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七十七章 ‘新丁’

    二百七十七章 ‘新丁’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史提芬亲口承认了‘稳定剂’的成功,并用所掌握的火焰能力验证了这一点,令张黎生欣喜若狂。

        能保证金丹成功移植的‘稳定剂’在别人眼中可能只是生物学上出现的一个惊世骇俗的成果,可对他来说却是在茫然之中出现的一条掌握‘世界’的捷径。

        望着导师消失在夜色中的身影,他站在自助银行门前不再压抑心中的激动紧紧握起了双拳,挥拳狂舞一会才冷静下来,喃喃自语真,“冷静张黎生,冷静下来,饭要一口一口吃,事要一件一件做。

        现在对你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参加那位豪格尔参议员的庄园宴会,目前这种局势下,在米国政界发展出自己的势力,可是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向家的方向漫步走去。

        一路上看到青年忍不住还是有点摇头晃脑,看起来颇为神经质的自言自语的样子,不少行人都下意识的避远了一些。

        是夜回到家里,张黎生美滋滋的大快朵颐了一顿母亲准备的大份煎肉后,坚持不坠的以秘法修行度过了漫漫长夜。

        清早起床他洗漱一下吃过早饭,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犹豫了几秒钟,播通了翠茜的电话,吞吞吐吐的说:“翠茜早上好,你,你现在回纽约了吗?”

        “早安黎生,我在纽约,昨天刚刚回来?!钡缁袄锎创滠缬械悴蛔匀坏纳?。

        女孩的不自然感染了本来就觉的用女友最好的姐妹充当女友替身这种事很不靠谱的张黎生,令他觉得更不自在起来,沉默了一会才又问道:“那件事,蒂娜和你说了吗?”

        “嗯?”心情烦乱中又有着一丝期待的翠茜一时没有意会到张黎生说的‘那件事’是什么意思。

        “就是今天陪我去参加豪格尔参议员的庄园宴会?!?br />
        “噢,当然。为这件事蒂娜昨天像苍蝇一样在我耳边吵了很久,又亲自把我押上了飞机?!迸⒒怕业乃档?。

        “那我等一会去接你,大约再过四十分钟?!?br />
        “好的黎生,我等着你,待会见?!?br />
        “再见,翠茜?!闭爬枭叶系缁?,松了口气,上楼换了一身合身的浅灰色西装下来,“妈妈。你觉得我怎么样?”

        “非常好儿子,怎么突然穿的那么正式?”正在厨房忙着洗碗的丽莉转头一看惊讶的问道。

        “噢,忘了告诉你,作为政治资助人之一,我今天要去参加纽约新当选的豪格尔参议员的庄园宴会。鼓励鼓励这家伙,看他能不能够再进一步,当选下届总统?!闭爬枭嫘Φ幕卮鸬?。

        “看来你栽下的种子开始慢慢发芽开花了,希望你能如愿儿子?!痹缫阎蓝涌汲⑹宰挪迨植僮菡窝【俚睦隼蚝敛怀銎娴淖85?。

        一旁帮忙洗餐具的米雪却撇撇嘴说:“真是丑陋的金钱与政治的交易?!?br />
        “不,米雪,我和豪格尔的确可以算是金钱与政治的交易,但却并不丑陋。因为这是法律允许并且公开进行的?!闭爬枭⑵涞迷嚼丛焦殴值慕憬阈π?,挥挥手,大步走出了家门。

        LS集团专为董事会主席添置的那辆黑色加长的迈巴赫62房车,早就等在路旁。

        看到张黎生出门。抬头纹已经显得很密,身材偏矮,看起来至少有五十多岁年纪,穿着一身青色制服。带着圆帽的司机马上殷勤的下车,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这位年纪稍长的司机是蒂娜刚帮张黎生换的。和以前那个年轻司机比起来虽然精力稍有不济,看相也差了很多,但性格无疑更加平和,更具有服务精神,驾驶技术和发生意外时的应急处置经验也更丰富,通常这种司机才会受到那些沉稳而有底蕴的权贵们的青睐。

        “谢谢洛克,先去上西区的‘都彭客公寓’?!闭爬枭佬灰簧?,钻进了车厢。

        ‘都彭客公寓’是翠茜家的地址,算是纽约上西区地段最好的几栋公寓楼中的一座。

        这种档次的公寓楼,名字说是‘公寓’但其实每层只有一户,面积非??沓?,通常在数百平方米以上,已经算是‘大苹果城’里最顶级的住宅。

        不过就像是已经整片都略显老旧的上西区精华地段一样,这些历史已经几乎可以用世纪计算的公寓楼从外表上看,毫不起眼,只有从男性住户那始终从容、体面的言谈举止,女性住户永远雍容、华贵的装扮中,才能体味到其中的不凡之处。

