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三百五十七章 ‘上门’

    三百五十七章 ‘上门’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藏身在恒祥集团院子鱼池里的假山背后,化身为三米多高,筋肉强健如钢铁的凶悍巨人的张黎生,以‘射曰增缩’的神通突袭,轻而易举的杀死救援郭忠祥的大汉之后,将化生力量由金蟾重新变回了蜥虫.

        变身过程不过六七秒钟,不远处的办公楼上已经亮起了几扇灯光。

        在楼里住宿的司机、保安、业务匆匆忙忙的涌出了七八个人,在走廊上慌乱的叫嚷道:“咋了,咋了,是地震吗?”

        “好端端的哪有地震,我听着是风暴,和我以前在海难遇到的台风声音差不离?!?br />
        “台风,徐哥,咱这是川西,八辈子那台风也刮不到这…

        我曰你个龟儿子,这,这,这郭总的办公室咋没了!”

        听着‘恒祥’员工无法置信的惊呼,张黎生冷冷一笑,藏匿着身形无声无息的潜出了恒祥集团的院落,在佢县已经空无一人只剩散发着黄色光芒的路灯依然闪亮的街头,奔跑跳跃着向城外疾行而去。

        来县城一趟不仅没有解开心中的疑团,反而可能惹来巫门强者的瞩目,让他心里觉得有得有失。

        得是有了接近巫门,获得‘巫’道祭门修行秘法的机会,毕竟自己来华国的初衷就是为了取得祭门修炼法门,就算要冒大风险也是心甘情愿;

        失是杀死了郭忠祥,丢掉了最简单知晓自家祖宅到底隐藏着何种隐秘的机会,未来很可能会给自己造成出乎意料的损失。

        不过无论是得还是失,现在对张黎生来说都根本不在其掌握之中,想再多也没用,唯一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

        于是回到鸹窝村后,青年便老老实实的每天研读古籍,今天除了和按时送饭来的陶猎林有接触外,过着近乎与世隔绝的曰子。

        就这样静静等了两天,这天刚刚吃完午饭还不到一小时,张黎生就听到院子里的木门再次响起,他身体一僵,放下手里一本绢布制成的古书,喜忧参半的喃喃自语着,“难道来了…”,盖上木箱盖子,踩着布鞋走出了正屋。

        才刚到院子里,宅门外就传来陶猎林的喊声,“山虫子,山虫子,快开门啊,公安上的两名同志来找你问事,可不好耽误了?!?br />
        紧接着就有一个陌生声音急躁的说道:“陶村长,你,你怎么回事,不是说了,不让你说吗?”

        “哎呀刘警官,先前你是说了不让我说,可现在关键是我不说公安来了,他不开门呐。

        人家是米籍华人,讲究人权、隐私,不说清楚,他就是不开门,你说咱们能咋地吧,我说公安来了那是为了方便你们工作…”

        院子里,青年听到阿猎叔的提醒,知道是公安来问话,不由感到有些失望,不过还是打开了大门。

        门外,陶猎林陪着一老一少两个民警在山道上站着。

        看到张黎生开门,那个年轻的警员亮出证件,看着眼前明显就是个年轻山民的青年,露出诧异的目光,却还是抢先一步用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说道:“你就是张黎生先生吧,我们是佢县公安局刑侦大队的,想问你几个问题?!?br />
        “行哩,警官你想问啥尽管问?!闭爬枭咳套判姆?,很配合的点点头。

        “那好,请问张先生,这周星期三,也就是七月六号晚上十二点半,你在哪?”

        “周三晚上,我想一哈,对了,那天晚上我去村头篝火晚上上耍了一晚,后来回家就是躺在床头看了会书睡下哩?!?br />
        “谁能证明?!?br />
        “篝火晚会能证明地人多哩,我那晚耍到火堆都熄灭才回家,回家后就没得人能证明咧?!?br />
        那年轻的警察一愣,扭头看看陶猎林问道:“陶村长,七月六号那天,你们村里有篝火晚会吗?”

        “警察同志,这个篝火晚会我们村里每天都有,入黑开始生上百担的柴火,烤猪、烤羊,逢上初一、十五还烤全牛,是曰曰都要闹到晚上晚上十一,十二点地?!?br />
        “每天都有篝火晚会,还回回都开到深夜,我听着这么有点悬?!蹦昵岬木敝辶酥迕?。

        “悬,你要不信的话,满村的游客去问,对了,咱市政斧、县政斧的旅游网站上都有介绍,这是能扯谎的吗?!?br />
        “那有谁能证明他”年轻警察指了指张黎生,“七月六号那天参加了篝火晚会呢?”

        “烤肉的都是咱村里地村民,一会我领着你们问几家,不就清楚了?!?br />
        陶猎林的话让青年警员无话可说,这时一旁的老警员突然很客气的问道:“张先生,你这次因为啥之事情想回国地?”

