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三百零一章 各怀鬼胎

    三百零一章 各怀鬼胎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一更献上,嘿嘿,晚上还有一更

        虽然勋爵出手并不是因为窥破了张黎生的虚实,只是假借受到要挟做出的试探,但强度却完全是倾尽全力,而且如果青年应对不利,那这种试探顷刻间便可能会转变成真正的攻击。

        在这样千钧一发的关头,被困在咒法牢笼里的张黎生却丝毫没有露出紧张的神色,嘴角露出一丝浅浅笑意,喃喃自语道:“幸好现在是在海底…”

        而随着他的低声呢喃出口,庞大的地下宫殿的天花板上突然传来一声令人魂飞魄散的轰然巨响,随后整个殿堂便都剧烈摇晃起来。

        在这仿佛天崩地陷的晃动中,宫殿四周燃着熊熊烈火的墙壁上显示闪现出一片片神秘符文渐渐破碎,随后便龟裂出无数缝隙,一缕缕海水渗透进来,被蒸发成水雾,发出一阵阵湿咸的气味。

        眼看地下室再遭受一次莫名撞击便一定会完全崩塌,勋爵本来定在胸前的双手突然垂下,禁锢住张黎生的无形牢笼也随之消失的无影无踪。

        “好了强大的‘传奇者’您给我一个威胁,我还您一个警告,再继续下去可就不是两个打算做交易者该有的态度了?!?br />
        听到派对主人服软,作为恶客的张黎生哑然失笑着以心念控制住了已经将身躯胀大到极限,在地下宫殿正上方的海底,裹挟着滔天巨浪缓缓游弋的蛟龙,做出胸有成竹的样子说:“勋爵阁下。您两次提到了态度,但在我看来,在交易中再好的态度也没有‘成交’来的重要?!?br />
        “但越重要的交易,成交就越需要艰辛的谈判,不是吗?”

        “您说的不错,可现在的问题是,在这场交易中,目前来说是完全的卖方市场,”张黎生环顾四周,笑了笑。语气直接的说道:“看看您请的这些宾客脸上露出的贪婪表情吧。

        我想冷静的思考一下。您就能下定决心接受我提出的条件了?!?br />
        勋爵这次举行所谓的‘远古黑暗诸神’主题派对的原因,就是打算诱惑起足够的人手到‘海虾b1号岛’上豪取强夺土著神灵的信仰之力,因此费尽心力请到的‘黑暗行者’自然也大都是本身职业力量,可以靠着信仰之力突飞猛进的角色。

        现在被张黎生借此反将一军。他沉思了一会。没有再强辩什么?!靶畔⒌牟欢缘热梦也坏貌唤邮苣愕奶跫?,但也仅限于这次?!?br />
        “当然勋爵阁下,”张黎生满意的点点头。很干脆的说:“我也没指望第一次见面就和您一劳永逸的达成永久性的交易条件。

        有纸笔吗,我现在就给您画出‘海虾b1号岛’上卡齐鲁和摩卡乔两个土人部族的位置,您觉得要准备多久才能完成我们的这次交易呢?”

        “最多一周时间我就能把土人部落的图腾柱,连着守护它们的土怪尸体交到你手上,”勋爵非常突兀的从黑色长袍中摸出一个平板电脑,“十九枚纯净的信仰之石已经足够摆出三组‘六芒星阵’,供最多六百六十六个‘黑暗行者’分享信仰之力。

        我想在场的大部分客人都会想要把握住这次机会,人手方面已经足够了?!?br />
        不到二十粒信仰之石由几百个人分享,平均下来的所得对于传奇位阶的勋爵来说,完全是微不足道,如果不是为了长远打算,相信他根本不会这么大费手脚的和张黎生做什么交易,当然这也可以看出他嘴巴里虽然对‘异世界’海岛上的土著极为轻蔑,行事时却非常谨慎。

        而对于勋爵的‘战争’邀请,本来就已经各怀鬼胎的宾客们的表现也显得非常热烈,他们纷纷急不可耐的纷纷叫嚷道,“愿为您效劳,勋爵阁下…”;

        “由您带领的话,杀死几万个强壮的原始侏儒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算我一个…”;

        “休闲度假还能遇到这样难得的机遇,真是感谢您的慷慨,阁下?!?br />
        “听听周围的呼声,我说的没错吧,”看着远处满身菱形鳞片的巨人走到自己身边,接过平板电话显得肆无忌惮的开始画图,勋爵笑着说:“对了陌生的‘黑暗行者’,既然我们决定要做交易,那总不能永远称呼你为‘传奇者’吧?!?br />
        “叫我‘龙牙’好了,”张黎生头也不抬的随口答道,“现在先把完整的成为‘黑暗信徒’的秘诀给我。

        七天后,当‘卡齐鲁’或‘摩卡乔’的图腾柱倒下时,我就会出现,把信仰之石交易给你,勋爵阁下?!?,说完话的同时,他用纤细的爪指在平板电脑的屏幕上画完地图的最后一笔,将电脑还给了勋爵。

