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九十章 猎手与猎物

    二百九十章 猎手与猎物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二更献上,求月票、推荐,嘿嘿

        张黎生陪着三个女孩笑笑闹闹的吃完了早餐,四人出了水泥房,迎着阳光向‘聚集地’的围墙大门走去。[本文来自?]

        八点多钟正是出入人流最拥挤的时段,他们混在人群里花了不少时间才慢慢走出城门,却没发现已经被一高一矮两个穿着面料稍稍有些发旧的黑色西装,走在‘异世界’海岛,仪态像是在起雾的旧伦敦街道上漫步的中年男人死死盯上。

        “我能嗅到发丝中汗水的味道不带任何化学品的恶臭,那女孩的头发不是染的,而是天生的火红,”个子稍高的中年男人长着惨白的皮肤和一双像是艺术家一样忧郁的双眼,此时那双眼睛一眨不眨的紧盯着走向丛林的翠茜,“雅利安特种,那是个雅利安特种的女孩。

        在这片没被‘密约’约束的土地上,遇到一个值得收藏的猎物,真是一种幸运?!?br />
        “崔斯特,我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比起一件你中意的‘艺术品’,阁下的吩咐…”看着高个男子迷醉的样子,身高只到他的肩膀,有着棕色皮肤和印第安人特有的大鼻头的同伴摇着头说道。

        “毛鹰,在丛林中收藏一件‘艺术品’又能用的了多久的时间,”崔斯特露出雪白的牙齿,舔舔嘴唇,“放心我不会耽误‘勋爵’的命令?!?br />
        “但愿如此?!泵ピ缇土舷氲轿薹ㄈ白韪浙棺杂玫耐?,无奈的说道。

        两人低声交谈着,远远跟在张黎生四人身后走进了密林,却惊讶的发现猎物已经不见了踪影。

        崔斯特脸色一变,闭上眼睛,用鼻子嗅了嗅。表情重新放松下来,“没有施法的味道,看来那三个女孩找了个很熟悉地形的好向导。

        等一会留下那个‘亚洲小子’一命,说不定对我们会很有用。

        毛鹰,现在我的私事变成了公事,就请你用‘娃娃’帮帮忙吧?!?br />
        “你总是有那么多的借口,真想抓的话,用你的鼻子找到他们不是更容易吗?”印第安人揉揉鼻子嘴巴里念叨着,却还是从西服口袋里摸出一个用各色杂布缝成的嘴歪眼斜的肮脏破旧布偶。蹲在地上挖了个土坑埋了进去。

        “我又不是猎犬,何况你的‘娃娃’早种出来,你就早安全几分,这也是为你着想。

        念咒文,我去帮忙找两块肥料?!笨吹酵槿缱抛约旱男脑改贸隽恕尥蕖?。崔斯特嘻嘻笑着张开双臂轻轻扇动,突然连着衣服化为一只双眼血红的巨大枭鸟,拍打着翅膀,庞大的躯体像蜂鸟一样在半空中灵活转动着,冲进了密林之中。

        而留在原地的毛鹰则踮起脚尖,围着埋娃娃的土坑,开始转圈跳起了诡异的舞蹈。

        随着印第安人手舞足蹈的动作渐渐加剧。他脸上口、耳、鼻、眼中的七窍开始渗出点点滴滴的黑色的血水,在面孔上形成了几行血泪,这诡异的情景,仿佛令密林中本来潮热的空气都渐渐变得阴森起来。

        过了一会。毛鹰脸上的血水越聚越粗,却总是不会滴落,就在这时,丛林深处传来一阵‘哗哗啦啦…’的响声。紧接着一只长着黑色猫头的大鸟,利爪上抓着两个还在微微蹬腿抽搐的高壮男人的头盖骨。飞到了毛鹰的身边。

        枭鸟落地,化为崔斯特风度翩翩的摸样。

        “瞧,两个还没断气的壮年大汉,相信他们温热的血液会让你的娃娃‘茁壮成长’?!苯绞肿プ诺谋袅偎劳龅拇蠛?,递到还在不断绕圈的同伴眼前,崔斯特微笑着说道。

        毛鹰看看两块被拔掉舌头,表情恐惧惊骇到扭曲的‘肥料’,没有说话,只是无声一笑,一把抓过一个大汉,用手活生生的撕裂了他的脖颈。

        顷刻间,随着壮汉最后的剧烈挣扎,海量的血液泉涌一样的喷到了地上,渗进了埋着破布偶的土坑,不一会,那坑上盖着的土便被一个仿佛由红布缝成的篮球大的脑袋,轻轻摆动着顶破。

        那丑陋的布偶脑袋出土而出之后飞溅在地上,四周的树木上,甚至毛鹰和崔斯特身上的血液便都滚动着,汇聚到了它的嘴巴里。

        看到‘娃娃’已经成形,印第安人把手中已经血液流尽的大汉丢在一边,又从同伴手里抓过另一块‘肥料’如法炮制,最后将自己脸上的血泪用手指刮下,一点一点弹到了已经长大到两米多高的红色布偶上,帮助它将双腿从土中拔了出来。

