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六十五章 尘埃落地

    二百六十五章 尘埃落地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一更献上,封推的最后时刻了,猪猪狂求各种票票、赞赞赞?。?!

        强大的‘普曼拉’的灭亡源自于张黎生的诡计,而这一切却仅仅只是开始而已。

        手握青年编造的那张所谓的《‘海虾b1号岛’土人部落分布图》的大巫们带着弟子,像是棋子一样按照张黎生的设想征战一夜。

        依次将‘图德南’附近山林中的土著部落的守护精怪一一猎杀,同时也用残暴手段将这些部落绝大多数战士的斗志消磨的干干净净。

        这样的部族根本无法抵抗大劫之后随之而来的图德南人的进攻,自然而然化为了烂熟的甘美果实,被张黎生小心翼翼的一一摘下。

        时间在这片哀嚎遍野的‘异世界’海岛山林中缓缓流逝,当阳光终于撕破黑沉的暮色之时,虽然密林中仍然阴暗无光,但身量高大的徐龙国却仿佛预感到了天已破晓一样,脸色阴沉,神情疲倦的说道:“天色马上就要大亮了。

        我们这一夜已经拿到四十五枚‘金丹’,也该罢手了吧,有了这些,多少也能给‘老神’们一个交代了?!?br />
        “你们死门、祭门是有交代了,可我们生门呢?”听到他的话,侥幸死里逃生的肥胖祝姓老人一改往?!此迪刃Α暮桶?声音低沉的自问自答着说:“四十五枚‘金丹’的确不少,但比起栽培一个通彻秘术的大巫,二名精锐弟子。所要付出的心血…”

        “祝老哥,我们解释过多少次了。那‘金丹’自爆之术谁都没有见过,实在是防不胜防,”驱使着一只七八米长,半人多高的黝黑的千足巨大蜈蚣驮着所有巫者,欧阳博雄只觉焦头烂额的说道:“你们不也一样没有丝毫的防备之心吗,要是早知道的话…”

        “我们没有防备之心是因为放心;

        是因为觉得你们死、祭两门四名大巫,八个精锐弟子绝对挡得下十几个小妖怪的进攻,没有想到你们竟然任由那些妖物跑进‘死生圈’里自爆金丹?!弊P绽先伺叵糯蚨狭伺费舨┬鄣幕?。令其一时之间哑口无言。

        沉默片刻,欧阳博雄咬咬牙说:“算了,算了,事已至此,一切都等我们回到山门之后由‘老神’们定夺好了…”

        “可那个张黎生也被自爆的‘金丹’炸的不见了影子,咱们离岛都成了问题,还提什么回山门?!?br />
        “离岛成啥问题。你没听那张黎生说过,这‘虾子岛’上的民航渡船有票就能上。

        几句简单的洋文咱们都能对付,到时趁着人少赶第一班船,‘哼哼哈哈’的应付着上了船不就万事大吉了。

        到了纽约事情就更好办,咱打辆出租直奔华国领事馆,我就不信咱们找上们去。无凭无据的就因为死了几个翻译,政府还能把咱撵出来不成。

        咱们可都是正式在编的国家公职人员?!痹缫鸦指慈诵?同样骑在庞大蜈蚣背上的杨天运摆出华国公务员的架子,满不在乎的说道。

        “事情真像你说的那样简单就好了。

        哎,不过事情到了这一步。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这真是‘八十老娘倒绷孩儿’。都是些子什么事啊…”

        事情不顺,大巫们再没有了高人风范,连骂带卷的商量了一会,终于拿定了主意向海岛上的人类‘聚集地’急速撤去。

        就在他们走后不久,张黎生终于攻陷了山林中的第五个部族,完成了一整夜的征服之旅,亲自率领着一千图德南战士,驱赶着两万屈辱的背负着部族倒地图腾柱的战败土人侏儒,回到了金河洞穴边的部族空地之上。

        此时所有本来转职为渔夫的图德南人都早已重新拿起刺矛,逼迫着经过一夜皈依仪式的转化,却仍然和部族人口相差无几的战俘们向图德南部族的图腾柱跪拜,献上虔诚信仰。

        在图腾柱前,一个巨大到令人震撼的,被血水充斥的土坑中浸泡着数百具死尸和几根倒塌的石柱。

        土坑边缘还有数百具的无头尸体凌乱的倒在地上,腔子里的热血却早已经流进了土坑,化为了血池的一部分。

        转化仪式进行时,突然看到部族活生生的信仰带着成千上万的俘虏远远走来,所有的老图德南人都如同受到狂风吹拂的杂草一样,匍匐在地上低声祈祷。

        受到他们的影响,那些刚刚皈依的图德南人也慢了一个节拍的纷纷跪倒在地。

        在含有某种奇异节奏的呢喃祈祷声中,部族头人迎到张黎生身边,虔诚的亲吻着他的脚背,声音亢奋而嘶哑的说道“七,七万人,伟大的征伐者,‘图德南’的族人已经超过了七万。

        将这些战俘全部转化成功,只怕,只怕部族人口能有机会达到十五万,十五万人…”

