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谢祖国:中国(南京)软件谷 转换发展新动能 2018-01-30
  • 欧盟对高通公司开出近10亿欧元罚单 2018-01-30
  • 衡阳市优衣库万达店商品不予退货 2018-01-30
  • 粉丝经济时代:流量越大,责任越大 2018-01-30
  • 暖男微卷发卷土重来 你准备好变身时尚达人了吗-时尚资讯 2018-01-30
  • 中国企业国际化论坛举行 2018-01-30
  • 网友反映:上饶经开区家中自来水有不明漂浮物 2018-01-30
  • 林肯MKX 售44.98万起 欢迎到店试乘试驾 2018-01-30
  • 家装行业潜规则 你中招了吗? 2018-01-30
  • 《不灭的延安灯火》——中红网 2018-01-30
  • 图说龙江:神州北极冰雪情 2018-01-30
  • 今年冬天毛衣流行这样穿 绝对是你喜欢的style-时尚资讯 2018-01-30
  • 当前位置: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 都市小说 > 巨虫尸巫 > 二百四十二章 诡异的抢劫

    二百四十二章 诡异的抢劫

    冯巩小品全集下载 www.24x25.com     面对一直给人感觉冷酷寡情的导师悲怆无助的声音,坐在汽车驾驶座的张黎生只觉的无话可说,他悄悄叹了口气,装作没有听清的匆匆说声,“‘纽约医学研究会附属医院’对吗教授,我马上过去,再见?!?,挂断了电话。

        启动汽车,慢慢行驶着工场宽敞的道路上,路过屠宰场大门时,一个警卫挡在了张黎生的车前。

        “有什么事吗?”青年落下车窗皱着眉头问道。

        “张先生,外面野地上的抗议者里好像有人出了意外,他们现在有骚动的迹象,您最好停一会再出去?!蹦昵岬木赖莨桓鐾劬邓档?。

        手下的警卫突然挡住‘大老板’的车,正当值的安保队长愣了一下,心里暗自咒骂着,就想把这个精神病发作的‘惹祸精’赶紧拉走,但就在这时他看到张黎生竟接过望眼镜放到了眼前。

        “他们又没堵住大路,我直接拐…”稍稍用心远望,看到大约有三四十人,在支路尽头的公路道边一副群情激奋的样子聚成一团,张黎生不在意的说。

        年轻警卫急忙解释道:“张先生,这些人冒着零下十几度的低温呆在工场外示威抗议,就是因为ls的扩张抢走了他们的饭碗。

        现在这种情况下,看到有豪车从工厂开出去,我怕他们会有过激的反应?!?br />
        听到手下这么说,安保队长心里一惊,自己也急忙挤到了张黎生的车窗前补充道:“不错张先生,如果他们想冲击工场,我们完全可以用武器震慑住他们。

        但如果您上了公路,无论他们做什么,我们作为工场的保卫就都无能为力了?!?br />
        两名雇员的警告令张黎生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他们不是在抗议政府对‘海虾二号世界’的开放,而是抗议ls的扩张!

        噢,见鬼。难怪那些标语上写着什么反对冷血资本家,垄断什么的,我从来就不知道杀猪宰羊还是一份这么好的工作,竟值得人在圣诞假期,不好好守着壁炉啃着火鸡过节,而宁愿冒着大雪躲在车里,打标语抗议。

        这些家伙是不是疯了?”

        看着‘大老板’不解的神情,安保队长只觉的无话可说。他退役后曾经经历过失业的苦日子,很清楚交不起房屋贷款被银行赶上大街,带着老婆孩子早早排队,只为得到一张干净的床铺,睡一夜踏实觉是什么滋味。

        他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的事,是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眼前这个茫然青年实业家,ls的扩张其实对很多人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但每年超过七万米元,比其它公司同等职位、工作的员工高出接近一倍的薪酬,却又让他根本张不开嘴巴。

        而这时安保队长身旁的年轻警卫已经昧着良心点点头?!罢畔壬?,ls在全米八个都市圈的扩张会撼动几万人的饭碗?;饷创?,一定会有疯子出现,你最近一定要加倍小心?!?br />
        “我最讨厌的就是这些没有建设的疯子,但作为正常人遇到他们当然还是会绕着走,”张黎生用和年龄不相称的沉稳神情点点头,朝警卫笑笑,“谢谢你的好意年轻人。

        咦。我对你有种熟悉的感觉,似乎见过好几次?!?br />
        “我曾经在门口回答过您几次问题,还帮过你几次小忙?!蹦昵岬木啦晃瞬炀醯奈樟宋杖??;卮鹚?。

        “原来是这样,那你叫什么名字,是开车来上班还是坐的通勤巴士呢?”

        “我叫凡斯特.米格,张先生,平常是坐巴士,今天恰好开了车?!本楞读艘幌禄卮鸬?。

        “那真是太好了,凡斯特先生,我想你的车应该不会豪华到引起那些抗议人群的注意吧,今天能也帮我一个小忙,送我回城吗?”

