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九十八章 ‘血腥飨宴’

    二百九十八章 ‘血腥飨宴’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四十小时没睡觉了,昨晚压根没回家,向所有等更的大大道歉,不多说了,22号马上就要,黑暗即将过去,曙光就在前面,快死了555555555555555

        出租车副驾驶座右侧不到五十公分就是驾驶座,在张黎生利用蜥虫化身后的神通潜入汽车后,驾驶座上一位用缠布抱着脑袋,面目模糊的印度人,对于这位不速之客的来到似乎没有丝毫感觉,仍然默默凝视着前方的黑夜,等待着真正嘉宾的光临。

        而张黎生潜入车中后也自觉的屏住了呼吸,眼睛始终不望向一旁的司机,唯恐自己的目光令其心生感应。

        随着时光的流逝,凯迪街上的出租车一辆辆启动在街道上渐行渐远驶远,不久之后就只还剩下三两辆车仍呆在原处,其中就有张黎生潜入的车子。

        这样的情形让青年心里暗叹倒霉,有点犯嘀咕,就在这时路旁的暗巷中终于传来一阵夜晚高跟鞋踩水泥路发出的特有的‘噔噔噔…’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停在了车边。

        紧接着就见一位把一头在夜色中仍然显得极富光泽的白金色长发用黑色丝绢扎成的八爪式样的发饰拢住,余下的一截丝绢则垂在面孔前充当面罩,挡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丰满鲜红嘴唇的女人直接拉开车子后门,坐了进去。

        这女人鲁莽的行为让坐在前座的张黎生微微一愣,他刚才在高处清清楚楚的看到,别的客人上车之前都一定会向出租车司机出示请柬,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这样堂而皇之的直接上车。

        就在心里纳闷时,张黎生耳边突然响起了一声媚意入骨,充满魅惑的声音?!把舾笙禄拐媸谴笫直?,一个小小的‘欢乐派对’竟派出了几十个‘骑士’和‘教徒’充当迎宾的司机。

        既然这样的话,我想他一定不在乎‘派对’上多几名不速之客光临的,你说呢,司机先生?!?br />
        “夫人,作为‘眷属’我不敢随便揣测阁下的意图,只能严格的遵守他的命令,那就是只为手持请柬,得到邀请的客人服务。

        所以抱歉。如果您没有请柬的话,那我就不能…”司机沉默片刻,声音艰难的说道。

        “噢,司机先生,别说那么不近人情的话?!迸巳鼋克频拇蚨狭怂净幕?。落下车窗,看到不远处所剩无几的出租车中又有一辆轰然启动,便轻轻张开娇唇,朝那辆汽车轻轻一吻。

        顷刻间,一团黑云在刚刚启动的出租车上空翻滚着出现,在车轮即将转动的刹那,云雾中突然雨点一样落下了亿万只米粒大小的黑色蜘蛛。

        汽车疾驰着冲了出去。将掉落在路上的无数渺小的蜘蛛碾成了腥臭的肉酱,可没走出一百米,幸存的那些趴在车壳上的蜘蛛便合力吐出一根根黏丝,将出租车牢牢粘在了地上。任由它的引擎大声嘶吼,也无力继续动弹一步。

        制止住汽车的行进后,那些黑色的米粒般大小的蜘蛛,一般开始在出租车身上吐丝结网;

        另一半则发出恐怖的‘沙沙…’声??惺称鹆顺底拥慕鹗敉饪?。

        直到这时才察觉到情况已经非常不妙,坐在出租车后座的一位打扮成古时侍奉诸神的英俊祭祀的年轻金发男子。周身马上生出一层厚重而又光滑、朴实的骨甲,错愕的喊道:“在纽约参加‘勋爵’的派对还会遇袭,而且还是对我‘重甲者’发起攻击…”

        吼叫着他就想要冲破车门,大展拳脚还击一番,却突然看到不过一两秒钟时间,车窗外竟已经蒙上了一层半透明的蜘网,与此同时还有数不清的样子狰狞可怕的微小蜘蛛,正在网上拖着蛛丝穿梭不已。

        金发男子身体一僵,脸上露出恍然大悟的绝望神色,“Miss?Spider(蜘蛛夫人),见鬼,这是‘血腥飨宴’术法中的‘蜘蛛大餐’,原来是‘蜘蛛夫人’,难怪敢和‘勋爵’对抗…

        不,不夫人,我,我不是‘勋爵’的眷属,无意卷入你们的战争…”

        醒悟过来的宾客双手在出租车后座上一撑,反作用力将整辆车按的发出‘咔咔’解体声音的大声嘶吼着,用尽全力的力气撞向车门。

        只一下撞击,金发男子身上的骨架就将车门撞得的像纸片一样的碎为几片,但车门外一层看起来薄薄的蛛网却牢牢将他死死缠住。

        就这样掌握着强大黑暗能力的宾客在蛛网使尽全部力量也根无法改变自己凄惨的命运,几分钟后就被无数小虫啃成了一堆枯骨,陪伴他的还有那位身为‘黑骑士’的出租车司机。

        最后丝网缠住的一切包括金属制成的车子和橡胶制成的轮胎,都全部落进了蜘蛛的肚子里,只剩下一张纯黑色的请柬,孤零零的落到地上。

        “您虽然不近人情,我却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不会让你为难?!币允醴ㄏ癫人懒街怀嬉弦谎纳彼懒礁觥诎敌姓摺?,蜘蛛夫人驱使黑蜘蛛形成一层涌动的地毯,把‘勋爵’派对的请柬送到了自己手里,“我有请柬了司机先生,现在没问题了吧?”

