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三百一十二章 温和与狂暴

    三百一十二章 温和与狂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一更,求月票、推荐和‘赞赞’啊,都突破0.9了,55555,,,

        托纳斯准备的车子是一辆客制化黑色七人座林肯‘领航员’。

        事实上因为张黎生以前为了方便携带巫虫,最为追求的就是车厢面积,所以别墅车库里的车子除了一辆充当礼宾车的加长宾利外,其他都是这种大型休旅车。

        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听着远山‘潺潺…’流水的声响,踩过湿漉漉的石子路绕过花园,在侧门见到这辆看起来动力十足,给人感觉爬山涉水如履平地的座驾,张黎生满意的点了点头,“阿比盖尔,选的车子不错?!?,钻进了驾驶室。

        “这是我应该做的,一路小心先生?!?br />
        “放心,我开车平常一向非常小心。

        对了,回学校后我今天就不回来了,再见?!笨吹焦捎弊奔菔?,张黎生笑着说了一句,打开车灯,启动汽车缓缓向山脚下走去。

        车前两道光柱合在一起破开夜空照亮了道路,但在这又开始蒙蒙下起小雨的夜里,灯光所及之处也不过二三十米远。

        休旅车的空间相当可观,可再大的车厢也只是个狭隘的私密空间,就像是被关在突然停住的电梯里一样,两个年轻男女单独在里面相处久了,就会自然滋生出一种微妙的气氛。

        感觉继续一言不发很不自在,郭采颖透过面前的挡风玻璃,看着车外湿滑的路面,突然低声说道:“对不起学弟,今天本来是我想帮你的,结果最后弄成这样?!?br />
        “没关系学姐。我也是华国人,能理解你的决定,女孩检点一些是种美德?!?br />
        郭采颖一愣,心里不知想起了什么,脸色微微一变,“那我当初决定在你家暂住一夜就是不检点了,你那有十四间客房,下大雨路被淹了,我住一夜怎么就是不检点了?”

        “学姐。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ok,是我说错话了,抱歉?!?br />
        “你这人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性格太温和了。挺没意思的?!彼坪跻哺械阶约河行┪蘩砣∧?,郭采颖低声嘟囔了一句便不再讲话,沉默的望着远方。

        成‘巫’之后还是第一次被人称作‘性格温和’,张黎生心里不由感到有点怪诞,只能无语的笑了笑,同样沉默了下来。

        在一片安静中,休旅车驶下山路。拐上了宛如河道一般的公路。

        车子行驶在半米多深的污水里,前方的道路整个消失不见,只能靠路旁栽着的树木和路上一辆辆抛锚的汽车分辨哪是公路,哪是荒野。

        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中。性能再优越的汽车也不可能跑的太快,但张黎生每小时不到十公里的速度,还是让郭采颖心里的歉意和耐心一点点的被消磨干净。

        “学弟,你是开着林肯车?;故瞧镒盼吓?,不。蜗牛都比我们的速度快,路况再差也不至于这样吧?!?br />
        “现在这种恶劣环境,安全更重要,学姐,我们离斯坦福不过二十多公里,就算一路十迈的速度,也能赶在你平常休息的时间前,把你送回宿舍?!?br />
        “你还打算一路都用这种乌龟的速度前进吗,真是活见鬼了,”女孩把手搭在前额上,叹了口气说:“这辆‘林肯’落到你手里,真是太不幸了,下车,换我来开?!?br />
        “换手当然可以,但你身上带着驾照吗?”

        “我穿着运动服,在大学校园骑脚踏车出门,怎么可能会带驾照?!惫捎笨扌Σ坏玫闹噶酥赋荡巴饪瘴抟蝗?,只留下一辆辆抛锚汽车的公路,“你觉得这样的时间地点,我们会遇到临检的警察吗?”

        “这和警察在不在场无关,只是就我个人来说,不到逼不得已的时候,一向遵守法律?!?br />
        “我觉得你简直就是个谨小慎微的老学究,心理年龄大约和六十多岁的老头差不过?!鼻嗄杲不捌胶褪婊?,却让人有一种无法辩驳的感觉,女孩楞了一会,只能眼不见心不烦的将电控的座椅放低,“好吧,你继续开车,我先休息一会…”

        这时休旅车已经驶出了积水最深的路段,突然间正要躺倒的女孩看到远处闪着三道在黑暗里朦胧可见的灯光,夜雨中还传来一阵隐约可辨的惊呼和哭啼声。

        “学弟,你看前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了?”发现异常情况郭采颖顾不得烦躁的心情,紧张的问道。

        “看样子应该是一群本来打算在大雨天,偷几个公路上抛锚汽车的轮胎换零钱的小偷,遇到了几个倒霉的夜行者,转职成了强盗?!蹦抗饣朴昴?,清晰的看到五六个穿着陈旧的各款夹克,一看就知道是无业青年的黑人,正围成一圈,兴奋喊叫的张黎生,随口说道。

