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四十八章 精彩的表演

    二百四十八章 精彩的表演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ps:二更献上,狂求月票、推荐、赞赞赞,求完说声谢谢,猪猪去医院值班去了

        虽然爱德华和查理这时早已知道他们的老板是个不能用正常人的眼光看待的神秘莫测的人物,但还是被张黎生这一番听起来就像是拙劣的玩笑,但仔细品味却觉得含义无穷的话弄得心神不宁起来。

        “老板,您,您是说,您被‘海虾b1号岛’上的‘异世界’土人当成神灵了吗,或者您真的就是他们的神祗转生到了地球上?”曾经在异世界海岛的人类‘聚集地’上曾经亲眼看到过,土人侏儒对张黎生顶礼膜拜的查理脱口而出问道。

        “你在开玩笑吗,查理?”对于手下的大胆假设,张黎生楞了一下反问道。

        在对面青年平静目光的注视下,说错话的查理像是感受到了无穷压力,语无伦次不知该怎么回答,“我,我,不老板,我不是在开玩笑。

        在遇到您之前只是个在华尔街‘打零工’的小丑,是您给了我真正可以展示才华的舞台,我的意思是说,如果你真是神灵,那我,我,我也会是您的虔诚信徒…”。

        “不要紧张查理,不管你是不是在开玩笑,我刚才的话都是在开玩笑?!闭爬枭袼怠瓶诹睢谎ψ潘盗艘痪?,伸手在嘴巴上做出一个拉紧拉链的动作。

        “明白了,我明白了老板,您是在开玩笑,一切都是玩笑?!辈槔硭闪丝谄?,用力点头说。

        “你明白就好查理,”计划改变觉得时间变的紧迫起来的张黎生朝自己的‘经理人’耸耸肩,转头看了看ls的法务官,“不过爱德华,虽然一切都只是‘玩笑’,但我吩咐你做的准备?;故且龅??!?br />
        “我,我知道老板?!?br />
        “很好,”张黎生满意的笑了笑,往往窗外只剩下余晖的夕阳,“查理、爱德华,我很想再和你们多聊一会,但既然决定明天就去‘海虾b1号岛’,我今晚的时间就…”

        查理和爱德华几乎同时从办公桌前的椅子上站了起来?!班?,当然老板,如果您没有其他吩咐的话,我们就告辞了?!?,和张黎生告别后走出了办公室。

        看着两人背影消失,青年想了想,一边以心念驱使着‘鬼面’虚化身体,从工厂地下的血海中爬到了自己面前,一边拨通了蒂娜的电话,

        电话铃声响了四五声便被人接通。将眼前四米多高,全身长着渗人之极的黑色毫毛。背上的恐怖鬼脸时隐时现的巨大蜘蛛,化为不足十公分大的‘玩偶’捏在掌心,张黎生开口问道:“蒂娜,你现在在哪?”

        “我已经回家了宝贝,你从医院里出来了吗,有个不幸的喜讯要告诉你,我老妈画的一幅名叫《黄昏之树》的油画获得了法国‘国家艺术奖’。明天我们全家都要去巴黎…”

        “那么巧,刚好因为一点小意外,明天我也要回‘海虾b1号岛’上?!?br />
        “怎么了。是什么意外让你需要走的这么突然,宝贝。?”

        “噢,我遇到的意外可不是什么喜讯…”张黎生简单的把遇到艾默生责问的事,和查理的应对之策向蒂娜说了一遍,“我觉得查理的主意不错,所有临时决定明天就离开纽约到‘异世界’海岛避避风头?!?br />
        电话里沉默了一会,突然蒂娜温柔的说道:“我为你感到骄傲宝贝,懂得退让的男人才是真真正正理智成熟的男子汉。

        尤其是你这样拥有‘强大力量’的男人,懂得在适当的时候做出退让,就更加难得了。

        虽然无论遇到什么事,我都一定会站在你这边,但其实从公正的角度看,那位艾默生先生并没有什么错,他是个有正义感和公德心的好人…”

        “在我们华国可有一句老话叫做‘好人不长命’,蒂娜,我并不是退让,而是现实不允许我做出过激的反应…”张黎生撇了撇嘴,打断了女孩接下来要讲的话。

        但青年话音落地后,蒂娜却赞美不断的继续说道:“那也很不容易了黎生,如果你真想要‘做事’的话,我相信没有任何‘现实’能挡的住你的脚步?!?br />
        “随便你怎么想吧,”张黎生无奈的说道:“今晚你能出来吗,不能的话,那我们可能就要几个月以后再见了?!?br />
        “噢宝贝,我们肯定不会隔这么远再见的。

