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九十七章 ‘上车’

    二百九十七章 ‘上车’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终于码完了,今天又是八点多回家,好在天凉快了不少,还有三天就能两更了,请大大们耐心等待,嘿嘿

        金秋季节,万物凋零,昼夜交替,气温已经显得寒意森森。

        当阳光渐渐退守到地平线下,一轮半圆的皎洁明月慢慢升上了天空时,在被称为世界城市明标尺的繁华大都会纽约某个不易为人所知的阴暗角落。

        十几个穿着背后画有烈焰中腾空而起一根红彤彤锁链图案的黑色T恤的黑人青年,手持铁链、棒球棍,围着三五个长着鹰钩鼻,棕色皮肤的墨西哥裔年轻人,一阵乱打。

        “都住手?!背∶娌灰换峋捅涞孟恃岱?,看到倒在地上的墨西哥人已经失去了反抗能力,黑人中唯一没动手的一个扁鼻子的方脸青年,把手插在裤兜里,摇摇晃晃的狞笑着制止住了同伴的暴行。

        之后他上前一步,蹲在地上,朝几名血肉模糊的墨西哥裔年轻人说道:“小子你知道,自己为什么挨揍吗,我告诉你,你们这些沙漠里来的‘老玉米’的后代,可以在墨西哥长满仙人掌和臭狗屎的贫民窟,穿着乔丹鞋到处‘显摆’。

        但这里是纽约西区,明白吗,纽约西区,这里是我们的地盘,你们要学会夹着尾巴走路。

        奥力特、古科,把这几个白痴的鞋子脱掉,随便搜搜他们的口袋,这些‘嫩玉米’可是能搞到很多我们搞不到的‘好货’卖出去,身上‘肥’的很?!?br />
        “是,老大?!碧椒搅城嗄甑姆愿?,一堆黑人暴徒里跑出两个笑嘻嘻的矮个子少年,直接把满是血迹的铁链搭在肩膀上。七手八脚的开始脱掉墨西哥人脚上的鞋子。

        先是五双黑面红底的篮球鞋,再是几十张面额不一的钞票,收获之后,黑人青年们马上开始兴高采烈的谈论起来。

        “哇偶,真的是正品的乔丹二十一代,完全的复古风格,瞧瞧这防伪的激光鞋帮,啧啧,简直就是机械明的最高精华?!?br />
        “真的吗。给我看看,果然是正品,真见鬼,这鞋子应该收藏起来,而不是穿在脚上。

        不过这么有弹力的鞋底一定能让我跳的更高。啊哈,四十五码,还是我的鞋码?!?br />
        “别把球鞋穿在你的臭脚上科迪,上次搞到那块手表就被你分走了,不论鞋子合不合脚,这次你都没份?!?br />
        “噢伙计们,真不明白你们为什么要那么在乎几双二手鞋。要我选的话,这叠钞票肯定可爱的多?!?br />
        “我们才不明白你呢克罗地,作为一个‘黑鬼’既不喜欢饶舌歌曲,也不喜欢篮球。真让人怀疑你的黑脸是用‘涂鸦’染的…”

        听这些年轻人彼此之间嘻嘻哈哈的交谈,实在让人很难把他们和之前出手狠辣的暴徒联系在一起,但实际上,不要说是动手暴力抢劫。像他们这样生活在米国所谓‘烂社区’的青年,为一双喜欢的球鞋。直接开枪杀人也不是没有先例。

        商量着半真半假的争吵了几句之后,在方脸青年的主持下,十几个年纪很轻的抢劫惯犯便分赃完毕,其中五个分到鞋子的家伙,换上之后,还纷纷把旧鞋恶作剧的丢到了仍然躺在地上呻吟的墨西哥人身上。

        “我知道你们这些‘玉米佬’也不简单,不过还是那句话,这是纽约皇后西区,是‘黑鬼’的地盘,能横着走的只有我们。

        看准我的脸,记住我的名字,‘地狱锁链帮’的老大‘疯狗’查顿,下次再见到我这张脸,别忘了马上让路…”见到墨西哥人抽动着满是血污的大鼻子,投来恨意十足的目光,作为首领的方脸青年想了想,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声音冰冷的说。

        就在这位新生的黑帮头目,想要再施展些狠辣手段扬名立万时,突然由远及近传来的一阵汽车急速行驶的轰鸣声,打断了他的话。

        十几秒钟后,一辆纽约城常见的黄色出租车,亮着明晃晃的车灯,在施暴的黑人青年和受害的墨西哥人错愕的目光注视下,‘兹’的一个长音,急停在了路边。

        清凉的夜风穿过街道,刮起一阵灰尘在出租车前明亮的灯光中飞舞,方脸青年透过灯光眯着眼睛往车厢中望去,隐约看到一个穿着一身印度人一年四季都很喜欢穿的白色长袍,瞧不清面目的司机正坐在驾驶座,双眼空洞的和自己对看着。

