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九十一章 诱供

    二百九十一章 诱供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一更献上。

        那是一只长着无色的柔顺毫毛,身高超过四米,长宽都在五米开外,四面长着四颗脑袋的巨型蜘蛛,它站在水中之时潺潺河水流过肢足,只没到第一节踝骨的部位。

        和巨大蜘蛛那凶残、冷漠的目光对视了一下,发现同伴一直追逐的三个美丽女郎都牢牢的坐在它的背上,毛鹰操纵着布偶将双手举起,做出没有恶意的动作,同时低声对崔斯特说:“那只蜘蛛一定就是亚洲小子变得。

        崔斯特,他既然和你一样都是‘牧树人’,你能凭经验推测出他的实力吗?”

        “我看不透他,只能确定他的实力绝不在我之下,再加上这四个‘黑暗行者’里一定有一个可以遮掩施法痕迹的秘法师,我们的处境可不太…”黑豹人力而起,恢复成了西装革履的崔斯特,苦笑着回答道。

        刚说了半句他的身体就突然向前一倾,被身后虚空中突然莫名其妙出现的几根蝎尾一样的巨大骨刺一下穿透。

        “毛鹰小心,他们是五,五个…”突如其来受到重创,崔斯特身体一僵,惊骇的低头看看胸膛,凄厉的喊叫了一声就被突然旋转成扇面的骨刺一个回旋,削成了一堆飞溅的鲜红肉泥。

        那肉泥四处散开来,却没有落地,而是在阳光的映照下化为无数长着透明羽翼的红色细小蚂蚁,形成一片虫雾腾空而起。

        飞上百米高空之后,那群蚂蚁一只只化为滴滴蜡油相互凝结,蠕动着变成了鹰隼的模样,凄厉的鸣叫一声,就要冲天远遁。

        这时,崔斯特身下的河道中突然腾起一股滔天巨浪。将他一下淹没的无影无踪。

        寄身的‘娃娃’同样被突袭的蝎尾刺穿,已经变得残缺不全即将支离破碎的毛鹰,亲眼目睹又一个不知名的敌人,伏击在小河道里,掀起如同海洋风暴般的浪涛将受重伤的同伴一举击杀,心中对于生还已经不抱多少希望。

        不过在绝境中求得一线生机是所有生物与生俱来的能,即便是一个不知亲手残杀过多少生物的‘巫医’也是如此。

        “住手吧,陌生的‘黑暗行者’,难道你真打算无缘无故杀死‘勋爵’的‘眷属’…”毛鹰借由他的‘娃娃’嘶吼道。完全没想到自己简单的一句话竟然真能产生了莫大作用。

        虚空中,一个全身布满颜色不断改变的菱形鳞片的修长人影显现出了身形。

        背后九根从脊柱四周延伸出来的蝎尾不再紧迫的不断攻击‘巫医’,而是在空中曼妙飘动着,那修长人影问道:“你是‘勋爵’的‘眷属’,的确算是大人物的手下??烧獠⒉荒芄钩赡愫屯樽分鹨桓瞿吧诎敌姓摺睦碛?。

        这是**裸的挑衅?!?br />
        “我承认强大的‘黑暗行者’,刚才的事的确是我们的错,”压力突减,活命一下变得不再是奢望,布偶脸上露出一个栩栩如生的苦涩表情,“不过我们的确不知道你们也是‘黑暗行者’。

        我们追赶你们的理由说起来很可笑,是因为我那该死的同伴崔斯特有着收集珍奇尸体的怪癖。而你的同伴中那个红发女孩恰好有着稀少的‘雅利安特’血统?!?br />
        “原来是个巧合,”想诈出敌人追逐自己四人的目的,没想到一切竟然是一场误会,张黎生愣了一下。想了想狰狞一笑,又临场发挥的说道:“那你们来‘海虾B1号岛’上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我想两个被‘勋爵’眷顾的‘黑暗行者’不可能无缘无故的结伴出现在这座‘异世界’海岛上吧?!?br />
        “阁下,‘海虾B1号岛’紧靠着纽约,有些事问了。对你可没有好处…”毛鹰沉默片刻,色厉内荏的说道。

        他话音刚落。天空中的一片雨云突然凝结成一股巨浪从天而降,浇到了他的头上,浪花中一条身长二十多米的青色蛟龙,盘旋降下,把‘巫医’寄身的布偶紧紧缠住。

        “听着布娃娃,我不想再多说废话,五秒后之后,你或者告诉我你来‘海虾B1号岛’上的目的,或者去死,”张黎生脸上露出不容反驳的表情,开始数秒,“一、二…”

        他才刚数了两个数,感觉到缠住‘娃娃’的长耳巨蟒根不是活物,毛鹰突然恍然大悟的惊呼一声道,“你不是‘牧树人’,而是,而是‘巫医’,你竟然和我一样都是‘巫医’,不,不,你是‘牧树人’,你,你既是‘牧树人’又是‘巫医’…

        鬼神在上,‘传奇者’,你和勋爵一样是突破职业藩篱的‘传奇者’!”