        今晚恐怕我没法出去,不过你可以来我家参加庆祝晚宴,会有焰火表演,我爸爸还邀请了碧昂斯和阿姆还有…”

        “蒂娜,如果杜比第先生请到了达尔文或列文虎克也许我会有兴趣到场,其他人的话就算了?!?br />
        “你真不来吗宝贝,要知道晚宴很漫长而我的家很大,也许中间我们可以偷偷找个偏僻的小房间,做一些‘爱做的事情’?!钡倌扔贸渎栈蟮纳羲档?。

        “蒂娜,我是个华国人,所以虽然胆子很大,做事也堪称肆无忌惮,但绝不会在你父母在场的情况下,偷偷去和你做什么‘爱做的事情’,因为我尊重你而且,而且…”

        “还有呢,除了尊重之外还有什么黎生?”心醉的蒂娜久久等不来张黎生接下来的话,忍不住开口问道。

        沉默着酝酿了一会情绪,张黎生深呼吸了一口,低声说道:“而且我爱你…”

        “噢,宝贝,你让我的心都‘融化’了,我也爱你,永远爱你”蒂娜无比温柔的回应道。

        两人的通话就这样变得情意绵绵起来,但可惜愉快的时间总是短暂,女孩很快便被母亲抓去试穿晚宴的新礼服,而在新ls屠宰场办公室里,张黎生把手机收进口袋,想到自己刚才吐露的情话,忍不住打了寒颤。

        驱使着在手臂上盲目爬来爬去的黑毛蜘蛛钻进衣襟,他喃喃自语着,“我刚才真是疯了….”,从办公椅上站起来,走下楼,开车回到了纽约城里。

        把车子在停车场放好,在黑夜里穿过布鲁克林区的社区大道,回到了家,青年一开门便惊奇的看到一家人除了男主人苏洛之外,竟然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个不少。

        “嗨,大家晚上好。

        拉迪,你竟然没去狂欢,怎么,你那些朋友这么快就回洛杉矶了?”

        “他们当然不会这么快就回去,对于大学生来说,浪费机票可是很大的罪过。

        噢,黎生这些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朋友对你造成的伤害…”

        “伤害,你是说艾默生。

        拉迪,难道你认为这样一个‘白痴’会对我造成伤害,这真是太可笑了。

        大家不会是因为这个原因,所有一直等在这里打算安慰我吧,”张黎生惊讶的瞪大了眼睛大笑着说,但当他看到母亲回头盯着自己时那情感复杂的眼神,心中一动,脸色变得沉重起来,“当然,如果说我心里没有丝毫感触的话,那是在说谎。

        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花在科学实验上的时间,远远大于经营企业,一直以来我的理想都是成为一名杰出的科学家,而不是实业家。

        我经营企业的目也并不是享受生活,而是为科学研究服务,但现在在别人嘴里,我却成了‘屠夫’式的资本家,我觉得这对我很不公平…”说着说着他模仿着查理的样子,渐渐入戏,声音变得悲怆起来。

        “噢,宝贝,妈妈知道这不是你的错,那个叫艾默生的年轻人在丝毫就不了解你的情况下对你做出指责,根本就不公平,”听到儿子的这些话,丽莉站起来,跑到张黎生身边,拥抱着他安慰道:“没人能预料早上那个可怜的抗议者会出现意外…”

        “可即便这样,我还是感到很自责妈妈,”张黎生像是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一样沮丧的说道:“我现在只想马上回‘海虾b1号岛’上用研究工作调剂心情,当然,我只是说说…”

        “不,宝贝,你想逃离纽约这很正常,”丽莉沉默一会,叹了口气说:“按你心里的想法去做吧,现在对你来说,放松心情是最重要的,记住,千万不要太压抑自己?!?br />
        “可你不是还要带我去看外公吗?”

        “我说了宝贝,现在对你来说,放松心情是最重要的,和它相比,其他一切都不重要?!?br />
        “噢,妈妈谢谢?!泵娑阅盖椎陌?,张黎生衷心的说道。

        获得了丽莉的首肯,青年第二天的‘异世界’之行就算是已成定居,而安慰过儿子之后,知道他还没吃晚饭,母亲便又去厨房里做起了煎肉饼。

        在客厅里望着丽莉忙碌的身影,米雪突然走到张黎生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你表演的可真精彩,如果有一天觉得做个‘科学家’没太大意思了的话,大可以去‘好莱坞’发展?!?br />
        “米雪,我的确对什么抗议者的死亡,或艾默生先生的指责丝毫都不感到内疚。

        而且如果那位艾默生先生真的把他的威胁付诸实践的话,我一定会让他知道一只羚羊冒犯一头雄狮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你想怎么做,杀了他吗?”听到张黎生毫不掩饰的话,米雪猛然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