        刹那间,生性残暴,又在以暴力为主旋律的环境中长大,活了十九年,只有寥寥几次感到害怕过的方脸青年心中猛然一揪,不过紧接着他从小养成的粗暴脾气,便压住了心中莫名其妙升起的恐惧。

        “我还从没有见过晚上把车停在皇后区凯迪街等客人的出租车,看来又有‘生意’了…”握紧了手指的短枪,方脸青年脸皮有些僵硬的笑了笑,正要说句狠话,却听到接连不断的汽车轰鸣声突兀响起。

        不到几分钟,他眼前竟出现了二三十道闪亮的车灯,拉着一闪即逝的光线,停到了来空荡荡,只有几盏昏暗的路灯亮起的街边。

        一辆出租车还可以说是有刚入行,头脑又不好的司机误入了歧途,可几十辆出租车接二连三而来,却令人感到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老大,情况不太对,这些出租车出现的太多,太突然了,我们最好赶快离开?!痹诔蹙叱蔚摹暗赜窗铩恢背涞敝悄医巧囊桓龈呤莼煅谌?,悄无声息的走到方脸青年身边神情有点紧张的低声说道。

        “道森,听你的,我们走?!狈搅城嗄晁淙恍愿衤趁Т直?,但绝不是个蠢货,看到事情已经完全超越了常理,马上点点头说。

        于是很快的,这群残忍的年轻暴徒便闷头快跑着,溜进了街道旁边的巷弄岔路,仗着对地形的熟悉,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黑人暴徒走掉之后,地上受伤的那几个墨西哥裔年轻人松了口气,挣扎着爬了起来。

        他们虽然也感到眼前亮着车灯,停在路旁的一长排出租车出现的非常违背常理,但被暴打的头脑昏昏沉沉,身上剧疼难忍,手机也早已经不翼而飞,靠步行走到医院实在不太现实,万般无奈之下,只能怀着侥幸心理,脚步蹒跚的走向了车子。

        “先生,我们被人抢劫了,求你,求你帮我们报警,或者把我们送去医院。

        我们,我们会好好报答你的,求你,求你了…”来到距离最近的出租车窗外,几个墨西哥人里受伤最轻的那个开始语无伦次的苦苦哀求起来。

        在他的乞求声中,出租车的车窗缓缓落在,一双巧妙的利用后面车灯的死角,隐藏在黑暗中闪着浅浅的暗红色光泽的眼睛望向车外,盯着他们打量的片刻,突然说道:“我的眼睛从你们身上同样看到了罪恶和血腥。

        你们此时此刻遭遇到了痛苦,正是你们曾经赋予给别人的苦难…”

        说着,车窗里突然伸出几只干枯的手掌,抓住了被红色眼睛震慑住的五个墨西哥人的脸孔。

        冰冷的,瘦骨嶙峋的手掌抓紧脸皮的恐怖感觉令几名眼前变得一片漆黑的墨西哥裔青年回过神来,惊声尖叫着奋力挣扎起来。

        可惜他们的所有努力,在指端已经深深陷入其脸孔血肉的枯掌面前根毫无作用,很快几个人的脑袋便同时被拉扯着痛苦的挤进了车子狭小的窗口。

        之后感到脸上盖着的干枯手掌越来越有力,当他们骨骼滋滋作响,‘啪啪…’断裂的被拉进出租车时,耳边响起了最后一声恐怖的低语,“无论你们有何种恶行,来都与我无关,但当你们敲响了我的车门后,我却只能给予你们最后的‘审判’!

        这是虽然已经堕落,但灵魂却仍然向往高明的‘黑骑士’必须遵循的铁律?!?br />
        墨西哥人被硬生生从车窗拉进出租车后,发出的惨叫声便突然戛然而止。

        整个街区恢复了寂静的气氛,唯一不同的是,街道两边破旧公寓里来亮着的灯光,又熄灭了很多。

        在一栋临街窗口已经没有一盏亮灯的公寓楼的楼顶,化身为两米多高修长‘蜥人’的张黎生周身鳞片融入夜色之中,歪着狰狞的头颅俯瞰着那辆‘吃人’的出租车,耳朵微微竖起嘲弄的喃喃说道:“黑骑士就是指开假出租车的堕落骑士吗,真是个顺应时代的古老职业…”

        虽然他嘴巴刻薄,但看到连接人的车夫都是有几手诡奇手段的‘黑暗行者’,青年心中却对‘勋爵’这位纽约黑暗世界的大佬举办的这场‘主题欢乐派对’有了更警戒的认识。

        在离地面几十米的公寓楼顶,等了一会,看到从暗巷中一个个或者带着面具,或者用油彩在脸上勾勒出远古神话种族脸谱的嘉宾,手持请帖出现,坐进出租车,张黎生在楼体外壁上如履平地的隐匿着身形,悄然爬到了地上。

        脚步轻盈无声的来到最近的一辆出租车前,他身体突然化为虚无穿过车门,进到了副驾驶的座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