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六十九章 弱肉强食的时代

    二百六十九章 弱肉强食的时代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惯例求下月票、推荐还有赞赞赞噢

        输入‘南非、开普敦、卡拉多人’几个关键词,张黎生按了一下搜索,很快眼前的屏幕上就出现了数百万条信息,仔细看了看他发现其中最多的是一段视频,便随手点开。

        视频开始一秒一秒的向前跳动,首先看到的是一间修饰充满着浓郁的、非洲风情,看起来占地面积相当宽敞的大厅。

        大厅中一排排的软椅上坐满了熙攘的人群,镜头扫过,从他们的穿着气质以及大多数手中都摆弄着一本笔记本和速写笔来看,这些人的职业应该是记者。

        “是场记者招待会…”张黎生嘴巴里喃喃说道,这时他又看到镜头一转,定在了一面悬挂着的一幅被倒写的‘y’字整个贯穿的红蓝绿三色旗帜,和一张描绘着不断上升的螺旋水汽的油画的墙壁上,而墙壁前插着话筒的发言台无意验证了张黎生的猜想。

        视频继续,很快就见一名穿着非洲传统花布长裙,并按非洲某些部族的传统用花布包着头发的苗条美丽的女郎,和一个面无表情穿着非常合身的黑西装的壮年黑人男子一起走上了发言台。

        那女郎第一眼看上去让人觉得非常和善可亲,雪白的肌肤和身边的男人的黝黑皮肤形成了极其强烈的反差,但仔细观察。就会从她纯青色的眸子和没有鼻孔的鼻子中看出她根本就不是地球人类。

        “各位先生、女士你们好,鄙人是、卡拉多帝国民务部新闻发言人、冬冬娜。

        在这里我很荣幸的、和南非共和国外交部长祖土拉先生、一同、发布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女郎语调缓慢一哽一哽,但发音却字正腔圆的用英语宣布道:“卡拉多人将和南非人民、结成亲密伙伴…”

        说到这里,她看了看身旁的那个黑人壮年男子,示意由他继续。

        黑人男子眉头深锁,脸色阴霾的把嘴巴靠近话筒,“作为友谊的象征,南非共和国将会把东、西、北开普敦三个省份租借给卡拉多帝国…”

        “卡拉多帝国则将会给南非共和国、四千五百万人民提供、粮食,以及必要的医疗保障?!笨ɡ嗯山艏弊潘档?。

        她话音刚落。一个长着大胡子的西方记者猛然站了起来挥舞着手臂愤怒的吼道:“祖土拉先生。你们的意思是说在南非从‘种族隔离者’手中被解放出来整整二十年后的今天,它又屈服在‘异世界’人手中,成为整个人类世界的叛徒,是这样吗?”

        爆炸般的大厅顷刻间一片肃静。听到记者毫不留情面的发问。发言台上的黑人紧咬牙关。身体颤抖,像头牤牛一样喘着粗气缓缓的说道:“记者先生,是不是这样。不是由南非政府来决定的,更不应该由南非人民来决定。

        我们已经牺牲了二百万的同胞,整整二百万人,我们做了我们所能做的一切,是一切,我只能这样回答你?!?br />
        视频至此结束,电脑前的张黎生久久无语。

        刚刚二十岁的年纪,他的脑袋还无法破译出在地球渐渐变成‘大千世界’一个组成部分的情况下,飞速变化的国际局势背后有着怎样的内幕和博弈,但却隐约预感到,‘南非事件’开了一个非常不好的先例。

        “该死的卡拉多人,”可惜这件事再不好也不是目前的张黎生所能够干涉的,他无奈的低声咒骂了一句,可随后转念一想,突然自嘲的一笑,“说起来我不是也在装神弄鬼的侵略‘火狱人’,哎,这个年代

        其实左右不过是‘弱肉强食’而已?!?br />
        喃喃自语着青年关上电脑,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冰可乐灌进了肚子,大步离开了办公室,驱车赶往肯尼迪机场。

        坐在机场候机楼的大厅里,他盯着悬挂在头顶上的大电视中不断播放着的全米各地民众,因为不满政府对南非战败向‘异世界’割地求显得和置若罔闻,而组织起来的**,以及国际局势专家们夸夸其谈的评论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等来了蒂娜的电话。

        “黎生,我到肯尼迪机场了,你过来吧?!?br />
        “我已经到了?!鼻嗄甏幼簧险酒鹄?,舒展了一下筋骨,快步走向机场的外行通道,很快便在人流中看到了阔别多日的女友。

        两人目光对视的一刹那,手中拉着一个小行李箱的蒂娜快步冲向男友,“宝贝,终于见到你了?!?,勾住脖子欢笑的献上了一个长长的热吻。

        虽然已经习惯了女孩在公开场合的这种亲昵表现,但张黎生内敛的性格还是让他感到有些不自在,“走吧蒂娜,我在‘绿地’餐厅定了位?!?br />
        “你定了绿地餐厅,我正想吃那里的蘑菇汤呢,看来我们真是越来越有强烈的心灵感应了?!钡倌瓤嫘Φ谋咚当咄炱鹆苏爬枭谋郯?,甜蜜的拉着男友走出了机场。