        如同在水面滑行一般的平稳行驶了三十几分钟,迈巴赫62缓缓停在了一栋外表显得有点斑驳的英式大厦前。

        马上,一位穿着和酒店门童类似的公寓中年门卫便先于司机,手脚轻快的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待到张黎生走下车,看到他亚裔人的长相和年轻的样子,门卫不易察觉的一愣,彬彬有礼的问道:“先生午安,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

        “请问这里是‘都彭客公寓’吗?”从来没有到过翠茜家的张黎生很有教养的反问。

        话音刚落,他就看到公寓大被里面的门卫打开,一位身穿纯白色的低胸晚礼服,全身上下只带了一根细如丝线,但‘过光’时却会发出耀眼光芒的钻石项链做装饰的年轻女郎,踩着优雅的脚步,走下几节老旧的石阶,来到自己身边。

        “这里正是‘都彭客公寓’,先生?!惫⒚盼阑卮鹆苏爬枭痪?,朝一旁的女郎鞠躬致意,赞美道:“翠茜小姐,您今天真是美极了?!?,同样的话他一天不知要说几次,却鲜有像现在这么真诚的时候。

        “谢谢,麦哈德?!贝滠绯盼佬π?,抬起手腕,伸向张黎生,“午安,黎生?!?br />
        看到和平时截然不同的翠茜,青年楞了一下,急忙按照礼节吻了一口女孩的手背,很没创意的说道:“午安,翠茜,你今天美极了?!?br />
        “谢谢?!贝滠缢底湃乒滴?,静静等了一会,张黎生醒悟过来,急忙跑过去帮女孩把车门打开。

        “谢谢?!贝滠缭俅蔚佬涣艘簧?,钻进了车里,青年这才长松了一口气,又绕了回去,从后座的另一个车门上了车。

        汽车启动,像这条大道上的其他豪华房车一样,载着纽约名利场堪称最顶级的一对红男绿女向郊外驶去。

        不自在的盯着车窗外,看着窗外的景致由古老典雅时尚前卫,张黎生突然说道:“翠茜,你住的地方真是太沉闷了,简直就像是电影里的古老城堡一样。

        难怪我听说那些科技新贵们都不愿住到纽约来?!?br />
        “蒂娜家不是更过分吗,最起码我家还没有雷洛先生那样世代服务的英国管家?!迸⑸驳谋缃獾?。

        “那倒也是?!闭爬枭愕阃?,沉默了下来。

        从此之后,直到汽车驶出纽约城,转进一条支路驶入一座风景优美的度假庄园,两人再没有说过一句话。

        在西方社会,公、私之间的界限十分明显,两人在办公场合相处再久,如果没有私人间的聚会,也只能说有工作上的默契,很难说彼此之间有着友谊;

        同样的道理,就算彼此相识的时间不长,但不多的几次见面机会如果都是在私人场合的话,那也完全可以算是私交甚笃,这是通用的社交常识,所以说一般接到某人‘庄园宴会’的邀请,也就意味着他有意想要和你发展出私人友谊。

        豪格尔对张黎生就是如此,甚至为了表现出自己的拳拳诚意,接到门卫的通报后,他还特意携夫人在度假木屋前,做出了恭候嘉宾到访的样子。

        阳光下,这位新任参议员显得身材高大,方面大脸,合身的西装裹不住其健硕的体魄,让人觉的精力充沛,有着一股阳刚气质。

        在汽车后座看到参议员挽着一位风姿卓越的美丽夫人满脸笑意的等在木屋门前,翠茜突然说道:“黎生,看来这位豪格尔参议员对你的到访十分重视,不仅亲自迎接,还特意安排了一场短暂的私人会谈,和你做单独交流?!?br />
        “你怎么知道?”

        “这几座木屋外的草坪上连个杯子蛋糕都没放,怎么可能是宴会场所,门卫指路让我们到这来,自然是主人安排的,而主人这样安排,当然想在宴会前和你单独做些交流。

        一会他的夫人一定会支开我,你记住对这些政客千万别乱作许诺?!贝滠缬锼俸芸斓牡蜕V鲎?,话刚说完,张黎生一边的车门便被司机打开。

        “里面还有这么多的鬼门道,现在我觉得蒂娜让你陪我来是对的了?!闭爬枭叱龀得?,朝不远处的参议员夫妇礼貌的一笑,绕道过车尾,帮翠茜打开了门。

        “所以别本着脸,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

        以为陪着我和蒂娜、谢莉娅参加过几个小派对,就算是深入米国上流社会了,你还早的很,新丁?!贝滠缱颂叛诺淖呦鲁?,挽住张黎生的手臂,嘴巴里低声嘟囔着,脸上却始终带着迷人的笑意。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