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七十四章 ‘疯狂’

    二百七十四章 ‘疯狂’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纽约医学研究会附属医院’火灾共造成了七十八人死亡,二十一人失踪,一百二十七人重伤,死伤者中绝大部分都是无力独自逃出火场的病人。

        这次大火的起因众说纷纭,最普通的猜测是医院用电线路老化,引燃杂物间换洗的床单,导致大火发生;

        最离奇的说法是,有几名亲历火灾者自称看到了两名脚踩地面,便会让水泥化为岩浆的‘地狱使者’激斗着从二楼某间病房里跑了出来,点燃了医院中的熊熊烈火。

        除此之外恐怖分子袭击,‘卡拉多人’在米国对其正式宣战后做出回击之类的‘阴谋论’也层出不穷。

        在这种情况下,花了接近一周时间仍然无法调查清楚火灾起因,给出官方结论的纽约消防局调查中心一时间成了众矢之的,承受了巨大压力。

        这天中午,艳阳高照,在已经化为废墟的‘纽约医学研究会附属医院’原址,一位身量高大,脸色憔悴,目光中却依然露出炯炯之色的中年黑人男子,在瓦砾堆里不知道第几次的行走着。

        突然间,他停在一处开缝的坍塌楼板前,从手中的铁铲崛起几块土石垃圾,蹲在地上抓起了一块板结在一起的黑色水泥块,仔细观察着,干裂的嘴巴里喃喃说道:“这实在不符合逻辑,普通的氧气助燃怎么可能把水泥炼成岩浆岩?!?br />
        “威尼,别再挖你的石块了,快来看看这里,又一处氧气阀门爆炸的痕迹。

        我觉得按目前的证据看,应该可以得出结论了?;鹪衷蚴且蛭皆豪锏难跗└低吵隽宋侍獯竺婊┢?,电脑控制系统又不幸失控,最后过量的氧气被老化的电气线路点燃。

        ‘嘭’的一声,爆燃发生,整座医院在极短的时间内化成了一片火海,所以导致了惨重的伤亡?!痹诜闲媪硪槐?,一个显的筋疲力尽的白人男子手里拿着一个烧成铁块的阀门,望着同事,大声喊道。

        黑人拿着手中黑色的水泥块。踩着满地废墟上下起伏的走到同伴身边,突然将黑水泥块丢到他的怀里,“还是那句话约瑟,这些变得像是岩浆岩的水泥该怎么解释?”

        “爆燃,威尼。爆燃,氧气爆燃瞬间可以产生几千度的高温,完全可能把水泥烧成岩浆?!?br />
        “如果真有那样的爆燃发生,那医院应该在不到一秒钟的时间里化为废墟,把所有人都埋葬?!?br />
        “也许是因为这座医院的内部结构恰好吻合了爆燃冲击波的方向,所有没马上被毁灭;

        也许是爆燃发生的规模被控制住了,恰好只在单独的病室中一个个进行。所有没有破坏建筑物的整体结构…”

        “约瑟,你说的那些可能性的确存在,但我们都知道发生那种事的几率比火星现在马上撞上地球都小?!?br />
        白人男子哽了一下,心中的怒火终于再次爆发。烦躁的大声反问道:“那除了我的说法之外还能有什么可能?

        医院的废墟中没有丝毫爆炸助燃物质存在的痕迹,难道你真认为是‘卡拉多人’做了这事,或者说那些走在水泥地上就能把地面化为岩浆的‘地狱使者’真的降临过此地?”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也好,我们可以马上把调查推给联邦调查局或国土安全局…

        “我当然不会这么认为约瑟。我给不出合理的解释,所有我们才要继续调查下去?!焙谌四凶幼⑹幼磐?。冷静的说道。

        显然两人这样的争辩已经不止一次,周围的其他调查员们对两个‘头’的争吵已经视若无睹,但就在纽约消防局调查中心雇员们周围,一个普通人肉眼无法看到的不速之客,目不转睛的看着争执中的两位高级调查主任,心里翻起了层层巨浪。

        听了一会,觉得心中已有定论,那不速之客转身疾行,修长的脚趾在地上轻盈的跳跃着,不一会便来到了路旁一辆豪华的奔驰休旅车旁,虚化着身体钻进了车厢。

        之后张黎生的身形便在车中显现了出来,他匆匆穿上衣服,松了口气,从前排缝隙钻到了驾驶座启动了休旅车,直接往纽约郊外的新港驶去。

        路上,休旅车的车载电话突然响起,青年撇了一眼中控屏幕,接通了电话。

        马上车厢中响起了LS集团首席法务官那一丝不苟的声音:“老板,我通过纽约消防局的内线关系核实过了,‘纽约医学研究会附属医院’火灾的失踪人员名单中,确定已经添上了康纳尔大学的艾芬妮.匹格罗斯教授。