        “那是我的荣幸,可我还在上班…”凡斯特强压住内心的激动,装模作样的说道。

        “我给你放假了年轻人,你去开车,一会到我的办公楼前接我。

        至于你安保队长先生,你让我知道了你们的安保工作现在承受着多么巨大的压力,也为你所有的同事赢得了二千米元的特别奖金?!闭爬枭底呕夯旱钩?,返回了办公楼前。

        下车等候不久,他就看到一辆中古的黄色福特小车停在了自己面前。

        钻进汽车后排,张黎生笑着说:“车子不错凡斯特,你知道‘纽约医学研究会附属医院’吗,我们去那里?!?br />
        “知道张先生,您请坐好?!蓖低笛盗饭复蔚ザ烂娑哉爬枭?,应该用什么语气对话的凡斯特声音仍然有点发虚的回答一声后,启动汽车,向工场外驶去。

        就像张黎生料想的那样,那些示威者果然对这辆看起来价值连三千米元都不剩的福特没什么兴趣,任由其安然无恙的一直开上了大路。

        “噢,凡斯特,看来我们安全了?!背底蛹铀僭谥髀飞舷蚺υ汲鞘蝗?,张黎生笑笑,望着车窗外皑皑雪景,拨通了蒂娜的电话。

        电话铃声响了几十秒钟,直到快要自动挂断时才接通,传出女孩慵懒略微有些沙哑的声音,“宝贝早上好,噢,现在好像已经是中午了,昨晚我和蒂娜、谢莉娅狂欢了整整一夜,如果你能来该多好?!?br />
        “我也想去,可圣诞期间我不能超过十二点回家,谁让我老妈是个教育学家呢?!?br />
        “我了解宝贝,你现在在哪,我去找你?!?br />
        “我现在正赶去‘纽约医学研究会附属医院’…”

        “上帝呀,发生什么不好了事了吗?”蒂娜像是一下清醒过来,惊呼道。

        “是有意外发生了,我导师的妹妹艾芬妮教授在‘海虾b1号岛’的实验室里被人袭击了。

        据说一个天知道存不存在的‘敌对国家的情报人员’抢走了实验室的很多资料和素材,还把她的脑袋差点敲碎。

        我记得你说过,你外公是神经外科的权威,能不能…”

        “我会尽快给你联系最好的脑外科医生的宝贝,然后到医院等你…”

        “谢谢你蒂娜,不过你只用联系医生就好了,医院很闷,你还是去找蒂娜、谢莉娅…”

        “放心,我会带着她们一起去医院的,‘海虾b1号岛’的实验室被‘间谍’抢劫这么刺激的事,她们一定很乐于参与其中。

        噢,对了,不会那枚神秘的‘金丹’也被人抢走了吧?”这几天无意中听张黎生提到了精怪的‘金丹’后,就一直对这种神秘莫测之物极感兴趣的蒂娜,惊呼一声问道。

        “很不幸你猜对了,史提芬教授特别提到过,‘金丹’已经不见了,这让我们的那个‘人造妖怪’的实验也不得不暂缓进行?!?br />
        “这真是太不幸了宝贝,我有预感,窃贼的目标八成就是那枚‘金丹’,而且他很可能是华国政府派出的‘间谍’?!钡倌瘸聊艘换?,突然脱口而出道。

        说完之后,她像是突然想起了张黎生总是自称自己是‘华国人’,急忙道歉说:“噢,我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觉得只有华国人才知道‘金丹’的价值…”

        “这没什么蒂娜,我又不是那些粗鲁、浅薄的‘爱国主义者’,不会因为一个猜测就生气。

        而且‘间’这个词,在我们华夏文化中自古以来就是一种计谋、策略的象征,所谓‘用间’从来都不是贬义。

        你这样一说反倒是提醒了我,也许…”张黎生不在意的堵住了女孩的致歉,看看正在开车的凡斯特,他没有继续说出自己的想法,“好了,你快去联系医生吧。

        有什么话,我们见面时再聊?!?br />
        “好的宝贝,一会见?!迸⑺底殴叶狭说缁?。

        收起手机,张黎生沉默着望着车外不断变化的景色,始终一言不发。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在静寂中,福特小车拐上了直通纽约城里的环形高速。

        眼看不久之后就要达到目的地,终于不想浪费这个千载难逢机会的凡斯特,偷偷咽了一口吐沫,主动开口说道:“张先生,ls的雇员都知道你是天才的生物学家,可没想到,您竟然已经在‘异世界’…”

        “凡斯特,你的性格看起来小心谨慎,集团在洛杉矶的工场已经快要竣工了,你如果能离开纽约的话,就去那里做安保部长吧,有兴趣吗?”张黎生摆摆手,示意年轻的警卫住嘴后问道。

        亲身体会到‘机会总会青睐于勇于争取者’这句名言的凡斯特精神一震,“我很荣幸接受这个职位张先生,非常荣幸?!?br />
        “很好,既然纽约工场外面现在都有那么多疯子示威,那么洛杉矶的屠宰场开工后,我相信要应付的抗议者只会更多,记住善用你的谨慎性格,但同时必须维护好公司的利益?!?br />
        “是张先生,我一定牢牢记住您的话?!狈菜固刈邢钙肺读艘幌抡爬枭幕?,重重的点点头说。

        张黎生无声的笑笑,又沉默着把头拧向了窗外,这次刚刚获得提升的警卫很识趣的没有再打扰老板的沉思,一路一声不响的把车开进了城区中一片环境优雅的医院。