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三百六十二章 初闻‘绿洲’

    三百六十二章 初闻‘绿洲’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粗粗一看张黎生就知道,‘巫’道祭门修行之法和死门完全不同,最初全都是凝练灵魂,壮大意识的法门,想来这是为了吞纳兽魂时不会反被猛兽凶残本xìng同化,变得迷失之故。

        而到了陆巫之后,祭门巫者便要开始选择一位‘祖巫’或上古神灵膜拜,以强大的jīng神力量沟通冥冥后,就得以施展所膜拜祖、神的种种莫测神通。

        可以说,如果‘巫’道死门追求的根本是血肉中的澎湃伟力的话,那祭门追求的根本就是灵魂中的浩荡力量。

        想到‘信仰之石’同样是由虚无缥缈的jīng神力凝结而成,和祭门追求的力量应该有很多相通之处,张黎生长长松了口气。

        所谋所得都已到手后,他不再多想,把无面神像放到了木床上,最后拿起了那个树冠根须相连接,弯曲的树木圆环。

        ‘巫’道生门的修行秘法对青年来说只是为了把骗局说圆满的添头,所有这次他没有多想,直接以巫力催动木环,将其化为一株在掌心绿意盈然的树苗,得到了十一则可以靠着掠夺万物‘生机’,锻炼皮囊,反哺战友的修行法门。 . .

        至此死、祭、生三门修行秘法都生动的自动出现在了张黎生的脑中,之后他连看都不看苏德利给的合同,直接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将合同和骨头人头、神像、木环一起双手奉上道:“苏执事,合同我签了。咱们的交易就算完成咧?!?br />
        “张弟子,不看看副册记录的法门全不全你就签了合同,不怕吃亏了,”苏德利讥讽一笑,慢悠悠的说道:“我劝你以后心胸开阔着点,不要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闽兰,我们走?!?,接过合同和三件‘真传奇物’,大步扬长而去。

        “复册誊写的再完美,也绝不如‘真传’的体味深刻。你现在快用心记忆。千万不要贪多。

        这是你的信用卡,在‘山门’里时刻都需要钱,也能刷卡,你好自为之吧?!泵隼嫉蜕驼爬枭盗肆骄?。转身也走掉了。

        “记在心里的修行秘法还能忘记…”青年一愣。望着女孩消失的背影不解的喃喃说道。凝神回忆,却觉的脑海里的一段段修炼法门虽然还记得清清楚楚,但印象却隐约模糊了一些。

        大惊失sè的张黎生马上按照闽兰的提醒跳上木船盘腿坐下。嘴巴里“嘶嘶窸窸嘶嘶窣窣…”念动巫诀,驱除掉多余的感情,把心思完全沉淀下来,,闭上眼睛,竭尽全力的一遍遍回想着脑海中的修行法门。

        时光流逝,等到青年终于觉得把所有的真传秘法牢牢刻在心里,口干舌燥的睁开眼睛后,发现窗外已经是一片漆黑。

        张黎生可不信被华国zhèng fǔ完全压制的‘巫门’隐居之地会是一个完整的‘异世界’,嘴巴里喃喃自语着,“小小的一个空间缝隙,竟然还模仿了rì出rì落…”,跳下了木床。

        正要出门,无意间撇到了那三本自己还一眼都没看过的‘副册’,张黎生随手翻了翻,发现就像预料的那样,是‘牙骨巫经’等修行秘法的誊善本,便随手向古人一样塞进了怀里,漫步走出偏房。

        ‘山门’的天空中闪烁着三轮明月,六颗闪亮星辰,发散的光亮随不璀璨,但也并不昏暗。

        青年走到院落的木门前正要开门,突然看到院门竟然自己打开,魏庆和几名或是穿着青袍,或是穿着灰袍的巫门弟子醉醺醺的走了进来。

        迎面见到张黎生,魏庆惊喜的喊道:“张师弟,你终于醒了,今天可是第,第,我算算…第十二天了,苏大佬走后你这一修炼就是十几天,可把我担心坏了?!?br />
        “十二天…”还以为只过了半天的张黎生瞪大了眼睛摸摸肚子,这才感到自己已经饥肠辘辘。

        这时和魏庆勾肩搭背了一个身量不高却很敦实,长的浓眉大眼的三十几岁青袍弟子笑着说道:“魏师兄你这就想错了。

        张师弟能‘入定’那么久,一定是得了苏大佬传授的上等巫术修炼法门,一旦掌握之后实力肯定大增,这是大好事,有什么可担心的?!?br />
        “对对,还是楚师弟你想的明白,”魏庆哈哈大笑指着那个敦实的青袍弟子朝张黎生说道:“张师弟,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你楚翔楚师兄。

        我虽然赶鸭子上架在咱们这个院子里主点事,但实际要论前途可比你楚师兄差远了…”

        “楚师兄好?!彼淙患弊湃ド匠峭际楣堇锊谷住佬扌械某J?,但也正因如此所有势必要继续在‘山门’呆上一段rì子的张黎生,只能虚与委蛇的拱手说道。

        “张师弟,你别听魏师兄乱讲,论起前途来,你才是真正的前途广大,这次去完‘绿洲世界’你恐怕就和我们一样穿上青袍了?!背枇谑中ψ潘?。

        听到他说出‘绿洲世界’几个字,张黎生心中一动,脑子转了转,“楚师兄我这一下子十几天没出门,还不晓得那啥‘绿洲世界’地事咋样咧,出发地时间有没变动?”

