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五十九章 ‘强扭瓜’的手段

    二百五十九章 ‘强扭瓜’的手段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一更献上,求推荐、月票、赞赞赞噢

        在密友和男朋友锲而不舍的轮番劝说下,最终蒂娜不情不愿的答应了当天离岛的请求,恋恋不舍的最后叮嘱了张黎生几句,在酒店大堂一步一回头的转身离开。

        望着女孩渐渐消失的背影,张黎生一边挥手,一边陷入沉思之中,郑贺云已是大巫之身,能逼迫的他都只能鬼鬼祟祟警告自己的人,自然不是拥有更强大的实力,就是在华国掌有极大权势,或者两者兼具。

        如果不是因为突破柒巫时张黎生化生九尾蝎虫,获得了虚化身体的神通,自认为无论环境多么恶劣,总能保住一条小命,再加上‘海虾b1号岛’又是他自诩为根基之地,轻易无法舍弃,只怕青年早就有多远便躲多远了。

        杀伐果决,可不是鲁莽找死。

        而且即便现在打定主意留在岛上冒险,那也不能堂而皇之的直接留下,思前想后张黎生故作平静的离开了酒店,在嘈杂的街市上溜来逛去,来到了沙滩上。

        港口除了军方建设的营房外,果然多了一座房顶上竖着一块写着‘随时随意,方便安全。大洋船舶公司您可靠的朋友’的霓虹灯大招牌的水泥房子。

        那水泥房看起来非常普通,唯一不同之处就是形状扁扁长长,正对着街道的一面墙壁整个开成了窗口。

        十几个头戴船长帽。身长水手服的美丽女孩守在窗口前,正应付着岛上那些不为花钱买票,只为想和美女搭讪几句,而挤到窗前的躁动青年。

        因为天性不同,喜欢冒险的人男多女少,这就是导致‘海虾b1号岛’上的男女比列失衡严重。年轻男人们从身材凹凸有致、美丽可人的售票小姐身上得到一点情感的慰藉;

        而轮船公司则得到了想要的人气,慢慢在‘聚集地’里打开了知名度,自然算是‘双赢’的局面。

        至于售卖出异常昂贵的船票,现阶段对轮船公司来说却并不重要,否则他们也不会故意让售票小姐穿的如此诱人。

        随意找了个看起来最闲的水手服小姐。踩着海沙,张黎生也挤到了窗口前,大声问道:“小姐,我希望可以马上离岛,请问有这种船票吗?”

        “当然有先生,我们‘大洋船舶公司’通航‘海虾b1号岛’的游轮每三小时一班,昼夜不停。

        下一班的船票还没有预售完。你买下的话,晚上就可以在纽约城的汉堡店里吃汉堡了?!泵览龅氖燮毙〗憧戳丝疵媲靶略黾拥墓馔费且崆嗄?,脸孔僵硬的笑着说。

        “太好了,那一张要多少前,我…”张黎生眼睛一亮,装模作样的问道。

        但他话还没说完,突然身后有双冰凉粗糙的大手顺着脖颈搭上了他的肩膀,同时耳边响起了一声轻微而阴测测的声音,“少年人,既是‘巫’道后辈便莫急着走。和老夫我见见如何?!?br />
        张黎生身体一僵,慢慢向后转头,就看到一个外表粗粗壮壮像是蓝领阶级的白种中年人满脸都是笑容,眼神中却毫无一丝笑意的和自己对望着。

        虽然那人除了眼圈像是因为缺少睡眠显得有些青肿外一副生龙活虎的样子,但张黎生还是本能的察觉到他其实根本没有一丝一毫活人的气息,分明就是具‘活尸’。

        而且看其自然的表情和动作,还是一具远比郑贺云驱使的‘活尸’还要高明的多的‘活尸’。所拥有的威能只怕已经远远超出青年的想象。

        “先生,目前的短途船票只分经济和商务两种,经济舱四百八十米元,商务舱七百二十米元,请问你要哪种?”正在心情坎坷时。青年脑后传来售票小姐悦耳的声音。

        张黎生动作有点僵硬的把头正过来,苦着脸朝售票小姐说了一声,“对不起,我再考虑,考虑?!?,便转身跟着身后的白种中年人走出了人群。

        而像青年这种只询价不买票的客人比比皆是,所有他的也离开丝毫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少年人倒是个识时务的俊杰,难怪郑老弟对你赞誉有加,只怕也是他偷偷劝你马上离开的吧,”离开海滩之后,白种中年人勾肩搭背的揽着张黎生,阴测测的‘嘿嘿…’笑道:“这郑老弟整天说这个是‘巫’道传承的‘种子’,那个是‘巫’道传承的真弟子,心意是好的。

        可惜今时不同往日,现在可不是万民茹毛饮血的‘巫’道大兴的上古时代,不入世争一争,抢一抢,再多‘种子’载在土里,也早晚让人打杀了,所以小子,我是在救你,你懂不懂?”