        最后一个步骤,驱使着干瘪的‘娃娃’趴在地上,裂开大嘴,像吃面条一样一吸便将地上的两具尸体分别吞进肚子,毛鹰满意的点点头,“崔斯特,这次‘肥料’找的不错?!?br />
        “承蒙夸奖,伙计,不过时间已经耽误了不少了,我们还是快出发吧,我已经急不可耐了?!彼底糯匏固剡肿煲恍?,身体矮了下去,化为了一只巨大花豹。

        看到同伴使用了‘变形术’毛鹰也不在废话,嘴巴里念动咒语,矮小的身体突然虚化为一道黑色烟雾,缠绕在了面前身高已经接近三米的赤红色布偶上。

        本来动作呆滞,站在地上像是腿软一样摇来晃去的布偶一下挺直了腰板,脸上像是儿童随便画上的五官顷刻间也产生了一种栩栩如生的感觉。

        “跟我来,崔斯特?!辈寂家×艘∧源?,用炭笔勾勒的眼睛,竟然转了转,突然破布撕裂一样的吼了一句,迈开大步,向右面大步狂奔而去,速度之快,简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好在巫毒娃娃虽然在丛林中行动迅速,花斑巨豹在林间奔腾跳跃也绝不落后,两个怪物这才能在林中并驾齐驱。

        诡异的是他们速度虽快,但在‘海虾b1号岛’的丛林中追踪了二十多分钟时间后,却还是一无所获。

        “崔斯特情况不对,”心情越来越觉得坎坷,毛鹰驱使布偶挡住花豹,停住脚步说:“普通人在密林中穿行,绝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那三女一男看来都不是简单角色…”

        “你现在才感觉到吗,毛鹰,”黑豹露出和人类一模一样的深思熟虑的表情,“没有‘戒疤’;

        没有施法的味道;

        能被你的‘娃娃’追踪,我们却总是追不上,看来这座岛被其它的自由的‘黑暗行者’盯上了?!?br />
        “那我们该怎么办,他们有四个,我们却只有两个,而且现在是他们在暗处,我们在明处…”布偶瞪大眼睛,压低声音说道。

        “纽约黑暗世界中最响亮的名字就是‘勋爵’阁下,而‘海虾b1号岛’紧贴着纽约,按照传统也可以算是阁下的‘仲裁地’。

        我们身上又都有‘勋爵’的‘戒疤’,所有我想这些人是不会轻易和咱们动手的,否则他们早就伏击了?!?br />
        “崔斯特,你的意思是…”

        黑豹竖起前爪做了个令人背脊发凉的噤声手势,鼻端用力嗅了嗅,“他们不在这,哼,我想这些家伙是在试探我们的实力。

        如果我们连追都追不上他们,那就没什么值得注意的,如果我们追的上他们,那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了。

        也许他们会愿意临时和我们合作,毕竟四个‘黑暗行者’同时出动,图谋的事情绝不会??;

        但更大的可能性是马上动手杀了我们,不愿意轻易动手,可不代表着绝不动手。

        现在麻烦的是,明知道是这样,我们却必须竭尽全力的去找,见他们?!?,说着它露出了如同人类一样的苦涩表情。

        “不错,我差点忘了,‘勋爵’的新戒令又一条是在‘海虾b1号岛’发现了‘黑暗行者’,必须弄清楚他们的目的?!辈寂剂成系谋砬橐唤?,失声说道。

        “所有无论如何我们都要继续追下去,让开吧毛鹰?!?br />
        “就算遇到危险,你变成鹰隼一下也能飞的无影无踪,跑去给‘勋爵’报讯后,说不定还能得到奖赏。

        我呢,被敌人破坏了‘娃娃’就只能呆在那等死了?!泵サ蜕洁熳湃每寺?。

        黑豹嘴角出现了一个栩栩如生的讥讽笑容,“那又怎么样,难道你敢置‘勋爵’的戒令于不顾,直接走掉。

        还是说,你觉得能骗的过阁下那双能洞彻一切的双眼?!?,撒腿又狂奔起来。

        “这都要怪你,如果不是你要收藏什么该死的‘艺术品’,我们也不会去追那四名‘黑暗行者’,更不会发现他们的破绽,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吗?”布偶跟在同伴身边,怒吼道。

        “那你有没有想到他们的目的很可能和我们一模一样呢,”黑豹一边奔跑一边不断耸动着鼻头,“到时候突然遇到他们不是更糟?!?br />
        “崔斯特,你当我是白痴吗,岛上那么多的土人部落,就算我们的目的一样,撞到一起的可能也…”

        “住嘴毛鹰,我闻到那个女孩头发的香味已经不远了?!焙诒蝗坏蜕蚨狭瞬寂嫉幕?,说道。

        生死攸关的阶段毛鹰也不再抱怨,语气冷静了下来,“接近百米之内提醒一声…”,他正说着,就见同伴冲出山林,在一条突兀出现的小河前停下了脚步,河道另一头,正有一双闪着狰狞目光的眼睛冷冷的注视着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