        十五万,这个数字在出身自华国人口大省川西省的张黎生眼中只是三两个县城小镇的人数,可在图格拉眼中却已经是个不可想象的数字。

        “十五万人大约是‘图德南’本来族人数量的五倍,”张黎生低头望着脚下像是有点喘不过气来的土人头人,平静的说道:“抓紧完成转化然后恢复部落正常的‘渔猎’,否则图德南人就会闹起饥荒了?!?br />
        他的声音仿佛带有某种使人镇静的感染力一般,让图格拉激荡的心情缓缓平复,“遵命伟大的征伐者?!?站起身,走向不远处一望无际的族人。

        最终,太阳升上天空中央时,图德南人的数字定格在了十五万一千六百七十,除此之外部族的图腾柱虽然高度只增加了三、五米,却变得粗大了数倍。

        但遗憾的是部落却没有进化为‘铁刀’部落,张黎生也没有进一步得到‘征服者’的美誉。

        转化仪式完成后,‘图德南’诡史册的巨大树皮屋中,图格拉跪倒在地上为张黎生描述着部族此时的强大,“伟大的征伐者,周围方圆至少十万步之内,我们已经是最强大的部落了,再也无人敢于挑战‘图德南’的威严,这都是您…”

        “好了图格拉,现在可还不是洋洋自得的时候,部族的‘渔猎’恢复了吗?”张黎生哽住了图格拉的赞美,问道。

        “已经按您的吩咐恢复了,征伐者。

        兼并了周围那些灭亡部落的猎场,我们有着充足的食物来源,请您放心?!?br />
        “那就好,”张黎生点点头,“不过局势稳定后部族所有的成年男人还是要按照五名渔夫,两名战士的比例划分出职业来。

        从此以后图德南部落上战场的只能是拥有‘伙伴’的精锐武士?!?br />
        “是,攻伐者,数万人的演武挑选我觉得大约需要太阳落下升起一百多次才能完成,到那时‘巨毫蛛’也应该养大了?!?br />
        “很好,图格拉,现在你去把纳罗鲁、门鲁格、商错…叫来,我要见他们?!?br />
        张黎生点到名字的这十几个人都是‘图德南’中年纪比较大,也较为睿智、骁勇的头插两根翎毛的战士首领。

        图格拉愣了一下,转念一想就意识到了征伐者指名叫他们来的原因。

        冷到十五万人的图德南部族按正常比例,拥有‘伙伴’的精锐战士数量也将会扩展到大约一万九千人。

        除了已经划分到自己和三名三羽武士首领麾下的四千战士外,剩下的一万五千名新增精锐战士恐怕就将由这十五个‘幸运儿’统领了。

        而接下来事情的发展也的确就像是图德南头人预料的那样,等他将罗鲁、门鲁格、商错…叫到树皮屋后,张黎生勉励几句,命人拿来一堆毛色鲜艳的羽毛后便站起身,亲自将一根根翎羽,插在了武士首领们的头上,“部族冷的精锐战士我就交到你们手中了。

        演武、演兵时你们要按照我赏赐第三根翎羽的顺序,交错着依次挑选麾下的武士首领和战士,编列成队之后便不容变更,听到了吗?”

        “伟大的攻伐者,你的吩咐就是我等终生奉行的命令!”头插三根翎羽的武士首领们匍匐在地上,满心感激的齐声说道。

        看到他们虔诚跪拜的样子,张黎生满意的点了点头,“站起来,去做你们该做的事吧?!?脚步轻快的走出了树皮屋。

        春风温暖,在和煦的微风下,觉得终于将部族‘借力打力’扩张之事顺利完成的青年长长松了口气,感到肩膀像是卸下了千斤重担。

        其实其实对他来说并不好熬,跟在被自己玩弄于鼓掌之上的六名大巫身后,算计着时间、路线‘采摘果实’,和在火山上悬起一根钢丝漫步走过的感觉相差无几。

        算错一步,走错一点就可能招来不可预料的大祸。

        不过成功之后放松心情,四处眺望着变得大不一样的部落,心中升起的根基深扎入土的感觉却让张黎生觉得一切都很值得。

        “可惜昨晚那些巫者太招土人恨了,分去了大部分的负面情绪,要不然说不定这次就能完成柒巫一大半的修行进度,”他有点遗憾的沉思着喃喃自语着,“现在也不知道他们坐没坐上船,保险起见,还是等晚上悄悄潜进‘聚集地’…”,突然却被身上巫虫的异动打断了思路。(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