        “前辈,我日子过地还算将就,倒是不用人救?!闭爬枭嘈ψ潘?。

        “你这娃娃看起来是个冷面孔,没想到说话倒也有趣,看来是个机灵的人,”白种中年人咧嘴一笑,“机灵就好,机灵就好,机灵些总吃不了亏?!?br />
        张黎生心里这时已经冷静下来,脸上却露出讪笑的表情,顺从的跟着白种中年人在‘聚集地’的街道上走了好一会,才终于进到了偏僻的边角的一处水泥房中。

        屋子背阳阴暗,窗户紧闭,窗帘拉死,也没有开灯。

        房间除了十几张坐着人的藤椅、木桌外显得空无一物。

        那白种中年男人把张黎生带进房子里,便不再讲话,自顾自的走到墙边一块揭去水泥地板的泥地上,脚下泥土突然变成泥浆翻滚了几下,便无声无息的沉到了地底下。

        于此同时,坐在屋子正中央藤椅上的一个穿着不甚整齐的黑西装,嘴巴里叼着烟卷的矮小、干瘦的老人阴测测的说道“少年人,都是同门不要拘束,随便坐就是?!?br />
        听到这熟悉的音调,张黎生愣了一下,眼睛突然亮了起来,问道:“我在古籍上看过‘活尸’可以让‘大巫’寄魂的传说,前辈刚才施展地是不是就是这种手段?”

        听到他的话,水泥房里大部分人脸上都露出了错愕的表情,老人楞了楞,失笑说道:“正经得到过‘巫’道传承的人,谁都明白‘巫’道突破壹拾贰巫‘由死转生’后,第一个学到的巫诀便必然是‘寄魂’。

        这事几时成了传说,看来小子你的‘门里’出身可不怎么纯正?!?br />
        “前辈,我出身川西恒泽市佢县大木镇鸹窝村张家,祖祖辈辈千百年来都是苗地‘老汉’,也算有些声望,整个县城提起来都是有名有姓地…”张黎生争辩道,却令房中人露出更加哭笑不得的表情。

        “原来是嫡正的外道‘老汉’世家子弟,我‘巫’道千百年来声望维系,都是靠着你们,刚才的话却是我失礼了?!敝挥欣先送蝗涣成徽?,站起身来,竟拱手朝张黎生深施一礼,语气一下完全转变的说道:“小哥既然是这样的出身,又怎么会到了这米国人的岛上?”

        “我阿爹是乡间老汉,阿姆却是个米籍华人,只是从小一直都没见过。

        长到十六岁时阿爹在城里赶路被出租车撞死了,民政局说要给我找监护人,结果找来找去竟然一下把我找成了个米籍华人,结果弄到最后,我怕不来纽约还不行了?!闭爬枭苤鼐颓岬倪裥曜潘档?。

        听到张黎生提起他父亲是被出租车撞死的,房子里有些人差点笑出声来,只觉的这样的‘巫’道世家实在可笑,还是老人干咳了一声为张黎生解围道:“哼,说是意外车祸,只怕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指不定就是那些道家正派暗中下的辣手,老夫不知道倒也罢了,既然知道了,以后少不了要查查清楚。

        哎,你这孩子倒也可怜,如今官场上的小官小吏那个不是信奉‘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有事’,何况你这件事还算是涉外事件,当然是把你远远送走来的爽利。

        至于你小小年纪便要经受背井离乡,漂泊万里之苦,他们却是不管的?!?br />
        老人话的内容虽然听起来很暖人心,语气却还是改不了天生的那种阴测测的味道,他说着又扭头看看坐在身旁,面无表情的郑贺云道:“贺云老弟这次眼光倒是不错,我看这少年的确算是我‘巫’道正经的好‘种子’,出身又是纯良之后。

        稍立功劳,便是赏赐一套‘上古传承’那也是应当的事?!?br />
        郑贺云在南非亲眼看到过张黎生化身为巍峨巨人,将‘异世界’入侵者如扫除草芥般轻易灭杀之后乘龙而去,知道他是有气运在身之人,却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笑。

        老人也不在意,又把目光转到了张黎生身上,在昏暗的光线下做出更加慈眉善目的样子,“少年人,你既然是我‘巫’道外门世家传人,又和郑主任在南非打过交道,我也不瞒你了,我同样在咱华国社会科学院工作,职位是副厅级调研员。

        不过这都是表面的一张‘皮’而已,说说你知道也就是了,实际我的身份却是‘巫’道生、死、祭三大山门中死门护法,名叫欧阳博雄的是也?!?b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