        事实上艾芬妮教授附近五间病房中她是唯一的失踪者,其他人都已经确认死亡,所以她的名字最初也理所当然的被写在了死亡名单里,不过通过对尸体残骸的DNA监测,现在没证据证明她已经死亡。

        当然这只是技术层面的问题,您知道,在这样的灾难中,那些所谓的失踪者其实永远都不可能被找到。

        至于您的导师史提芬教授,因为火灾发生当天的监控录像损毁,他最近一段时间又一直没有到医院去,所以并不在伤亡或失踪者的名单中?!?br />
        张黎生沉默了一会,“我知道了爱德华,谢谢?!?br />
        “我的工作就是为您效劳老板,”爱德华在电话里笑着说:“对了提醒您一句,周六豪格尔参议员的庄园宴会你可是最重要的主角之一,千万不要忘记?!?br />
        “不是还有三天吗,放心我不会忘记了?!?br />
        “那好,没有其他吩咐我就不打扰您了,再见老板?!?br />
        “再见爱德华,”车载电话随着张黎生说出‘再见’这个词,三秒钟后自动关闭。

        望着车前挡风玻璃外道路两边熙熙攮攮的人群,张黎生面带奇异表情,喃喃自语的说道:“亲爱的导师,难道你真的成功了。

        真的活生生的把自己变成只‘怪物’,又救回了艾芬妮教授的命!

        稳定剂,稳定剂,只要实验了你留下的稳定剂的效果,这一切自然都会有答案…”

        一路杂念在脑袋里纷纷而至,青年脚下加大油门,把车开到纽约新港,停在港外收费的停车场中,走下汽车,顺着时时刻刻都显得拥堵的人流,涌进了新港。

        在通往‘海虾B1号岛’的民航轮船泊位,由于早就有了出入记录,他很顺利的便凭着护照买到一张船票,乘风破浪,不过二三小时便踏上了‘异世界’海岛的土地。

        阔别盈月,‘海虾B1号岛’的人类聚集地除了更繁华了一些外没有太大改变,张黎生心急火燎的大步跑到一间门梁悬挂着‘白头鹰’旗子的水泥房外,通过面孔扫描进到地堡,在甬道里绕来转去,走到了斯坦福实验室的门前。

        门锁的密码已经被临走时的导师改成了先前的使用的那个,他开门走进实验室,看到闯进眼眶垃圾堆一样的狼藉场面,忍不住皱了皱眉头,之后来到自动培育小白鼠的仪器前,在控制电脑上按了几下,竟引导出了无数的公式排列。

        这是艾芬妮被袭击后,史提芬和张黎生共同决意耍的一个小伎俩,把谁都不会认为会存储实验数据的白鼠培育器,变成了所谓的实验室硬盘‘X’文件夹。

        看到不过四吋的指示屏幕上不断闪现的公式数据,青年从衣服的特制内袋里取出一台平板电脑,通过蓝牙,直接将所有资料剪切了过来。

        将这些资料和手机中接到的那个莫名短信连接在一起,一个完整的化学制剂推导过程顿时显现了出来。

        看着平板电脑屏幕上看似散乱但实际逻辑缜密的推导过程,和试验台旁的地面上一滩已经变成黑褐色的血迹,张黎生心中已经再没有了一丝疑惑。

        他脑海中清晰的浮现出史提芬趴在实验台上,用一柄手术刀摸索着切开自己脊柱旁的肌肉,操作着自动注射器给自己注射了足量的‘稳定剂’后,用力错开脊柱,将‘金丹’碎片塞进白生生脊髓中的场景,不禁自言自语了一句,“噢,导师,你简直就是个疯子…”

        边说,张黎生边快步走到装满实验素材的柜子前,翻出那个装着‘金丹’碎片的圆柱形银色金属容器。

        小心翼翼的捧着容器放到试验台的凹槽处,做好固定,他用手在指纹识别器上轻点一下,就见金属容器‘啪’一声打开,冒出了一阵乳白色的雾气。

        雾气散尽,银色容器已经像花瓣般打开,可惜里面却已经变得空无一物。

        “见鬼,越是想着不要发生这种倒霉事,越是会发生…”张黎生气恼的盘算了一下,三天后还要回纽约参加那位豪格尔参议员的庄园宴会,这么短的时间想要猎杀一只精怪实在不太现实。

        无奈之下他只能放弃了马上实验的打算,开始认真研究起了史提芬留下的‘稳定剂’的公式推导过程,尝试着配置不同阶段的‘稳定剂’用标签标好后一种种的装在金属容器中,码在皮箱中。

        做完所有的稳定剂,不知不觉二十几个钟头已经过去了,张黎生伸了一个懒腰,找了块抹布用清洁剂把地面上的血迹擦掉,通知过基地里几名熟悉的勤务兵清理一下实验室,乘船返回了纽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