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九十四章 信仰的火焰

    二百九十四章 信仰的火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在接近四十度的展厅忙了一天,但无论如何今天的一更还是保证了,道歉大大们,请耐心等到二十二号,那时就恢复两更了。[来自114中网?WxGuanCoM]

        月绝不请假,当做补偿,嘿嘿

        “蒂娜小姐、翠茜小姐、谢莉娅小姐,三位该登机了,请跟我来?!痹谖氯峥扇说慕鸱⒌厍诜裥〗愕奶嵝焉?,三个女孩走到了肯尼迪机场贵宾室的登机通道前,蒂娜给了张黎生最后一个拥吻,“噢,黎生,我真不愿意离开你,

        再见宝贝?!?br />
        “真是缠绵的让人妒忌的一对,不过亲爱的姐妹,时间已经快来不及了,你该把男朋友让给我几秒钟告别一下了,”谢莉娅说着挤走蒂娜,和青年贴贴面颊,发出响亮的亲吻声,“谢谢你给了我这一生中最匪夷所思的两周黎生。

        再见?!?br />
        一旁的翠茜犹豫一下,最后也和张黎生贴贴了面颊,“再见黎生?!?br />
        三个女孩道别之后,沿着通道走上飞机,蒂娜不时转头朝张黎生恋恋不舍的轻轻挥手,而青年也回以依依惜别的微笑。

        不一会飞机腾空而起,飞向蔚蓝的苍茫天空,而张黎生这时已经走出机场,坐进一辆出租车的后座向纽约新港赶去。

        其实中午亲眼目睹背叛‘勋爵’的巫医,以一种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诡异方式找到自己,留言之后凄惨的自尽死去,他内心深处远不像在蒂娜、翠茜、谢莉娅面前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对那位潜伏在纽约城中的强大‘黑暗行者’的评价,早已提高了很多。

        而评价的提高也让张黎生不免变得重视起那位‘勋爵’阁下的垂涎欲得之物,尤其是在他身就控制着一个庞大的火狱部族,先天占尽优势时更是如此。

        赶到新港。乘上最后一班直达‘海虾B1号岛’的游轮,青年在甲板上眺望着海面极目之处地平线上缓缓落下的红日,回忆起十几天前‘巫医’的供词,嘴巴里喃喃叨念着,“无论什么事,扯上虚无缥缈的‘信仰’这种东西,一定和神灵有关。

        那位所谓的‘勋爵’阁下想要破解火狱人的信仰之秘的目的难道是,是,是想要‘成神’…

        不。不,怎么又拾起来了这个荒诞的念头,如果凭着几个土人的信仰就能当得成神仙,那‘海虾二号世界’早就满天神佛了!

        可,可那个‘勋爵’的实力看来还远远在我想象之上??隙ú换崾歉鐾氲姆枳?,死掉的‘巫医’既然提到了‘三位一体’这个概念,不是‘成神’的话,这一切又该怎么解释呢…”

        在地球诸多明的远古神话中,‘三位一体’所描述的对象通常都是指向神灵,而且是非常强大的神灵,比如西方社会。至今仍受到十几亿人膜拜的‘上帝’这个称呼,其实就是圣父、圣子、圣灵‘三位一体’的统称;

        而在东方,道家教主老子最著名的一气化三清的传说,也是‘三位一体’的一种反向说法而已。

        想完上帝想老子。想完老子又想上帝,青年在船上思来想去也摸不着头绪,等到游轮靠上‘海虾B1号岛’人类‘聚集地’的码头是,他用力摇摇脑袋。顺着悬梯大步走下轮船,看看时间已经没有多少空余。便笔直的跑向城墙大门。

        恰好混在最后一批出城者中走出了‘聚集地’,青年故意做出谨慎的神情,小心翼翼的进入密林后,在‘窸窸窣窣…’的怪虫鸣叫声中,前行了几百米,驱使‘鬼面’从衣服口袋里跳跃出来,胀大身体,驮着自己朝‘图德南’飞速赶去。

        一路疾驰,二个小时后,在图德南部族供奉‘史册’的大树屋中,他已经坐在皮毛柔顺的兽皮毯上,手中捧着‘图德南’那看起来粗糙厚重,却自有一种古朴神圣韵味的‘部族史册’,翻开了封面。

        这史册其实张黎生早就已经翻看过,不过因为火狱人的史册和图腾柱实在蕴含着太多不可思议,不能理解的事情。

        再加上青年并不是真正的‘海洋精怪’,心中始终有鬼,所有草草看过两三次发现没有什么收获后,因为潜意识中对未知的恐惧,他便将其束之高阁,按照传统供奉了起来,从此敬而远之。

        而这次决定认真探究一番,是因为张黎生觉得在土人部落中如果要说有什么‘三位一体’的‘奇物’的话,除了图腾柱外,部族史册无疑一定是其中之一。

        “图腾柱,部落史册…

        ‘三位一体’自然应该是三样东西,可火狱部族里称的上神奇的东西算来算去也只有两个…”张黎生一页一页的掀起树皮纸,看着上面画着的一个个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的磨砺,色彩依然鲜艳无比,栩栩如生的怪兽、神人图画,喃喃说道:“想来想去还是只有两个。