        “请柬没有署名,夫人,”出租车司机咬了咬牙,声音低沉的说道:“把它给我,我就送您到‘派对’上去。

        至于您做的事,到时自然会由阁下…”

        “好了,能出发就快开车吧,车夫,你和我都知道,‘勋爵’就算疯了,也不会因为两个个无关紧要的‘小卒子’和我翻脸?!?蜘蛛夫人突然间语气一变,阴森说道,前后口气简直判若两人,甚至就连音调都显得与刚才大相径庭。

        出租车司机身体一僵,不再多说什么,启动汽车,疾驰着驶上了纽约皇后区昏暗的公路。

        汽车在空荡荡的破落街区左拐右转,路上坐在那位恐怖的蜘蛛夫人身前的张黎生,虽然能的想要全身戒备,但却强迫自己尽量放松心情的望着车窗外不断变换的街头涂鸦,力求不引起车上其他两人的注意。

        要知道就算是普通人心怀异状的暗自关注别人时,也很可能会引起被窥视者的注意,这种情况用科学解释就是生物磁场的干扰现象,用神秘学解释就是天生的直觉感应。

        车子行驶了十几分钟,张黎生突然隐约听到远处有‘沙沙…’的海涛翻滚的声音传来。

        意识到‘勋爵’的派对很可能是办在游轮上,而不是某处稀奇古怪的未知之地,他的心情一下轻松了不少,正在这时,青年突然看到远处街边的人行步道上,猛地蹿出几道人影挡在了路中央,大声吼叫道:“嗨,快给我停下伙计,你压到我的小狗了…”;

        “狗屎,你再不减速撞到我的话,我一定拧下你的脑袋…”;

        “你最好马上停车朋友,否则后果自负…”

        胡乱编造个荒诞的理由,叫嚣着直接用肉身挡住奔驰的汽车看起来是件很疯狂的事情,但实际上平常司机哪怕明知道停车会有危险,也极少有人会直接将拦车者撞飞,减速是绝大多数人的必然选择。

        因此这种无需事前准备,实施起来简单刺激,又极易得手的抢劫手段,在米国很为初出茅庐的暴徒们所钟爱,只可惜这次挡车的几个戴着鼻环耳钉,在秋天已经寒冷的夜空下,露出满身纹身的青年却选错了对象。

        突然间,‘吽’一声奇怪吼声打断了他们的狂妄叫嚷,紧接着他们就看到疾驰过来的出租车的车轮变得像是橡皮泥一样,被虚空中的一双无形大手捏成了四只怪模怪样的粗大兽腿,狂奔而来。

        错愕之中,这群暴徒根已来不及闪避,只觉的眼前一黑,便被踩成了几摊合着森森碎骨的血红肉泥。

        碾死几只挡路的‘小虫’之后,出租车轮渐渐变软,缓缓恢复原样后继续行驶。

        车厢里,看到刚才骇人的一幕,做坐在后座的蜘蛛夫人从裙摆处摸出一支细长的香烟点燃后落下车窗,深呼吸了一口,脸上唯一露出的红唇在黑纱下显现出一丝浅浅的笑意,“这新鲜而浓郁的血腥滋味真是令人沉醉。

        司机先生,没想到,你竟是尊贵的象神迦尼萨鉨下的信徒?!?br />
        “夫人,我虽然对迦尼萨鉨下也怀有崇高的敬意,但信奉的神灵却是至高无上的‘梵天’?!?br />
        “原来是这样,那难怪你施展‘化物术’变出的象腿,形象那么模糊了?!?br />
        对‘梵教徒’稍有了解者都知道,信奉‘印度教’中至高神灵‘梵天’的‘教徒’,虽然可以施展出所有‘印度教’神祗擅长的能力,可是相比那些神灵的正宗信徒威力会差上不少,但身为‘梵天’信徒的司机自己却绝不敢认可这种话。

        沉默了一会,他强词夺理的反驳道:“夫人,奔腾万里的恒河虽然有着千百处浅滩,却是滋养、哺育出印度人的唯一‘圣河’,这就像‘梵天’是我们心中唯一的至高神祗一样。

        我的神术不济,是因为自己的无能,而不是因为信奉着‘梵天’的关系?!?br />
        听了司机的辩驳,蜘蛛夫人立即解释道:“我刚才的话并不是否认‘梵天’作为伟大神祗所拥有的浩瀚伟力,只是想说明在我的心目中,‘印度教’的诸神都有着非凡的神力?!?br />
        听到背后女人的话,张黎生心中不由微微一紧,无声无息的握紧了利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