的所谓社科院专家、后起之秀出门而去,从姚必武开口后就一直一言不发,冷眼旁观的华朝武觉得已经演完了戏,就紧皱着眉头冷冷说道:“那个‘李巡视员’倒还有点自知自明,知道丑俊?!?br />
        姚必武的脸sè这时也yīn沉下来,朝着老搭档摆摆手,说了声:“大家都出去走走,顺便吃个加餐,补补脑子?!?,将房间里的所有参谋官连同勤务兵都赶出去后,快步走到司令部中间位置的长桌旁,在桌底摸了摸,用指纹按下一个按钮。

        顷刻间,整个房间墙壁连同地板闪现出一抹黯淡电流,交错成一道密集电网后,缓缓消失不见。

        “老姚,这些家伙现在可是有求于咱们,难道还能搞这些小手段?!笨匆Ρ匚浣魃鞯亩?,沾久的华朝武活动了一下肩膀说。

        “老华,自古以来耍小聪明的家伙可不在少数,何况这些鬼鬼神神的人物?!币Ρ匚湟∫⊥?,坐到了长桌前的一张椅子上。

        “鬼鬼神神,鬼鬼神神…”华朝武叹了口气,喃喃自语的做到姚必武身边,“老姚你说这世道怎么让咱们摊上了。

        受党教育几十年,讲了唯物主义,社会主义大半辈子,突然就得和‘跳大神’的一起探索什么‘异世界’了,这真是,真是…唉?!?br />
        “老华,咋一听说这些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怪事,我比你还不理解。

        可不理解咱们也得执行命令,据说就因为今天这事,军委委员会上严副主席都拍了桌子,现在还没形成共同决意?!?br />
        “这事我也听说了,不是说还牵扯到那些‘跳大神’的死对头,什么正派的道门、佛门什么的,你说这又不是武侠演义,怎么‘异世界’一出现,什么‘牛鬼蛇神’都冒出来了。

        赤sè大革命哪会全国的大小道观、和尚庙,那个没被红小兵砸过,烧过,要有大能耐的话那时候他们怎么都不出头?”

        “老华,你呀国防大学高材生,论起打仗来那是一把硬手,可不读史书,看不透这里面的‘鬼门道’。

        你当那道门、佛家是拿那些破庙、道观当根基吗,要问赤sè运动的话,那你还得问抗战他们怎么不出来,抗rì他们怎么不出来,民**阀混战他们怎么不出来;

        再往远了说,满金入关他们怎么不出来,蒙古灭宋他们怎么不出来…”姚必武滔滔不绝的说道。

        “停停停停,你姚必武一辈子就会在我面前故弄玄虚,我倒要听听你对这事有什么奇谈怪论?!?br />
        “不是奇谈怪论,仅为一家之言,你要真想听,我就给你说说?!币Ρ匚湮溺хУ乃?。

        “莫卖关子,畅快的讲,可别来长篇大论?!被湓诩甘甑睦险接?、老搭档面前完全没有刚才冷面将军的样子好奇的催促道。

        “这也没有什么值得长篇大论讲的,无非就是那些道门、佛家经文里都是与人为善,其实他们根本不管凡人死活。

        庙砸了再盖就是,皇帝谁做都是一样。只要不是‘邪魔外道’当道,管他是蒙人、金人还是rì丸人一切都没关系…”

        “怎么能没关系,”华朝武一听这话,起了火爆脾气,“说句破坏民族团结的封建话,这华国总要由华夏人当皇帝吧,小rì丸…”

        “rì丸从根子上说起来不也是华夏人吗,《秦汉野谈》有云,秦之方士徐福携五百童子渡海而生rì丸也;

        古代蒙、金这些华国四夷部落那个不是华夏苗裔,《河图录》有云。毅为皇帝御马。得蒙之名而赐北地…”

        “行了,行了,别拽文了,这都是几百。几千年前的事了。现在还能算数?!?br />
        “咱们这些活个几十年的普通人眼里。那是绝不能算数了,可在那些流传了成千上万年的道门、佛家眼里,可能就把蒙、金甚至rì丸都当成是华夏人。无论谁统治华国都是‘五德更始’,再自然不过的事情?!?br />
        “姚必武,你可真能胡诌,把小rì丸都能说成咱华国人,那难不成咱们当初不该打它个孙子,让他占了华夏?”华朝武一拍桌子吼道。

        “当然该打,站在咱们现在的华人角度,要占也得是咱们占了rì丸,这里头还有个正朔要争的问题,怎么能不打。

        我刚才讲的是站在道门、佛家的角度看问题,你不要混淆逻辑?!?br />
        “你个姚必武就会诡辩,还说我混淆逻辑,你是把我当文盲看怎么的,佛教我是不懂,那道教有上万年的历史吗?”

        “道教不是道家,上古神话中洪荒初立便有鸿钧得‘道’,距今可不知有多少万年了?!?br />
        “那行,那按你的理论,你再说说,八国联军的时候那些个道家的‘大仙’怎么还是不出手,难道那些红头发、蓝眼睛的洋人也都是华夏苗裔?”华朝武越说火气越大,早已经忘了是在听姚必武讲古,大声争辩起来。

        “老华,那些洋人什么时候说要灭亡华国了?”姚必武反问道,看到华朝武气的青筋暴跳却一时哑口无言,他叹了口气说:“老华跟你说了多少次了,你这个炮仗脾气要改一改。

        我本来就是想向你说明打铁还需自身硬,那些鬼鬼神神的东西,不管是‘神’还是‘鬼’统统靠不住,结果你这上了脾气连珠炮一样的东问西问的,好么,让我啰啰嗦嗦,偏题跑调的说了一大堆?!?br />
        华朝武楞了一下,慢慢平心气和下来,仔细琢磨着老搭档刚才的话,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你这个姚必武,政治思想工作干久了,就是喜欢显水平,说话拐弯抹角,早说我不就早明白了。

        你的意思是,咱们联名给上面写个报告…”

        “老华呀,老华,你还说我喜欢显水平,我这显完水平了,怎么你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呢。

        现在写报告那纯粹是添乱,你也不想想,全国就二百多万军队,加上武jǐng算是小三百万,现在是还够用,可要是‘异世界’再冒出几个还够用吗。

        有了现成的‘壮丁’咱不抓来使使,还顶着zhōng yāng军委的决意往外推,你说你是怎么想的?”

        华朝武皱着眉头又想了想,“你是想‘既让驴推磨,又让驴挨饿’?”

        “挨饿‘驴’是不干的,不过一直让它干活,消耗它的力气,我们在后面拿着鞭子,保持实力,它就翻不了天?!?br />
        “这一句话的事,早说不久完了吗?”

        “我不说清楚了,就你那个臭脾气能听我的?!?br />
        “当然听你的,训练部队,搞个实战演习什么的我行,和人动心眼,我可是对你一直心悦诚服的?!被浯笮ψ潘档溃骸安还弦?,你的话我现在是越琢磨越有点意思,我觉得咱们还是得写个报告,把你刚才的分析向上捅捅?!?br />
        “行,这事听你的,报告就免了,动静太大,我把措辞整的委婉点写个短篇,咱走个内参?!币Ρ匚湎肓讼胍淮付ㄒ舻乃档?。(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