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五十三章 奇迹

    二百五十三章 奇迹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二更稍等大大们,猪猪先睡会啊,困死了

        地壳下的世界亘古悠远,仿佛永恒未变。

        “按深度这应该已经泡在海洋底下了,真神奇,”张黎生走到地下河边,望着稍显污浊的河水愣了一会,蹲下喝了一口,“口感还不错?!?br />
        说着,他第二次把手臂伸向河水,突然间,一条像是泥鳅一样,潜伏在河底淤泥里的大鱼张开黑漆漆的大嘴,猛地冲了上来,一下咬住了张黎生的手臂。

        土人们自然没有他们的攻伐者那样惊人的夜视能力,听到水花晃动,借助着模糊的火光看到有黑影狰狞的从河中蹿起来,阿帕尼惊慌的高声喊道:“魔鱼,是魔鱼,小心伟大的…”

        他惊呼声刚刚响起,那含住张黎生手臂的大鱼就已经被青年突然化身的粗大手臂,活生生的撑破了嘴巴脑袋,身体不断挣扎扭曲着慢慢死去。

        这条大鱼的长度接近两个土人头脚相连的躺在一起,表面布满了滑腻的灰色细鳞,脑袋和鲶鱼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因为千万年来一直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下,本来该是眼睛的部位成了两个不易察觉的淡灰色突起。

        张黎生将猎物丢到了岸上,划开身体,发现大鱼的肉质呈现出乳白色,脂肪细腻饱满,看起来非常美味。

        他用锐利的指甲切下一口放进嘴巴,咀嚼了几口,没有什么香甜的鱼生味道。但也不算腥涩,完全可以食用。

        在张黎生试吃鱼肉时,他的身边却已经演出了一场活剧,“阿帕尼,你竟然设下卑劣的陷阱偷袭伟大的攻伐者…”

        “我,我没有图格拉头人,以前帕瓦罗人取水时,要先向魔鱼丢下祭品,不用太多,一只小林羊就可以了。

        或者?;蛘叩闳己芏嗷鸢?,魔鱼也不敢靠近,我只是太兴奋,我刚才本来想向攻伐者说明的??伤???伤蝗梦宜迪氯ァ北煌嫉履系耐啡艘唤捧咴谔旱厣系陌⑴聊峋盼薮氲谋缃獾?。

        “你还敢狡辩。图穆首领拿来你的刺矛,既然你不想刺穿这个‘忤逆者’的脖颈,那就由我来?!?br />
        “图格拉头人。引诱一条丝毫没有‘法能’的大鱼来袭击攻伐者,这是连林中最愚蠢的山龟都不会做的事。

        阿帕尼就算是想找死…”图穆自然要?;で捉约旱奈涫渴琢?,不仅没有把手指的长矛交出后,反而握的更紧。

        “好了,只是一件小事就不要再吵了,”张黎生抓着大鱼的脑袋满意的从地下站了起来,笑了笑:“比起收获来,这样的意外根本微不足道。

        我决定了,就在这里建起渔场,虽然在地下只能用人力划桨的方式捕鱼,但应该也能相当于‘图德南’现有的半个猎场的收获了?!?br />
        “捕鱼,吃,吃这种可怕的魔鱼吗,伟大的攻伐者,您,您这样的强大精怪自然可以以它们为食,我们这些平凡的火狱人吃下它们,只怕一下就会被烧穿肚肠。

        在‘帕瓦罗’的传说中,魔鱼是绝不能冒犯的,绝不能冒犯…”听到张黎生的话,阿帕尼竟忘记了惊恐,在不断闪动的火光中惊呼道。

        “帕瓦罗部落还有这么愚蠢的传说,难怪会灭亡掉了,”张黎生撇撇嘴喃喃自语了一句,想了想,从手中撕下一大块鱼肉丢到了阿帕尼面前,“阿帕尼,刚才图格拉指控你想要设陷阱谋害我,图穆为你辩解,我不知他们谁对谁错,只能决定用你的虔诚来决定你的命运。

        只要你信奉我,敬畏我,那怕只有一丝一毫,吃下魔鱼之肉后在我神力的护佑下,都不会受到任何伤害;

        但如果你真对我居心叵测的话,那吃下魔鱼肉就会像‘帕瓦罗’传说中的那样被烧穿肚肠,凄惨的死去。

        现在吃掉它吧?!?br />
        正常人难以想象迷信者的想法,张黎生这种在文明人眼中近乎玩笑的‘测验’在土人眼里却是事关生死的劫难。

        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不做的话,将要面临的命运无疑更加可怕。

        阿帕尼身体微微发抖的跪在地上,捡起鱼肉,注视了很久,突然高声呐喊着,‘伟大的攻伐者张黎生,您是我心中活生生的信仰,您是行走在…”,将鱼肉塞进了嘴巴。

        吞食了几口毫无滋味的鱼肉之后,他闭上眼睛静静等待命运的裁决,不知过了多久,耳边突然响起了一阵救赎生命的声音,“阿帕尼我虔诚的信徒,起来吧,你用事实证明了对了我的信奉,魔鱼无法伤害你的身躯。

        你无罪而有大功,回到‘图德南’你就会戴上两根翎羽,接受所有人的欢呼?!?br />
        “我,我,我没事,魔鱼没有伤害到我!