        接过电脑看了看,觉得地图虽然简洁,但路径却标的很明确,勋爵默默将地图记在脑子里,又把平板电脑递给了张黎生,“你想要的关于‘黑暗信徒’的一切,都在这台电脑里,慢慢找吧,龙牙阁下。

        我善意的提醒你一句,不要以为自己可以从‘异世界’土人的图腾柱里榨出信仰之石,就一定能成为黑暗的‘宠儿’。

        无论是‘信徒’还是‘教徒’它们的关键都在于虔诚,而不是其他任何东西?!?br />
        “这些我当然知道,”心里其实根本不了解‘信徒’、‘教徒’这两种含义几乎相同的单词所代表的职业,有什么不同,但张黎生重新接过电脑时,露出的却是一切尽在掌握的笑容,“不过多做些尝试也未尝不可,不是吗。

        无论如何谢谢您的提醒,勋爵阁下我们三天后见?!?br />
        说着青年地下宫殿中所有人的注视下,转身朝来时的地洞走去,不一会便不见了踪影。

        眼看不速之客那魔神般的身形消失在地洞,鼠王沉默着走到目光深邃的勋爵面前,压低声音说:“刚才只一击就已经撞裂了我的‘术法结界’,冲击力真是强大到难以想象,你的选择是对的,伙计?!?br />
        “我当然知道这点,不然也不会让步,可是就这样被人牵着鼻子走,实在是不太甘心?!?br />
        “牵着鼻子走,”鼠王脸上露出讥讽的笑容,“我的老朋友,在我面前你也要戴上那层‘面具’吗。

        你明明已经看出了那是个来自东方的‘巫族’小子,却口口声声的称呼他为‘传奇者’,这…”

        “嘘…”勋爵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打断了身旁矮小侏儒的话,“戏法就是要神秘才有乐子可寻,尤其是这种耗时漫长的大型‘魔术’,老伙计,你刚才不是也表演的乐在其中吗?!?br />
        听了老友的话,鼠王狞笑着闭上了嘴巴,和勋爵默契的相视一笑,而在这时,在他们算计中的张黎生已经抱着电脑隐匿着身形走出地洞,穿行在纽约皇后区寂静的街道上。

        秋风萧瑟刮起地上的垃圾横飞,远处不时有咒骂惊呼声响起,走在这样阴冷糟糕的环境中,青年的心却是火热的。

        “惊险曲折却收获不小,难怪古人会说富贵险中求,”他嘴巴里不停喃喃自语着,“那位勋爵阁下一定是觉得我向他要‘黑暗信徒’的修行方法,只是为了试试能不能从中找到打破‘世界壁垒’安全的接触‘异世界’信仰之力的办法。

        却没想到‘海虾二号世界’的信仰之力已经根本不会伤害我的身体,这就是信息不对称的好处了…”

        在昏暗的路灯照射下,张黎生像是一团空气一样,踪影全无的发着声音,一直穿越了七八个街区,一路不知吓的多少夜游的歹徒魂飞魄散,终于来到了一辆中古的蓝色福特小车前。

        这里的地点已经很接近皇后区的边缘,治安好了很多,最起码没人会堂而皇之的卸掉汽车的轮胎。

        青年在车轮边缘摸出钥匙,打开车门,恢复身形后飞快的钻了进去,二三十秒钟后便已穿好衣服,启动车子,打开导航仪,直接驶向了距离最近的一家‘汽车旅馆’。

        起源于米国的汽车旅馆最初就是业者提供一片安全的空地,供开车的旅者停车休息,后来慢慢有了简陋木屋,再后来才像普通酒店那样的客房出现。

        时至今日,比较好的汽车旅馆房间从舒适程度来讲,已经丝毫都不比一般酒店逊色,但因为地理位置往往不在城市精华地段,出身来历又不受传统的精英阶级青睐,所有收费相比同档酒店要低廉的多,更重要的是住宿管理也不严格。

        张黎生选择‘汽车旅馆’的目的自然不是贪图便宜,而是只要花点小钱就能不用任何身份证明的直接入住优点。

        在前台向人高马大,脑袋上一根头发都没有的肥胖白人大汉丢了两百米元后,他故作老练,若无其事的说道:“开个房间伙计?!?br />
        “楼上右拐第二间。

        随便问一句,想解解闷吗,我们这有上等货色,只要一百五?!卑兹舜蠛好嗣自恼婕?,露出愉快的笑容,在墙上挂着的几排钥匙串中拿了一串,丢给了面前抱着一台平板电脑的精瘦的亚裔青年,果然自动过滤了证件登记这一环节。

        张黎生楞了一下才明白过来旅馆管理人第二句话的意思,连忙摆摆手,“不必了,我很累了现在只想好好休息?!?,走上了楼梯。

        进了客房后,他锁死房门,拉好窗户,在浴室洗了个热水澡后,感到心思已能完全沉静下来,这才坐在床沿上,捧起了勋爵送的平板电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