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六十七章 ‘好运气’

    二百六十七章 ‘好运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一夜之间取的了数倍于自身实力的丰硕战果,图德南部落的崛起之势已经不可阻挡。

        可惜任何势力的崛起无论先期条件已经多么的充足,都还是会需要一个过程,而和‘巫’道生、死、祭三大山门的大巫们周旋了太久的张黎生,却没有了时间亲眼目睹这个信奉自己的部族,成为周围数千公里丛林中的霸主。

        只在部族停留了三两天,他便遗憾的骑着‘鬼面’,跋山涉水的匆匆赶回了人类‘聚集地’。

        出于谨慎和身上只有一块兽皮遮羞期间,张黎生没走城墙大门,而是直接以蜥虫化形,虚化身体后穿越进了‘聚集地’。

        他先是悄然潜进了‘聚集地’边角那个曾经巫者云集的水泥房,发现里面已经空无一人才放下了心来,藏匿着身形,一路走回了地面上的住处。

        很方便的仍然虚化身体穿过墙壁,张黎生在浴室里显现出**的身体,泡了个热水澡搓干净了满身泥泞,换上了一身干净柔软的衣服,清清爽爽的出了门,来到了ls在‘海虾b1号岛’上开设的肉店。

        最近一段时间在‘聚集地’行动时他都会特意避开店铺附近,这次出人意料的突然出现自然产生了一阵骚动。

        “噢,我的上帝啊,张先生,您总算是出现了,”头发稀疏的店长汤尼双手做出祈祷的样子惊喜的喊道:“查理先生给您留言很久了,请您马上回地球一趟。

        集团在洛杉矶、芝加哥都市、达拉斯…那些大都市的工场都已经建好了。就等您一声吩咐马上就能开工运营了?!?br />
        “是吗,时间过得可真快?!闭爬枭懔艘幌?“那我回一趟实验室马上就坐船回去纽约。

        不过那之前,汤尼,给我包几块现烤的肉排,一打冰可乐?!?br />
        “是先生,马上就好?!碧滥崆鬃远?手脚麻利的给‘大老板’用纸袋包了几块热腾腾的肥美烤肉,“我先去海滩上给您买好票。一会您直接登船就可以了?!?br />
        “谢谢,你想的很周到?!闭爬枭ψ诺愕阃?接过纸袋和冰凉的可乐,一路毫不顾忌形象的吃吃喝喝着走进一座门梁上悬挂着‘白头鹰’旗子的水泥房里。

        按照惯例接受了值守军士们的面部扫描,他沿着里间屋的下行通道走进了地堡,看着甬道上的数字地标找到了自己的生物实验室,输入密码就想推开房门。却惊奇的发现大门纹丝不动。

        张黎生楞了一下,重新输了一次密码用力扭动了一下门把手,发现仍然纹丝不动,便疑惑的按了一下房门上的通话器,贴近喊道:“教授,是你在实验室里吗?”

        良久过后。正在他已经感到有些不耐烦时,实验室的门被人缓缓打开,史提芬不修边幅,满脸花白胡须,眼圈铁青的脑袋伸了出来?!笆悄憷枭?快进来。赶快进来吧?!?br />
        “你,你多久没休息了教授,”张黎生错愕的走进实验室,发现屋子里一片狼藉,“我请了地堡里的勤务兵帮忙打理实验室的,怎么成了这样!

        教授,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什么事,最近唯一的大事就是‘卡纳多人’,也许是‘卡拉多人’或者其他什么名字,总之就是以前被我们称为‘异世界’蒸汽文明的家伙们,彻底打败了南非政府军,占领了开普敦。

        也许你不知道南非有三个开普敦省,面积足有几十万平方公里…”史提芬神经质的絮絮叨叨的说道。

        “南非被‘异世界’人侵略成功了!”他说的轻松,但张黎生却忍不住惊呼一声,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目光中饱含智慧,表情时刻带着绅士般微笑的老黑人的面庞,只觉的脊柱发麻,“地球上的其他国家呢?

        那些军事大国呢,米国、华国、欧洲盟约国、哪怕日丸也好,地球被侵略,他们就什么都不做吗?”

        “谁知道呢,他们做些什么或者不做什么,可和我没有太大关系,我是个科学家,又不是政客。

        反正呆在米国永远不会被侵略,我有我自己的工作,只是无意中看到这个大新闻记在了脑袋里,谁知道有谁会去…”史提芬摆摆手颠三倒四的说道。

        “噢,你的确不会太关心这种事教授,”张黎生脸色一整,打断了导师的唠叨,“我刚才真是脑袋没有转圈,其实只有一件事能让你变成这样,艾芬妮教授怎么了?”