        张黎生一哽,虽然并不清楚眼前的破烂布偶所说的话的具体意思,却顺势说道:“不错,我的确是一名身兼‘牧树人’和‘巫医’两种职业的‘传奇者’,你现在该知道,怎么选择了吧?”

        布偶脸上露出挣扎的神色,最终破烂不堪的身体上散出一阵淡淡烟雾,在身旁幻化出一个矮小的印第安人。

        “同为‘巫医’,我当然知道现在该如何选择。

        强大的‘黑暗行者’,我可以告诉您‘勋爵’的秘密,但您也必须面对‘冥河’起誓,今天绝不会杀死我,更不会玩弄我的灵魂?!?br />
        “我面对冥河起誓,只要你实话实说,我绝不会杀你,更不会玩弄你的灵魂”张黎生毫不犹豫起誓道。

        “对我这样的蝼蚁,相信一位‘传奇者’绝不会破誓?!泵サ蜕赌盍艘痪?,耸动着大鼻子,脱下上身的西装衬衣,露出根根肋骨分明的胸脯,用手摸到右胸第四根肋骨处,用拇指的指甲划开皮肤,用力撕裂,露出了一块块如同棉絮的筋肉脏器。

        远处骑在巫虫身上的三个女孩看待这一幕几乎呕吐出来,好在这时‘巫医’已经完全的心无旁骛,所有没有发现任何破绽。

        只见他将手从伤口处伸进胸腔,小心翼翼的摸索了一阵,从体内拿出一个滴滴答答流淌和恶臭黑血,稻草扎成的丑陋‘娃娃’,紧紧攥住,紧张的望着张黎生说道:“这个‘替身娃娃’已经和我的灵魂有了牵引,落到别人手里也没有任何用处?!?br />
        张黎生根就不知道所谓‘替身娃娃’的价值,无所谓的说:“只要你说出实话,没人会抢你的‘替身娃娃’?!?br />
        看到青年这样的态度,毛鹰长长松了口气,“既然您是真心实意想放我条生路,那我一点会把知道的一切都全部告诉您?!?br />
        说着‘巫医’盘腿坐在泥地上,用力攥起胸脯上伤口周围皱褶横生的皮肤,嘴巴里念念有词,竟将所有皮肉捏成了一团。

        之后他把那个稻草制成的‘娃娃’紧贴在胸膛上,开始说道:“强大的‘黑暗行者’,‘勋爵’派我们到这座岛上的目,是寻找土人信仰的秘密。

        我想您应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到‘海虾B1号岛’上,您和‘勋爵’的区别是,他更谨慎,因此先派出了‘眷属’到岛上探路。

        关于‘信仰之密’,您作为‘传奇者’一定比我知道的更多,我唯一能告诉您的有价值的信息是,‘勋爵’认为破解土人信仰秘密的关键除了图腾柱外,应该还有另外一件‘奇物’,只有这样才能构成‘三位一体’的格,格,格…”

        毛鹰说到这里,身体开始猛烈摇晃起来,与此同时,他脖颈上一个来黯淡无光,就像是天生青痣的圆形疤痕一下充血,变成赤红颜色,并慢慢发散出无数细小的血丝痕迹,缓缓延伸。

        ‘巫医’这时已经顾不了正在和强大的‘传奇者’交谈求命,开时痛苦到五官极度扭曲的在地上打滚哀嚎,眼看随着身上红线的蔓延,气息变得越来越微弱。

        但当红线就要穿越他的右面胸膛蔓延到左半边身体时,紧贴在胸脯上的‘稻草娃娃’上突然冒出一阵浓重的黑烟,将红线吸引到了它的身上。

        受到诅咒的侵蚀,‘替身娃娃’马上发出婴儿一样的‘哇哇…’啼哭,毛鹰的脸色随着那渐大的哭声,慢慢缓和了下来。

        喘了几口粗气,他有气无力的说道:“强大的‘黑暗行者’,能告诉你的我都已经说完了。

        您也看到了,‘戒疤’的惩罚已经临身,我如果再不埋进土里,‘替身娃娃’都救不了性命,可以走,走了吧?!?br />
        张黎生皱皱眉头,最终觉得应该已经压榨不出什么了,就点点头说:“你可以走了,记住,不要再在我面前出现?!?br />
        “我只有一只‘替身娃娃’现在已经用掉了,不用您说,下辈子能永远不再遇到您和‘勋爵’是我最希望的事情?!泵タ嘈ψ徘股肀叩牟寂继崞鹚牟弊臃诺郊绨蛏?,摇摇晃晃向密林深处走去。

        望着‘巫医’背影消失,张黎生自己也松了口气,这两个敌人虽然看起来他对付着显得轻而易举,但实际运气的成分很大。

        如果崔斯特和毛鹰不是由始自终都被心中错误的猜测误导,正面冲突的话,带着蒂娜、翠茜、谢莉娅三个手无缚鸡之力女孩的情况下,张黎生也许早就已经退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