        “真的吗,那我们,我们该怎么办…

        对,对了,报警,我们赶紧报警!”女孩听了神情愈发紧张起来,摸出手机拨出‘911’却发现电话的通讯很不幸的又断掉了。

        看看屏幕上空无一格的讯号,受过几年的西式教育,已经习惯了所谓‘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的职责划分的郭采颖,并没有生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心思,只是忧心忡忡的说道:“没信号了,看起来只能到大学再通知校警了。

        学弟一会千万不要停车,一定要直接冲过去…”

        她正说着,突然觉得随着距离接近,越来越清晰的哭喊声似乎有些熟悉,惊骇的睁大了眼睛,女孩哽了一下,失态的大声喊道:“啊,不好了,我听哭声好像是楚河,是,那就是楚河的声音。

        怎么办,怎么办,一定是楚河和罗炳亚来找我的路上遇到劫匪了!

        我,我真笨,为什么要告诉她地址,这可,这可怎么办…”

        听到郭采颖的惊呼,张黎生重新打量了一下远处的那群暴徒,从缝隙中真的看到一张绝望的亚洲女孩的脸。

        “你说的不错学姐,看起来还真是楚河学姐被劫了,”青年皱了皱眉头,想了想,给车子换了一个档位,平淡的说声,“学姐,把安全带系紧,坐稳了,我先把麻烦解决掉?!?,直接把油门踩到了最底。

        远处已经围住几只肥美‘猎物’的年轻的黑人歹徒们,也已经发现路上又有一辆汽车驶来,其中一个年纪看起来最小,还应该算是少年,留着蘑菇头的黝黑皮肤的小子笑嘻嘻的说道:“老哥,又有一辆车过来了,我们要不要再丢几颗石头挡一下?”

        “还是别冒险了,看到这情形扔炸弹恐怕司机都不会停车,方向失控反而可能会撞到我们…”匪徒中身量最高大,在雨夜还带着一副宽边墨镜的头目,转头看了看几百米外突然疯狂加速的汽车,很明智的摇摇头。

        正说着话,突然间他诧异的发现远处的大型休旅车,根本不是在夺路而逃,而是闪着刺眼的灯光,瞄准目标,像是一头狰狞的钢铁怪兽一样直直的冲向自己。

        全身打了一个激灵,高大黑人惊呼道:“我,我操,狗屎,那台车的司机疯了,快躲,快…”

        在首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中,已经被炫目灯光笼罩的暴徒们惊慌失措,连滚带爬的散开了包围,躲在了路边,在‘嘭…’的一声令人耳膜几乎穿孔的巨响之后,亲眼看到自己开来的两辆破旧小车,像纸皮一样被撞得翻飞在了空中,被路旁大树拦下,变成了一堆破烂。

        紧接着,在撕裂雨幕的车灯照耀下,一个留着光头,身穿宽松的黑色休闲装的消瘦人影打开刚刚显示出惊人的蛮横动力的休旅车驾驶座的车门,踩着一双棕色翻毛浅口皮靴踏进了雨中。

        “伙计,你,你可惹了,惹了大麻烦…”作为头目,虽然惊魂未定,嘴唇还有些发抖,但高大黑人还是从雨地里哆哆嗦嗦的摸到墨镜,戴上,指着不远处的消瘦人影强硬的威胁道。

        但他的话才说了一半,就看到那消瘦人影在雨地上一踏,身形前冲,速度快的如同鬼魅一半直接来到了自己面前,手掌一晃便掰折了自己的手指。

        目瞪口呆的看着以一种诡异的角度,反转的指向自己的手指,高大黑人还没有感到疼痛,就又看到消瘦人影拳头在自己胸前一晃。

        心口像是被蚊子叮似得突然一痒后,他又看到那个秃着脑袋,背着灯光看不清面目,只能看到身后光芒闪动的消瘦人影,直接绕过了自己。

        “你,你,你搞什么鬼…”暴徒首领楞了几秒钟,错愕的问道,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突然间连转头的力气都消失的无影无踪,声音也细微的连毛毛细雨落地的声响都比不。

        胸口的瘙痒变成了麻木,麻木又变成了刺痛,动脉血管已经被外力截断的高大黑人,长大嘴巴,急促呼吸了几口,却连落入嘴巴里的夜雨清凉也感觉不出的全身颤抖着跪倒在地上,喃喃说了一句,“怎,怎么了,这,这真是活见鬼,活见鬼…”,便瘫软成了烂泥一样。

        路上浅浅的积水刚好掩住了他的口鼻,几窜气泡涌上水面消散之后,这个凶悍的暴徒眼前的世界,就变得永恒的黑暗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