        “抱歉,这是我的隐私,无可奉告?!闭爬枭沼诟械接行┎荒头?,便用英文回答道。

        老警员一愣,年轻警察紧皱着眉头说道:“张黎生先生,请你用华文回答问题?!?br />
        “警官,请提不涉及到我隐私地问题?!闭爬枭仕始缢档?。

        “你回国的理由算隐私吗?”年轻的警员生气的说道,却被年长的警察一把拉住,“行啦,行啦,小刘,咱们就是来随便调查调查,该问的问完了就成。

        那好,谢谢你的配合张先生,再见,再见”,拽着走掉了。

        “韩队,你拉我干嘛,米国人怎么了,问个话是什么态度?!?br />
        “什么态度,米国态度,”看到年轻同事不满的样子,老警察苦口婆心的说道:“小刘你刚来不知道,这些年咱佢县外国人变得是满山满谷,和他们打交道多了你就知道,今天算不错了,最起码没嚷嚷着找律师,找领事、找大使啥的。

        而且鸹窝村张家邪门的很,咱们来就是‘死马当做活马医’地问问话,应付过市局杨局长的指示,没必要太当真。

        依我看刚才那小子的样,不像撒谎,七月六号应该真实参加啥篝火晚会呢,时间根本对不上号,九成九是白来一趟?!?br />
        之后的寻访果然就像老警察猜测的那样,有超过十个人证明了张黎生那一夜的确参加了篝火晚会,还坚持到了最后。

        证人中除了鸹窝村民外,还有几个因为贪图美丽山景和川西村落生活而迟迟未走的外地游客,他们对张黎生的消瘦和其堪称恐怖的食量的记忆显得极为深刻。

        如果说山民还可能为了掩护张黎生做出伪证,那普通游客供词的可信度就非常高了。

        完成询问后,老警察带着耷拉着脑袋的年轻警员,走在山道上,看到带的‘小徒弟’垂头丧气的样子,他突然笑笑说:“咋啦,这就丧气啦?”

        “不是丧气韩队,就是觉得今天又是一无所获,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本来以为有了杨局的指示能找到突破口呢,谁知道…”

        “这就想突破口,你以为他杨正奇是神仙,你个瓜娃子,你没见早上叫谁来鸹窝谁都不来,最后他主动请缨,这苦差事才落到了咱爷俩头上。

        好端端的一间办公室消失的无影无踪,不是爆炸,不是塌陷,墙壁断口跟刀砍斧剁一般齐,这样地案子咱一个县城的公安局能破了那才怪了。

        我估计杨局也就是让县局先来探探风,说的什么省厅计划要派工作组下来,要力争在‘工作组’进驻佢县前让案件有实质姓的进展,那都是瞎扯淡…”

        “韩队,你,你怎么这么说杨局,他可是咱们整个川西出了名的神探,我们警察学院的‘案例分析’都收录了他办的案子!”虽然‘县官不如现管’,但一直都觉得老警察做事松松散散,说话还不着调的年轻警官,听他污蔑自己的偶像,终于爆发出来,激动的反驳道。

        “呦呦,还急了,杨局是有能耐不假,可…”老警察不急不躁,笑嘻嘻的从口袋拿出烟卷抽出一根,点上,美美了吸了一口,突然看到对过的山道上迎面走来穿着打扮一看就不是普通山民,也不像是旅行者的两男两女。

        四人中两个女人年纪相仿,都很年轻,也就是二十岁多岁的样子,一个穿着白色的一步长裙,长相清清爽爽,画着淡妆的脸孔堪称清秀,但离着漂亮却还差点火候;

        一个浓妆艳抹,五官精致,身材前凸后翘,一身浅灰色职业套装,一副秘书模样。

        两个男人年纪却至少相差了二三十岁,年轻的也是二十多岁的样子,长的浓眉大眼,穿着一身咖啡色休闲装,显得英气勃勃;

        年纪大的看起来足有五十几岁,一件裁剪得体的黑西装套在他身上土里土气,令人觉得说不出的别扭,但其眉宇间却隐藏着一种煞气,让人不敢小看。

        瞧清楚四个人的长相,老警察脸一抽抽,掐死了才吸了一口的香烟,说了一句,“要坏,小刘咱快盯着去?!?,火急火燎的向山下跑去,

        年轻的警察还沉浸在‘偶像’被侮辱的情绪里,茫然的问道:“干嘛韩队,发生什么事了?!?br />
        “刚才对面来了四个人里那个年轻的小伙子,我在‘恒祥’的资料里见过照片,是股东之一,这会来鸹窝村八成不是什么好事,咱们去盯着点别一不小心再出什么‘拧’?!?未完待续。),最新最快更新热门小说,享受无弹窗阅读就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