        见鬼,到底还有什么东西能和图腾柱和部族史册相提并论,构成‘三位一体’呢…”

        自言自语中,青年紧皱着眉头,不知不觉将‘图德南’的史册翻到了最后一页,突然间仿佛在照镜子一样,他看到一个脸色苍白,仅以一片兽皮包裹着下身,坐在一张厚实皮毯上,其貌不扬的精瘦青年男子,在书册中面无表情的和自己对视着。

        心中一震,猛然间张黎生想到一个可能性。

        火狱部族得以传承壮大的保障,除了图腾柱和部族史册外,还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东西那就是‘精怪’的护佑,这令他脱口而出道:“见鬼,这种事情不是显而易见的吗,火狱部族令一件‘奇物’就是护佑它的‘精怪’。

        放到图德南来说,也就是,也就是我自己…”

        心中这个念头刚刚升起,张黎生就觉得眼前一阵眩晕,仿佛一下堕进了一个巨大的万花筒里,渐渐的在他脑海好,过往和‘图德南’的关联从头到尾的浮现了出来。

        无意中在‘海虾B1号岛’丛林中炼化巫虫时,遇到图德南部族的狩猎队,因为随手帮忙猎杀猛兽,莫名其妙成了‘图德南’的守卫者;

        在‘异世界’海岛上的人类‘聚集地’看地皮时,遇到被逃难迁徙的卢亚密人几乎灭族的‘图德南’逃亡者,为了提升巫力,私心作祟下,他帮着‘图德南’吞并了重创中的卢亚密部族;

        立当时唯一一个幸存的图德南人图格拉为部落头人不久,趁‘帝流浆’的出现接二连三用诡计征服了门格、帕瓦罗、瓦尔斯三个部落…

        往事一幕一幕巨细靡遗毫无遗漏在张黎生面前重现,直到他用铁镊捏起一枚枚金丹‘碎片’移植到‘图德南’精锐战士的脊柱骨中,给予了九个图德南人常人无法企及的强大力量后一切图像突然戛然而止。

        之后图德南史册突然爆发出星辰般的光芒,闪耀着从张黎生手中悬空而起,那四射的光线仿佛蕴含着无穷热度,顷刻间便将大树屋中的一切化为了灰烬。

        在图德南史册发散光芒的同时,部族直径超过十米的图腾柱也自上而下燃起直冲天际的团团大火。

        刚刚结束了一天繁忙的渔猎生活,正等着烤制熬煮好食物填饱肚子图德南人,看到图腾柱和已经将大树屋焚烧干净的部族史册上燃起了熊熊火光,马上匍匐在地上。

        这种情形每个火狱人都很熟悉,知道是守护部族的‘精怪’在收取‘供奉’,所以‘图德南’的绝大多数族人都开始心无旁骛的默默吟诵祈词,为自己活生生的信仰献上一份心力。

        只有‘图德南’曾经的最强大的武士首领图穆跪倒在地,嘴巴虽然也在看似虔诚的默默蠕动,但望着不远处看起来越来越剧烈炙热,对火狱人来说却根毫无感觉的,已经将图德南攻伐者整个包被的火光,眼神中露出极其复杂的神色。

        而在此时,盘坐在一堆兽皮所化的灰烬上,觉得自己的灵魂似乎都被烈火烤干的张黎生却已经处在奄奄一息的濒死地步。

        全身僵硬的无法动弹,靠着金蟾和蜥虫的化身之力勉强保住性命的青年,身体经过长时间的烈火烧灼后,开始慢慢龟裂,化为灰尘塌陷下来。

        随着体表坑坑洼洼直通内脏的越来越多,‘图德南’图腾柱和史册的光火渗透进了张黎生的体内,舔舐着他就失去一半活力的心肝,夺取着他残存的最后生命力。

        青年感觉到到五脏六腑剧痛,渐渐失去知觉,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虽然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任何幸免的机会,却仍然做着最后的努力,就在他屏住呼吸徒劳的鼓动血肉中的巫力时,转机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现。

        当火焰冲进张黎生的头壳时,他的脑髓中突然流淌出一丝淡淡毫光,那毫光虽然微细到不易察觉,但出现之后和烧灼张黎生的‘信仰之火’稍一接触,马上令那火光变得全然无害。

        身体感到突然轻松,得到一线生机的张黎生楞了一下紧接着就觉得自己仿佛由置身地狱,一下变得如同置身天堂一般。

        感觉四周来要将他连同灵魂都化为飞灰的烈焰,化为了能让人得到非凡力量的圣光,不知道该怎么利用这些‘信仰之火’的青年心中能的感到一阵焦急。

        直到脑袋越来越沉,他才意识到那种置身天堂的舒适感觉,其实根就是对比刚才痛不欲生感觉的一种错觉,‘信仰之火’虽然已经变得对自己无害,可也不会恢复身上受的致命的烧伤,自己的?;突姑挥薪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