        青年的问话让表情烦躁,不断摇头晃脑的史提芬身体一下僵住,人也顷刻间安静了下来,他雕塑一样的原地站立了很久,慢慢走到实验室一张被各种资料堆满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将变得毫无表情的脸孔埋进了手掌中。

        一旁的张黎生没有催促,无声的看着自己的导师,不知过了多久,他的耳边响起了一声沙哑干涩的回答:“她突然出现了多器官衰竭,医生说是因为脑部受创身体长时间缺氧留下的后遗症,非常罕见,但艾芬妮运气不好。

        她的时间不多了,我打算趁着她脑死亡前试试用‘金丹’代替内脏体系维持住她的生命,最近十天进行了一百七十多次试验。

        可惜小型哺乳动物的实验结果已经很不错了,但大型哺乳动物却很不理想?!?br />
        “大型哺乳动物,”张黎生张了张嘴巴,“别告诉我你用过猴子做实验,教授?”

        “我买了十只猴子运来,已经死光了,其实只要使用足够分量的强力麻醉剂,实验并不是那么的危险,身体构成的基础物质只要是蛋白质,就必须要受到现代生物学普遍…”

        “噢教授,别提什么现代生物学了好吗,按照生物学的理论‘帝流浆’这种东西根本就不应该存在,”张黎生看着导师,苦笑着比喻道:“实验没出什么意外只是你玩‘梭哈’敲十次都拿到同花顺而已?!?br />
        “就算是这样,我也要接着做下去,”史提芬平静的说道:“好运气同样也是一种才能。

        最近一段时间,我感觉自己就像是被苹果砸中的牛顿一样,很可能就因为脑袋疼,发现万有引力定律?!?br />
        “我明白你的心情教授,但你这样做无疑等于自杀,按照现有的‘稳定剂’质量您在短期内再这么改良,用于大型哺乳动物试验也都是一个笑话,就算成功,除了能造成一只杀死自己的怪物外,什么都做不到?!?br />
        “即便那样我也想试试,可能要把你费劲力气搞到手的那些‘金丹’碎片都浪费掉了,我提前说声抱歉,孩子?!?br />
        “见鬼,这,这真是活见鬼了,那些‘金丹’碎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命!”张黎生被导师梗的一时哑口无言,过后终于爆发出来,“你不是这样的教授,你以前可不这样的。

        你是个科学家,是个可以手一抖都不抖,直接用一个钢钳夹住刮胡刀片硬生生刨开猴子的头灌进去不同浓度的腐蚀剂,只为收集实验数据的科学家,别把自己当成八点档肥皂剧的煽情男主角了?!?br />
        “我现在仍然是个冷酷的科学家,但这并不意味着我就不能为了自己妹妹的性命奋力一搏,”史提芬低声说道:“其实我们都是这样的人不是吗,冰冷和火热被矛盾的揉在一起的人?!?br />
        张黎生一下愣住,沉默了一会,无力而无奈的说道:“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那我无话可说。

        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教授,每个人都是这样,无论他是个连一百都数不到,在德州农产里用耙子种土豆的白痴,还是斯坦福大学的终身教授。

        祝您好运,再见?!?之后转身走向大门。

        “等等黎生,”史提芬身体摇椅晃的从椅子上站起来,“我把稳定剂的所有更新配方都留在了实验室硬盘的‘x’文件夹,你知道怎么找到它。

        还有,之前我已经把我们在‘海虾b1号岛’上这半年多时间所做的研究归纳成论文,以你的名义交给了斯坦福大学‘学位审核委员会’。

        论文我想绝没有问题,但你最好还是回大学好好补上一年的基础知识去答辩,斯坦福的‘学位审核委员会’喜欢聘些古董级的科学家来做学位面试,他们可不会特别赏识亿万富豪?!?br />
        张黎生身体僵硬了一下,“谢谢你教授?!?最终却还是头也不回的打开了实验室的大门,大跨步的走出了甬道。

        来到了地面上,他觉得心情异常郁闷的深深呼吸了几口海岛湿润的空气,穿梭在喧闹的城市街道上,不知不觉来到了沙滩。

        “张先生,船刚到,船票我已经给你买好了,”早已买好船票,在海滩旁等到汗流浃背的汤尼远远看到‘大老板’走来,急忙扬着手中的船票,迎了上去,指着海中一艘海船说道:“排队的人不多,我就没帮您排?!?br />
        碍于成本关系,民航通行‘海虾b1号岛’的船只比政府组织的游轮要小的多,根本就是一艘中型渡轮,样子和往来于纽约下城的轮船差不多,唯一的区别是一个至少要花几百米元才能坐,一个却一分钱都不用花,完全免费。(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