        两人来到机场停车场钻进汽车,女孩便开始好奇的问起了一月前张黎生突然之间到底遇到了怎样的险境,又是怎么化解?;?。

        张黎生已经习惯了对蒂娜不做隐瞒,便把实情尽量用女孩能懂的话说了一遍,最后说道:“就是这样,我借着那些家伙的愚蠢不仅成功的化险为夷,还借机把图德南部落的实力扩大了一倍?!?br />
        “他们不是愚蠢而是太相信自己的力量了,照你说的话,这些人彼此靠着十几名同伴就能征服整个‘海虾b1号岛’,做到米军一个整编舰队做不到的事情,的确也有自傲的理由?!?br />
        “你错了蒂娜,那些巫者愿意同归于尽的话的确能杀光海岛上的所有土人和精怪,不过想做到这一点用几枚携带‘核弹头’的导弹不是更简单,其实突袭的话只要一艘核潜艇就能将‘海虾b1号岛’上的所有生物抹去,不过那可不是‘征服’而是‘毁灭’?!?br />
        “你说的不错,黎生,”蒂娜想了想认可的点点头,“华国竟然还有那么多比你还强大的‘神裔’这可真让人想不到。

        说起来你们还都是远亲呢?!?br />
        “那这亲戚间的血缘联系可太遥远了,说起来按照达尔文的进化论,现代所有生物的起源都是海洋里的一块大蛋白,我们也是远亲呢?!闭爬枭欧较蚺?,笑了笑,回答说。

        女孩摇摇头,认真的说道:“我可不是开玩笑黎生,根据d&d龙与地下城)的规则神裔有多么强大和他们与神灵血缘的亲密程度密切相关。

        生物学上不也有类似的基因递减效果吗,我觉得你的血缘距离神灵一定比他们更近,比他们更聪明、更有潜力,以后…”

        从未在这个层面上考虑过问题的张黎生楞了一下,回想起自己之前用了十年时间都没有成就‘初巫’突然觉得除了修炼的法诀有偏差外,也许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自己修行‘巫’道的资质其实颇差,后来飞速进步,恐怕是另有原因。

        他眉头深深皱起,若有所思的喃喃说道:“要是按你这样的说法蒂娜,我和神灵的血缘距离可能非常远,比那些人都要远的多…”

        两人就这样闲聊着来到了餐厅,享受过一顿丰盛的晚餐后,不想再麻烦的打电话通知手下明早改地方接自己去机场的张黎生,带着女友回到了纽约郊外的工场办公室里,缠绵到深夜女孩在巨大、舒适的沙发上沉沉睡去,张黎生则以秘法修行度过了漫漫长夜。

        第二天一早,初升的朝阳才刚刚透过玻璃墙洒到身上,青年便睁开了眼睛,背后的玄奥烟雾缓缓散去,他小心翼翼的下了沙发,轻手轻脚的走进了浴室。

        在浴室里冲了个澡,张黎生漫步走出,惊讶的发现蒂娜已经起床,正穿着他的干净衬衣在办公室边角那个开放式的小厨房里‘兹兹…’的煎着肉排。

        听到男友走近,女孩回头嫣然一笑,“早安亲爱的,你醒的可真早,稍等一会早餐马上就好?!?br />
        “蒂娜,真想不到你还会做饭?”张黎生耸耸肩说。

        “噢,宝贝我可没你想的那么娇贵,大餐做不出来,但对简单的煎肉排和**蛋还是很拿手的,尝尝味道怎么样?”女孩说着将餐刀在锅子里切下一小块煎肉直接叉起来在张黎生嘴巴前晃动着说。

        张黎生一口咬下肉块,嚼了几口笑着评价说:“不错,口味不咸不淡…”

        他正说着,突然办公室大门被人猛然推开,紧接着一个曼妙的身影疾步走了进来,“黎生你回来了吗?”

        看到那个身影闯进眼帘,张黎生浑身一僵,暗暗咒骂自己考虑事情真是毫无脑筋,而蒂娜则面带笑容,显得很有涵养的说道:“麦蒂小姐早安。

        你这样不敲门就闯进老板的办公室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下次请注意千万不要做了?!?br />
        看清张黎生**着身体和只穿一件衬衣的蒂娜贴的很近的站在不远处的厨房。

        麦蒂脸色一下变得非常难堪,嘴巴却不让人的道歉一声,动作僵硬的转身离开了办公室,“抱歉蒂娜小姐,我是黎生先生的秘书,老板几个月不见,留下一大堆事情要处理,所以今早看到他的车子动过,觉得‘办公室’就是办理公务的地方,就没有考虑太多,直接进来了?!保ㄎ赐甏?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