        我,我吃到了它的肉,它,它…”阿帕尼茫然的站起来,不断摩挲着自己的肚皮,渐渐清醒过来,再望向张黎生被火光笼罩的身影时,眼睛里已经渐渐萌生出一种不知名的狂热,“您有着无以伦比的强大威能,伟大的攻伐者。

        我,我,我赞美您…”

        恐惧和敬畏到了极点,其实和虔诚的信奉几乎没有两样。

        “既然你觉得我有着可以护佑你的能力,那等一会就在所有的图德南人面前吃下魔鱼肉吧,让所有的图德南人见证我的威能后,愿意来这里建造渔场?!?br />
        “伟大的攻伐者,无需这种见证图德南人也会服从你的一切命令?!蓖几窭适钡墓蛟诹苏爬枭疟?,匍匐着说道。

        “做这种攸关部族前途命运的事情,总要心甘情愿才好?!闭爬枭底?,大步走向洞穴,图德南的头人慌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紧紧跟随上了攻伐者的脚步。

        回到部族,在成千上万族人面前,阿帕尼生吞了‘帕瓦罗’的魔鱼之肉,被张黎生亲手戴上第二根翎毛,接受上万土人欢呼之后,图德南的攻伐者便随便选出三千名强壮土人战士,带上百余名巧手工匠,跋涉着又来到了帕瓦罗部族的废墟。

        站在直通地下河的洞穴前面,他指着窄小的洞口向部族的工匠首领说道:“杜木鲁,就是这个地洞通向帕瓦罗金河,你觉得有办法将成根的木材运下去吗?”

        “攻伐者,目测来看,用铺设木质圆轨的方法应该能将木材运下去,实在不行就用滑轮组…”看起来年纪已经很大,须发都掉光的杜木鲁,望着洞口沉思着说道。

        “看来你把我传授的知识领悟了许多啊,”张黎生惊讶的看了看老土人,心里对这些异世界土人的智力估算又提高了一些,满意的说:“那就工作起来吧。

        从现在开始,这里所有的人现在都归你指挥了?!?br />
        “遵命,攻伐者?!倍拍韭彻Ь吹乃档?,就在这时,一旁有个年轻的土著犹豫了一下,突然开口说:“阿爹,我刚才在洞口摸了摸,这地洞里面都是湿滑的岩壁,我们先走一趟,如果一路很顺的话,可以直接就把木头滑下去。

        反正底下就是大河,木头滚进河里,再用铁钩捞起来一样能用…”

        杜木鲁愣了一下,下意识的悄悄看了看张黎生,突然勃然大怒道:“阿鲁巴,需知这不是在家里,而是在伟大的攻伐者面前…”

        “好了杜木鲁,虽然我刚才认可了你的想法,却不代表那就一定是最聪明的做法,你儿子的说法显然更简单、实用,那就按他说的工作起来吧?!闭爬枭α诵?,打断了工匠首领装模作样的训斥。

        就这样,随着攻伐者的一声令下,图德南人开始辛苦的劳作起来,每每遇到难题,作为工程指挥者的杜木鲁都会小心翼翼的捧着一本可以太阳能充电的平板电脑,在现场冥思苦想的翻看一些图例,慢慢想到解决问题的方法。

        那台平板电脑自然就是张黎生恩赐给图德南部族的‘知识之源’,里面装满了由简到繁的各种人力、水力、风力的工程工具的制作图例,和极为详尽的木质渔船制作方法。

        张黎生把它赐予‘图德南’的工匠首领杜木鲁后,又送给老土著一把米尺,告诉了图例中长度的计算方法,和图例的名称后,就完成了自己知识传播的工作。

        事实上,就算想要再做多一些,他也无能为力了。

        张黎生无法想象的是,在一个几乎没有任何娱乐,每个人都为生存竭力挣扎的土著部落里,当一群将身心全部投入到工具制作的匠人,得到这些在现代工程师眼中完全不值一提的恩赐,会迸射出怎样的火花。

        此刻奇迹就在他的眼前点点滴滴的出现。

        一根根直径恰好不会被洞口卡住的粗木咆哮着滑向地下,冲进地下河道后,被土人们用铁爪捞到点燃着数百根火炬,变得灯火通明的地下河岸边。

        岸上的工匠们一半用轮锯将巨木刨开,化为板材;

        一半生火造炉,用模具开始铸造各种零件。

        这些板材和零件在几名老匠人的监督下,由不断返工的战士们,在岸边慢慢搭造成了简陋的船厂、渔场。

        七天以后,第一艘木船竟然就已经出现在了地下河的岸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