        “张师弟,我可不是你,哪能知道去‘绿洲世界’的具体时间,不过看来这次‘门’里是倾尽全力要在zhèng fǔ面前表现了,这不连我这样的散淡人都召集了探索队。

        看来未来‘巫门’是龙是虫就看这一遭了?!背杩嘈ψ潘?。

        “噢…”张黎生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漫不经心的听魏庆又将剩下那个青袍弟子的宋安兴和五六名黑袍弟子一一介绍给他认识后,突然问道:“魏师兄,‘山门’里的图书馆在哪你知道不?”

        “知道,知道,图书馆好找,你出门找个宽敞的街道,看着城里最高的木楼就是了,”魏庆楞了一下笑着说:“那里二十四小时开放,我给你讲讲规矩。

        一至三楼的藏书咱们这样的巫门正式弟子是免费借阅,不过到了四楼以上就要花钱了,四楼是一本一张‘小红人’,五楼是两张,六楼是五张,贵的吓死人…”

        “啥,用钱就能去‘门’里的图书馆看书,”张黎生错愕的从衣兜里亮出苏德利送的木牌,打断了魏庆的话,“那这牌子有啥用?”

        “黑木牌,啧啧,这可是好东西,交上去限时三个月,可以看遍图书馆九个楼层的藏书,有钱也不容易买到?!蔽呵煜勰降乃档?。

        “原来是这样,”张黎生点点头,拱拱手说道:“各位师兄,我肚子饿地咕咕叫,就不多聊咧,咱们回头见撒?!?br />
        “那你快去吧,张师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可就饿得慌啊?!蔽呵焱嫘ψ湃每寺?,目送张黎生几步走出院子,朝楚翔、宋安兴说道:“楚师弟、宋师弟,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张师弟是个谦虚、直爽的xìng格,很容易相处的?!?br />
        楚翔也是一笑,“谦虚、直爽的是xìng格。

        能十二个昼夜不饮不食的修行,至少也是柒巫以上的境地,化生的巫虫还不能弱了,这位张师弟虽然刚刚入门,但在黑袍弟子里已经很不凡了?!?br />
        “他能得了苏大佬的青睐,当然不凡了,可平凡人里多得是‘青蝇之末附骥千里’的例子,不凡人里也尽多最终碌碌无为之辈,所以呀,命运,命运,人的命,最终靠的是‘运’…”宋安兴脸上却露出一种似笑非笑的古怪表情,有点疯癫的大声说道。

        魏庆、楚翔听了,心中都是深有感触的一颤,沉默一会,嘴巴里同时说道:“宋师弟,你醉了,你醉了,快去歇着吧…”,硬是搀扶着宋安兴走向正房。

        而与此同时,已经在山城一条宽敞的街道上看到高楼位置的张黎生,也开始漫步向图书馆走去。

        巫道‘山门’中似乎不能通电,只能用电机发电,所以街上照明的路灯是一尊尊成年人大小,透明的钢化玻璃制成,里面用油料燃起熊熊大火的圆桶。

        在玻璃圆桶旁边则是一家家的店铺,看起来都是饭店,偶尔有卖杂物的,却非常的少。

        路上的行人一半是穿着各种纯sè袍子、长裙的巫门弟子,一半是穿着粗布杂sè裤褂的临时来人,弟子中穿银sè的已经非常稀少,金sè的则一个都没有。

        “不到半山腰就不是高尚社区哩…”张黎生脚步不停的环顾四周,看着街上的各sè人等,撇撇嘴说。

        路过一个飘出炸鱼香气的店子时他拐了进去,买了许多煎鱼食物和半打可乐后转出来,心里已明白了,‘山门’里的食材可能是可以自产,所以食物便宜,而工业产品却必须从俗世运进来,所有价格高而稀少。

        就这样一路边吃边喝边走,来到图书馆时张黎生恰好把手里的食物饮料吃喝干净,仰头看了看占地面积硕大无朋的九层木楼,随着稀疏的人流迈步走进了楼中。

        楼里的样子和前两个世纪西方世界的老图书馆相差无几,天花板上点满了油灯,熏得房梁冒出一层黑油;

        地面铺着平整的木板;

        远处是一排排摆放着藏书的木架;

        木架前是长条形的木桌木椅。

        这里的阅读环境堪称恶劣,但张黎生的心头却是火热一团,摸出木牌,匆匆向柜台走去。(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